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事务所专题-柯南20周年纪念事件簿
搜索
查看: 2884|回复: 12

[柯哀向] 【十一周年】Destiny (9号)

[复制链接]

杯户大学生

13

主题

8

好友

42

积分

 

升级
5%
帖子
291
精华
2
积分
42
威望
5
RP
84
金钱
304 柯币
人气
389 ℃
注册时间
2010-8-1
发表于 2011-8-16 14:59:18 |显示全部楼层
[2006年12月6日 — 灰原哀的日记]
  早上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在飘雪了,很细很密,像被碾碎的星光。我很想推开窗子闻闻雪的气息,但工藤却早在短信里警告我,“不准打开窗子,你会生病的。”我忍不住眯起眼睛,抑制住嘴边的笑容。——啊,抱歉,我还是忍不住喊他工藤,尽管每个人都知道,工藤新一已经死了,存在的是侦探的新星,江户川柯南。
  报纸上曾这样评论“江户川柯南”:中谜一样的身世,熟悉的面容每次都令人联想起那位早亡的高中生名侦探工藤新一,我们在大爆炸中失去了工藤新一,却得到了如同转世的江户川柯南。然而他又是不同的,是独一无二的。
  当时我指着这段文字好好地羞辱了工藤那小子一番。什么独一无二,分明就是同一个人么。
  我冲了一杯苦咖啡静坐在窗前,听说寒冷的天气会使人回忆和忧伤,看来似乎是真的了。我想起一些事情,它们像被囚禁在墓地的恶灵,一遇到光明就开始疯狂地无休止地旋转尖叫,太阳穴隐隐地疼。咖啡的苦涩令我回了神。
对了,好像过几天毛利兰就要结婚了呢,我那天就说,就算是没办法恢复,年龄的差距也阻挠不了这对情侣啊。说到这,工藤一大早就出去应该是为了筹备婚礼吧?那我要送他什么呢?其实,话说回来,我还不知道确切的日期呢,唉,还是等他回来再问吧。真头疼。
我真想出去走走,欣赏一下雪景,不过工藤他已经严肃地跟我说过,“下雪天不能随便出去”、“你现在比较脆弱,明白吗”,到了后面就近乎哀求了。当时似乎是心软了吧,总之是答应了;但是脆弱什么的是什么意思啊?而且我不出去在家里干什么呢?以往都是泡书店或去森林散步的。连窗子也不许开,他就不怕我会憋死?看来我是真的太闲了,居然会学起家庭主妇打扫房间,以前这些都是工藤做的啊。
奇怪的是,我在大衣柜里发现了一叠白色的布料,展开竟是一件婚纱。样式很简约,全部纯白的颜色,腰束得很低,也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的修饰。只是那一圈裙摆的白纱制作得很是精巧,令人联想到在碧海中翻滚着的白色浪花,或者夏季蓝天中的浅浅流云。我指尖轻触婚纱的面料,柔软得好似情人掌心的触感让我几乎以为这婚纱就是我的,但很明显,它是为兰准备的。
不知为什么我轻叹了一声,把婚纱叠好,慢慢地放回原处。
雪下得大了些。我蜷缩在沙发最里,暖气忽然怎么也无法温暖身体,一种似曾相识的冰冷自心脏深处爬出来,它终于重见天日了。
工藤现在在哪儿?他还会回来吗?跟兰一定很开心吧。等等,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想他?我难不成是疯了么,他可是快要结婚的人啊。我一定是疯了,我一定是疯了,我一定是疯了。
我摇摇晃晃地起来,又觉得有点冷,还是裹起了毛毯,慢悠悠地走下楼,没有开灯,楼下一片几近窒息的黑。我摸索着走到酒架前,嗯,记得工藤说过的,“第二排,左手第三个”,是米酒。
米酒是有一次去旅游时偶然买的,觉得很好喝,有淡淡的米香还是零度,就买来了许多。我揭开封纸,喝了一大口,米香中带着薄荷味,是我最近新加的一种口味。我抹了抹嘴,觉得晕晕沉沉的,但这种感觉很快就过去了。
我没有回到二楼,而是直接靠在了酒架下,很想,就这么睡去,不要醒来,再也不用醒来,就好了。  
睡去之前我再一次看到了多年前发生过的景象,但看不真切,因为周围的一切迅速聚成了一团灰蒙蒙的雾,把真相都遮掩住了。
“灰原哀,你给我醒醒!”我吓了一跳,眨眨眼睛,工藤新一正瞪着我,我注意到他的嘴唇有点白,笑了:“怎么?路上堵车是遇到雪崩了?”他又瞪我半晌,终于无奈地叹了口气,说:“我问你,为什么要睡在地板上?你以为你几岁?”
我最受不得他跟我讲大道理,虽然说APTX-4869让我们此时是同龄,但我本来就应该比他大啊(应该是吧?),说到底还是个小鬼!“先不说我不会睡死,年龄问题我也懒得跟你讨论,不过——大侦探,我倒是想知道,你准备什么时候跟小兰结婚?婚礼是在日本呢还是在英国?要不要我做你们的证婚人?”根据以往的经验,这种时候一定要戳他的痛处。——不过,这次我是不是话太多了?
果然,工藤安静了下来,黑着脸说:“睡你的觉吧,明天我要出差了,你可以把步美接来住。”我说:“唉?奇怪,你不准备婚礼吗,没事出什么差啊?”他砰地关上门,我才意识到自己在卧室了。
我坐在床上愣了许久才低低地骂了一句“混蛋”。拉开窗帘,能看见远处的灯火缤纷美丽,把夜空和雪地映得一片晶莹剔透的色彩。模模糊糊地,我想象着兰穿上那件婚纱的样子,对我露出淡淡的、平静的笑容。


