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事务所专题-柯南20周年纪念事件簿
搜索
查看: 321|回复: 3

[会员交流] 求篇文 ,叫流年

[复制链接]

杯户中学生

6

主题

1

好友

29

积分

 

升级
72%
帖子
67
精华
1
积分
29
威望
0
RP
70
金钱
34 柯币
人气
144 ℃
注册时间
2015-6-26
发表于 2019-8-14 17:17:4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虽不是我吃的CP但记得很久前看过,超级有感觉。
想找回。
谁有备份。
好像很久以前在事务所发过,但现在没了

新兰联盟版主
资源情报科荣誉成员
八周年活动主持人

101

主题

128

好友

1万

积分

 

昵称
帖子
14111
精华
12
积分
12094
威望
2470
RP
23708
金钱
76308 柯币
人气
5928 ℃
注册时间
2003-11-21
来自
新兰联盟
发表于 2019-8-14 19:06:55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中学生

6

主题

1

好友

29

积分

 

升级
72%
帖子
67
精华
1
积分
29
威望
0
RP
70
金钱
34 柯币
人气
144 ℃
注册时间
2015-6-26
发表于 2019-9-7 23:04:30 |显示全部楼层
瑛雪 发表于 2019-8-14 19:06
http://bbs.aptx.cn/thread-26807-1-1.html
是这个么

哎对好像是,请问你有备份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新兰联盟版主
资源情报科荣誉成员
八周年活动主持人

101

主题

128

好友

1万

积分

 

昵称
帖子
14111
精华
12
积分
12094
威望
2470
RP
23708
金钱
76308 柯币
人气
5928 ℃
注册时间
2003-11-21
来自
新兰联盟
发表于 2019-9-8 09:42:12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流年[新兰版]


望着窗外阴沉的天,对面的寿司店依旧生意兴隆。
在过去的六个月里,没有任何来自新一的消息,除了……他的声音,和那次莫名的相遇,还有他不发一言的离开……
我望着电话,电话依旧沉静着它寂寞的容颜。

我忽然发现,人原来只是一个脆弱的动物。
柯南已经来我家六个月了,真的,我有时觉得他太像新一的翻版。
或许是新一离开了我这么久,我已经无法让自己平复心情,又或许,我已经麻木太久……

Vol 1

走在路上,依旧是向我打着招呼的园子。一起去学校的时候,我坐在靠窗的位置,而我的身边,依旧是那个空位。

兰,工藤那小子不会抛弃你了吧?
樱井,怎么说话呢?
啊,不好意思,不过工藤已经有一年没来了诶。他会不会出事了?
乱讲,我还经常看见他呢。
那下次见他的时候,记得告诉他,男生们都很想他。

装傻的同时,心里也在默念着他的名字。
莫非,他真的已经死了?
既然这样,那送我手机和红围巾,给我打电话的人又是谁?那个在舞台上差点要吻我的黑衣骑士又是谁?那个……
假如要我接受他死去的事实,还不如让我接受他吃药变成柯南的事实。
至少,这点可以让我接受。

我看见他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我看见所有人惊讶的目光,和茱蒂老师诡秘的笑容。

英语课变成了自习课,而他,却连看都没看我一眼,就和茱蒂老师出去了。
我要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只是,当我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一声巨响。
我觉得整个人被气浪掀起又落下,我感觉到身体有如被撕裂般疼痛。
我感觉有人抱住我,可是睁开双眼的时候,只看见满天的火焰正在灼烧着我的身体。
我死了么?可是意识还是相当清楚的知道,我正在被送往医院抢救。
在陪伴的人里,我没见到新一的脸。

我的意识终于失去之前,我感觉有种神秘的力量将我往下拉,往下拉,似乎要拉到地狱的尽头一样……

醒来,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子,我依然存在的意识。
是的,我没有死。
只是为什么,这个病房里的床前,有一个幽灵状飘忽的东西?

那个东西朝我走来,伸出绞索,套住了我的脖子。
我拼命挣扎,想摆脱那个绞索。
我觉得绞索越收越紧,我感觉自己的呼吸正渐渐困难,我感觉有另一个自己正从身体里脱离出来。
我奋力往那个东西踢去,我感觉窒闷忽然消失了,空气变的清新起来。

毛利同学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这……这是在哪里?
这是在东都大学附属医院,我是新出。

望着眼前的人,我微微叹了口气。
为什么,是新出医生,而不是新一?
那么,新一又在哪里?

你的同学都在门外睡着了,你要不要去看看他们?
同学?
嗯,有很多人呢。

我冲出了走廊,同学们都一个个在长椅上睡着了。
令我失望的是,我并没有看见新一熟悉的脸。
新一……他到底怎么了?

兰,你醒了?
兰,你终于恢复过来了?
兰,你知不知道你睡了三天三夜,把我们担心的要死。
是啊,新一呢?

我看见周围人的表情忽然凝重起来。

能不能告诉我新一究竟在哪里?

沉默。令人窒息的沉默。

兰……
不,园子,不要告诉兰,她……
园子!告诉我……

园子还是带着没有完全恢复的我走进了电梯。
电梯直接就去了顶楼。
我在加护病房看见了新一。
只是,他躺在床上,毫无声息。


Vol 2

在我康复出院的那几天,园子告诉了我事情的真相。
原来……我的预感是真的。

我不知道新一装小孩装的有多辛苦,只是,一想起新一就是柯南,我的脊背上不禁冒起一丝凉意。

兰,其实……新一就是柯南。
什么?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茱蒂老师亲口对我说的,我也不相信这个事实……

新一,你为什么那么沉默的躺在那里?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新一,不管怎么样,你不可以离开我,绝对……不可以……
新一的脸依然熟悉的沉睡在那里,仿佛永恒不变的那样。

新出医生,新一的情况怎么样?
很糟,我们已经尽力了,但是他的情况没有丝毫的好转。

新一……
怎么会这样……

茱蒂老师,新一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对不起,兰,都是我的错。

茱蒂老师还是告诉了我事情的真相,和新一受伤的原因。
原来,新一是为了救我,才会变成这样的。
那……我在昏迷之前感觉到那个抱着我的人……难道……就是新一?
假如真的是他,我为什么还在那些清醒的刹那怀疑他……

我掩面失声。
茱蒂老师的声音在耳边回响,可是我却听不进一个字。

兰姐姐……
你喜欢的那个人,是不是新一哥哥?
新一哥哥叫我跟你说,就算拼死……也要回到你身边。所以,请你一定要等他……

我为什么……为什么一直忽略了这些细节?
我真是个粗心大意的女孩子啊。
柯南……新一……我其实早该发现这一切的。

我忽然想了起来,原来我就是在那个时候真正喜欢上的新一。
那个时候……有什么原因吧,居然把那么重要的话,那么重要的事忘记的一干二净。
或许是新一的离开,让我用恶梦掩盖了美梦吧……
遇到了那么多人,发生了那么多事情……
为什么现在我依然还在思考着,而新一却躺在病床上……

我又开始幻想了,不,你不会死的,新一。
你还要回来,亲口说出那天在米花中央饭店你没有对我说出口的那三个字。
而且,我会等你,一直等到你的归来。
因为……等待越久,见到的时候就越甜蜜,不是么?

