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事务所专题-柯南20周年纪念事件簿
搜索
查看: 2290|回复: 8

[柯哀向] 有些(to be continued...) May 9th 更新

[复制链接]

杯户大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46

积分

 

升级
15%
帖子
244
精华
0
积分
46
威望
0
RP
110
金钱
212 柯币
人气
1064 ℃
注册时间
2007-8-10
发表于 2008-2-5 15:30:27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 1.


有些时候,会忘记年华




还是孩童的模样。茶色的卷发微微垂落在肩头,蓝色的瞳仁有很寒冷的光影,笑的时候嘴角轻轻扬成矜持的弧度。有些矜傲,也或是稚气。
幽幽笑一笑,宫野志保,你真的是18岁吗?

“我觉得很不好,因为我的缘故,一直追寻真相的你却不得不活在谎言中。”

眼前会忽然有温暖的蓝色一晃而过。永恒的冷调,却是温暖。

是谁在淡漠地愧疚。
又是谁在惊诧无言。




阳光不偏不倚地打落在她苍白的身体上。精致的骨架透过纯黑色的衣料棱角分明地一点点勾勒出来。什么时候开始,她这样偏爱这种厚重的色泽,深邃迷惘的金墨,一层层包裹她幼小的躯体,映衬她的面无血色。
许久以前,该是厌弃这样的阴暗的吧。

清晨阳光很柔美的时候,她会背着寻常的书包踏着寻常的路径,漫不经心地打量周遭神色慌乱的人群。起床的时间早得过分,所以会有大把充裕的时间在这一天最美好的时段供以挥霍。所以可以神色慵懒。所以可以目光迷离。姿态的闲适,有时会让她不禁生疑。
她,是不是早已逾越古稀之年,不然何以能有这样无忧的光阴。

“你到底多少岁?”
“84岁。”

忽然轻笑出声。为着蓦然镌刻的对白。眼前仿佛有朦胧的影像,色泽明丽,却看不分明。
其实很想知道。
说着84岁的人,是不是已然拥有了那样苍老的心智?
听着84岁的人,是不是会用一脸的惊恐试图洞悉?
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她应该好好想想。




用手遮挡住晴好的光线,半眯的明眸不经意地扫过手腕,“滴滴答答”的呼吸声有些夸张地被放大,凝一凝神,才发现自己又错过了准时到校的时间。
有些自嘲地微微抽动嘴角。
原来无论自己起床起得多么早,也不会挽回迟到的厄果。
就如同,无论自己如何诚心地祈祷,也不会沐浴到救赎的祥光,一样。

原来,命运就是命运,无论是面对上学这样的琐碎,或是拯救这样宏伟,它都丝毫不会改变它设下的迷局。
那么我,是不是早便不该,做过多无谓的挣扎,呢?
呵呵,或许。




对着干净透明的玻璃橱窗,窥探虚无的空间中那个与她无异的女孩眼眸中厚重迷雾后的隐秘,看得那样聚精会神,仍是徒劳无功。
是谁说,谎话说了千次也成真理。
原来真是这样。自我封闭这样久,便连自己也无法参透,那种冗杂的星象。其实会有一点想知道,在这样冰冷的瞳仁下,是不是真的未曾蕴藏过一丝的温情,是不是真的寒冷若坚冰。
可是,谁知道呢。
洞悉人心这种事,向来便不是,她的职业。
她的职业,不过是一味地淡漠淡漠淡漠,罢了。

面着橱窗踟蹰许久,终于还是决定去上学。一脸漠然地踏进安静的课室的时候,忽然想起初来乍到的第一天。那是应该说“大家好”的日子,那是应该说“请多多指教”的日子,站在温柔的老师身旁,瞪大宁谧的眼波佯装着纯洁,然后在老师的指点下走到属于自己的座位旁,波澜不惊地坐下。
然而,这不是谱写在她的生命中的一章。她依稀记得那片很蓝的苍旻,老师柔和的声线显得多余而冗长。她甚至不发一言,没有“大家好”,没有“多多指教”,她径直走下去,阻隔那些或惊羡或不屑的目光,低垂眼帘拉开一张椅子,轻轻巧巧坐了下去,再把课本又一本一本放出来,气焰嚣张。仿佛那时的身边是坐了一个人,仿佛同那人说了什么,又仿佛他毫不掩饰地怔了一怔。仿佛如此,仿佛如彼。她似已记不明晰。
其实过往究竟如何早已不重要。如今她的右手边空空如也,她拥有了一个人独占两个课桌的权利。而在那已无关今的最初,她是不是已然孑然独坐,根本无足轻重。
当她面无表情地将书包放在邻座的空椅子上时,她便是这样想的。

