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事务所专题-柯南20周年纪念事件簿
搜索
查看: 1768|回复: 4

[交流] 【浦夜提前贺】竟日·逐光(已完)

[复制链接]

见习侦探

0

主题

1

好友

239

积分

 

升级
74%
帖子
317
精华
8
积分
239
威望
50
RP
464
金钱
131 柯币
人气
32 ℃
注册时间
2005-8-3
发表于 2007-12-30 19:51:1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飓风音速 于 2010-1-24 13:05 编辑

时间永远只有三天,昨天,今天,明天,三点一线,汇聚成时间的长河,奔流不息,一去不返。

在滔滔江流中,有人新生,有人老去,有人功成,有人身退,还有人把自己的名字镌刻在长河中心的大石,一笔一划,被冲刷得日益明晰。



“喜助,死神的时间太久远,久远到我都忘了他们也会面对死亡。”金发的少年猛地惊醒,大口大口地喘气,灵堂前的紫发少女脸上的表情早已模糊,略带沙哑的寂寥语调却在脑海萦绕不去。

“少年呐,想起了什么?”少年身边妖冶如红唇般鲜红的斩魄刀莹莹发亮,发出魅惑的女人声音,在暗夜氤氲扩散着名叫诱惑的粒子。

“呐,红姬,浦原喜助怎么会输给自己的斩魄刀哟!”少年苍白的面容沁出薄汗,清秀的脸上没有一丝犹疑迷惘,语尾习惯性地上扬。

“欲望往往是自己无法掌控的,少年。”女人带着笑意的声音有几分傲慢几分不屑几分期待。

“是么?”浦原喜助茶色的眸子清亮,带着澄澈的笑,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红姬哟,你挑起了我的好奇,我想看看你的实体究竟是如何的傲慢女子呐!



许久以后,浦原喜助终于练成卐解。

实体化的红姬扬着艳丽如花的笑靥,亮红的裙裾蹁跹:“少年呐,眼神干净的家伙果然很有意思。”

“是么?”同一句问话却带了喑哑不复清亮,浦原喜助微笑,金色的刘海下是一片遮住眼眸的连绵阴影。

“啊哈,你小子把斩魄刀实体化来练习卐解还真有成效!”在旁观望了三日的紫发女子笑得恣意,迎上便是一拳砸向他的肩。

“啊哟,轻点儿轻点,夜一さん作为四枫院的宗主难道就没有看出你可怜的青梅竹马已经筋疲力尽了么?”浦原喜助连忙呲牙咧嘴以示所言非虚,没有忽略女子方才卸下的防御姿态以及笑容中的释然放松,不觉嘴边勾起轻笑。

“恭喜你练成卐解,恭喜你再也不是百年难遇的不会卐解的队长了,喜助。”四枫院夜一伸手握住他的手,笑容耀眼,语调揶揄。

“啊,夜一さん是来打击我可怜的自尊自信么……”手心忽然传来凉硬的金属质感,浦原喜助的声音戛然而止,静伫在他纤长宽大却单薄的手中的分明是雕饰着四枫院家徽的钥匙。

四枫院夜一摊手,爽朗一笑:“不是呐,我只是来送贺礼的——以后需要借用那些装备书籍,便光明正大地去吧!”

浦原喜助轻笑:“夜一さん没有什么想要的回礼么?”

四枫院夜一不耐地挥手:“想要的一直会变,你很不上道啊,喜助。难道我是为了你稀奇古怪的发明送你这个的么?不提这个了,去喝一杯吧!”

“好呀,夜一さん~”浦原喜助不知从何处拎出两个酒壶,“还是老地方吧!”



坐在高处,看那一寸一寸用自己的双手挖出的秘密基地,他们碰壶微笑。酒壶碰触清脆的声响,四枫院夜一没有听到男子近乎自语的词句:“想要的不一定会变呢,夜一さん~”

仰头灌下一大口清酒,四枫院夜一忽然开口:“明天去真央吧,喜助。”

“诶?夜一さん怎么会忽然想起去探望母校?”

