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事务所专题-柯南20周年纪念事件簿
搜索
查看: 1486|回复: 5

[小说] 游走于时光错落的河岸[更新于6.24]

[复制链接]

杯户中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6

积分

 

升级
13%
帖子
21
精华
0
积分
6
威望
0
RP
15
金钱
30 柯币
人气
2 ℃
注册时间
2006-6-19
发表于 2006-6-19 10:59:12 |显示全部楼层
文/煜蝶



>>>毓离<<<


无数次地想要放慢脚步,停下来好好看着沿路的风景却没有机会。或许,那不是没有机会,仅仅是希望自己在匆忙里不用记住什么是曾经走过。没有美好,就不会有怀念,亦不会有悲哀了。

沈芩曾说过,“你不是个忧伤脆弱的孩子。”

是的,我不是,却不是从来不是。有过对于世事毫无认识的纯稚,有过对于善良仁慈的美好向往。但很多童话里才有的故事都被时光尖锐的刺挂得遍体鳞伤。之后,性子里有太多理性的成分以及对于人性的认识,说起话来总给人感觉头头是道让人找不到可以反驳的言语。那些听似比较有道理却反驳了他人坚定不移得离场的话,母亲称之为“诡辩”,而对于他人如何评价无能为力的我便只能微笑着左耳进右耳出地无视了。

其实,从来都不是走在顺畅无比的大道之上。羁绊,荆棘,跌倒。如果说能够不在乎,那么就无所谓重新站起来的次数。恰恰因为害怕受伤,所以用尽全力地避免因相同的原因摔下。然,现实却依旧让你满身殷红血迹。懂得更多看得更清又如何,依然是相同的缘故让你举步艰难。可是,仍固执己见地把一切解得透透的。即使人们总说,“看透绝非福分,懵懂亦非悲哀”。

我就是我。毓离。


自小到大,我随母亲姓毓不从父姓甚至连父亲叫什么亦无所知。人人都说,母亲钟灵毓秀精明能干只可惜早年丧夫家庭不够美满。可是我心里清楚,父亲绝非远在天国生死疏离,仅仅是把我们遗弃了而已。

因为多余,而感到累赘。

但他依旧每月寄来一笔不菲的生活费。

事实上,母亲的公司一直都有着丰厚的收入。作为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经济上的支持一直都有着保障,甚至还优于不少普通家庭的孩子。而那笔来自不知名的父亲的生活费,亦有几分锦绣添花之嫌。甚至,画蛇添足……


然而,我并没有像所有人预想的那般我见犹怜的样子。一直以来,我都是那种排座位应该做倒数一二排的女生。每天穿着深颜色的校服,尽管学校只要求每周周一穿一次参与早会。

体育课的时候,所有的女生们都在玩跑跑抓。而我,却习以为常地坐在阴凉处的阶梯上看着一群群奔跑的身影。她们嬉笑打闹好不快乐。

要一起玩吗?”一个黑色短发的女孩汗流浃背地向我跑来,微笑地问着。

可以吗?”我小心翼翼地问着。心跳莫名地开始加速,是期待了很久了么。双手,甚至全身上
下每一处都不由自主地因兴奋喜悦而微微颤抖着。或许,从很早以前开始,从看着她们游戏开始,我就一直期待被发现。眼神一刻亦未离开,只是期待着她们之中的一个能注意到坐着的我。

走吧……”她拉着我的手向操场中央跑去。以很快的速度。给我的感觉就像在飞翔一般。“让她一起玩吧,就她一个人那么坐着感觉有点怪怪的。”她和其他女孩们解释着,而结果自然是我
成为其中的一份子了。

只是,我是“鬼”。

那个需要满操场满操场跑着追逐他人的,“鬼”。



>>>沈芩<<<


指尖轻巧地在黑白键盘上游离。即使没有刻意地用情感与乐曲融合,音色的触觉与牵引力亦能自然而然地建立形成。仅仅用技巧便足以。听起来看起来的事物不过感觉到表面现象而已。华丽辉煌之下的真实或是难以入目,或是无法接受,或是早已残破不堪支离破碎。