课间。
三个小鬼头纷纷围在身旁。
“灰原同学为什么这么晚才来学校呢?看起来很没有精神的样子。”
“是不舒服吗?不舒服千万不要勉强自己啊。”
“大概是没有吃到鳗鱼饭吧?吃了马上就会好起来的。”
被围困在这样入木三分的温暖里,她浅薄地笑,“没什么,不过是最近心情不太好罢了。”
“啊?为什么呢灰原同学?是有人欺负你了吗?”
“要是被欺负了请一定要和我们讲,我们会帮你教训他的。”
“对呀对呀。”
如果自己会有手足无措的时刻,那么一定是在面对这些让人感动无言的关怀的一刹。她怔一怔,随即笑靥如月,清冷得温暖,“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这样诚挚的微笑似乎仍是不能让人满意。小鬼头中的谁忽然提议,“我们去露营怎么样?”
“好的呀!步美赞成的说!”
“让博士开车带我们去吧。以前我们五个人不也常……”
寂静。
兴奋的声线忽然这般戛然而止。稚嫩的男孩惊慌失措地捂着他的嘴,面颊上那些可爱的雀斑似亦随慌乱的神色变得绯红起来。他无措地扫一眼无精打采的女孩,女孩低垂她冰静的蓝色眼眸似乎并未察觉诡异。
“啊不是……我是说……我是说我们四个人……我们四个人以前不也常常让博士带我们去露营的么,嗯,我是想说,虽然比起宽阔的大海,山林中到处都是死角,不过……”
……

“不是挺好嘛!以前一直是去山上露营,博士难得也有不错的主意!”
“啊,还行……我可没什么意见……反正是为了把出于种种原因,尽量避免和大家一起出来玩的我也带出来……也不知道是谁的主意,说什么比起到处都是死角的山里,有着良好视野的大海要好得多……”
“这家伙……”

忽然地便扑嗤笑了笑,为这忽然浮现的声响,些许遥远,些许亲切。
呵呵,原来这世上,会有这样抬杠的人啊。
真想看一看呢,碎碎念着“这家伙……”的那个傻瓜,脸上那种郁闷的可爱表情。
那是自己从未看见过的明媚……吧。
可是无论是露营抑或钓鱼,都会是她喜欢的活动。
都是的。




to be continued...

[ 本帖最后由 V_I_H_ 于 2008-5-10 00:59 编辑 ]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the song of angry men
It is the music of a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s again
When the beating of your heart
Echoes the beating of the drums
There is a life about

杯户小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升级
0%
帖子
37
精华
0
积分
0
威望
0
RP
0
金钱
0 柯币
人气
122 ℃
注册时间
2008-2-1
发表于 2008-2-5 19:25:58 |显示全部楼层
人工置顶,柯南呢?挂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大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46

积分

 

升级
15%
帖子
244
精华
0
积分
46
威望
0
RP
110
金钱
212 柯币
人气
1064 ℃
注册时间
2007-8-10
发表于 2008-2-7 09:09:34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 Chapter 2

Chapter 2.
有些幻影,会很刻骨铭心

还是初夏的温度。空气里有淡淡的花香漂浮。五月浅薄的午光透过钲亮的玻璃悄悄映在清凉的木头地板上,伴着树影斑斑。
这样的天气,适合躺在干净的庭院里,轻轻合上眼。会有时光流淌的声响,轻微而柔软。
这就是孩子的特权了吧。可以将宝贵的光阴洋洋洒洒在闲适的休憩上,而不必担忧明日的骤雨或是狂风。踏坏了花也可以被原谅。
这些,是过往自己未敢奢求的吧。