[2006年12月7日 — 灰原哀的日记]
  我实在是不想让吉田来。第一我独处惯了,其次很久不见,突然见面不知要说些什么,总之我预感境况肯定会很尴尬。而工藤说我应该和步美好好聊聊,再者她也可以照顾我——天,我真不明白,他到底以为我是几岁?让一个成天迷恋着帅哥、名牌、星座以及……HoleKate的小女孩照顾我他也放心?——好吧,至少我是这么觉得。
  不过事实证明我确实是用老眼光看人了。我从二楼的窗户看着吉田步美从Taxi上下来,她拿着一张便条似乎在确认地址,然后放心地走到门铃前。这几年她变成了军事摄影记者,常年在国外,她的未婚夫同样是个记者,不过是个法国小伙子——这些都是今天早上工藤告诉我的,我当时说:“噢,法国人,怪不得那个小姑娘会被拐去订婚了。”对了,他还瞪了我一眼说“你管人家”。
  吉田穿了一件茶色大衣,领口很特别,但我懒得研究牌子,不过至少让她看上去稳重和利落很多。“小哀,好久不见,你还好吗?”她给了我一个轻轻的拥抱,带着甜甜的香水味,芬芳浓郁让我有点小小的措手不及。
  “还好。”我冲她笑了笑,“请进。”我们坐在客听沉默地品尝咖啡,一时间四周安静下来,不知说些什么,干脆就不说。
  “嗯,小哀……”吉田张口道,我等着她的下文,以为她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你们家好难找哦!”呃?我说:“是呢,江户川偏要玩什么隐者,把房子挑在这儿,要买个东西都要坐上半个小时的汽车才能到,不过你放心,我刚刚采购过,地下室里的东西还充裕得很。”
“呵呵,其实也不错啦,这里空气很好啊。对了,你……嗯,柯南君怎么样?”
我漫不经心地回答:“哦,江户川他要跟小兰姐姐结婚了。你还不知道吧?”吉田睁圆了眼睛,又泄露出了她小女孩的一面:“什么?不会吧?!他,小兰姐姐?……哦。”她似乎意识到什么,收起了惊讶的表情,可眼神一眼不住地闪出我无法解释的神色。
  奇怪,为什么我竟然看不出她眼神的含义?看来我真的是严重退化了,都怪这两年的安逸生活。我揉揉太阳穴,困倦的感觉再一次袭来,大白天的,怎么突然想睡觉了呢。
“对了!小哀,你还记得么?10号,是阿笠博士跟光彦的祭日,我们去看看他们吧。”我怔了一下,然后迟钝地回答:“……哦,好,我们一起,去。”心下却有些茫然:他们葬在哪儿呢?还有,他们,是怎么死的来着?
  

[2006年12月8日 — 灰原哀的日记]
  昨晚做了整晚的噩梦。先是感觉自己和一帮人在走路,大家有说有笑只有我一个人走在最前面,走着走着他们都不见了,我好像没感觉似的接着自己走,然后一把刀就从正面捅进我胸口,我就死了,血染红了大片的雪地,我感觉到自己躺在雪地像躺在一片棉花里,竟然感觉不到寒冷,只是觉得血液顺着皮肤流下来,很湿很温暖。紧接着又梦到我在一片大雾里迷路,很多人在找我,我对他们大喊可是没人能听见我看见我,他们都远去时我看见了工藤的眼睛,在雾气中显出不真实的悲哀。他向我伸出手并且想靠近我,而我却着了魔一般朝雾的深处跑去……
  醒来时吉田正忧心忡忡地看着我,见我醒来她激动得我以为她都要落泪了,“天啊,你终于醒了,你刚才就像死了一样,怎么叫你都没反应,呼吸很浅,体温还变得那么低……”说着她竟真的哭了起来,我只好安慰地说:“好了,没事了,只是个噩梦而已。”我想为她擦擦泪,却连胳膊也抬不起来了。
  我听见她低声嘟囔了些什么,“什么?”她撅着嘴说,“我外婆告诉我,上午做的梦是会成真的。”我笑了:“吉田同学,不要那么迷信好吧?”她破涕为笑,递给我一杯热水,改成柔声道:“你喝了吧,我继续做早餐去。”
  温水让心神镇定下来,我不由自主地想起梦中的工藤。他看着我的眼神……有一丝熟悉。我该记得吗?忽然手心被冷汗浸湿了,我恐慌地发现,我是忘记了些事情。
为什么我会和工藤住在一起?
这个问题以及紧接着带来的巨大空虚感令我陡然僵住。不,不,这其中一定有问题。我颤抖着下床,对,工藤的房间在二楼右手第二个门……我跌跌撞撞地冲进去。
房间布置得宽敞而简单,木地板一尘不染,淡蓝色的墙壁,白色的窗帘;一张单人床,蓝色格子的床单;书桌是玻璃的,上面放着一台没合上的笔记本电脑,鼠标旁边是一些资料和草稿纸、一支签字笔。
这个电脑……应该会有工藤的日记。他习惯把日记写在电脑里的,我记得。——等等,我为什么要记得?他告诉过我吗?不知道,完全不知道,继续想探究下去,可后面就是冰冷的空白。我摇摇脑袋,换回神智。
密码?什么密码?密码……我忽然听见什么声音,在耳边模糊地飘过。
“……哎哎,你看,我的电脑。”
“密码啊,你猜。”
“好啦,我告诉你,别生气啊。”顿一顿,“兰。”
兰。