聚光灯下的,永远是无比投入的表演者,淋漓地演绎着无数诗篇。


从未要求过忙碌于工作中的父母给予更多的关爱,或是更为矫情地希望他们了解自己内心美一点每一滴的想法。代沟的形成不仅仅是因为彼此缺乏交流,更多的是不涉身处地为对方着想。所以,我从未说过于父母之间互不了解的话。尽管我们只能偶尔交流一下心中的想法,甚至我把一切困难都埋在心底谁也不说,他们依然会温和地对我说,“有困难的时候就说出来,我们还可以帮你出出主意。如果没有必要,你就自己解决我们不会过问太多。”

这份自由是很多同龄人所不曾拥有过的。包括对于一切的决策,比如校内外的课余活动,升学考等等。而这种鲜有束缚的生活带个我的并非所谓的放纵,反而让我自己给自己了冥冥添了诸多压力。愈是放松,愈是让人感到由衷的不安。像是恐惧,悲哀,孤独,这些从未被提起的词汇。

所以,那些被称作表面现象的姿态便犹如防护罩一般紧紧地罩住我的四肢。优异的成绩,出众的琴艺,过人的天赋,机敏的头脑。无数如同鲜花般灿烂的赞美声伴随着我一直成长,让我能够在掌声与欢笑中彻底地忘却所谓的难过。


自从,那两个女孩无意识地闯进我生命开始,有些细碎的东西与思想收到了影响改变。

一个是毓离,另一个则是宛然。

虽然开始的相遇是那般戏剧化,结束是那样悄无声息,可过程中所走过的每一条绿荫下的小道与奔跑过的每一处角落都刻下了难以遗忘的泪水与欢笑。

宛然是个漂亮出众的女孩子,从幼儿园大班的玩伴到小学同学,她都一直都扮演着让人不可忽视的角色。分糖果巧克力时,她总不会吝啬甚至把自己的那一份也习惯地分给他人。班上需要舞蹈表演时,她亦总会穿上一身纯白的芭蕾舞服配上我的钢琴伴奏跳上一曲白天鹅。在课余自由活动时间时,她亦不会像个羞涩的小女生一样害怕破坏自己的公主形象。


只是,在躲避时因缘际会地看到了那双紧紧盯着宛然不放的眼神时,我感到了那个坐在阶梯上的有些肥胖的一个女生的羡慕。她环抱着一本还未动笔的方格本,愣愣地看着嬉戏的我们。

“要一起玩吗?”我问着她,而此刻的她似乎很高兴,不,似乎称得上激动不已。她小心翼翼地问着我“可以吗”时,我突然感到了满足。或许,我根本早已发现坐着的她想要一起玩却一直无视着。或许,我根本就是想要扮演一次拯救他人的天使……

可是,让我难以理解的是,为什么宛然的表情一下子变了。在我说出那句,“让她一起玩吧,就她一个人那么坐着感觉有点怪怪的。”

是不高兴还是其它什么的,让人看不懂解不得。



>>>夏宛然<<<


如果白天鹅曾只是受人欺负的丑小鸭,如果公主只是颇为女佣的灰姑娘,那么眼前的苦难都不过是暂时的。无论是在泥泞中挣扎抑或被人欺负得鼻青脸肿头发凌乱,都要在忍耐中度过最终从残破中挣脱而出蜕变为让人惊愕的仙女。在村庄时,外祖母总是这样和我一次次地说着相同的故事。说着她年幼时如何遇到当时还是富家子弟的外祖父,又是如何无能为力地看着家道中落沦为贫穷。

她经常会在我近乎睡着时这么喃喃自语道,“宛然,有时候唾手可得的事也会轻易地失去。相对的,如果你受了苦,那么你一定会得到上天的回报的。”

