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事务所专题-柯南20周年纪念事件簿
搜索
查看: 1808|回复: 0

[原创佳作 ] 神秘的纸带

[复制链接]

见习侦探

14

主题

5

好友

182

积分

 

升级
3%
帖子
200
精华
4
积分
182
威望
59
RP
302
金钱
631 柯币
人气
854 ℃
注册时间
2012-2-1
发表于 2012-2-23 19:01:50 |显示全部楼层

前些天,志南接到一通电话,是当年高中的同学孟翔打来的。说是要在今天下午举办一场同学会。都5年了,怪想念大家的,于是志南就欣然地接受了这个邀请。

然而这两天雨下个不停,似乎老天不想让搞这次同学会,但是毕业5年的同学会还是如期举行了。

同学会上,老面孔让沉浸在没日没夜的工作中的心灵再次开启,大家都很热情,聊得也很开心。整个大厅里觥筹交错,笑声阵阵。似乎所有的同学都已经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事情,并且正在向理想奋斗着。看到这些,志南心里暖暖的。大家共同奋斗过,心自然就扭在一起了。

“哦,志南,正想着你来没来呢!快过来!”远处一张桌旁坐着6个人,一个戴眼镜的男子叫到。

“世林啊!”志南循着声音看过去,“哎呀呀,林,好久不见了!”说着就走到了桌边。

“哦!这样我们原来的数学小组就到齐了!”一旁的一个大个接着。这个是陈轩,当年的小组长,数学学得一级棒。

“啊呀,阿轩,现在肯定在读数学研究生吧?多亏你帮我我才过了高数。还没来得及谢你呢。”志南对着陈轩呵呵的说道。

“那当然,他现在准备研究生考试,要考北大数学系呢!这个不是人的。”一旁的女生接过话。她是李晴,当年的“大才女”,和陈轩考的是同一所大学的数学系。

“大才女也来了,你可要好好景仰一番哦,你们当年不是也暗送秋波吗,志南?”

“外外,吴嵩,不要说没有根据的话哦!”志南一本正经的对付道。

伴着开心的笑声,大家就开心地聊了起来。

“话说,大家现在都干了什么啊?”李晴问道。

“我们三个都要读研了哦,大才女快快来啊,我们看不到你会伤心的哦!”孟翔指指陈轩和一直没说话的林雪,笑道。

“去死!”李晴回敬道。

“那你去干嘛?” “嘻嘻,告诉你,本人已经收到MIT的信函了,明年去那里留学。现在正在培训!”

“哦哟!才女就是才女啊,昔日李清照,今日李日青!”孟翔戏谑道。

“话说志南,你干了些什么?应该在搞经济吧?”陈轩问道。

“就是啊。你小子原来经济学学的老好,肯定搞金融了吧?哪天请客哦!”世林兴奋地接道。

“呵呵,不好意思猜错了!我现在在写书!”

“外外,学理科的去当作家啊,你原来的那些个不都给荒了!还有你写什么书啊,不会是给哪个‘培训机构’写教参吧?”世林责问道。

“等我说完嘛!我才不去干那种没营养的活呢。我在写侦探小说!”

“哦哦哦!那看你何不合格!猜猜我和世林都在干嘛?”吴嵩发问道。

“好啊,愿意试试。嗯……吴嵩是记者,世林嘛,是内科医生。”

“这么神奇,都猜对了!咋猜的?”

“这个也嘛不难。你的鞋跟磨得比较厉害,侧面的泥土虽然擦过但是还是没有完全落掉,而且上面的土颜色不一样。这个是多处跑路的证据。而且你的镜片加厚了,看东西的时候总是不自觉地揉眼睛,这是你对着电脑久了的证据。而大学要书写的东西也不多,你右手中指的那个凹陷却依然在,这说明你执笔的时间很长。再加上你以前对写作的兴趣那么浓厚,我才这样猜的。”

“那世林呢?”“嘿嘿,其实我根本没猜。刚才他已经告诉我了!”

“啊,被骗了!”接着又是爽朗的笑声。

就这样一直到晚上8点,同学会就在笑声中结束了。临走前,陈轩邀请其他6人去他家里回味一下过去的日子,时间就定在了第二天早晨10点。

第二天,大家在车站集合,然后去陈轩家。然而,迎接他们的,居然是……

大量的警车。

“怎么回事?”六个人都很惊异的问道。旁边一个大娘插话进来才知道陈轩已经逝世了。

“志南,你怎么跑来了?他们是谁?”正当大家惊讶于这突如其来的死讯时,一个警官走了过来。

“啊,李叔啊,那个陈轩是我们的同学,昨天约好了要来他家交流数学的,但是居然……”

“同学啊。你们昨天见面了?”