因为分开,人的心会变吗?
真是痛苦啊。每天都只能等待的日子……
没关系啦,新一哥哥一定也很挂念着兰姐姐才对吧。
如果柯南是新一,那该多好?

在走廊的尽头处,我看到了一个戴着黑色针织帽的男子。
是他……就是他……
为什么会在这里遇见?

你又在哭了?
你总是在哭啊。
我只是想起了一个……和你很像的女孩子。
假装很平静,却躲在角落里面偷偷哭泣……真是个愚蠢的女孩啊,不是吗?

他和我擦肩而过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了他已经剪短的长发,和依旧沧桑的眼眸。
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我没有时间去想太多,因为记录新一心跳的仪器上,波动消失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新出医生……
什么事,毛利同学?
新一……新一他……
赶快组织抢救!快……

手术的灯一直亮着,园子一直陪在我身边。
同学们都回家了。在渐渐散去的人流中,我感觉到自己的孤单。
红灯暗了下去,我看见新出医生和其他医生走了出来。

兰,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不会的,新一怎么可能离开我……
兰,不要这样……
不可能……新一怎么可能离开我……
毛利同学,请不要这样。

我对着已经空荡荡的大厅呼喊着新一的名字。
我看见园子惊恐的眼神,我听见自己的心破碎的声音。
我看见周围的医生朝我走来。
我仿佛听到新一离开的时候呼唤我名字的声音。
我终于还是失去了意识。


Vol 3

醒来,依旧是白色的床单,白色的墙,和穿着白色衣服的陌生人。

兰,你醒了?
毛利同学,你身体还比较虚弱,不能多运动。

兰?毛利?为什么他们会叫我这个?

你们……是谁?
我是园子啊,你忘记我了吗?
园子?

我看见眼前的女孩脸色瞬间苍白。

兰……你不会忘记我了吧?
你……是谁?

我的脑海中完全无法搜索出关于眼前棕发女孩的记忆。
我只记得有个小男孩,牵着我的手,对我说,他要做我的保护者。
是昨天的事情么?为什么,我对眼前的事情,丝毫没有印象?
我看见那个医生向我走来。

你现在对什么事情还有印象?
你还记得我吗?我在你就读的高中担任老师。
高中?老师?我那么大了么?
你还记得你的爸爸叫什么名字吗?
爸爸?

我看见医生摇了摇头。
我看见眼前的棕发女孩失望的看着我,似乎要哭出来的样子。

你……是我的朋友吗?
是的,我叫铃木园子,是你最好最好的朋友。
铃木……园子……

铃木……园子……
我默念着这个名字,虽然还是没有印象,但是,眼前的人,应该就是我的好朋友吧……
好朋友……是啊,我的好朋友……

我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个人的样子。
那是一个少年,牵着我的手,对我说,兰,我喜欢你。
少年……为什么……会有这种记忆?

以后的日子里,她天天来看我,当然,还有我的父母。
父母……
那个浑身酒气,长着小胡子的男人,和那个戴着眼镜的律师。
我有点印象,但是在我印象中,父亲和母亲一直在家里吵架。
但是,他们现在却是一副很和气的样子。

为什么在我的记忆中,所有的事情都是完全不同的?
为什么……我印象中的那个男孩,始终没有出现?

她这种情况是间隔性失忆,也就是只能记起小时候的事情。
如果用她比较熟悉的人或事情来刺激她,有可能会逐渐的恢复记忆。

我听见医生的声音,和周围所有人凝重的表情。
我真的……失去了记忆?
那么,在我失去记忆前,的确有这么一个男孩,在我的印象中……
可是,他为什么不来看我?

上一次也是如此,为什么这一次……

我听见那个被我叫做妈妈的人这样说着。
上一次?难道……我曾经失去过记忆?

在住院的那几天里,不断的有人来看我,说是我的同学。只是我丝毫没有印象。
让我最惊讶的,就是一群小学生了。
里面有一个棕色头发的小孩子,她和园子的头发颜色好像。

兰姐姐,还记得我们吗?
我们是少年侦探团哦。
少年……侦探团?
是啊,兰姐姐,我叫光彦,这个胖胖的叫元太,这个黑头发的女孩叫步美,那个棕色头发的女孩叫灰原。
灰原?
请多指教。

她的声音有一种说不出的冰冷。
我感觉她似乎在逃避着我,可是……她为什么要逃避我呢?

要不是柯南这几天都没来上学,你大概就可以看到他了。
是啊,看到柯南的话,兰姐姐可能会想起很多事情吧。
丢下别人一声不吭就不见了,柯南真是的。
柯南?

我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一个戴着眼镜的小男孩的形象。
为什么,我会想到这个人?

那……你们说的柯南,是不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小男孩?
是啊是啊,兰姐姐原来你还记得他啊。
当然,柯南在事务所里住过很长时间呢,印象深刻的很,是不是啊,兰姐姐?

事务所?难道就是那个被我叫做爸爸的人开的那家侦探事务所?
可是,我为什么完全没有和那个男孩共同生活的印象?
而且,还是很长时间……


Vol 4

我还是要出院了。
只是,我依然想不起任何事情。
告别了微笑的医生,和爸爸妈妈坐上了计程车。

计程车停下的时候,我看见了面前的事务所,和事务所附近的景物。
是啊,这里我非常熟悉,这里,应该是我的家。
我跑上了楼梯,打开门,一切都与印象中的景物一模一样。

为了能让你尽快的恢复记忆,我们特别把房间布置成了以前的样子。
你能记起来多少,兰?

这是……以前的样子?
那……究竟过去了多少年?
眼前的人,还依稀是爸爸和妈妈,虽然时间过了很久,但在我的印象中,他们还是老样子。
爸爸做事永远没有条理,还喜欢喝酒,而妈妈,总是在整理房间,虽然烧的菜比较难吃,但我还是习惯了妈妈的手艺。

那个……我能不能去我读书的地方看看?
兰,你想起来多少?不要勉强自己啊。
我只是……有种模糊的记忆,有个小男孩一直在我的脑子里。
小男孩?
是啊,我还记得他,只是他到底叫什么名字,我不太记得了。

我看见爸爸和妈妈的脸上严肃的神情。
难道……我说错话了?

爸爸开车带我去了帝丹小学。
我又看见了那些孩子,在足球场上。
足球场?
我记得我还为一个男孩加油,和那个男孩在足球场意气风发的脸。
那些我想起的男孩,应该是同一个人吧……

兰姐姐……怎么会到小学里来呀?
哦,那是因为她要来这里看看,顺便想起当时的事情。
兰姐姐,那你想起了什么吗?
兰姐姐,你有没有看到柯南啊,他已经几天没上学了。
兰姐姐……

那个叫柯南的孩子,是不是总是众人的焦点呢?
这时,爸爸给我看了张照片。

这是从你衣袋里找到的照片,照片上的那个孩子,应该就是柯南了。
爸爸……
我知道我也许不该给你看这张照片,不过就算是我们之间的一个秘密吧。

我看着照片上的这个孩子,记忆中的男孩忽然变的无比清晰。
是的,是他,就是他……
他就是我朝思暮想的那个人,他就是我最喜欢的人,他就是我的青梅竹马。
可是……他的名字,叫柯南?