我最后和唯一感觉到的,是脑子里轰然响起兹兹燃烧的声音,伴随着似乎要烧化我的灵魂的热度。
  

[2006年12月8日 — 步美手记]
  今天真是糟透了,我几乎以为我要被小哀吓死了。上午她一直在做噩梦,好不容易叫醒她我才去做饭,去喊她的时候才发现她竟在二楼晕倒了。那一刻我确定我的心脏漏跳了一拍,至于如此紧张我也不清楚为什么,记得以前与柯南君办案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送小哀到医院后我立刻通知了柯南君,他在北海道赶不回来。“步美,那麻烦你帮我照顾好她。”他在电话里郑重而焦急地说,并承诺第二天一早就马上回来。
  我答应了他。其实,柯南君你完全没必要这样说啊,即使你什么也不说,我也会照顾好她的。
  我知道这次肯定是小哀旧伤复发,大夫说的“一定要注意休息”之类的话千篇一律,我也没有认真听。等医生护士都出去了,病房里只剩下我跟小哀,我看着她苍白的脸,她的睫毛像乌翎一样浓密,安静地覆盖住一小块皮肤。我忍不住轻触一下她的发丝。也只有此时,她才收敛了全身带刺的光芒,蜷缩到柔软的壳里。
  “小哀……你醒了?”
她眯着眼睛,适应着病房内的光线:“……我又进医院了?”我说:“是啊,你晕倒了,吓了我一跳呢。”“真不好意思。”小哀用手扶住额头,静坐了一会儿慢慢说道,“嗯,吉田,我饿了。”
我微笑着说:“好,那你再睡一会儿,我回去给你把鸡汤拿来。”“好。”她应道,继而又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一路堵车,到了小哀家已经下午,又辗转回来,天哪都四点多了,我在心里祈祷着保温杯里的鸡汤千万不要冷掉,一边急匆匆地冲进医院。下午的阳光很淡,我一直以为是有什么力量在吸纳着它们。如今看来是错不了的了,因为当江户川柯南站在那里的时候,就已经天地失色了。他就站在我前面不远处,落寞的铅灰色背影也无法抵挡他散发的光辉。
是的,我一直就知道,他是我心中神祗一样的存在,不论过去多少年,都是这样。
我深深吸了一口空气,好让自己能多一分勇气。“柯南君?”我试探地说。他转身微笑,我注意到他眼睛里的血丝。“你提前赶回来了吗?”其实是明知故问。
“是啊,我实在放心不下,就回来了。”他温和地笑笑,看了一眼我手中的保温杯,“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真是不好意思。”
“哪里哪里,一点也不麻烦。”他说:“那么,步美,你就先回家吧,你的未婚夫已经到你家了。”我怔了一下,才说:“那好,我先回去了,你要照顾好小哀啊。”“放心吧。”他接过保温杯,“恕我不送了。”
接着他就转身向医院大楼走去,每一步都走得那么坚决,每一步都代表着,他绝对不会回头。他的背影越来越小,然而我却看见了多年以前,我们第一次在米花小学相遇的那一刻,他走进教室,从那副眼镜背后闪烁着奇妙的光,他极快地扫视了每一个人,然后自我介绍道:“大家好,我的名字是江户川柯南,请多多指教……” 啊,糟糕,眼球开始疼了。
  手机振动起来,显示的名字是“John”。我揉揉眼睛,慢慢地给了自己一个微笑。人总是要往前看的,对么,柯南君。


[2006年12月8日 — 江户川柯南的日记]
  我觉得自己快疯了。一路上我都心乱如麻,连连超速都不知道。可明明满脑子都是哀的样子,到了病房门口我却忽然胆怯起来。到底在害怕什么,我自己也不清楚。手机铃声响起来,天,我忘了静音。
  “柯南吗?”是兰。我勉强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正常:“啊,怎么了吗,兰?”
  她的声音忽然变得羞涩:“嗯,你忘了说要陪我去挑婚戒?”我暗自懊恼,是哪个少根筋的这么快就把我回来的事告诉兰了?“没有啊,你要什么时候去,现在吗?”
  “既然柯南你这么说,那也好。”我低声说:“那么,婚礼什么时候定好了吗?”
   兰带着笑意,“我告诉过你了吧,这个月十一号啊。”我艰难地说:“那,兰,你——真的决定了?”
  “决定了。”我