年幼的我,不过一片迷茫地听着。可当我稍稍长大了些,便发现这样一句未曾明白的句子在冥冥中刻在了我的脑海里作为对于村庄以及外祖母唯一的印象。

所以,我比任何人都努力地向成功迈步。


当老师说想要一个能够代表班级演出的人时,我便一个人在硕大的练功房里排演至再也跳不动。当同学们想要我包里为了防止低血压发作放的水果糖时,我亦会不顾一切地把他们分出去。尽自己最大能力给予身边的人所需的一切,这样,他们就会需要我了。

因为,只有灯光四溢的舞台才能够让我得到些许满足。而不是被遗忘,以及遗弃。

在布满荆棘的崎岖山路上,我坚信着付出与回报拥有近乎相等的数字的原则。如果你不付出,那么你的失败便理所应当。而所谓的侥幸,则是上天醉酒后的“错误”的决策。

所以,我讨厌像毓离那样的女生。不努力改变自己只期待着有人能够改变她们的命运,那么做得到的同情怜悯都是可耻的。连尝试都不愿意的人,即使被遗弃亦不过是正常的。人们没有义务去帮助那样的人,这个社会只会因他们而感到羞耻。


“让她一起玩吧,就她一个人那么坐着感觉有点怪怪的。”沈芩这么问着我和其他几个女生的意见。我看到,她的手紧紧拉着那个让人讨厌的毓离。毓离像个羞涩的女孩一般低着头等待着我的回答,可她脸上的表情却分明写满了期待与欣喜。

可我感到有一团纸密密地塞住了呼吸的气管。让人有些喘,并且加速呼吸。撑在腰间的手指不由得抓皱了运动衫,指甲透过布料在手心里肆意的划割。“那好吧……”我顿了顿,“不过她必须当‘鬼’。”

“不是已经有一个‘鬼’了吗?”毓离这样问着。

“如果你不想玩就算了。”我转过身不想看着她的脸。或许,我是害怕自己在一瞬间会感到自己是那样的卑鄙无耻欺负弱小。

“不,不是的……我来当‘鬼’好了。”

不可否认,毓离是个非常能跑的女生。虽然个子有些高大却脚力很好,我看着她一次次地追逐着前方的女孩并且非常轻易地抓住了一半的人。在发愣的时候,我看到她跑来的身影便急急忙忙地起脚了。谁知不注意被她一下伸来的手给拌住直直地向水泥地摔去。

双膝的地方裂开了很深的口子,殷红的血一滴滴地往外渗着,生疼生疼地。

“宛然,你没事吧?”沈芩那这用清水弄湿了的手帕跑了过来替我擦着伤口。

“没事的……”我试图笑着向所有人解释。

“怎么你一来就把人弄摔了,如果每次都这样以后还怎么玩啊。”“是啊是啊。”“你赶快向宛然道歉!”之后,一起玩耍的伙伴们便开始指责起了毓离。可我,却感到一点点尝到甜头的得意。究竟是什么,让我忘记了伤口的疼痛因为毓离的千夫所指而得意不已。难道,这一切正是我所期待的吗?



TBC

平成的福尔摩斯

心情手札荣誉版主
广播站荣誉成员

2

主题

0

好友

1760

积分

 

升级
70%
帖子
3401
精华
1
积分
1760
威望
119
RP
4018
金钱
16767 柯币
人气
12 ℃
注册时间
2003-10-28
发表于 2006-6-20 19:20:45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游走于时光错落的河岸

呵呵~名字很好啊~
文不错咯~故事?
减肥。。皮肤水当当。-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中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6

积分

 

升级
13%
帖子
21
精华
0
积分
6
威望
0
RP
15
金钱
30 柯币
人气
2 ℃
注册时间
2006-6-19
发表于 2006-6-21 06:24:57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游走于时光错落的河岸


>>>毓离<<<


我看着在众人搀扶而下走向医务室的宛然一时无语。然后,在无人注意到的时候跑到教学楼的背后的水池里哭。是的,我很没用。把放在眼前的玩耍的机会白白扔掉了,因为那种迫切想要抓住所有人的欲望而彻底失去了今后能够与其他女孩们相处的机会。那些指责犹如一把把尖锐的刀向我的心捅去,鲜血四溢。即使我试图解释这一切仅仅是由于我的不小心,一切亦是徒劳无功。