我看见那个棕色头发的小女孩眼中慌乱的眼神。
我看见那些小孩子们正渐渐散去。
我看见爸爸惊恐的模样。
为什么,他们会这样?
我转过了头。

好久不见了,兰姐姐,还记得我吗?
你是……

我对着照片看了一眼,又看了看眼前的孩子。
是的,他就是那个叫江户川柯南的孩子。
只是,那个叫灰原的小女孩的表情为何如此慌乱?爸爸的眼神为何如此惊恐?

兰姐姐,怎么了,见到我连声招呼都不打?还有叔叔也是。
你……你好啊,柯南。
不,不可能……

那个叫灰原的女孩大叫着冲了出去。
我看见少年侦探团的眼中满是不解的神情,和柯南苍白的脸色。
到底……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那个叫柯南的孩子还是住进了我的家里。
而我,除了有关那个男孩的记忆以外,我应该全部想起了。
只是,柯南依旧甜美的声音里,少了些许熟悉的感觉。

柯南依旧还是在帝丹小学读书,而我,也快要高三了。
毕业即将临近,我必须努力念书了。

在我重新回到帝丹高中的那天,我还是看到了身边的空位。
那我的身边,原来是谁呢?
我在茱蒂老师下课的时候,偷偷的翻了她的点名册,我知道,坐在我身边的人,叫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


Vol 5

转眼间,已经过了十年。
十年的时间仿佛就这样一转眼而过。与当年相比,所有的人都成熟了许多,包括我。
我顺利的考上了东都大学,毕业以后,我在帝丹高中当了一名英语老师。

柯南顺利的跳了级,通过了高等学校的测试,同样考上了东都大学,并且就读的是法律专业。
还有一年,柯南就毕业了。
和柯南在一起的少年侦探团的小家伙们也分别考上了自己向往已久的高中,正为高三的考试而努力着。
而那个叫灰原的,居然也跳了级,考进了东都大学,和柯南读的是一个专业。
灰原应该是喜欢柯南的吧,就一个女孩子的直觉来说,我感觉应该如此。

而关于那家伙,也就是工藤新一的记忆,却在我的脑海中荡然无存。
是年,我二十七岁,柯南十七岁。

还是那一天,我们约定在帝丹高中的篮球场边聚会,和原来高中在一个班的同学们。

兰姐姐,我能去吗?
柯南?你要去我们的同学会做什么?

望着长的比我高出一个头的柯南,我问道。

园子有带她老公去吧?
是啊,怎么了?
我也想让你带我去,做你的男朋友怎么样?
男朋友?你不是已经和灰原有了婚约了么?
婚约?什么时候的事情?
上次阿笠博士偷偷告诉我的,人家灰原对你可是一片痴心呢。
可是……可是……

望着柯南涨的通红的脸,我不由得笑了。
原来,他还是当初的那个小孩子,依恋着被他称为姐姐的我,始终这样啊……
可是柯南,不可以哟,不可以拒绝灰原那么优秀的女孩子哦。
况且,我应该是有心上人的。
是那个叫工藤新一的人吧……

都已经十年了,为什么关于这个人,我的记忆依然模糊?
我曾经试过,让园子带我去我和那个人一起去过的地方。
只是,我记起了所有我来过这些地方的记忆,却惟独失去了所有关于他的记忆,一点也没有留下。
为什么……会这样……

望着柯南长大的脸,我的印象中忽然依稀觉得有种熟悉的感觉。
柯南?或许……只是长的像而已吧。
我还是把柯南带去了,带到了同学会的现场。
只是因为他最后的那种表情,让我实在不忍心拒绝他。

工藤,好久不见了。
工藤,你怎么玩失踪就玩了十年?
工藤,你的相貌年轻了许多么?
工藤,你好福气啊,有个那么好的老婆一直等着你。

我望着柯南的眼神,柯南的眼神快乐而温柔。
难道说……

为什么你们都叫他工藤?
什么,他不是工藤么?只是看上去年轻了点而已啊。好像高二时候的工藤。
高二?
你忘记了么,就是工藤刚失踪的那一年。
关于工藤的事情,她都忘记了啦。
哦对不起,不过他实在是太像太像工藤了,简直是一模一样。

看着同学们都围着柯南,我忽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这一定不是真的……
柯南怎么可能就是坐在我同桌的那个叫工藤新一的人?
他们差了整整十岁啊。

恍惚中,我看见柯南向我走来。

兰,对不起,有件事情,我瞒了你十年。
而现在,是该告诉你的时候了。
什么?
其实……我就是工藤新一。

我的思想不受控制的膨胀着,我不知道我想起了些什么。
只是,我实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为什么,这个事实会让我难以承受?
我不是已经忘记一切了么?
或许我并没有忘记一切,只是记忆和我开了一个玩笑而已。

但眼前的人,毕竟就是我回忆了十年依然没有回忆起的工藤新一么?
不,这一定是一个天大的玩笑。

一梦醒来,惊出一身冷汗。
原来,刚才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思念而导致的……
可是……刚才的梦境如此真实,让我无法接受这个梦就是假的。
而工藤新一……难道,真的是……

我翻出了以前的照片,一页一页的仔细翻着。
我翻到了我和那个男生在一起的那些页里,都只有我们两人。
那时……我笑的好灿烂。

兰姐姐,发生什么事了?
啊,是柯南啊,我在找以前的照片呢。
是不是想起了些什么?关于那个新一哥哥的?
大概是吧,我也记不太清楚了。

柯南回房间睡觉去了,因为梦境的缘故,我坐在床头,望着窗外如幕的夜色。
那晚,我没睡好。


Vol 6

第二天,我见到了小哀。
她和柯南走在路上,一副很亲密的样子。
是啊,柯南应该是属于小哀的,他又怎么可能是新一。
至少,他比新一整整差了十岁。

十年前仿佛梦魇般的呼喊声再次传过我的耳际。

兰,其实……新一就是柯南。
什么?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茱蒂老师亲口对我说的,我也不相信这个事实……

为什么,我的脑海里会传来这段话语?
这一切,果真是我的记忆么?
我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或许,是我自己在做梦吧……
这次的梦境,或许是真实的呢。

穿过帝丹高中到侦探社的距离里,我感觉到手心冰冷的汗水。
为什么,看到柯南和别的女孩在一起,我的心里竟然会有一种伤心的感觉?
即使是小哀,即使是那个我以为我很熟悉的女孩子。

我回来了。
柯南啊,回来了?
是啊,我带灰原来家里吃饭了,兰姐姐,欢迎吗?
欢迎欢迎啊,小哀来吃饭当然要多买些菜啦。

关上厨房的门,我的身体无力的滑落在地上。
为什么,我的感情却如此不真实的告诉自己,我喜欢他……
那个名叫柯南的孩子……那个并不是工藤新一的孩子……
是的,我喜欢的人,是工藤新一。

我为什么会失去记忆?为什么所有的人都不告诉我那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说,那个叫工藤新一的人……
我感觉到眼角有冰凉的液体顺着脸颊滑落。

我还是把泪水擦干,是的,过去发生了太多的事,我已经无法回过头来正视我的感情。
只是,在看到柯南那张脸时,我的脑海里依然会不受控制的想起太多的事。
柯南,你真的是新一么?
那么,为什么你不变成新一的样子,亲口告诉我?