“是的,我们昨天是高中毕业5周年同学会。”

“什么时候回的家?”“大概晚上8点完事散伙,我大概9点就回到家了。”志南答道

“你们有没有有人与他同路?”结果世林和林雪点了头。

“他大概几点到的家?”“825的的时候到的。世林8:20左右就到家了,我9:20到的家。”林雪答道。

“嗯……”

“李叔,过来一下。”志南拉了拉李警官的袖子,小声说。

“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场鉴定结果怎么样?”“你小心着点,你看看也罢,不要让其他刑警看到,要不然我就惨了!”


这里是警察调查的结果:

死者陈轩,男,23岁,未婚,现处于独居状态。死亡推定时间为当日的前一天晚上9:0011:00,死因系腹部被利器连扎3次,失血过多。

凶器已找到,为留在现场的一把小刀,刀上无指纹痕迹,只有少量残留血迹。死亡现场地面留有大量血迹,经检查均为死者血液。同时死者的脚边找到一块手帕,沾满血迹,应该是用来擦去刀上血迹用的,指纹提取时,由于指纹混杂很严重,难以得到一个完整的指纹。现场内有一个书柜,里面有大量的数学文献,但是有很大一部分的册封都沾染了血迹,其中有一本档案夹血迹沾得到处都是,中间还有几页空页。桌上的电脑有明显被擦拭的痕迹。现场的大门没有锁住,门口的脚印由于前一天的雨变得模糊不清,难以辨认。另外据邻居的话,原来总是挂在玄关的外套不见了。

另外,死者的左手紧紧握着一张细纸条,右手的下面画着一个8。警方判断其为死亡信息。


“还有没有什么别的信息?”“现场倒是没什么特别的了。不过我们问了周围邻居,有几个人说听到有人在9点半左右跑下楼去了。其他的也没有什么。邻居们基本都有合理的不在场证明,看来只有从他的社会关系上入手了。”

“动机呢?有没有弄清楚?"“还没有。”

“可不可以让我们看一下可疑的物品?”“这个倒是没有问题。”

于是李警官带着大家进了另一间屋子,把可疑物品摊开来。

“呀!那不是我的手帕吗!”林雪惊讶地喊道!

“嗯?你的手帕?为什么在这里?”“不知道啊,我昨天从酒店出来时想用手帕擦擦手,结果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是吧,孟翔?”“是的,我还帮她找来着。”

“昨天的同学会陈轩有没有和你们以外的人有来往?”“昨天同学会我们6个一直在一起,哪里也没有去。”

“这样一来,凶手在你们中间啊!”李警官若有所思的对着志南感叹着。接着是大家的唏嘘声。

“我现在要你们告诉我你们从昨天晚上8点到12点所有的行动及证明人。”

志南:“我昨天9点回到家就在看之前写的稿子,然后看了一会儿福尔摩斯,大概1200睡觉。中间来过一通电话,是我投稿的报社编辑。”

世林:我昨天8:20到的家,然后把衣服洗了,9:00就去找楼下的大叔下棋,一直到11:00,回到家又打电话到医院问了问我的病人的情况,然后就睡觉了。

孟翔:我8:30到的家,然后就看电视了,一直到睡觉。

李晴:我9:00到的家,然后就看了看新闻,之后看了一会儿专业书,就睡觉了。

林雪:我9:20到家后就开始看书了,后来有点不舒服,就早早睡觉了。

吴嵩:我大概8:50到的家,看了看电视,中间大概9:30左右的样子去超市买了包烟和卷筒纸,然后就回家整理了我的资料,之后就早早睡了。

     “嗯,……”李警官点了一下头,然后就让6个人在地图上标了各自的位置。到隔壁的屋子里去等待了。


     “天哪,居然发生这种事情……要不要给陈轩他妈妈打电话?”世林文志南。

     “不用了吧,警察应该已经通知家人了。” 然后就是沉寂,只有外面警察走动的脚步声传来。

     “话说,昨天晚上的新闻联播播的那个英国遗传学家获得突破的新闻,你们看没看?那个统计学用的太神奇了!”孟翔用沙哑的声音说出来,显然是为了打破沉寂。“没看。”世林还是一如既往的快嘴。

     “嗯,我看了,不过如此。我还只觉得孟德尔更厉害……”李晴白了他一眼,淡淡地说。

     “我昨晚也看了,我觉得也就是那个计数法比较巧妙而已。”吴嵩也是淡淡地答道。

    “就是说呀,之前新闻联播哪里有播的这么及时的,我之前在网上都没有看到这条新闻!今天早上我用手机上网才发现早上6:00这个信息才被网页发布。”孟翔又一次“高声”打破寂静。

