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事务所专题-柯南20周年纪念事件簿
搜索
查看: 1986|回复: 0

【长篇:原创小说少年游】我答应某人的长篇终于来了。。

[复制链接]

杯户中学生

27

主题

10

好友

6

积分

 

升级
13%
帖子
51
精华
0
积分
6
威望
0
RP
14
金钱
11 柯币
人气
331 ℃
注册时间
2012-3-17
发表于 2013-1-29 21:00:23 |显示全部楼层
                                                                                            
                                                                     
万里无云的灿阳天,茂密的树影不安的在地下不停蹿动。墨绿色的树叶沐浴在倾泄的阳光中,被风吹得沙沙响,流光跳跃在叶间,像是在每片叶上挂了亮晶晶的铃铛。斑驳的光影穿透叶子细碎的缝隙,穿透透明的玻璃,洒在了少年靠窗伏桌深睡露出的侧脸。长睫浸软了碎光,肌肤闪着少年独有的暖色光泽。鼻梁硬挺,唇色淡粉。他似乎睡得很沉。

      却突然被一阵响亮急切的敲门声惊醒,俊秀眉门微不可闻的皱起,管门外山摇地动,他不耐烦的用两只手死死捂住耳朵,眼睛仍然死死闭着。



       门口咚咚的声音持续了良久,见屋内的人不为所动,终于停止了。一阵钥匙进锁的声音,咔嚓一声,门开了。


       随着门被打开,趴在卓上的少年终于睁开了眼睛,目光深幽,瞳孔泛着墨色,冰凉的眸子。直直的看向门口走进的人。“你有病啊,有钥匙你还敲什么门?”走进屋内的是个年龄与他相仿的男孩,一边走到他身旁一边笑眯了眼睛问道:“礼貌问题,我们要比赛了,齐喑,去洗把脸。”
       趴在桌子上被唤做齐喑的少年慵懒的哼了一声,伸了个懒腰站起来,一把搂住站在身旁人的肩膀,“我讨厌比赛,这世界总是有一些事让我睡不饱。卓跞。”    卓跞又笑眯起眼睛,“早死三年,有你睡吧,走吧。”

                                                                                                     贰
      


     这是一个野外生存的比赛,比赛规则很简单,提供少量食物和水,穿越一个小型森林,如果中途遇到紧急情况或无法坚持下来可以放出信号,工作人员会把这些人接出,宣布他们弃权。比赛奖励很直观。奖金加上赞助。没有一个学校不需要赞助,所以引来了各大高校与普通学校的积极参与。
       关于这个主题为弘扬坚韧不拔的中华精神,提高与传播敢于冒险吃苦耐劳理念的野外生存比赛,无奈的被普通学校推出拉赞助额齐喑和卓跞对此表示不屑一顾。
       他们可不是为主题来的,他们此次的任务校长已经明确下达。一拉赞助,二一定要拉赞助,三死也要拉赞助。