我走出厨房的时候,柯南和灰原还在聊天。

兰姐姐,你哭了?
哦,不是,沙子滑进了我的眼睛,我找东西擦擦。
啊,我帮你拿毛巾。
不用了,我自己上去洗洗脸就行。

一样迟钝的柯南,居然没有发现我悲伤的容颜。
我还是在水池边小声的哭了出来。
我为什么要哭?是为了柯南,还是为了我的青梅竹马……
我不知道,只是,假如哭泣能释放出我所有的不快乐和悲伤,我宁愿大哭一场。

爸爸今天没有回家,据说和妈妈一起去参加小学同学会了。在他的地方,应该有案子发生吧。
柯南吃着我做的菜,津津有味的,而灰原居然也没有任何的意见,坐在一旁有滋味的吃着。

兰姐姐,今天的菜烧的特别好吃呢。
你是说我以前的菜都烧的不好吃吗?
不是,不是啦,习惯了兰姐姐烧的菜,要是换一个人做饭给我吃,我还真的不习惯呢。
是吗,工藤?我有没有听错……

灰原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停住了话头。
气氛瞬间变的非常尴尬。
柯南也许看到我惨白的脸色,连忙过来打圆场。

兰姐姐,别听灰原胡说。因为我和新一哥哥本来长的就像,所以……

柯南没有办法再说下去了,因为我正看着他。
柯南果然和新一一样,只要正视着他的眼眸,他的谎言就马上被拆穿了。
可是……为什么……

告诉我,你隐藏身份的原因是什么。
不,兰姐姐,其实我……
告诉我,新一!

或许是看见了我的泪水,柯南低下了头。
我知道,假如他还是新一,他就应该告诉我真相。
只是,为什么我如此确信这一点?

兰……其实我……其实我……
工藤,算了,一切都是因我而起,还是让我来解释吧。
不,灰原,这是我和兰两个人的事。
工藤,你……

我看见灰原的脸色变了。
我没有时间去管这些,因为柯南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难道……这一切都是注定的么?
不,工藤,说不定有特例,你不要动,再坚持一下。
没有用的,灰原,真的……

灰原并没有听见柯南的最后一句话。
我看见灰原飞奔出了事务所,而柯南望着灰原跑去的方向,低低的叹了口气。

柯南,你不能死啊。
柯南,你还要告诉我事情的真相呢。
柯南……不,新一……

我给医院打完电话,抱起柯南,正准备下楼,忽然感觉身体一阵颤抖,然后渐渐的软了下去。
我看见灰原出现在门口,我想叫她的名字,可是意识却渐渐的在消失。
难道……我要和柯南一起……
不,我还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就要这样让我……


Vol 7

因为最近过度劳累,导致她的身体过于虚弱,要注意休息了。
啊,那谢谢新出医生了。
还有,最近都不能受到太大的刺激。
知道了,谢谢医生啊。

意识渐渐的恢复了起来。我看见爸爸和妈妈紧张的脸。

你醒了?兰,太好了……
兰,你怎么会一个人昏倒在事务所里?

一个人?可是,我在失去意识之前,分明清楚的记得……
难道说,灰原她……
不,不可能,小哀不是那种人。

柯南呢?
留了张条子,说是到博士家去了。怎么了,兰?
哦,没什么,我找他有点事。
那等他回来我告诉他好了,兰,你现在需要休息。
是啊,那我们不打扰你了。

爸爸轻轻的带上了门。
十年过去了,他的容貌依然和当年没有什么改变。
当年?难道……
我努力着回忆着这十年来的事,可是,越回忆,我的头就越痛。
只是,在十年前的事,却是如此清晰。

我终于想起了十年前我昏迷的原因,和那个抱住我远离爆炸现场的身影。
是的,那就是新一了。

兰,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不会的,新一怎么可能离开我……
兰,不要这样……
不可能……新一怎么可能离开我……
毛利同学,请不要这样。

我对着已经空荡荡的大厅呼喊着新一的名字。
我看见园子惊恐的眼神,我听见自己的心破碎的声音。
我看见周围的医生朝我走来。
我仿佛听到新一离开的时候呼唤我名字的声音。
原来,新一真的已经死了,是的……

过去的记忆,如此清晰的映在我的脑海,我虽然无法接受这一切,只是,我终于放下了心里的那块石头。
既然我守候了十年的,只是一个虚幻的影子,我为什么还要守候着他,难道只是为了一个无法实现的承诺?

兰姐姐……
你喜欢的那个人,是不是新一哥哥?
新一哥哥叫我跟你说,就算拼死……也要回到你身边。所以,请你一定要等他……

可是,假如新一真的死了,那么他的誓言呢?
我想起了一切,包括新一就是柯南,包括……
新一亲口跟我说,他要回到我的身边,可是为什么……
或许他还是回到了我的身边,因为在爆炸声中,我并不是很清楚的听到了他的低语。
只是,他在离开我之前,跟我说了些什么,我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
毕竟,已是十年。

时间是可以冲淡一切的,不是么?
在你从多罗碧加罗乐园离开我开始,我便开始无望的等待。转眼十年。
时间不等人的吧,或许,我真的已经老了。
只是,灰原在吃饭时叫的那句工藤让我还存有着一丝希望。

我真的希望,新一没有死。
他只是和新出医生串通好了来骗我的,一定是这样。
是啊,一定是这样。明天,我一定要好好的看看柯南,是不是我梦里经常见到的容颜。
或许在睡醒以后,我就会忘记所有不愉快的记忆吧。
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

窗外的太阳已经落山,夜色悄悄的掩上了整个米花町。
我希望在梦里可以再见到你,新一……


Vol 8

在医院里休息了几天,我就无法忍受了。
是啊,寂寞的生活在于我,一天都已经足够,何况是十年。
而且,今天接我出院的,是园子,我最好的朋友。
走出医院门口的时候,我忽然看见了正匆匆赶来医院的灰原。
她的神情如此紧张,难道说……

兰……姐姐?

灰原看到我的时候语气很惊讶。我看到隐藏在她眼中的不安与忧虑。
她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担忧?还有,柯南与她究竟有什么秘密没有告诉过我?
说到秘密,柯南以前变小,她应该也是知道的吧。
还有多少人知道这个事实?和新一很熟的服部,还有阿笠博士,还有新一的爸爸妈妈……
为什么所有人都瞒着我?

灰原,怎么了?
柯南他……

灰原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柯南因为药物的副作用而失去了部分记忆。
药物?失忆?
是的,现在说这个不是时候,我还是带你去看看他吧。

柯南……也失忆?
怎么那么巧?我刚好想问他关于新一的事情,为什么……
灰原带着我来到柯南的病房。
病床上,不是我印象中十七岁柯南的样子,而是一个小孩子……
他怎么会变回原来的样子?

柯南因为药物的副作用而失去了部分记忆。

我记得刚才灰原这么说过。
药物?什么药能让他变成这样?