然而,在我被所有人横加指责时她却没有特别计较。轻描淡写地笑着解释说,“没事的……”我看到她的笑靥不由得感到有股暖流在缓缓地流动。

是的,她和其他人不一样。就像那个把我从灰暗的阶梯上拉起的沈芩,宛然原谅了我。尽管她并没有的说更多的话,但我固执地相信,在寥寥无几的原意待我好的人中,她便是一个。


其实,在那场无意识的游戏后一切不过回归正途而已。

一样坐在倒数第二排的靠墙的位置上听课,记笔记,做作业。对于普通学生来讲,学校的意义就是如此。所谓文化知识永远与经济效应密不可分便是学习的硬道理。在重点学校读书,然后找一份好工作丰衣足食,最后组建一个家庭生儿育女,这环环相扣的事情就像堆沙丘一般需要从底层打好厚实的基础。

正是因为明白这个道理,家长才愈发重视孩子的成绩。

可是,尽管我考取最好的成绩,却始终没有人记得我曾经是那样的优秀;尽量与其他人成为朋友,却始终没有人把我当作朋友抑或我也根本没有把他们当作朋友。
父亲不愿意要我,母亲整日忙于工作,我的身边究竟还有谁?

我甚至连贫乏的人际关系都处理不好,对我来说,生活到底是什么?


当这些问题一次次地在脑海里徘徊时,我看到了她们。

自信满满的笑容,毫不做作的姿态,轻松自然的谈话。和其他人相处的,一直都是那么的融洽。无需费心费力地讨好任何人就能够得到尊重,更无需张牙舞爪地引起所有人的注意。

“最近XX出了一本很好看得新书,要不要放学一起去书城买?”宛然问道。

“我看看,就怕曹班等下来罗嗦班队会的事。”沈芩整理着桌面上的一堆笔记与课本回答道。“你不会告诉我要翘吧?”

“你看我像吗?曹班那家伙最麻烦了,要是和班主任一讲不就惨了。那干脆开完班干部会议后去。”

“好啦。我知道你非拖我去不可。要是回家迟了被骂,我饶不了你的……”


叮铃铃——

上课铃响。原本盘踞在各个角落里闲聊的同学们三三两两地回到自己的位置做好。班主任一脸严肃地走进了教室,班上一下子鸦雀无声了。

原来,是期中考语文卷的讲评啊……




TBC


ps蚊蚊,题目是很久以前想的。笑。谢谢您对题目的喜爱
这篇确实是故事。三个女生分别以第一人称叙述的一些零碎的事。
为了纪念,也为了遗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最后的银色子弹

柯哀联盟荣誉版主
WAP工作组
月刊荣誉编辑

0

主题

0

好友

3482

积分

 

帖子
6032
精华
5
积分
3482
威望
300
RP
7805
金钱
15262 柯币
人气
8 ℃
注册时间
2005-7-10
发表于 2006-6-21 07:12:04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游走于时光错落的河岸[更新于6.21]

是好文。
不想论文风如何,想看下去的是故事。
杀死我的子弹,带你回去的时光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中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6

积分

 

升级
13%
帖子
21
精华
0
积分
6
威望
0
RP
15
金钱
30 柯币
人气
2 ℃
注册时间
2006-6-19
发表于 2006-6-24 08:51:55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游走于时光错落的河岸[更新于6.21]

>>>沈芩<<<


在那次宛然无意的跌倒后,毓离真的又再次回到了只属于她一个人的阶梯。眼中依旧有着最初的羡慕,可我却隐约看到另一种情愫在滋长。像是犹自哀怨以及愤愤不平。退却了原有的淡然与平和,心中有种预感她可能开始改变了。犹如期待着她的成长与转变般,课间或是小组活动时总会不由得去看她几眼。