“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去看过他们了,”风挟着沙子袭来,紫发女子似有一瞬的哀伤和几乎不可闻的细语被裹在风沙之中,“有些事,总要面对。”

浦原喜助沉默,女子每一个字都像是在耳边一般清晰。

红姬轻轻颤鸣,光彩顿时盛焰华美,仿佛跃跃欲试,又仿佛期待着什么。

“看来,少挖了一个挡风板哟!”浦原喜助抿了一口清酒,“明天什么时候?”

“明早二番队吧,”四枫院夜一灌下最后一口清酒,“我先回去了,这几天已经落下了不少公务了。明天见,喜助。”

“呐,再见,夜一さん~”浦原喜助凝视那个女子干练的背影许久,忽然想念起年少的真央,旧日的画面再次浮现在脑海:

那时清晨的路口,会有年纪相仿性情相近的少年和少女会和,偶尔少女会抱怨,“你怎么又长高了?”,少年总是不在意地笑,“啊哈,夜一さん要喝浦原牌牛奶才长得高呐~”,一记膝击外加一记拐肘是必然的,但少年总会继续加深少女的介怀,乃至乐此不疲以此为乐,直到少女终于爆出青筋出语威胁,“你信不信我不息动用四枫院家族的关系把你扔到四番队去扫一辈子下水道外加永远碰不到那些研究用的东西!”“啊啊,夜一さん菩萨心肠,宽宏大量……”

如此的对话和场景鲜活得好似昨日,还有闯祸时互指对方才是真凶时一个比一个理直气壮的画面也清晰得和方才才经历过一般。

浦原喜助笑意更甚,仰头灌下一口清酒,少年不识愁滋味,只是,那大抵也算得幸福——放下酒壶,女子渐行渐远的背影和记忆中的短发少女一致无二,似乎没有任何变化。

他恍惚记起,她站在素白的灵堂前,凝视着一室的白,对他说着时间过于久远的话语,尔后转身背对他,背影的线条刚毅,他隐约记得她零星的话语,她说,“我们一起变强”,她说,“要变到强得足以保护自己一辈子”,她说,“没有变强之前不准死去”。

他说:“好。”

那一日起,也许谁都变了,也许谁都没变,他们心照不宣地不提这件事,心照不宣地努力找着变强的方法,甚至心照不宣地不愿意去回忆,直到在无数次的战斗中赢得了尸魂界最强组合的称号,直到四枫院夜一赢得瞬神的称号,直到浦原喜助终于练成卐解。

他就着清酒回忆,一夜不眠。



第二天凌晨,浦原喜助和四枫院夜一如约来到承载了包括自己在内的无数年少的真央灵学院。

浦原喜助静立在真央门口,看日渐泛白的天边,若有所思。四枫院夜一微微叹了一声,径直穿过寂静无人的操场,转了几个弯,慰灵碑便矗立在眼前——上面每一个名字都是一个惨淡的结束,一场惨烈的战斗。清晨的斜晖映射在每一个名字上,庄严肃穆。

“我们多久没有来看过他们了,喜助?”四枫院夜一抚着慰灵碑上父母的名字,冰冷的凸凹触感从指尖传到脑中某块柔软的记忆——那里有年少的自己,有微笑的父母。

“我也不记得了呐,夜一さん~”浦原喜助专注地一笔一划地描着父母的名讳,他们的父母在同一场战斗中身亡,在那场中央四十六室发动的清剿内乱的行动中身亡,死因不明,死状凄凉,连认尸也成难题,只能一起掩埋在慰灵碑下,浦原喜助忽然觉得可笑,低笑了一声,一场牺牲换来的结果不过是慰灵碑上多了四个名字,四枫院家多了一座灵堂,浦原家多了两个灵位罢了,而事实上那场争斗最后的得益者又是谁?贵族在那场清剿行动中只剩了四大贵族依旧有着实权,剩下的权力又到了哪里?手边的红姬轻轻颤抖了起来,刀鞘中透出红艳的光华,浦原喜助咬住了下唇,唇色发白。

“也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来到这里了。”四枫院夜一似乎没有察觉红姬的异动,轻轻低语。

浦原喜助苍白地微笑。

那个时候,她已经察觉了什么么?预见了什么么?