灰原?
是我,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头好痛,我感觉全身快要裂开了一样。
没事了,你看,我把谁带来了。

柯南抬头看着我,仿佛完全不认识我。

你好……请问你……是谁?

我感觉心堕到冰点。柯南居然已经忘却了我,忘却了看着他长大的我……
假如他是新一的话,我怎么也不可能相信他会忘却青梅竹马的我这个事实。

灰原,柯南怎么会变成这样?
他现在只认识我和博士,连他的妈妈也不认识了。

他的妈妈?
难道说……

兰,好久不见了,你还是那么漂亮啊。

我转过头,有希子阿姨出现在我的面前。

阿姨?
兰,不记得我了吗?也难怪,我一走就是几年,我现在是不是看上去很老啊?
不是啊,阿姨和十年前一样,依然那么漂亮。
哎呀兰真会说话呢。

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间吧。

灰原冷冷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我和有希子阿姨原本笑着的脸都变的僵硬。
也许,我们在掩饰着什么吧。
不过,我确信了,柯南就是新一。
只是,他为什么要掩饰身份那么久?还有,为什么当初连新出医生都要帮他一起来骗我?

兰,你想错了,这个的确就是柯南,不是新一。
什么?阿姨你……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新一十年前就死了。
不,新一没有死,是你们在骗我,你们……
兰,你要接受现实,新一他……
不要再说了。

灰原打断了我们之间的谈话,我看见柯南的表情变的迷惑起来。
有希子阿姨吃惊的望着灰原,灰原低着头,告诉了我们事情的真相。

不,这不是真的……
兰,你要冷静。
我怎么可以接受这个事实……
兰……或许该叫你姐姐吧……虽然你不承认,可真相就是这样。
真相……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兰,你看看现在的柯南,或者说是新一,你看看他现在的样子,为什么你还不相信这是事实?
不,我不相信。

我掩着面冲出了病房,迎面遇见了来接我的园子。

兰,怎么了?
园子,告诉我新一不是柯南,告诉我……

没有等园子说话,我扑在了她的怀里,大声的哭了。

是不是每一个轮回都要经历一些无法避免的事情?
是不是每一种思念都要通过折磨才能实现?
至少,在我的心里,是一团乱麻般无法让人理清思绪。
我感觉进退维谷。

兰,对不起,其实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意外。
兰,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我不要听……

我掩起双耳,飞奔出病房的一刻,我感觉脚下如同空虚。
我跌进了一个旋涡,而那里,没有出口。

再次从噩梦中醒来,隔壁的房间却没有丝毫动静。
这次,会是真的么?
悄悄的打开房门,我看见如新一般的柯南依旧熟睡在隔壁。
他睡觉的样子真可爱呢,和当年一样……

只是,我在这个梦里所想起的一切,是不是就是当年我所经历的那一切?
而究竟什么是梦,什么是现实,我并不知道。
虽然我尽力想分辨清楚,但是,新一和柯南的影象时而重叠,时而分开,让我无所适从。
只是,我终于准备离开他的时候,他竟然告诉我,原来他就是我深爱了许久的他。

既然新一便是柯南,我又何必离开?
望着依然熟睡的孩子般的他的容颜,我开心的笑了。


Vol 9

醒来,已经是中午。
我发现自己睡在沙发上,而身上,盖着柯南的衣服。
爸爸重重的推开了门。

兰,你有看到柯南吗?阿笠博士说他失踪了。
柯南失踪了?怎么会?
是的,他昨天在事务所里留了一封信,是给你的。
信?给我看看……

爸爸把信递给了我。
我拆开了有些湿的信,我可以感觉到柯南的泪水。
只是,为什么,在我已经想起了一切的时候,你要离开我?

兰,对不起,我没有打一声招呼就这样走了。
你不会怪我吧,没有和你说清楚事情的真相。
其实,我只是一个孩子,而并不是你所说的工藤新一……
而工藤新一,在十年前的爆炸中,就已经死了。
兰,因为太喜欢你,所以我无法面对你。
尤其是在你把我当成是工藤新一的影子的时候。
我只是一个暗恋了你十年的孩子,从当年亭亭玉立的兰姐姐,到现在英气逼人的兰老师。
兰,对不起,我实在无法在这个时候选择告诉你真相。
所以,我只能离开。

柯南,你为什么那么傻……
灰原早就告诉了我真相,虽然是在另一个梦里。
或许,梦里发生的一切才是真实,而现在,只是一个梦而已。
假如现在是梦,我倒希望自己快点醒来……

不过说真的,醒来又如何?
我能和柯南结婚,厮守,甚至白头么?
我相信爸爸一定不会同意这场婚姻,又或者,就算爸爸同意了,我也不会允许自己这么做。
为什么?

新一既然已经死了,而柯南又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
我是不是,该放弃这段回忆了?
我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我想,我也许该再昏迷一次,以确定这究竟是不是梦境。
眼前的感觉如此真实,连心痛也是一般无二。
终于发现过了十年,原来心里一直牵挂的人,已经换了一个。
又或许,只是那封留下的信产生的魔力。

只是,直到失去了才懂得珍惜的时候,往往会发现自己已经丢失了许多东西,包括时间。
而当年华老去的时候,才发现有个人始终如一的喜欢了我十年。
十年……

是的,当我确定一件事的时候,我终于放下了心头的一块大石头。
而背负起另一件事的时候,我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次回头。
我忘记了一个人,又思念起另一个人。这……是对新一的背叛,又或者是对我自己的宽容?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想好好睡一觉。
但愿再次醒来的时候,柯南能站在我的身边,微笑的看着我。

兰姐姐,你怎么了?
……柯南?
是我,我回来了。

我睁开双眼,柯南就站在我面前。如此真实的感觉……
难道,刚才的信,只是一个梦境?
为什么,最近那么多的梦境在我的脑海,让我一时无法分辨哪个是真实,哪个是虚幻。

我下意识的把手伸进了口袋,口袋里,信还完整的躺在那里。
只是眼前柯南那张酷似新一的脸忽然变了,变成我记忆中的死神的模样。
不……
我惊呼,我看见死神把镰刀挥向我,我的意识继续的模糊了起来。
难道……这……也是一个梦境?
那么……柯南他到底有没有离开我的身边?

我发现自己流了好多汗,把枕巾都湿透了。
我又在害怕着什么?害怕别人的离开,又或者是害怕自己的变心?
或许,再过一个十年,我都未必能找出我究竟喜欢的人是谁。
只是现在,我想我该逃离一段日子,直到我忘记在这里的一切,不仅是记忆,还有所有的人。
我想,等所有的人都忘记我的时候,我才能毫无牵挂吧。

窗外,繁星满天。


Vol 10

一转眼,又是三年。
三年来,我费尽心机寻找着柯南的下落,只是,他仿佛人间蒸发一般,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眼前。
柯南……又或者是翻版的新一……
或许,我喜欢上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而已。

终于还是有了一个追求我的人。
和十三年前的工藤新一一样,明净的笑容,澄澈的眼神,和天真的容颜。
我想我不该再拒绝他,虽然我并不爱他。
毕竟,我已经三十岁了。

自从十七岁那年他的离开开始,我足足等了一个人十三年。
十三年……人生又有多少个十三年?
而我,在无望的等待了那么多年以后,为什么,不能寻找自己的幸福?
虽然那个人并不一定能给我幸福,而我,也并不爱他。

在柯南失踪的那一年,灰原去了美国。

柯南,你和灰原真是天生一对。
兰姐姐,不是这样的……

当初望着柯南通红的脸,我还以为是他害羞。
而现在,当我终于明白了他的心意以后,我依然不敢相信自己。
我真的值得他如此为我守侯十年么?