可是,是谁,为她从上帝对恶魔的吝惜中讨得了这样的安然。
又是谁,让她看到了一点点明亮起来的天光。
是。谁。


午后阳光最明媚的时候,一个人悄悄出了门。即使是周末假期,即使初夏的日光不甚浓烈,街上却空空荡荡一片寂寥。偶尔疾驰而过的汽车,走了很远也依然可以听见橡胶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声响。身侧素雅的店铺安静而恬淡,仅有的顾客亦显得从容笃定。止水一片。
于是忽然有些庆幸自己身居米花町。可以这样自然地,把握最干净的时光,遥望最明澈的流云。
其实自己想要的,也不过是这样的平淡,而已。

路过小巧的便利店,拐进去买了冰冻咖啡。店堂很明亮,气温很适宜,于是会让人不舍离开。慢慢踱到卖杂志和书报的一角,货架上整齐划一的黑白色调有些刺痛了她的眼睛。
啊对了,这家便利店,一向便以销售齐全的侦探小说闻名的嘛。
仰头静静打量那些简约的封面设计,封面上穿着风衣刁着烟斗的凌厉身影,一瞬间让她惊怔无言。仿佛忽然忆起了哪个相仿的影子。有削瘦自大的形态,有严肃自信的眉眼,遭遇挑战的一瞬嘴角会期待地扬成明亮的弧度,笑靥轻蔑,眉目炯然。
似是无比熟稔的彼此,再一步便心心相印。
但回忆的勾勒似亦仅限于最浅层的描摹。那样的影子,也仅限于一个影子,游离在脑里。
然而,似乎是这个朦胧影子的爱好吧,柯南道尔笔下的福尔摩斯。
似乎亦是这个朦胧影子的原话吧,最喜欢的《四签名》。
而这,是臆想,抑或是记忆。
她自己也说不清。

走出便利店的时候,手莫名其妙地便负了重。谢绝了方便的塑料袋,执意自己抱着心血来潮买下来的书,全套的福尔摩斯。想想都有些不忍嘲笑自己。不是没有看过这套文字,也不是侦探小说的狂热好迷,仅仅为了一个依稀的影像,便买下了全套书籍。调整了一下手的姿势,棱角分明的书页磕得她的皮肤微微生疼。心里忽然起了厚重的暖意。
会忍不住假想,脑海里那个模糊的影子如若看见自己这一身的狼狈,是会扬声调侃?抑或挑起浅浅的眉毛,暗自得意?
啊,有趣而无意义的命题。

其实不想承认的,是在看到封面的文字时,一阵兵荒马乱的心悸。
柯南。道尔。
那上面泾渭分明印刷的,是亚瑟·柯南道尔。


到阳光已经渐渐渲染为温暖的橘红的时候,才蓦然记起忘了买露营需要的食材。目光明媚的小鬼买回的食品每每是没有营养又无法充饥的零食,日长以往,于是也渐渐习惯了将购买原料视为了自己的使命。不过其实,也并不如一般人所想象的无趣,尤其在听到小鬼充满了快乐的惊呼声时。
一边往购物篮里丢食物,她一边这样想。

怀里抱着福尔摩斯全集,手中提着沉重的购物袋时,她举步维艰的模样让她微微沮丧。一直艰难地不断调整手中物品的位置,她走路亦走得心不在焉。“嘭——”一声沉闷的声响,她狼狈地撞到了走在周遭的人的身上。“哗啦啦”地书籍袋子掉了一地。果然果然,狼狈不堪。
“对不起。”她低垂眼帘,匆匆忙忙爬起来,小声嘟哝了句,手忙脚乱地收拾一地残局。
“啊小妹妹没摔到吧……咦,小哀?”
有些惶恐地抬起头。这样温柔的声线啊。
“兰……兰姐姐。”

“谢谢你。”
当毛利兰帮着提着她的购物袋,和她一起往博士家走时,她小声地道谢。高挑的和瘦小的剪影,夕光下如此温馨恬静。
“啊,没什么的。”笑意温软,和光一片。
呵呵,海豚般的可爱完美啊。
目光不经意地扫过高挑女孩的购物袋,面粉,柠檬,发酵粉,佐料。满满当当。
“做柠檬派吗?”
“啊?啊,是呀。”
“买这样多。”
“嗯?呵呵,因为有个朋友,很喜欢吃的。小哀喜欢么?”
“……还好。”
“呵,我做一个你们露营带去吧。”
“……谢谢。”
“呵。咦,小哀手上的,是福尔摩斯探案集么?”
“嗯。”
“呵呵,姐姐的那个朋友,也很疯狂推崇福尔摩斯呢。不仅福尔摩斯,很多侦探小说,他都喜欢的。”
“……”

就这样有一拨没一拨地说着话。笑靥如月的女孩,和笑靥如花的少女。关于福尔摩斯的话题很快地便消逝了去,可是女孩冰蓝的瞳仁深处却生出莫名的怅惘。有些像藤蔓,枝枝节节。
呐,原来这世上狂热迷恋福尔摩斯的,并不是稀罕的唯一啊。
轻轻笑了笑。
这句话,又是说给谁听的。



to be continued....