    “你们够没?”林雪突然生气地骂道。     然后就又是沉寂。

    一会儿后,李警官来说每个不在场证明都有效,下棋的人得到证实,超市门口的监控里也有吴嵩在10:08走过的影子,报社的编辑也打电话问过了有10:00的电话记录,医院那边也已经确认过了。但是他又让大家等在那  。   

突然,志南站起来,打开门叫来李警官,对着他耳语几句。

    一会后,李警官回来,把志南叫了出去。

然后大家被叫到了外面。

“我知道凶手是谁了。”志南在众人面前这样说道。大家都很惊讶的望着他,等待下一句话。

“吴嵩,你,为什么杀了陈轩?!"

“什么?”大家再一次惊讶。

“首先来说那个死亡信息,8和左手的纸条。我试着把纸条盘成8字的形状,但是什么也没有看出来。可是当我想到紧握的手时,我明白了,要将纸带粘起来,可是8字形纸带的两端被中间的面隔开了,怎么粘呢?只有把两端侧移。那么这样粘接,就可以得到一个……”

“莫比乌斯带。但是这个能让你知道什么?”林雪接道                        “

“对,就是莫比乌斯带。如果再次联想粘接这个问题,问题就基本解决了。粘住一条纸带的两端,我就想到要取出某一个单词或者句子的两端。既然是莫比乌斯带,那么就取出莫比乌斯拉丁文拼音Möbius的首尾MS。可这还是不够。想想莫比乌斯带的制作,要将纸带的一端旋转180°,由于陈轩捏的是左手,我就旋转左边的字母,得到WS,在嫌疑人里面,吴嵩,只有你了!”

“这算是什么?只是你的推测!”

“不着急,我已经找到证据了。根据以上的推理,我还是不能找到你昨晚来过这里的线索。但是你们谈到那条新闻时,我恍然大悟。我叫李警官检查了这间房子里唯一可以当电视的东西——电脑,里面的信息记录显示,昨天9:00,有登陆CNN广播电视站,凭借这一点,我就基本可以确定了。同时,我还让李警官检查了门口的挂衣架和提鞋子的地方,果然,地面上检出了你的掌纹!”

“为什么这么做?”李晴不解地问。

“很简单,手帕上的指纹模糊就是擦拭了东西的证据。你把手帕扔在了房间里,自然没有办法擦掉你在地上的手纹!”志南顿了顿,“如果这一切推理都合理的话,林雪,你昨天装手帕的包里面,应该会留下一点痕迹。李叔,这个可以查一下。”

“等等,为什么CNN记录就可以判断他是凶手?”

“呵呵,新闻联播有一个习惯,总是在最后5分钟内播出国际新闻,而科技新闻总是在最后。那么如果吴嵩要昨晚知道那条新闻,就只能9:30出家门。看,他去的超市离我们聚餐的酒店不是很远,那么他从酒店回到家要50分钟,怎么可能在30分钟内走到那个超市?这样就有了一个矛盾。于是我想他可能在陈轩家看过新闻。那么既然CNN记录存在,那么我的推理就可以站住了。同时,那本文件上的血迹沾的到处都是,这说明血液飞溅时,陈轩拿着那本文件!吴嵩,你还有什么话说?!”

“哼,我还有什么话?这个,你还是去问当年的田教授吧!”

“什么!”

“我在一次采访时,无意中得知我们已故的田教授的几篇论文没有用他自己的名字发表,我很奇怪,田教授那么个性的人,不可能做这种事。没想到,我一查这几篇论文,署的竟然是陈轩的名字!我当时很生气,就去问陈轩,结果那个没良心的居然说教授老的发表不动了。去他的!鬼才相信他。我又去医院询问了田教授的死因,是心脏病突发。我希望他能主动澄清这个事情,但是他却把我骂了出来,还威胁我要杀我。我只好暂时表示妥协,希望日后再次找机会劝他。没想到他居然把田教授家里的文件全部拿了回家!这件事,我昨天晚上来和他说论文的事情时才知道。他还拿着那一本文件沾沾自喜地向我炫耀!这个人渣!……”

“够了!”志南断然地说道。“你不尊重人类的生命,有什么资格说别人是人渣!”

……

警笛声响起,警戒线也被去除了。大家都很失落。志南看看身后的那间空荡荡屋子,关上了门。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名侦探柯南事务所 ( 沪ICP备17027512号 )

GMT+8, 2019-9-19 16:58 , Processed in 0.037813 second(s), 17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