                                                                                                     叁
      



      在森林入口准备比赛,限时五天。
       大片空地上聚满了学生。其中包括齐喑和卓跞。卓跞有些滴汗的看了一下人群,这些学生简直像来度假,不是来比赛的。三五一伙不是空手什么都不带,穿一件小T恤就来了,就是背满一大袋零食耳里还带耳机,摇头晃脑。大多数女生都穿着漂亮的裙子,化好了妆,脚踩三厘米的高跟鞋。她们脑袋被门夹过吧?就因为比赛全程摄影记录?不过比赛之前身上所带的东西都被收了,手机,笔记本,手表,包括零食。统一发了两件衣服,一件略薄一件稍厚,少量食物和水,每个人允许在选三件东西,齐喑和卓跞分别选了带指南针的手表,匕首,急救箱,打火机,不锈钢饭盒,手电筒。人大多选了各种食物和自己的手机,笔记本,零食。
       本来齐喑和卓跞想选想选择帐篷,可惜此项居然不在选择之内。不给任何人发帐篷。知道了不发帐篷后,齐喑泠漠的眼睛 弯起来,并没有多少愉悦的笑意,“哟,有点意思。”卓跞整理背包,埋下头看不清视线:“只希望这五天都不要下雨。”末了又低低添一句:“喑,我最近总有一种骚动不安的预感。”齐喑睁开眼睛,目光深幽锐利,他勾起唇貌似满不在乎的说:“说明夏天是个少年躁动的时期。”心却沉下去,有没有搞错。说起来没当卓跞有不好额预感,三天之内必定要出事,这个出事呢!就是他们会在某个时间点突然掉到另一个空间,遇到各种稀奇古怪的人和事。短时间穿越后,又会莫名的回到现在的世界。而最近他们老是掉到同一个空间,并且很难摆脱出来,这可不是一件好事。虽然出来以后这个空间的时间不会有变化,但是他们的生活计划会受到极大的影响。卓跞叹口气:“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进入森林后,闷热终于有所减缓,树林挡住了大量的阳光。光线一下暗了。齐喑调好手表,顺着表上的指南针开始疾行,他可没有忘记这是一个比赛,卓跞不慌不忙的紧跟在他身后,“你猜我们几天能出去?”齐喑笑,“用这个速度最多三天。”卓跞从脚下拾起一根木棒无聊的戳了戳齐喑的背,“我也这么想,但是我们只有一天的食物。”齐喑头也不回:“知道,并且我们只有一瓶水。”他干脆利落拔出匕首在树上留下记号。“我们先去找找有没有泉水或河流。”“嗯。”往森林深处走去。
       几个小时后,凭着两人事先读过野外生存训练手册的提示,两个人顺利的找到了水源。一条小溪流蜿蜒而下,卓跞与齐喑对视一眼,拿出了路上捡的那些人要回零食喝净汽水丢的汽水瓶。这个比赛还有一条规则,比赛中不能向别校人员寻求帮助。“我也有今天?”齐喑摇摇头,“我应该直接上去抢,捡得我憋屈。”卓跞翻个白眼,“就你事多,洗干净就好了,快装满水,赶时间呢!”他们蹲下身把瓶子洗干净装满了水。天空已经暗下来了,太阳落下山前最后一秒,绽放了盛大的黄昏在那两个少年的身前,天幕是美得惊人的背景。
       齐喑眼睁睁看着最后一丝光线被山那头的人拽走。
      “靠,晚上不能赶路,我们在那睡?”卓跞想了想,“山洞。”
      “不是吧!!!”“走吧走吧。。。。”
       大开电筒,光束一下击破了凝成一团懂得黑暗。齐喑和卓跞,哥俩好的搂着对方一路高歌而行,齐喑正兴奋得不知所以的想学狼嚎叫一声的时候,悲剧发生了,他莫名的一脚踩空了,卓跞一个不稳跟着他跌进踩空的地方,背包和手中的电筒都甩了出去。
       齐喑郁闷的从地上爬起来,双手一接触大地上坚硬平整的石板,心中就暗道一声,不好。果然不好了,齐喑爬起来一看,他们已经到了另一个空间,脚下是青石板路,放眼望去是一条似乎没有尽头的小巷,卓跞痛苦的扶着墙站起,又掉到这个宋朝不知名的小镇了。仰起头是五星月独明的深夜,“喑,快找地方换衣服,不然明天我们又要被当做妖怪追着跑了,还有草帽,下次我他妈背着假发来。”齐喑眉头微不可闻的皱了一下,“上次我们留在这个空间的时间是多久?”“半个月。”“这次我们会待多久?”卓跞咽咽口水刚想说一句我怎么知道。

背后突然幽幽的响起一个声音,“如果不解开门,你们就等着在这待一辈子吧。”