浦原喜助不知道也不曾问过。



之后,他去了一趟四枫院家搬来许多的书籍材料然后把自己关在了实验室,不眠不休夜以继日地以无以复加绝无仅有的空前热情投入了新的发明——记载于禁忌书籍的提升极限的“崩玉”。

崩玉终于自他手中诞生,在他手心发出炫目的光芒,置于一旁总是散发着浅淡红光的红姬光彩大盛,华艳的红光中幻化出熟悉的艳好女子,她嫣红的唇勾起诱惑的弧度,红裙翩然:“少年呐,你的欲望正要放声歌唱啊……”

浦原喜助额上有薄薄的汗,苍白的脸上已是惨白,只是轻笑,语调一贯的上扬:“你在报复用你挖出那个秘密基地么,红姬?小心眼的斩魄刀,很容易老呐!”

红姬晃了晃手指,笑容得意又张扬:“呐,少年,虽然你很讨厌,但你依旧获得我了全部的信任。”顿了一顿,红姬忽低眉屈膝,右手指天:“自此之后,红姬认定浦原喜助为可以驾驭自己的主人,在他有生之年,九天十地,不离不弃。”

红光大盛然后渐消,名为红姬的斩魄刀收起风华绝艳的红,不见光彩,就如同一把最普通的浅打。崩玉清浅的幽光混着天亮时分的微白光芒,安静地在浦原喜助的手中,仿佛刚才汹涌浩瀚无法掌握的力量以及被催发便无可遏止的欲望与它毫不相关。

浦原喜助咽下一口和着血腥味的唾沫,被咬破的舌尖传来热辣的痛感,“真是太险了,险些就被你勾出那些深藏的东西,我该如何处置你呢?危险的小东西~”浦原喜助依然在笑,笑容依旧怡然自得,幸好他从来不是骄傲到决绝的家伙,从来不会不为自己留下后路,“只是可惜了,本来是要把你送给夜一さん的哟!”

略带沙哑的声音滑过耳边,他终于记起了那个女孩站在灵堂,背对着他的全部言语,“喜助,我总以为他们会陪伴我很久很久,至少要等我接替了他们的位置,至少要等我从真央毕业,至少要等我过完这个生日。原来,不够强大,无法保护自己,不能有期待也不能给人期待,所以,我们一起变强,变到强得足以保护自己一辈子,喜助。还有,没有变强之前谁也不准死去。”

他轻声说:“好”——他们的父母死于当年一月下旬的一场战斗。

新年的钟声哐当哐当地敲响,烟花绚烂地开满了整个天空,转眼花开又一年。

沉默横亘。

那天起,四枫院家的灵堂被封,慰灵碑成了他们的禁地。



浦原喜助低低叹了一声,合眼,分明察觉几道动机不明的视线在崩玉的脉动之后愈加胶着,他轻笑,略微上扬的唇吐出屡被引用的名言:“没错,我们被无从选择的无知与恐惧所吞噬,反而堕落在那些没有被踩中的东西才称为命运的浊流之中。”

可惜我避开不了,你们也避开不了……我们谁也握不住命运,看不清世界……他的笑映在试验的器皿上,波光诡谲。

“所以,唯有立于云端,你才能看清那场浊流。”擦得光亮的烧瓶映出了门口高大的男人身影。

浦原喜助扬眉一笑:“蓝染队长,市丸副队长,怎么有空来十二番?”句式征询,然而语气中丝毫没有任何疑问的因子。

“浦原队长,有些东西总是如立于云端一般让人向往,甚至恨不得一把拥有——尤其是感受到那波动更是让我迫不及待。”蓝染惣之介推了推黑框牛角眼镜,镜片反着白光,笑得极是温柔。

浦原喜助耸了耸肩,摊手:“哦,蓝染队长说的是。只是,蓝染队长如果早点说就好了。真是可惜,我已经销毁了那个微不足道的小东西然后连把材料都给扔了哟!”

“浦原队长未免太低估了我对你的了解了,你认为我会相信你会随便丢弃那么危险的东西么?”蓝染惣之介依旧带着温柔的微笑,连口吻也是一贯的柔和。

“呐呐,不愧是蓝染队长,”浦原喜助伸出右手的手指,说得极是认真,“果然知道我有遵守垃圾分类呢!”