[2006年12月8日 — 灰原哀的日记 续]
  吉田回去后我就自己办了手续出院了。我想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转转,避免碰到吉田或者其他什么人。所以我在街心公园的长椅上坐到晚上才回家。
  工藤黑着一张能跟服部相比的脸坐在客厅里等我,我说了句“我回来了”就上楼了。他忽然说:“灰原哀,你给我下来。”——咬着后牙,恶狠狠地。
  我一脸莫名而单纯地看着他:“怎么?”
他几乎七窍生烟:“你,私自离开医院连招呼都不打,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我打着哈欠说:“那个啊,我有告诉护士小姐。”
  工藤睁大眼睛看着我,我觉得好玩,就同样睁大眼睛瞪着他,一时屋里安静极了。“我们在比赛谁的眼睛大么?”最后我冷静地终止了游戏。他说:“……算了,我输了。”我点点头:“那我可以去睡觉了?”
  他默默无语地看了我半晌,眼神有些熟悉。就在我几乎要想起来的时候他终于开口说:“你去休息吧。”我迈了几个台阶才反应过来,怎么我就这么弱啊要听他的话?我正犹豫着要不要找个茬损他一下,忽然觉得自己被一片阴影盖住了。
  他轻轻地从后面抱住我的时候,我想到的居然是:唉,这家伙原来比我高这么多啊。虽然这样想,还是如同条件反射般地湿了眼眶。
  “十一号……”
  “嗯?”我转过身看着他。
  “十一号,兰结婚……”他的声音飘渺起来。我懒得张口,点点头以示听到了,挣开他的怀抱走向二楼。我听见他说了句“你好好休息,我去警部睡了”,接着是关门的响动。我捂住嘴巴,狠狠地告诉自己:别出声,别出声……同时把眼泪忍回去。
  直到我听到工藤的车子开走,才站起来向他的房间走去。电脑还在那儿,屏幕还亮着,闪着蓝色的荧光——我就知道他连待机都设密码。工藤用的密码都是些老密码,现代科技都见不着的,他用得比谁都乐。待机密码和D盘第六个文件夹用的都是伟热纳尔方阵,而待机密码的密匙是SECRET。我最受不得他用这个密码,解起来不是一般的麻烦。总算见到了桌面,是一张没特色的海浪照片。我找到D盘,文件夹“日记”——果然还有密码。
  这次的应该是希尔密码了。我皱了皱眉,忽然不太想继续了。压抑住内心翻腾的奇异想法,我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破译出来,输入。里面只有一个文档。
我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把鼠标挪向它,双击。——我不知道能不能把谜团解开。
  “2004年1月1日  哀,新年快乐。”
  “2004年3月16日  天气暖和了,不知道哀那边怎么样。她会不会想我呢?……唉,你可千万别忘记吃药啊,笨蛋灰原哀。”
  “2004年4月1日  今天是愚人节,想跟哀开个玩笑,但是怕她生气。上次把密码告诉她的时候就生气了,所以还是算了。”
  “2004年4月2日  晚上收拾东西的时候正在想‘哀果然还是没打电话过来啊’,手机就响起来了,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能在我手机响起这首歌的只能是哀了。她的声音那么清晰,仿佛就在我身边说话似的。
‘东西都准备好了?机票不要忘带。’我讪讪地说:‘嗯,嗯。你怎么打来了啊,不怕费钱吗。’——其实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她冷哼道:‘反正是你的钱。到欧洲好好玩啊,多拍点照片回来’我说:‘怎么可能嘛,案子很多啊。’‘随便你,快两分钟了我挂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就是了。’她不耐烦地说完后挂断了。
我窃喜,她那句‘多拍点照片’,分明就是要我给她买礼物嘛,呵呵,这家伙还是这么不坦率。”
  “2004年……”
  “2005年……”
  越看下去越无法呼吸。
  ……
  “2006年12月8日  我觉得自己快疯了。一路上我都心乱如麻,连连超速都不知道。可明明满脑子都是哀的样子,到了病房门口我却忽然胆怯起来。到底在害怕什么,我自己也不清楚。手机铃声响起来,天,我忘了静音。
  ‘柯南吗?’是兰。我勉强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正常:‘啊,怎么了吗,兰?’
  她的声音忽然变得羞涩:‘嗯,你忘了说要陪我去挑婚戒?’我暗自懊恼,是哪个少根筋的这么快就把我回来的事告诉兰了?‘没有啊,你要什么时候去,现在吗?’
  ‘既然柯南你这么说,那也好。’我低声说:‘那么,婚礼什么时候定好了吗?’
   兰带着笑意,‘我告诉过你了吧,这个月十一号啊。’我艰难地说:‘那,兰,你——真的决定了?’
  ‘决定了。’ 我”
  ——到这里就结束了。也许是中途电脑没电,他今天的日记没有写完,只留下一个“我”字草草收尾了。电脑没有在充电状态。而现在是晚上九点,如果他先回到家给电脑充电再出来找我,时间上也是允许的。目前只能这样推理了。
  这个白痴侦探,要不就不要写日记,写了还断断续续的跟挤牙膏似的。他就不怕有一天他老了之后回忆自己的过往想起的都是些片段吗?
  十一号啊。果然是十一号。他终于要跟毛利兰结婚了。绕了那么大的一个圈子,还是走到一起了。到了十一号,他就要牵着青梅竹马的手步入殿堂。你看,王子永远都是给公主准备的,即使是个老公主。
  ——嗯,很冷,如果阿笠博士还在世,也会自叹不如吧。呵呵。



[2006年12月9日 — 灰原哀的日记]
  我想,我的确应该放弃了。
  真的。


[2006年12月11日 — 灰原哀的日记]
  “对不起,哀,今天晚上警部有事我不能回去了,你……”
  我有些好笑地说:“你没必要这样跟我说啊,回不回来是你的自由。新婚快乐,再见。”我抢先挂了电话。手机屏幕散发出幽冷的荧光,不带一点温情的,机械的光。
  似乎每次都是这样,每次都是我先挂掉电话,也不等他说完。好没礼貌的啊,我怎么就没点自觉呢?
  我把屋子打扫了一遍。是彻底的,而且完全靠我自己。我辞退了钟点工,因为这个屋子已经不需要钟点工了。他们一定会搬到更大更好的房子去住,这个房子也最终会被卖掉。而于我,它只是作为,最后的告别式。
  地砖被擦得闪闪发亮,整个地面湿湿的,结果我只能坐在工藤的床上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拖鞋,一时间屋里静得只能听见我自己的呼吸。
  八点的钟声把我唤回神,我从床上跳下来。忽然很想看一眼他的模样。
  但是工藤好像很少照相,相册里基本都是风景。仅仅有一张,拍的是他的背影,相片里他斜斜地靠着树干,头微仰,仿佛看着天空。阳光洒在他背上,我竟能感觉到一丝温暖。在相片的边缘处能隐隐看到一点皮肤的颜色,像是不小心挡住镜头的手。
  谁?
  我鬼使神差地把它翻过来,正中央清清楚楚地写着一行字:
  2003年 5月4日,摄于新家。  另:祝大侦探生日快乐  