这样想着,另一个他,那个追了我两年的男子,在我的身后递上一支玫瑰花。

兰,不要再想起过去了,我们一起开始新的生活吧,好吗?
不,我还没完全忘记另一个人。这样,是对你的不公平,不是么?

我微笑着摇了摇头。我可以看见身后的男子失望的表情。
或许,我是一个无法忘却的人,而这种记忆,牵绊着我的爱,和新一,或者柯南一起……
我以为我终于忘却一切的时候,我还是答应了那个男人的求婚。
只是,我并不爱他,一点也不爱。

没想到你会嫁给那种人。
园子,不要再说这种话了,既然我已经忘记了,你为什么还要提起?
可是,你真的忘记了吗?那个长的和新一一模一样的小鬼,那个……
园子,不要再说了!

我看见门帷动处,和叶的身影出现在我的面前。
当然,身边,是平次,和他们的孩子。

兰,恭喜你结婚。
和叶,平次……你们怎么会来?
几年不见,兰你还是那么漂亮啊。
和叶你也是啊,你们的孩子都已经那么大啦?
是啊,不过话说回来了,新郎呢?

我低下了头,眼角滑落出冰凉的液体。
平次、和叶和园子都惊慌失措。

兰你怎么了?
不要伤心啊,今天是你结婚的日子呢……
兰……
没事的,你们放心吧。我只是太开心了而已。

我擦干了眼角的泪水。
我终于知道我依然还挂记着那个不知道去了哪里的柯南。
只是,我已经要结婚了……
也许,当教堂的钟声敲响的时候,我的命运就这样被注定了。
不可能会有人来拯救我的,除了他……只是,他一定不会来……

新郎挽着我的肩膀穿过回廊,我的视线始终向着地面。
我知道新郎看着我的眼神无比温柔,只是我无法接受。
因为我知道,所有的人都认为我的新郎会是谁,连我自己也这么认为。

都说,一个女人正式穿上婚纱的时候,是她最美丽的时刻。
可现在在我身边的他,却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爱我的话,也许会很伤心呢。
伤心我并不在乎,我在乎的人是你。兰,嫁给我吧。

我很认真的说,而他很认真的听着。
随后,是他坚毅的摇头,目光中是包容一切的温柔。
即使是再冰冷的心,也会被他的眼神所融化。
只是,我的心已经死去。再温暖的眼神,也无法感动我的柔肠。

答应他求婚的原因,只有一个。
假如在婚礼那天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我就真的嫁给他,义无返顾。
虽然我并不爱他,一点都不爱,而他爱我成狂。
我忽然觉得我对不起任何人,包括我自己。
只是,既然已经告诉自己把柯南埋藏在回忆中,我便不该如此。

你们,准备好了吗?有人反对这个婚姻吗?
那现在开始正式的婚礼。
毛利兰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
我反对。

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我转过身去,泪流满面。
新一,你还是回来了……虽然说……以柯南的名义……


Vol 11

你还是回来了。
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只是,你真的长大了。
二十岁的柯南,看起来却像二十七八岁一般的苍老了。
难道说……我的脑海里像闪电一样划过一个念头。
不,不可能……他在十三年前为了救我已经……

我看了一眼身边的男子,他抓住了我的手。
我感觉到他的手心冰凉,还冒着冷汗。

兰,你爱我吗?
为什么要问这个?
我只是想知道,这些年追你的结果,是不是真的改变了你的心意。
心意?不,假如说他是我的过去,那你就是我的将来了。
将来?
是啊,不要让自己再犹豫了,快点把婚礼继续下去吧。

我看见身边的男子松了一口气。
可是,刚才说的那些话,真的是从我的口中所讲出来的一切么?
我并不知道这算不算欺骗,我只觉得,我很对不起身边的人。

冲田优先生,你愿不愿意娶你身边的毛利兰小姐,无论贫穷或者富贵、顺境或者逆境,快乐或者悲伤,都永远守护在她身边,永远爱她,给她最好的保护呢?
我愿意。
那毛利兰小姐,你愿不愿意嫁给冲田优先生,无论……
我愿意。

我的回答响亮而坚决,我能听见自己的心碎裂的声音。
对不起,柯南,太迟了。
假如来生,我也许,不,我一定会嫁给你。
那么……新一呢?
假如来的人是新一,你又会怎么做?

我的脑海一片空白,我看见身后的人渐渐的倒下,观礼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
我还是把新郎一个人扔在了那里,跑了过去。
我看见新郎眼中复杂的眼神,有失望,还有……那么一点点的解脱。
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这样想……

兰,你还是过来了,我就知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告诉我……

我用力的摇晃着他的肩膀,只是,他好象昏迷了过去,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
我走到了新郎的面前。
出乎我意料的是,新郎摘下了我手上的戒指。

我也许真的不适合你。
优,你说什么呢……
兰,我们是最好最好的朋友,不是么?
优你……
兰,不要怀疑了。其实你爱的,是那个人,不是么?
优……

我的泪水滴在他的手心,他的表情悲伤而沉重。
或许,他说的对。

兰,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吧。
优,谢谢你……
兰,不要傻了,他正在你的身后呢。

我回过了头。
身后,柯南的容颜宛然绽放,如同十三年前我所见到的俊俏的脸。
是你么,柯南?
我终于要嫁给你了么,柯南……


Vol 12

其实我应该知道,如此沧桑的感觉,只有可能是梦境而已。
只是当我从梦中醒来,我依然感觉到了一些苦涩的味道。

十三年前,我在哪里?十三年后,我又在哪里?
那张熟悉的脸,究竟是新一,还是柯南,又或者,都不是,只是我的一个梦而已……
我头痛欲裂的时候,有人轻轻的敲了敲门。

我站起身,穿过客厅已经走过无数次的地面,打开了门。
门外,仿佛十三年前的记忆,又回到我的身边。
是茱蒂老师。

兰,十年不见,你还是那么年轻漂亮啊。
茱蒂老师……您怎么来了?
哦,今天到日本来出差,路过你家,顺便过来拜访一下。cool kid呢?
你是说柯南吧,他……

我还是没能止住自己的泪水,所有的堤防随着茱蒂老师的一句话而崩溃。
我把头埋在茱蒂老师的怀中,茱蒂老师轻轻的抚摩着我,这个时候,我觉得茱蒂老师很像一个人。
Sharon……

脑海中出现我们第一次去纽约的时候的情景,当然,是和新一。
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已经发生了那么多事,为什么当时的情景还在眼前,如同昨日……

原来我就是在那个时候真正喜欢上的新一,那个时候……
有什么原因吧,居然把那么重要的话,那么重要的事忘记的一干二净。
或许是新一的离开,让我用恶梦掩盖了美梦吧……
遇到了那么多人,发生了那么多事情……
只是,周围的一切都没有变,变了的,是我的心。

茱蒂老师的身影已经渐渐的看不见了,转过头,街角却站着一个人。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个人,喜悦和悲伤的表情混杂在我的脸上,让我感觉有点无法呼吸。

兰,还记得十三年前那个已经离开你的人么?
什么?
是的,我回来了。

不,不可能……在我面前的人,明明就是柯南……
为什么他会说自己离开了我十三年?
难道说……

新一?你真的是新一么?你不是在十三年前,已经……
说什么傻话,我不是好好的站在你的面前么。
可是你为什么……没有变老……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样的回到十三年前的那些岁月。
我想起以前一起在初中和高中里的那些生活过的开心的日子,我忽然有些想哭。
为什么,直到思念不是那么难以忍受的时候,你又忽然出现?
难道说,以前答应过新一的我,已经爱上了另一个人么?