齐喑和卓跞同时愣住了,背上忽然爬上一阵凉飕飕的冷气。正当他们发愣时,那个人慢慢悠悠的走到他们身前,转过身,穿着深紫长袍,浑身上下弥漫着奢侈雅致的贵族气息。“欢迎你们第六次来到这,少年。我叫龙尚悠。”齐喑和卓跞对视一眼。放松了紧拧的神经。同时看向身前这个人的脸,奇怪的是,不管怎么努力去看,那人的面容都像模糊的隔了一层薄雾,只能看到娇好的轮廓。卓跞看了一会便放弃了,他先开口问道:“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齐喑泠漠的眸子仍在看着,过了一会那层雾似要在他顽固的凝视下散去之时,眼睛却突然想是被针扎了一样的疼起来,他条件反射的捂住眼睛埋下头去。
       那人似是饶有兴趣的瞥了一眼埋下头去的齐喑,才慢悠悠的说道:“你们来到的是一个关上门的牢笼,解开们就要找到钥匙,有了钥匙才能出去。”卓跞皱了下眉头,那人又笑道:“这么说,你们可能不懂,前面五次是我把你们放出去的,但是你们却又被引了回来。这个牢笼,是被所有人遗忘的故去,或是一份执念,或是未被写完的故事。比如说,”话音一转:“这就像在打网游,你们触接了隐藏任务,只有完成了才能回家哦。”
       卓跞嘴角抽了一下,齐喑终于抬起头来。“我和卓跞很早以前就遇到这种事,那个时候你就知道我们了吗?”那人慢悠悠的叹道:“我可不知道,你们以前去的地方必定很零散,零散的地方可没有我的存在哦。”卓跞和齐喑对视一眼,齐声问道:“你是谁?什么任务不任务,我们为什么会到那些地方?“那人似是慢慢勾起了唇角, 我都回答过你们了哦,少年。”便消失了。
       “搞什么飞机!!!”齐喑和卓跞看着身前空荡荡的青石地板,纠结而闹心的吼出一句话。
       卓跞抬头看了一下黑得透澈的天空,月光柔柔洒在他温文尔雅的一张脸上。别有一种风情。他慢慢的把视线移到巷中。这条巷子分不清那一头才是来路,身前长得看不见终点,身后望过去也像没有尽头一样。
       齐喑还在愤愤不平揉眼睛,卓跞拉了他一把,“向后走还是向前走?”齐喑停住按揉眼睛的手指,“向前。”
       卓跞垂眸一笑,“你选择的永远是向前。”
       齐喑耸了下肩膀,开始向前走。“我们今天又要露宿街头?饿死之前能回去吗?打网游好歹给点装备啊。”
       卓跞追上前去,两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进被阴影笼罩的巷子深处。而月光笼罩的巷内,那个消失的龙尚悠却像从未消失过一样,倚在卓跞他们离开的巷中高高的墙头。用手慵懒的卷了下随风飞舞的黑发。“啧,装备呐。不急,会有的。”
       龙尚悠怀拥月光,在迷离浅淡的颜色中越来越模糊。终于模糊到看不见。
                                                                                    