然而,那种冷静却愈发使我不安。是暴风雨前的寂静抑或真的甘心放手?真的弄不懂了,即使与宛然交情多年却从未有过那样的好奇。

“或许是陌生不了解彼此的缘故吧……”我这样自我解释着。


短暂的课间不过略谈了下放学可作的事便毫无剩余时间了。上课铃响,班主任满脸不悦地走进教室。

我知道,这次期中的成绩非常不理想。原本各科排名都属年段第一的我们班这次算是史无前例地跌下了前三。上周去帮忙改卷时我就感觉办公室的气氛很不对。

那时,除了语数成绩外其余科目都已阅卷完毕。

“高教导啊,你们班这次好像不少人都出了状况啊。”隔壁班的班主任刘婕拎着包水果走进了办公室。“哦,沈芩又来帮忙改考卷了啊。你这次的英文成绩下降了5分啊。虽说95分在年段还算前十的成绩,但以你以往的满分成绩这次可要好好检讨一下了,虽说小学毕业考早已无关初中入学,但你今后要面对的中考和高考可是分分要命啊。”

我无奈地答道心中唯一能够说的话,“我知道了……”当我回头看班主任语文老师的时候,她的脸色非常的不好。我瞥了眼而班主任手下的试卷,正是我们班的。

即使我们的成绩只不过属于我们自己,可这些成绩亦关系着老师的薪金与面子问题,无论经济效益抑或名义作用,考前死命的复习绝非因为那些老师真的在乎学生成绩的好坏,大概他们关心的只是会不会在其它老师面前抬不起头以及会不会扣奖金的问题罢。


班主任扶了扶她的金丝眼镜。“我说各位同学,你们都把学习的心思放到哪里去了啊?语文没考好,数学也没考好,英文和综合卷更是乱七八糟。怎么,心高气傲了吗,自以为是了吗?我和你们讲过多少次了,学生的任务就是好好读书,大好的青春年华全给浪费了以后你们后悔都来不及了……”依旧是喋喋不休的长篇大论,无论类似的言语重复多少次,她大概都不会理解学生的厌恶。

很少有人能够彻底地设身处地地站在比他们年长抑或年幼的角度思考问题,正如我们无法完全解透为何她总是那样明知大家会左耳进右耳出地把话当作耳边风却不放弃地一次次重复,也正如她无法理解我们为何总是听不进她的好言相劝语重心长的教导一般。

因为思想上的差异,自然有人会因无趣而走神。有人趴在桌上一脸昏昏欲睡要梦周公的样子,有人偷偷地把其它科目还未完成的作业拿出来赶,有人看起了漫画杂志。

“都讲过你们多少次了也不知道改,再过半年多就要毕业了进了初中这种吊儿郎当的作风再不改可就有你们苦头吃了。”尊敬的高教导终于在第一节语文课下课前10分钟终结了她的演讲。“这次我要表扬一下几位同学,首先是学习委员沈芩,她帮忙批改了不少语文试卷并且和曹麟同学为班上取得年段最高分,97分。接下来,是宛然同学潘文扬同学和进步很大的毓离同学,他们也都取得了95分。希望这几位同学不要骄傲继续努力,其余考不好的要好好反省一下自己。”

在我听到毓离的名字时,我再次回头看了她一眼。脸上的兴奋难以掩饰,可她的笑容背后我分明感到了一种别于寻常的快意。从最初看着班主任走进教室时手指蜷缩一团的紧张至引得注目的满满欣然,我看到了她向某个不知明的领域再次跨进了一大步……




TBC



psDepth,纯粹只会是故事了。七分真来三分假,自然全属事实。文风颇感无奈,一动笔就使此类几几矫情的文字,请多见谅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小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升级
0%
帖子
2
精华
0
积分
0
威望
0
RP
0
金钱
1 柯币
人气
14 ℃
注册时间
2014-1-11
发表于 2014-1-12 11:27:34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终于看到你的文章了。绝对属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名侦探柯南事务所 ( 沪ICP备17027512号 )

GMT+8, 2020-5-27 05:30 , Processed in 0.029784 second(s), 27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