我不想知道自己此刻的感觉是什么样子。
但是,十三年不见的人回来的时候,我却是丝毫没有感觉。
为什么……

新一轻轻的揽过我的肩膀。
他的唇吻去了我的泪水和哭泣。

虽然过去了十三年,我对你的心依旧没有变。兰,我爱你。

新一,不,不可以……
我现在喜欢的人,还是你么?
当新一出现在我的眼前,冻结的记忆忽然全部回到了我的脑海。
我终于想起了十年来的一切,和以前的所有事。
只是,眼前的人,是新一,还是柯南?
我的脑中一片空白,我失去了任何判断力。


Vol 13

始终是那么熟悉的人,始终是那么熟悉的声音。
而现在,却有两个相同的人出现在我的脑海。

兰,因为太喜欢你,所以我无法面对你。
尤其是在你把我当成是工藤新一的影子的时候。
兰,我喜欢你,比全世界任何人都喜欢你。

兰,其实……新一就是柯南。
什么?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茱蒂老师亲口对我说的,我也不相信这个事实……

心乱如麻。
眼前的人,究竟是谁?
为什么印象中的新一和柯南,合二为一,分一为二,让我无所适从?
而眼前那个轻轻的抚着我的长发的男人,为何如此年轻,年轻的不像我记忆中的那些容颜……

在片段之间徘徊,在相同的人之前迷失。
我想,也许只是上帝的一个消遣,却要花费我一生的时间去分辨。
因为,在新一的脸颊上,我依稀看见了柯南的痕迹。
我几乎可以确定他就是柯南。

新一,我差点就要结婚了。你知道吗?
结婚?和哪个人?
和一个和你很像的孩子,柯南,你应该知道他吧。

我看见新一的眼神变的复杂而难以捉摸。
我知道新一正在想该如何告诉我这整件事的真相。
我真的很想知道,面前的,究竟是新一,是柯南,还是只是我的一个梦境。

可是,从新一的怀中挣脱出来时,我却看见了他……冲田优。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谁能告诉我,刚才的梦境,为什么会变成现实?而现实,难道却是个梦境?

无论是梦境或者是现实,我只知道在我眼前确定的站着一个人。
而这个人,应该是我的青梅竹马……
又或者,他只是陪伴了我十年的那个印象中的小孩子。

印象中的孩子……是啊,我也是一个永远被包容在每个人的怀中的孩子,不是么?
只是,等待了那么多时间,思念也被冲淡了太多太多。
时间真是可以消灭一切的灵药吧……
再看到他的时候,我的感觉,竟然如此的模糊……

是的,一切都只是一个幻象,我在幻象中度过了自己这十三年的思念。
我情愿承认一切都是假的,也不愿承认一切都是真的。
因为……梦总比现实来的美好许多,而且,假如梦境是残酷的,我可以选择醒来。
可是现实,现实却让我无法逃避……

新一,你告诉我,这只是我的一个梦,一个没有醒来的梦……
告诉我……
兰,别傻了,这怎么可能是梦……

这真的不是梦么?可是这如果不是梦,为什么那么像梦的感觉在我的心里?
无论如何,请不要再离开我,新一……真的,不要再离开……

婚礼的取消,让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包括园子。

兰,说真的,我还真的以为你会嫁给那个人。
是的,假如新一不来,我就真的……
兰,别说傻话了,你又何必把自己的幸福,赌在那个推理狂的身上?
因为……

我并没有说出来,因为,其实我的幸福,只有他。
是的,那个被园子叫做推理狂的男子,那个名叫工藤新一的男子,那个和我青梅竹马的男子,那个我最爱的男子……
也许,上天是注定要让我们多灾多难的吧。
只是,即使是磨难,经过十三年,也应该到尽头了吧。

一觉睡去,希望醒来,还是阳光灿烂的夏天,还是工藤新一微笑着站在我的眼前。
希望是这样,希望是……


Vol 14

时光依稀回到十四年前,那些新一没有失踪的日子。
电话在适当的时刻响起,我走过去接,是新一的声音。

兰,星期天去多罗碧加罗乐园玩吧。
怎么忽然想起来去那里玩啊。
秘密哦,到时候再告诉你。明天是周末,出来散散心吧。

我感觉眼前的景物在变化,转眼,我来到了喷水池边。

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庆祝你的空手道大赛的优胜。你可要满怀感激的收下哦。
少来了,说的自己跟什么一样。
好美丽的彩虹啊……

我们坐在云霄飞车里,我仿佛看见了新一快乐的脸。
他一直在我的耳边讲着什么,可是,我却一点都想不起来。
后来,发生了案件。他掩护着身边的我,靠在他的肩膀上,感觉到他沉重的呼吸声,我忽然感觉如此幸福。
是啊,这个时刻,应该是我最幸福的时刻吧。

直到他挥手向我道别,我终于想起了当时的感觉。
是的,我感觉他似乎永远永远的离开了我。

兰,你早点回家,我一会就回来。
可是新一……
好啦好啦,我一定会回来的。

我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忽然有种不详的感觉。
不,不会的,可能是我今天玩的太累了,加上又发生了杀人事件。

是的,我记得就是这个时候,新一离开了我,再也没有回来……
而在那天晚上,我遇见了柯南。
是的,他就是他……无论是柯南还是新一,他就是我心底最深处的那个人。

毛利兰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工藤新一为妻,无论贫穷或者富贵、顺境或者逆境,快乐或者悲伤,都永远守护在他身边,永远爱他,并和他白头到老?
是的,我愿意。
工藤新一先生,你是否愿意娶毛利兰小姐为妻,无论贫穷或者富贵、顺境或者逆境,快乐或者悲伤,都永远守护在她身边,永远爱她,并和她白头到老?
是的,我愿意。

印象中排练了无数遍的台词,和印象中出现了无数遍的容颜。
是的,新一,在如此关键的时候你离开了我,而我,却无法得到你的消息。
这个是上天注定我们无法在一起,还是只是一场生离死别般有惊无险的磨难?

我不知道,只是,我浪费了太多向你表白的机会。
在你以新一的身份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其实应该知道的……

那天,在舞台上黑衣骑士的吻。
那天,在米花中央大饭店……
那天,你其实是想和我说些什么的,对不对?