  这是我的字迹。
  我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不对,一定有什么不对了。我提起旅行箱就冲出门,漫无目的地跑着,像是在逃难。等我停下来我才发现,我跑到了市区公园。现在公园里空无一人,头上一凉,原来雪又开始下了。现在我的心情从一开始的慌乱变成了烦躁,我坐在长椅上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努力使自己恢复冷静。我翻翻旅行箱,找出耳机,插上MP3。
  可是整个播放器里只有一首音乐,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梦中的婚礼》。我觉得讽刺和好笑,好不容易能让自己忘却工藤要跟毛利兰结婚的事实,却被一首音乐给打败。
  无意中看到创建日期,是03年5月4日。微皱眉,这是巧合吗?可我什么也想不起啊。算了,还是走走吧,这里的确太冷了。
  到了公园出口,我闪身躲在一棵松树下。工藤和兰坐在婚车后座,他笑着对兰说话,她凝视着他的眼睛,柔情万种,神采熠熠。他轻轻帮她把头花摆好,才坐正身子。我才看清他身穿整洁的西装,看去无比俊朗。
  我还是没有勇气走出去,而是默默从前门出去了。
  其实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我没有必要去探寻一些过往,不是么?
  我咬着牙向机场走去。昨天我买了票,是去纽约的。我的确想去伦敦乡村或者其他什么的地方过安逸的日子,但是现实就是:我没有钱。我算了一下,身上所有的钱只够住两年普通公寓,但是我的钱不是源源不断的。我需要一份工作。
  相信我,生活永远只是生活,与梦想完全沾不上边,也就是说,你永远不能用梦想的标准去衡量生活。尽管我的世界少了一个人,但生活仍然在继续。
  “灰原哀!”
  我上下打量着这位狼狈的侦探:“被人把新娘子劫走了么,大侦探?啧,真丢人。下次……”
  “闭嘴!”他完全不顾形象地大吼大叫,“你跑到这儿干什么?出国?去哪?你疯了么你!那我怎么办?”
  “你去找小兰姐姐呀。”我无所谓地说。
  “我找她做什么?她嫁人我去凑什么热闹?”
  “是啊,你说你凑……什么?”我找到他那句话的重点,“你说什么?”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今天,小兰跟新出老师,结婚。”
  我呼吸一滞。
  他叹息道:“走吧,我们回家。”然后他的手温柔地、不容拒绝地握住我的,给我一种再也不放的错觉。
  而那句“我们回家”,就这样一直一直地在我耳边回响。回响到让我完全听不见别的声音,让我溢出了眼泪。


[2006年12月25日 — 灰原哀的日记]
  今天吉田来了,和兰、新出,抱着一堆礼物,笑眯眯地把它们放在墙角。工藤和他们聊了很久的天。新出说:“小哀呢?我还有礼物给她呢。”“她在睡觉,不用打扰她了。”
  我很想下楼说:谁在睡觉了?就算在睡觉也被你们吵醒了。但是我不想跟他计较,只是偶尔听听他们谈话的内容,昏昏欲睡。
  快七点半了,大家都陆陆续续地准备离开。吉田和工藤在门口说些什么,我听不清,把门打开了一点。
  “你就不怕,她永远也想不起来吗?”
  “怕。”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她?”
  “我能说什么?那是她心里永远的痛。她受的苦够多了,不能再用这个折磨她。”
  沉默。
  “这就是你把家安在郊区的理由?”
  “嗯,远离炮竹声和噪音,对她有好处。”
  步美的声音有点无奈:“医生说,这种病很难康复。你要等她很久。”
  “那就等好了。我愿意,也等得起。”顿一顿,“而且,是我欠她的,谁叫我那么晚才发现我爱她。”
  “……”

我靠着墙慢慢滑到地板上,捂住心口。我想不起来,我真的想不起来了。我不知道那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也记不起圆谷光彦、小岛元太、阿笠博士。对不起,我忘记了。

原来等待我的,一直都是你。

  
  
     
  
     
已有 1 人评分RP 收起 理由
工藤馨若 + 5 同人区原创大赛三等奖

总评分: RP + 5   查看全部评分

>>I wish you happiness, because it is my biggest wish. I again afraid you happiness, because then you will forget me.  <<

杯户大学生

13

主题

8

好友

42

积分

 

升级
5%
帖子
291
精华
2
积分
42
威望
5
RP
84
金钱
304 柯币
人气
389 ℃
注册时间
2010-8-1
发表于 2011-8-16 15:01:40 |显示全部楼层
我要吐血了啊,天知道这篇文有多烂!!!
好吧,实际上,前几天号那天被老妈禁网了,不止禁网,是连电脑都不能摸啊啊啊啊~~!于是乎,大家看到的这篇,是我在表姐家赶完的,结尾处理得很粗糙……表骂我啊我已经自罚了……TAT
已有 1 人评分RP 收起 理由
工藤馨若 + 5 同人区原创大赛三等奖补偿费

总评分: RP + 5   查看全部评分

>>I wish you happiness, because it is my biggest wish. I again afraid you happiness, because then you will forget me.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侦探助理

27

主题

19

好友

128

积分

 

升级
13%
帖子
1228
精华
3
积分
128
威望
24
RP
229
金钱
579 柯币
人气
2264 ℃
注册时间
2011-6-19

写文高手

发表于 2011-8-16 16:43:52 |显示全部楼层
啊咧,不骂你……
这是哀失忆了的么……
写的蛮好的,就是失忆的描写有待加强……
兰的形象很弱……(话说我准备也这样整死小哀的,不过会让她活回来)
另外景色描写一下,气氛气氛。
全ての終わりに 愛があるな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中学生