“浦原队长真是有趣,”一直默不作声的市丸银咧嘴笑了,眉眼弯弯,不仅不显可亲甚至有几分可怖的危险感,“有趣得让我象看看尸魂界最强组合中不曾卐解过的浦原队长的实力呀!”

浦原喜助握住了从刀鞘中迸出夺目红光的颤鸣着的红姬,并不抽刀,只是微笑:“呐,我可是和平爱好者哟!”

“只是,红姬可是烈性的美人刀,不见得会放弃战斗。”

浦原喜助扬手:“哟,好久不见,夜一さん~”

四枫院夜一站在蓝染的身后,英姿飒爽,笑容肆意:“啊哈,好久不见,喜助。不过,你真不够意思,有好戏也不唤上搭档来看,”说至此,她金色的眸子微眯了起来,“二位怎么不继续了啊,尽管动手,只要给他留口气送到中央四十六室受审便好。”

“啊,夜一さん居然是这么无情的家伙啊!”

蓝染惣之介微笑依旧温柔:“四枫院队长说的哪里话。我和银不过是路过顺便探望一下天才开发局长叙叙旧罢了。既然打搅到二位我和银就告辞了。”

“蓝染队长说的才是哪里话,我不过是要看看戏而已,怎么就这么散了场子?”

蓝染惣之介不着痕迹地避开四枫院夜一锐利的视线,探了探身,略一点头,带着市丸银转身离去。

红光渐消,浦原喜助微笑地看着四枫院夜一向自己伸手。

“喏,你是乖乖缴械投降还是顽抗到底,喜助?”

干脆地把红姬抛给四枫院夜一,浦原喜助摆手:“啊哟,人家怎么舍得和夜一さん动手呢!红姬,你要乖乖听夜一さん的话哟!”

红姬低鸣,似在应和又似不甘。

“喜助,有些话我不得不说,有些事我不得不做,你知道的,每一个宗主总有一些不得不为。如果有一天你犯了四枫院的底线,我不惜与你一战,至死方休。到时候,你我都要全力以赴。”四枫院夜一如猫一般的金眸是不容置疑的坚定,表情坚毅。

“我知道呢,夜一さん~”浦原喜助轻轻笑,好似喟叹。

他缓缓地跟上女子的步伐,一步一步地走向审讯室。

四枫院夜一在真央四十六室的门口住了脚步:“……保重……喜助……”

浦原喜助对着她微微一笑,跨步便走了进去。

大门合上的声音尖锐得刺耳。



浦原喜助打量了一下人满为患的狭小室内,带着一贯的微笑,顺从地按照指示坐下安,静地听老头们能让耳朵长茧子的轮番问题,生生忍住了呵欠的欲望,麻木地摇头与沉默,毫不意外地等来一纸流放的判刑。

浦原喜助无谓一笑,任凭他们在审讯后将自己带往忏罪宫。

一路行来,他下意识地抬头,看到那熟悉的紫发女子坐在忏罪宫的顶端,若有所思。浦原喜助抬手便要招呼却发现自己已经被死死钳住了双手,一个失神,已经被推进了囚室。

那一刻,他忽然想念起某年的新年,他们坐在忏罪宫的顶端,把酒言欢,明亮的烟花绚烂了天空,也绚烂了他们的脸。在这一方小小的囚室,忽有了大把的时间供他挥霍——无事可做原来只能悲秋伤春呐,浦原喜助笑出了声,他仰头看昏暗的囚室上方,坚硬的石制天花板森冷凛然,回忆在一方天地中席卷而来,漫天遍地,他想念起了过往,想念起了年少的真央。

小小的窗口洒下继续清辉,月光清浅,一夜无话。

浅浅的白光从窗中透进,浦原喜助惊觉天色微亮,眯眼,只见寸方白昼,几许浮云。

“哐当”一声脆响,浦原喜助不由轻笑,语尾上扬了一个八度,“哟,居然有人来找罪人叙旧呢~”

“呐,给你,红姬。”下意识地接住自己的斩魄刀,浦原喜助愣住了。四枫院夜一站在门口,带着一贯的张扬笑容,裸露的手还有手腕的灼伤蜿蜒成一片深沉的暗红。

“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喜助。”