太阳照在床头,刺的我睁不开双眼。
我昨天晚上究竟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梦啊?
为什么我会想起十四年前的事?
还有,这真的是十四年前的事么?
一切都仿佛是昨天的事情一样,就连新一的呼吸,也是那么真实……
而且……新一就在床边,盖着我的衣服,像个孩子般的熟睡着。

新一,真的是你么……
你终于归来了吧……你终于回到我的身边了吧……

如果能完完全全回到那个时候的你和我,或许,我会比现在更爱你。
是的,我会比现在更爱你,新一……


Vol 15

一向自诩坚强,想不到事到临头还是哭了。把抬起手去擦泪水的念头强压了下去。
他应该没有看见,自我安慰着,表现得自然一些,不要再作出让他起疑心的举动。
最后我还是选择了逃避……

在飞机上,我想起新一也许会焦急万分的脸,我的泪水便止不住的往下流着。
东京……纽约……还是东京,只是一次散心,又或者是永远的出去不再回头。
只是,父母苍老的脸,和等待了十三年的他,难道,一切都只是一场梦而已?
是的,不能回头,一回头,便陷入他的柔情陷阱,再也无法回到原来的自己。

我们放下尊严, 放下个性, 放下固执, 都只是因为放不下一个人
即使忘记,也只是把记忆暂时搁在心里。

当时间过去,我们忘记了我们曾经义无反顾地爱过一个人。
忘记了他的温柔,忘记了他为我做的一切。
我对他再没有感觉,我不再爱他了。

为什么会这样?
原来我们的爱情败给了岁月。
首先是爱情使你忘记时间,然后是时间使你忘记爱情。

多少脸孔已经忘却,
少年时容易心伤的容颜。
多少往事已经不再想起,
已经不知何处去的爱恋。

我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是灰原么?

灰原?
兰……你怎么会在这里?
灰原,我也想知道,你为什么会……
兰,新一应该和你在一起的,可是你……
是的,我离开了他,因为十三年的时间,我无法接受一个抛弃了我十三年的人。
可是,他没有抛弃你……
他一直在你的身边啊,兰……

灰原的话让我震惊无比。
是的,笼罩在梦境中的现实,让人难以相信一切都只是一个注定的命运。
不过,我还是情愿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兰姐姐,我带你见一个人。

灰原把我带到了一节空的机舱里。
我看见了一个我做梦都没想到过的人。

新一,原来你一直还是装做柯南的样子守护在我的身边。
新一,为什么你要忍受如此大的痛苦……
新一,你知道我等你等的有多辛苦……只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切……

Sherry,一切都结束了。

我听见我的身后有人用枪瞄准了灰原。
还有一个像Sharon的女子,拉住了我冲出去的身影。

Gin,你还是来了。我知道没有能彻底摧毁你们的后果,可是,我没想到你们居然能隐匿十三年。
Sherry,当然,还有那边的名侦探,你们今天都会死。死之前,我会满足你们各一个愿望。

我看见那个被灰原称作Gin的人脸上有些变态的笑容。
我不禁往后退了一步。
是的,一切都该有个结束,可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结局会是这个样子。

我看见Gin把枪对准了新一,我挣开那个拉住我的女人,朝着新一扑了过去。
我看到子弹穿透了我的身体,我感觉到一阵剧烈的疼痛。
我看到新一愤怒的眼神,和所有人惊恐的表情。

对不起,我又给你添麻烦了,新一……
对不起……

在意识渐渐消失之前,我感觉到新一悲痛欲绝的神情,和Gin阴森的笑容。
我要……死去了么?

全都……结束了。
我仿佛置身于天堂。
我能聆听到快乐的仙乐声回荡在我的耳畔。
我知道我的灵魂已经被上帝召唤去了吧……

只是,在离开之前,我还有一句话想对一个人说……

新一……我爱你。


Vol 16
完结篇

我向来不想看到悲伤的结局。
这次,或许是上天注定的吧,我依然没有看到悲伤的结局。
即使我死去,也只是把悲伤留给活着的人而已吧。
在黄泉路上的我,被新一的意念召唤回来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自己刚才,就在天堂与地狱交界的边缘。

醒来,依旧是一片漆黑。
黑夜笼罩在我的身体上,我感觉全身无力。
只是忽然,我看见两张熟悉的面孔在我的眼前,伴随着也许是幻觉的阳光。
只是,阳光真实的从窗棂边闪过它温柔的射线,对我眨了眨眼。

毛利兰,30岁,女,职业:帝丹高中教师。
工藤新一,30岁,男,职业:侦探。
你们两个确定要来登记么?不要为了赌气而结婚啊。

我和新一相视一笑。
我想起了我曾经的一个梦境……如此真实的一个梦,梦里,有一个叫冲田优的男子,而他现在,就坐在我的对面。
世界真是小啊。我不禁感叹着。

兰,先恭喜你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谢谢你,优。
工藤君是吧,希望你能好好对兰。
我会的。

步入礼堂的时候,我相信所有的人都在真心为我们祈祷。
我望着身边的人,如梦如幻……
在十三年前,我就想做你的妻子了。只是这个愿望,到现在才实现。
虽然经历了那么多磨难,我们终于还是在一起了,新一……

脑海中出现了排练过无数遍的台词,和无数次你向我求婚的场景。
只是现在,一切都成为了现实……
我挽着新一的手臂,缓缓的从教堂的回廊里走向牧师所站的地方。

毛利兰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工藤新一为妻,无论贫穷或者富贵、顺境或者逆境,快乐或者悲伤,都永远守护在他身边,永远爱他,并和他白头到老?
是的,我愿意。
工藤新一先生,你是否愿意娶毛利兰小姐为妻,无论贫穷或者富贵、顺境或者逆境,快乐或者悲伤,都永远守护在她身边,永远爱她,并和她白头到老?
是的,我愿意。
那么,双方请交换戒指。

新一温柔的把戒指套上我的右手无名指,随后,将我揽在了怀中。

新一……
兰,我爱你……
新一,不要再离开我了,好吗?
我答应你……

请新郎吻新娘。

牧师的话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我和新一相视一笑。
那个欠了我十三年的吻,现在,终于要还给我了,黑衣骑士……

新一轻轻的笑了。我喜欢他把嘴唇印在我的唇间的感觉,轻柔,且让人心跳。

我忽然听见了教堂的门被推开的声音。
我看见一个小小的人影站在门口。

我手中的花落在地上,穿越了时空,带走了我十三年来所有的记忆。
原来,一切都只是上帝的一个玩笑而已。

爱上一个天使的缺点 
用一种魔鬼的语言
上帝在云端 
只眨了一眨眼
最后眉一皱
头一点
爱上一个认真的消遣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你在我身边
只打了个照面
五月的晴天
闪了电

有生之年
狭路相逢 
终不能幸免
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
懂事之前 
情动以后 
长不过一天
留不住 
算不出 
流年

(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名侦探柯南事务所 ( 沪ICP备17027512号 )

GMT+8, 2019-11-17 20:17 , Processed in 0.031203 second(s), 19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