                                                                                       
                                                                               叁
                                                                       凋零的牵挂①

          齐喑和卓跞走了很久,竟然还是看不到有出口的样子。
        “我不想走了,休息会。”齐喑靠墙坐下来,卓跞只站着向前看:“奇了怪了,没有一条巷子会这么长啊,而且像人烟散尽的黄泉暗道一样,阴沉沉的一点变化都没有。”“黄泉暗道?要不要这么恐怖。至少月亮一直跟着我们啊。”齐喑看了一眼,如玉盘润在光晕中的圆月。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从月亮那里传来一阵细微的歌声,过了一会那歌声的软糯女声越来越大,被夜风吹到远空中,越来越清晰。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叹谓的语调,那软糯的女声唱腔里满是揉碎的惆怅。
       终于确定不是幻觉。
       卓跞正陷入歌中的意境难以自拔之时,却见齐喑已经飞快转过身向着那个声音的方向追去,他抑制住胸口传来的酸涩感,追着齐喑奔向了月光浓烈处。
       原本直直的一条长巷,不知从那里断开了,出现一个转角。
       齐喑踩进去,走过那偏转的路口,顿然到了豁然开朗的野外。最接近月亮的地方,有一条小溪。溪边站着一位卷起裤脚抬着一盆刚洗好的衣服的姑娘。她还在轻哼着那首相思的调子,没有唱起来那么忧伤。齐喑心道:“终于看见活人了。”
      他 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卓跞重重的脚步声踏了进来,他一进来就对齐喑上气不接下气的狠骂:“你跑那么。。。。那么快做什么!要投胎啊!你XX的,等等我会死啊! ”
       那姑娘这才注意到两个人,偏过脑袋长发滑过左肩,眼睛慧黠的转了一下。脆生生的问道:“你们是谁?”
       卓跞还准备对齐喑说什么都闭上嘴,转过身来。看到穿着一身普通的青色长袍的洗衣姑娘,他苦笑了笑,指下齐喑,“他叫齐喑,我叫卓跞。”齐喑冷漠漂亮的眼睛闪了闪,“姑娘,我们迷路了。”卓跞继续接道:“然后我们听到你的歌声,就过来了。”
       齐喑又厚颜无耻的加了一句:“我们没地方睡了,而且好饿。”话刚说完就挨了卓跞一肘子。
       洗衣姑娘笑起来,居然认真的回了一句,“那你们过来帮我把衣服洗完,在我家睡吧。”“我从早上洗衣服洗到现在还没有洗完,也好饿的。”
       卓跞愣了下,摸了摸短发,“你不觉得我们怪吗?”洗衣姑娘笑嘻嘻:“觉得啊。”齐喑闻言嘴角抽了一下,“你那么大方,不怕我们是坏人啊?”姑娘突然面容一整,“怕呀。”齐喑这下无语了,卓跞也是一连呆样。
       “那你还。。。?”齐喑不解。姑娘理理衣服,放下挽起的裤脚。
       “你们是坏人吗?”齐喑卓跞摇摇头。“那不就结了。”姑娘慧黠的眼睛又一转,“我叫花暮。你们快过来帮我洗衣服。”
        两人无奈的走上前。这是什么事儿啊。
        刚走过去就吓一跳,左边堆着像小山一样的衣服。太夸张了吧。洗到了后半夜终于洗完了,花幕领着他们回家了,两人被送进了一间客房。因为没有多余的房间了。这只是个普通的小宅,让齐喑他们惊讶的是,这个家似乎只有花暮一个人住。伙食很简单,每人两个馒头一碗粥。吃完便睡了。
       白日来得很早,齐喑浅眠,他被传入耳的细碎的声音一下子惊醒了,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心情不怎么好。口渴干脆爬起来找水喝。卓跞也醒了,坐起身来。他们俩和衣而睡的,根本就没脱衣服。
       花暮又在唱:“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卓跞皱起眉头,胸口又涌上酸涩的情绪。
       唱得越低婉越温存,就越悲伤。不知道这个花暮姑娘经历过怎样的故事。
       天空压低了阴云,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古老的街道两旁氤氲着浅浅的雾气。齐喑他们告别花暮走得匆匆,两个人一头大一头小觉得脑子里乱得慌,刚才花暮的花盘旋在两人的耳边。


       “你们要离开?去哪儿?”花暮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我并无意探知你们行踪,只是担心你们迷路进了梨园。”齐喑他们原本是想去镇子人多的地方了解一下现在的环境与人群。他们并不想直接问花暮,这家伙很聪明,不把他们给看头是根本不会对他们说实话的。
       卓跞眉一挑:“梨园?”只见花暮轻轻拉开左手遮住手背的长袖,翻过手心露出细腻的手腕。手腕正中间像是用针细细挑刺出一片粉白的梨花瓣。生动得像真的,如同被风拂落不小心沾到花暮的腕上。
       “是啊,梨园。”一阵轻风吹起花暮腮边的发温柔散开在耳际。“你们不是这里的人,当然不知道。十年前在城西,这里的花散里一人,尤爱梨花,他自己的园里前庭后院种满了梨树,梨花盛开之际一眼望去,像连成一片白色的天,风一吹落,满地都是冬日缠了香额白雪印迹。走在这样的园中,像走进了九天之境。”
       “打住。”齐喑煞风景的蹦出两字,然后接上一句:“说重点说重点。”又挨了卓跞一肘子。
        花暮咧嘴一笑,:“不过有一天,花散里自己一把火烧掉了他亲手种植深深迷恋的梨园,深夜里火光冲天,大火熄灭后,人们进去看,花散里像他自己烧掉的那些梨树,徒剩一句烧焦的尸体。”
       齐喑心道:“谋杀了自己的梨园,有杀了自己。怪了个哉。
       “本来这事莫名的也该过去了,可是来年的春天,那些被烧掉额梨树有抽了枝,开出郁郁葱葱的梨花,比以前还要盛大。”
       “当年进过梨园的人,左手腕上全长出了梨花花瓣。”“除了我以外,所用手腕上长出梨花的人,都失明了。”
        “其中包括老人,怀有六甲的妇人,几岁年纪的稚童。”花暮的笑渐渐僵硬了,“这么多年,我始终找不到原因,更没有解决的办法。”
        一直没有开口静静听着她说的卓跞说话了:“花散里,花暮,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也就是说如果我和齐喑也不慎走进梨园,也会和他们一样失明?”
       齐喑泠漠的“啊也!也也。”的应和了卓跞一句。被无视。
       花暮想了想才说道:“花散里是我的舅舅,你们两个那么年轻难道想失明吗?”
       齐喑揉揉鼻子:“你们家除了你还有谁?难道花家进过梨园的只有你没瞎?”
       花暮点点头。齐喑心中突然得到一缩。“会不会是中毒?”
       花暮又笑着摇摇头。“这个地段因为发生过花散里的事,一直少有人走动,除了手腕撒谎能够长出梨花的人,大家都搬出去了。而我们之所以不搬走,是因为一离开这个地段,就会浑身发痛,像离开水的鱼一样无法呼吸。”
       “外面的人很畏惧我们,称我们是中了邪的人,都不敢靠近。”“我不希望你们也这样。”卓跞叹了一口气,“花散里当年为什么要烧掉他心爱的梨园?”
        花暮只是摇摇头,“你们可以离开,晚上若是没有地方借宿,可以回到这里。”
       两人皆无言,只轻轻说了一句谢谢,接过花暮赠予的盘缠,便离开了。