红姬妖冶的红隐没在浦原喜助的手中,刀身渐渐冰凉,浦原喜助明白了灼伤的由来,叹了一声:“值得么,夜一さん?”喑哑的低沉声音是难得的严肃,他低估了她的任意妄为,也忽略了她血统中的离经叛道和重情重性。

“比起瞬开的温度,这点儿灼伤算不得什么,无所谓值不值,”四枫院夜一咧开嘴,笑得恶质,“不过这么烈性的美人刀,你也辛苦了呀,喜助。”

“夜一さん……”

“四枫院家还有队务,我已经交割清楚,而红姬被我偷出,那几个被打昏的守卫应该不至于认不出我,”四枫院夜一无辜地耸肩,截断了他未尽的话语,“呐,我们现在是共犯A和共犯B了呢,喜助。”

“那么,一起逃吧,共犯A和共犯B~”浦原喜助小心地握住四枫院夜一被灼伤的右手,微笑,每一个细节每一个脉络都和四枫院夜一记忆中的少年重叠更替。

四枫院夜一扯开一个灿烂的微笑,反握住他的手——是的,她相信他正如相信自己,即使是对中央四十六室害死父母心怀芥蒂心有不满,他们却也不会做出任何的恶毒行为,于是她顺理成章地援手,即使是只知些微。

“对了,喜助,忘了告诉你,”几个纵跃穿过流魂街,四枫院夜一似乎想到了什么,言语间是掩不住的爽朗笑意,“自你发明卐解实体化的机械,我便明白,以你的心性能力,违禁物品的产生是必然的——没有任何统治者会允许比自己强大的存在,只是我也想看看你在这方面究竟有没有极限……”

“啊,这分明是夜一さん你陷害我啊,哪里是什么共犯,夜一さん你分明才是主谋啊!!”浦原喜助叫得委屈万分。

“最后提醒你一点,喜助,中央四十六室这么快采取行动只能说明他们对你的关切不是一天养成的……拘突!快跑,喜助!”

“喂,等等啊,夜一さん~不要这么无情啊,拉我一把啊!”

身后尸魂界报警的钟声一下紧似一下,穿界门缓缓合上的声音喑哑低沉,格开了两个世界,究竟是那个世界驱逐了他们,还是他们抛下了那个世界,无人知晓——只是,从此,他们和那个世界再无联系,只留下了一个传说任人评议。



时间从容流逝,传说最终积淀成传奇——期间究竟用了多久,朽木白哉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看到几个新入队的队员对这发白的文告指指点点,零落的几句“厉害”“强悍”“传奇”“青梅竹马”传入朽木白哉的耳中,他瞥了一眼文告,果然是那两个不告而别总是笑得一脸包藏祸心的家伙。

朽木白哉裹紧了风花银白纱,不着痕迹地微微皱眉,那个任意妄为的女子最大的嗜好便是用各大贵族的后院墙壁来练习瞬开,而那个无法无天的男子最大的爱好是开发出各种诡异的机器以最小的力获取最大的破坏力……两个家伙,自他们走后,朽木家该是省了不少修理墙的费用了吧。

他忽然怀念起他们,怀念起让他总是觉得可恶又无力的家伙,怀念起让他总是无法止住怒火的家伙,怀念起每每让他贵族的自持坍塌到连影子也找不到的家伙,淡漠的好奇心居然因此无法控制地膨胀——在他们离开到足以成为传奇以后。

四枫院家在事变后的冷然有序,让他无法不怀疑其实那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出逃,但二番和十二番的反常与猝不及防,又让他心生疑虑。
朽木白哉循着线索来到真央——四枫院夜一和浦原喜助最后出现的地方,他辗转来到慰灵碑,伫立了许久尔后折回,任好奇泛滥至重又冷漠。

浦原喜助与四枫院夜一,妄为任性,他们不会让自己平白受屈,也不可能无故背负这样的罪名,朽木白哉是如此深切地知道——也许,他的好奇没有泛滥至淡漠,他只是在等待,等待他们回返,等待一个答案。

百年转眼,身边的人来来去去,终又只剩了他孑然一身,他想他终于等到了答案。

那个妄为的女子坐在窗头,半偏着头,笑容在夜色中也是难掩的耀眼:“呐,崩玉这种东西,并不是因为危险被禁,而是因为太过强大——强大至无法控制。更何况,被流放的罪人下场,你比我清楚。”