4

主题

4

好友

8

积分

 

升级
18%
帖子
197
精华
0
积分
8
威望
2
RP
11
金钱
-8 柯币
人气
531 ℃
注册时间
2008-7-23
发表于 2011-8-16 19:24:19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用日记来串联剧情的方法很新颖··
可能就是像LZ所说的,结尾加强一下吧···
从黯灭的剪影里破蛹,再次回归到灰白的未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大学生

13

主题

8

好友

42

积分

 

升级
5%
帖子
291
精华
2
积分
42
威望
5
RP
84
金钱
304 柯币
人气
389 ℃
注册时间
2010-8-1
发表于 2011-8-16 21:46:51 |显示全部楼层
  ……
已有 1 人评分RP 收起 理由
工藤馨若 + 3 同人区原创大赛三等奖补偿费

总评分: RP + 3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小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升级
0%
帖子
29
精华
0
积分
0
威望
0
RP
0
金钱
0 柯币
人气
12 ℃
注册时间
2008-2-10
发表于 2011-8-18 17:50:11 |显示全部楼层
文风还是不错的,lz加油就是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大学生

13

主题

8

好友

42

积分

 

升级
5%
帖子
291
精华
2
积分
42
威望
5
RP
84
金钱
304 柯币
人气
389 ℃
注册时间
2010-8-1
发表于 2011-8-18 21:33:09 |显示全部楼层
呃,晓年重新写了一个结尾,虽然不能确定能不能重新发,但是还是想试一试,因为那个结尾写得实在太烂,当初只顾着赶进度就忘了质量……好了,接下来从“[2006年12月11日 — 灰原哀的日记]”往下发,也就是说把“[2006年12月25日 — 灰原哀的日记]”就抹掉了……
>>I wish you happiness, because it is my biggest wish. I again afraid you happiness, because then you will forget me.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大学生

13

主题

8

好友

42

积分

 