齐喑看了看淅沥小雨的天空。“我想去梨园看看。”卓跞摊手,“就在你会这么说。”“那个叫什么龙尚悠的不是说过吗?我们只有完成了任务才能回到现代。你不觉得这像个任务吗?解决好回去,校长还等着我们拉赞助啊。。。”齐喑争取卓跞的共识。“你说得没错,我没说不去梨园,可以去,但是我们不能进去。贸然进入太危险,我可不想瞎。”卓跞伸出手,修长的手指勾勒了一下滑落风中的细雨。“这是唯一的线索,我们肯定要去看看。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太相信花暮。宁愿在这多待一些时间,我们不能有危险,反正外面的时间不会变。”齐喑眨眨狭长的眼睛,眼角漂亮的弯起一个弧度。他探过身搂住卓跞肩膀,“走了走了走了,我知道了。”说完他抬起脸,显得偏冷色的眸子,在雾气中越发深幽。卓跞温柔的眼睛看向雾气尽头,“我闻到花香了。”
                            “糜烂的花香。”
      
    梨园 很容易就找到了,它的花开得太密太盛大,远远的就能看见那些晕染在风中的粉白色。不久,齐喑两人就站到了梨园的门外。“真的不进去?”
“嗯”
“那我们干嘛?”
“绕墙走。”
“噗、、、、”
还留着墙上 当年被焚烧的黑色痕迹,让人似乎闻到了一股烧出的烟熏味道。看来当年的火很大,齐喑暗想。他摸了摸墙上被焚烧出的痕迹,“怎么会连园外都有被焚烧的痕迹,这火也太大了。”有些花瓣被风卷落,飘到了卓跞发间。被看到的齐喑拾起。卓跞随手从他手中拿起一瓣,还未凑到鼻尖,就闻到一股浓烈的甜香,那香从花瓣源源不断的渗出。齐喑连忙向后退了一步,丢掉手中的花瓣,“好香,香得让人受不了。”
   卓跞抬起手仔细看了看那片花瓣,它竟像是知道有人在欣赏般香得愈加厉害。卓跞担心这香味有问题,赶紧扔掉了。
  在梨园外转了很久,除了知道当年那场火很大,梨园的梨花香得异于平常,根本一无所获。 决定离开之际,却突然听到梨园内传来一阵熟悉的歌声,一个声线温和低沉的男声唱起和花暮一样的词。“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只是短短一瞬间,又没有的声音。要不是那个调子还盘旋在耳边,他们都会以为是花香闻多了,产生的幻觉。
           “你看到梨园门匾牌上那几个模糊的字没有?”齐喑突然想到。
            “嗯”卓跞颌首。
             “相思门”
             “梨花,离欢如花落。相思,三千青丝白。”




【待续】
若因你而悲伤,何不让我就此忘却,哭泣的脸庞并不美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名侦探柯南事务所 ( 沪ICP备17027512号 )

GMT+8, 2019-10-22 05:18 , Processed in 0.024613 second(s), 12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