朽木白哉点头,昏暗的夜色让他凛冽的侧面忽然柔和起来:“我没有忘记过,尸魂界从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它只是等级森严的一座监狱。”

“所以,恭喜我们掏出这座监狱吧,白哉小弟~”四枫院夜一笑得恣意,“至少,我们赢得了百年的自由和清闲。”

朽木白哉安静地看着她,微笑:“恭喜,还有,生日快乐,四枫院夜一,浦原喜助。请帮我转达。”

新年的钟声“当”地划破夜色,烟花爆破的声音渐次传来,四枫院夜一被映得荧荧白白的脸上露出了张牙舞爪的笑:“谢啦,白哉小弟!新年快乐!”

朽木白哉扶着窗台看灿烂的烟花盛开在天幕,绚烂地照亮了天边,许久许久。

他看着天空重归了寂寞,看着朝阳喷薄而出,耀眼灼目,比之昨日烟花的华光溢彩更加辉煌壮丽,他莫名想起那个女子张狂妄意的笑脸,想起真央校园她和她的青梅竹马的神采,想起当年尸魂界最强搭档的战功赫赫,想起新进队员崇拜的眼神和言语,轻语:“也许,比日光更灼目,比太阳更耀眼的,只有一样东西,那便是口耳相传的传奇,强悍至无可比拟,百年难忘的传奇。”



一只黑猫轻捷地越过屋顶,回望了一眼身后的建筑。

一眼百年。



后记:好吧,首先要承认一个事实,俺果然是文章小白――|||,这篇文完稿其实很久了,但是但是一直一直改啊改的,都不满意,然后他俩的生日将近,迫于无奈俺只好找了几个同好帮忙修改,这里要特别鸣谢几位筒子,武汉MM,小猪,还有宝宝,等等等等,清清一直温柔的鼓励也给俺很大的激励哟~
但是由于时间精力有限,于是只能鼓捣出这么一个玩意儿,那个,俺元旦当天回校然后就是长达一个月的考试,于是俺只能放上这篇文了,囧……
那个啥,欢迎大家砸砖,俺有意向将此文写成长文……
最后,提早祝福这俩夫妇,生日快乐哟~
好吧。以上。
月如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07-12-30 21:13:07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平成的福尔摩斯

19

主题

25

好友

1475

积分

 

升级
34%
帖子
17447
精华
0
积分
1475
威望
584
RP
1791
金钱
2866 柯币
人气
1429 ℃
注册时间
2005-11-30
发表于 2007-12-31 16:03:32 |显示全部楼层
嗯,上来拿走板凳的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平成的福尔摩斯

新兰联盟荣誉版主
爱捏人的兰加

1

主题

9

好友

1970

积分

 

升级
96%
帖子
3221
精华
1
积分
1970
威望
582
RP
3390
金钱
12744 柯币
人气
397 ℃
注册时间
2003-10-16
发表于 2007-12-31 19:59:54 |显示全部楼层
已经好久没有看死神的同人了....
不过浦夜出逃来说我是更愿意相信是山本老头的安排的.....
其实在死神中或许最不确定的便是银菊的结局了
只是但愿他们能有个不错的结局....
呵呵欢迎加入新兰联盟http://bbs.aptx.cn/forumdisplay.php?f=43

新·白吃斑竹n人组之香喷喷的热干面

长歌一曲

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莱因哈特 冯 罗严克拉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天海祐希~
月刊荣誉编辑

5

主题

3

好友

2164

积分

 

帖子
5831
精华
4
积分
2164
威望
911
RP
2987
金钱
6403 柯币
人气
187 ℃
注册时间
2004-5-15
发表于 2008-1-6 12:09:11 |显示全部楼层
安的蒲夜文还是写得如此暧昧。。。。其实,偶尔露骨一点也很有爱哟。。。。
逆着时光从黑暗中走来,只为与你相遇在黎明的转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名侦探柯南事务所 ( 沪ICP备17027512号 )

GMT+8, 2020-10-25 06:49 , Processed in 0.044872 second(s), 27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