升级
5%
帖子
291
精华
2
积分
42
威望
5
RP
84
金钱
304 柯币
人气
389 ℃
注册时间
2010-8-1
发表于 2011-8-18 21:36:03 |显示全部楼层
[2006年12月25日 — 步美手记]
  很多年没有遇到过今天这样的大雪了,连风似乎都带上了银色。可是天色从早晨就阴沉沉的,难免让人失去了欣赏雪景的好心情。“Misey,该走了吧?”
  我看到John站在亮蓝色的轿车旁,狂风鼓起他米色的风衣,让他的头发飞舞起来,明明站在我不远的地方,我却觉得没有一点真实感,好像他是一个灵魂,带着某种透明的质感。
  “好,我们走吧!”我朝他调皮地笑笑,一骨碌钻进车里,“你快点儿,再晚我们都没时间自己过圣诞了。”John笑笑,说:“是谁非要叫我开车带她出来给朋友送礼物?自己还抱怨什么。”
我说:“好啦,别说了,好像你日语说得很好似的。”我知道,他十五岁以前都在日本生活,到了十六岁才回到法国,日语可以说是他的母语。但是他从反光镜里看我一眼,只是微笑,也没有说什么。
  “就是这里?”John抬起头看看这栋位于城市喧嚣之外的别墅,微微笑了。我看向他刀锋般的侧脸,明明长得很严厉,却真的是个温柔的人呀。忍不住抿嘴笑了。
  被他发现了,“笑什么?”我说:“谁叫你笑的啊,我也想笑了。”
  “关我什么事。”他摇摇头,故作叹息。
  我挽着他的胳膊与他慢慢地走。“嗯,你知道么,我第一次来到这儿的时候,也像你一样呢。”
  “为什么?”
  我感觉到他的声音在头顶上方如此清晰、温暖,醇厚如酒,而且,那么的熟悉。于是我忽然抓紧了他的衣袖。
  “很冷吗?”我摇摇头。果然啊,愈是他给予我的温暖,我就愈不能自已地想起另一个人的温暖。所以一切都愈加寒冷。
  我继续说:“没有啦,真的不冷。我是想说,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呀,也被它给感动了呢,你看这小房子,多可爱啊,你看那窗户……”John又拥紧了我,而且停了下来,眉宇间有着担忧:“还是不要去了,你看,你该想哭了,上次就是。”
我平复着自己的心情,说:“干嘛不去?我是你女朋友。”他扑哧笑了,“好,走啦。”
  经过一段小小的插曲,我们已经到了柯南君家门前。刚想按电铃,门却自己开了。小哀戴着副大大的黑色耳机,穿着一件醒目的……大红色外套。John当然不会知道我为什么惊得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他还没说什么,我已经叫出来了:
  “小哀!你,你?为什么穿成这样?”
  但是,她用手点了点耳机,示意自己听不见,然后对John颔首示意,与我擦肩而过的时候,她用戏谑的声音轻轻道:“很般配。”。
我偷偷瞟了John一眼,他朗声用法语对小哀的背影说了一句“谢谢您的夸奖”。小哀神奇地转过了身,微微一笑,同样用法语回答:“不用客气,我说的是你们现在的姿势。”于是,John也神奇地僵住了。
“不好意思。”柯南君抱歉地说,“她就是喜欢跟别人开玩笑,请别往心里去。”John也恢复了风度,微笑:“当然。请问,刚才的那位是……?”
“是我太太。”他颇有点无奈,但是又宠溺地说——像极了几分钟前,John对我摇头叹息时的语气。
John意外地说:“您已经结婚了?恭喜。”“我结婚三年了。”柯南君含笑把我们让进去。
屋里一片温馨,橘黄色的光线柔柔地荡漾在空气里,墙上有彩球投下的阴影,我顺着走廊看过去,墙角处有一棵不大但是绝对精巧的圣诞树,很传统的装饰,顶上的金星却好像贴着什么,我取下来,是一张小小的卡片,写道:
Happy Christmas!ps:大侦探,别忘了,阁楼。
后面画着一个蝴蝶结。
我奇怪地看着卡片:“那个,柯南君啊,这是……小哀写给你的?”柯南君看过卡片后眨眨眼睛,嘟囔一句“糟糕”,然后冲向阁楼。
John说:“他怎么了?”我耸肩:“谁知道。”
柯南君很快下来,表情比我更奇怪地抱着一个大大的礼品盒,上面系着一个淡蓝色的蝴蝶结。“哇,是小哀送给你的礼物唉~~!快打开看看啊柯南君!”
他慢慢地松开那个漂亮的蝴蝶结,还没有打开盒盖,一只小狼狗就窜了出来,可能因为很小,不能跳出去,在柯南君的怀里乱扑腾,发出可爱的叫声。
“哈士奇?”
“好可爱~~~~!!柯南君柯南君让我看看!”我和John同时开口后,我首先冲到柯南君近前,摸了摸小狗的脑袋。“太可爱了……小哀真是有心~!”他无可奈何地说:“步美,这不是她送我的。”
“啊?”
“唉,”柯南君一脸沮丧,“我好几个月以前就准备的礼物,居然被她这么容易就找到了……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
  呃……谁能告诉我,我该说什么?幸好此时John开了口:“嗯,江户川先生其实你不必难过,你不是也说的,夫人很喜欢开玩笑……”
“嗯,其实我还好啦。”他逗弄着怀里的狗狗,然后把它放回礼品盒,“乖,自己玩啊。它还不会走路,就让它自己先呆着吧。”小狗像一团肉球,在盒子里滚来滚去,真是可爱到极点啊!好想抱抱看啊……
“那小哀去哪里了,为什么不见她回来?”我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柯南君为我们沏上茶:“她说人太多,去森林呼吸新鲜空气了。嗯,史密斯先生,”他放下手里的工具,神色郑重,“刚才我太太真是太失礼了,我代她向您道歉,真是对不起。”原来他还在惦记着刚进门的事情啊,我看了眼John,他微笑道:“江户川先生,您不必内疚,我不介意的。”我也说:“是啊是啊,大家都是朋友嘛,小哀不喜欢热闹,我们以后可以单独见见啊。”天,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幸好小兰姐姐到了,大家在一起喝茶聊天,很快就把刚才的话题忘却了。
小兰姐姐还是像当年那么漂亮,嗯,或者说,变得更像一个女人了,举手投足间都有着一种奇特的风韵,嘴角噙着的笑容也矜持而优雅。也许,新一哥哥的死也结束了她的少女时代吧,我仍然能记得九年前的那场大爆炸,失去了阿笠博士、光彦,还有新一哥哥。险些,也失去了小哀。
我摇摇脑袋,努力把过去的事的抛在脑后,然后继续和大家谈笑。
七点过后,大家都准备离开,要回家过节了。我告诉John有些事要跟柯南君说,让他在车里等我。说这些话时我紧紧地掐着手指,怕一个不小心泄露出我的心虚。他一直用那双温润的祖母绿的眼睛注视着我,听我说完,然后笑笑:“好,那你快点,伯母还在家里等我们。”我觉得脸上发烫,小声说“知道了”,他才离去。
柯南君把一杯蜂蜜茉莉茶递给我,默默等我开口。我轻叹一声,看向电视柜上摆放的照片,里面的小哀,嘴角浅浅地弯起一个弧度,穿着那件简单而淡雅的婚纱,对着我露出淡淡的、平静的笑容。“你只有在她不在的时候才把这个摆出来?”柯南君早已注视了它很久,轻轻地回答:
“是。我怕她看见。”
我苦笑:“那么,你这样的坚持又算得了什么呢?她会想起来么?为什么不带她去美国?我听说……”“你听说的我都知道。但是,那种治疗是强迫性的,对身体肯定会有伤害。而且,她现在神经比较脆弱,经不起刺激。”他跟我说话,目光一直放在小哀的照片上,目光飘忽不定,但我知道他一定在看。
“我不明白,柯南君。自从她在婚礼上晕倒之后。她没有九年前那场灾难的记忆,连十二年前,我们少年侦探团的记忆也是残缺的;对于你,她的记忆更是混淆。”我说,“你应该知道,她一直以为,你要跟小兰姐姐结婚。”虽然我也这么认为过——这句话,我没有说。
  他终于肯看着我说话:“是啊,我知道。我愿意等她,等她自己想起来。”
  我有点哽咽:“医生说,这种几率只有百分之三点多。”
  他说:“嗯,没关系。我等得起。”
  “这种等待,能持续多久?”
  他把目光移向窗外飞舞的雪花,“有多久,等多久。”我终于忍受不了,说了句“再见”就冲出去,我怕会当着柯南君的面哭鼻子。出来后总算把眼泪忍回去,我揉揉眼睛,小哀正挑着眉看我:“走了?”
“嗯。你去哪儿了?”明知故问。
“我本来想去商店看看,但是,呃,江户川那小子居然给我发好了短信,不许我出去,我只好遛了一圈就回来了。”她抱怨着,“那你快上车去吧,你家未婚夫等你呢。”
“什么呀,你正经点好不好……”看了小哀的心情不错,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我坐上车后对小哀摆摆手,然后虚脱般地靠在座椅上,闭上眼。
“怎么了?”
“让我睡一会儿……”
我做到了,爱哭的步美,终于瞒过了所有人的眼睛,这一次,我真的没有哭。只是,小哀,你知道吗,柯南君为什么要把房子建在离市区这么远的地方?
因为他怕你听见炮竹声,会再一次晕倒。
自从2003年的12月,他就多了一个恐惧:你听到烟花炮竹的声音。所以,我知道哦,柯南君最怕的季节,是冬天。
车忽然停下来,也许是一个红灯,也许是一个胡同口,总之车没有任何阻碍的停了下来。然后有一个人把我拥进怀里,他身上淡淡的茶香味道溢满了我的肺叶,开始渐渐的有温度。
接着,他说:“亲爱的,想哭就哭吧。”
是他,是完全属于他的声音,没有给我半点想起别人的余地。
>>I wish you happiness, because it is my biggest wish. I again afraid you happiness, because then you will forget me.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见习侦探

15

主题

14

好友

255

积分

 

升级
94%
昵称
帖子
1880
精华
2
积分
255
威望
31
RP
512
金钱
2443 柯币
人气
1428 ℃
注册时间
2011-1-25
发表于 2011-8-20 22:37:50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这篇文章还是挺好的>.<~令人心疼的小哀和有点大男人主义的工藤都很有爱~改文以后虽然故事的内容和背景更清晰了,但是重心有点偏移,我很不要好地喜欢原来的结局>.<~(表PIA我
- 而我们匆匆忙忙 ❀ 都还在路上 -

我的微博:@夜阑卧风_
http://weibo.com/ylwf7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东之工藤

24

主题

33

好友

864

积分

 

升级
82%
昵称
韶华
帖子
9474
精华
5
积分
864
威望
136
RP
1582
金钱
3248 柯币
人气
1525 ℃
注册时间
2009-4-24
发表于 2011-8-22 08:15:10 |显示全部楼层
OTL
对于一个写惯了新兰的人来说
忽然给我这么一篇略带悲伤
的柯哀文字
我还真是无从下手评论==
好吧,前面的偶懒得重写了【PIA
就说后面好了.....我就说一开始看着眼熟嘛><
果然是失忆王道啊。
好吧,其实对于小哀的描写相当的到位啊
哪一种讽刺啥的[那玩儿能叫讽刺吗,暂且当他是好了【PIA]好有味道
最后嘛。改之前有一点点仓促
改之后,用的第三人称以另外一个几乎是局外人的身份
写的是两个人的结尾
那一句,原来等待我的,一直都是你。
这个不要删啊T^T多好啊多好啊。内种破开迷雾方见天日
然后忽然明了心里一暖的感觉啊!!
不过改制后那个,
“嗯,没关系。我等得起。”
  “这种等待,能持续多久?”
  他把目光移向窗外飞舞的雪花,“有多久,等多久。”
好吧我承认我总喜欢叫人等。不过还是好感动T^T
不过内个失忆.....刚开始确实没看出来
或许可以用第一人称描写的时候用一些特殊的语句
把他已经失忆了这种事实给突出一下
不过气氛很好啊!!【咬衣角
PS.下一次晓年乃写文把兰许给谁都行,别给新出成吗【PIA
韶光三盏,一笑流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大学生

13

主题

8

好友

42

积分

 

升级
5%
帖子
291
精华
2
积分
42
威望
5
RP
84
金钱
304 柯币
人气
389 ℃
注册时间
2010-8-1
发表于 2011-8-22 15:39:04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幽幽新兰香 的帖子

失忆的部分确实比较含蓄啦,就是想起一个大家都能摸到一点边但是又不明朗然后最后恍然大悟的感觉……(被PIA飞)
至于小哀的失忆,是因为与黑衣组织决战的时候在爆炸中撞到水泥钢管等等等等的,因为觉得写出来就没意思了所以没直说(其实你看我这么叙述就知道很没意思了= =),小哀并不是单纯的失忆,她丢失了黑衣组织和爆炸中的记忆,对柯南(工藤)的记忆还是有的,但是发生了混淆……
好吧,下次不会把兰配给新出了,其实是想给她一些“新一”的安慰。= =||

点评

幽幽新兰香  这个失忆好复杂诶><OMG  发表于 2011-8-23 08:59
>>I wish you happiness, because it is my biggest wish. I again afraid you happiness, because then you will forget me.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中学生

15

主题

6

好友

24

积分

 

升级
59%
帖子
381
精华
1
积分
24
威望
1
RP
49
金钱
1014 柯币
人气
705 ℃
注册时间
2010-5-7
发表于 2011-8-22 19:15:1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诩儿 于 2011-8-24 02:21 编辑

开头的雪很优美啊~虽然我没看过真的雪

哈哈,晓年加油哦~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大学生

13

主题

8

好友

42

积分

 

升级
5%
帖子
291
精华
2
积分
42
威望
5
RP
84
金钱
304 柯币
人气
389 ℃
注册时间
2010-8-1
发表于 2011-8-22 20:35:53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诩儿 的帖子

不要管我叫姐……我们差不多……= =|||
还有,我严重怀疑你是否只到看了前面的雪景(……)。

点评

诩儿  额……没有  发表于 2011-8-24 02:20
>>I wish you happiness, because it is my biggest wish. I again afraid you happiness, because then you will forget me.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名侦探柯南事务所 ( 沪ICP备17027512号 )

GMT+8, 2019-9-19 23:08 , Processed in 0.045949 second(s), 23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