[ 本帖最后由 V_I_H_ 于 2008-2-7 09:21 编辑 ]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the song of angry men
It is the music of a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s again
When the beating of your heart
Echoes the beating of the drums
There is a life abou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中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23

积分

 

升级
56%
帖子
238
精华
0
积分
23
威望
1
RP
50
金钱
162 柯币
人气
2 ℃
注册时间
2007-11-28
发表于 2008-2-7 11:10:20 |显示全部楼层
帮你顶~~加油呦~~~
没表情的帖子··~······论坛的表情功能什么时候能恢复~~
o(∩_∩)o...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大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64

积分

 

升级
60%
帖子
424
精华
0
积分
64
威望
5
RP
137
金钱
278 柯币
人气
18 ℃
注册时间
2006-5-27
发表于 2008-2-10 23:28:39 |显示全部楼层


某柯难道..........

期待in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大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46

积分

 

升级
15%
帖子
244
精华
0
积分
46
威望
0
RP
110
金钱
212 柯币
人气
1064 ℃
注册时间
2007-8-10
发表于 2008-2-12 04:33:18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 Chapter 3

Chapter 3.
有些印记,会绵延成永恒

光线甚是充沛的下午。有很洁白的花蕾,也有很飒爽的雏鸟。苍旻蓝得如此彻心彻肺,仿佛是从绚烂的油画中洞悉世界。
是很美好的初夏啊。
美好而明媚。
如果有谁可比拟这种晴好的温度,是不是该是这黄色甲壳虫中雀跃的小鬼?如果有谁可以被诩为阳光,这些小鬼是不是可以有这样的资格?
嗯,是吧。是的。
至少,对她而言。

可是,当暮色四合夜帘围困,谁又会是她在一片凄茫里皎洁的月光?
谁?
谁。


傍晚。空气里依旧浮游着点点滴滴的余热。有微弱的风,携卷着软软的笑语踊跃向山的另一边。
其实有点好奇,山的那头会有些什么。绿茵或是花影。抑或是祥和的炊烟。抑或是狩猎的血腥。
无论什么,都不会是空白。
不会一如她此刻的内心,一片空白。
夕光已经渐渐褪去了。
却失却了月色。
举目荒凉,连弯月亦是奢求。
呵呵。

“喂——灰原——”
“小哀——”
“快过来帮忙啊——”

回头轻轻粲然。然后以孩子的虔诚跑向自己的信仰。
如果悲伤可以被原谅,她是不是也有资格拥抱阳光?
即使在暗夜的困窘里,她会历经山崩地裂的凄凉?
是吧。
她忽然很渴望,一种可以让她笃信的,宽慰的力量。

“小哀你看,这一带有好多松菌菇哦!”
“虽然不是秋季,可是长得很好呢!我们去采一些回来吧。”
“哇呼!采回来做奶油蘑菇汤!肯定很好吃!”
“啊啦,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可是你们能分辨哪些是松菌菇吗?”
“当然啦。你看,我们只要在排水通风的条件都很好的地方,找那些叶子看起来黄黄绿绿的赤松木,松菌菇就会像犯人一样束手就擒了啊……”

“松菌菇一般都喜欢依附在赤松木的根部吸取养分,所以赤松木看起来精神不佳,松叶呈现黄绿色的赤松木根部都有可能有。除此之外,这些赤松木在成长过程中,必须在日照、排水、通风都良好的地方才会长得好。我们只要依照这些线索将现场搜查一遍……你看,犯人不就出现了吗。”

……
呵,原来。
原来,逡巡松菌菇,也会像侦探破译谜案一样的考究。
原来,这样孩子气的游戏,也会意蕴这样深刻的道理。
原来,真的会有这样的人。笑意无邪。无所不知。
可是如果是我,我会选择那个柔软的角色吧。躲在树根下阴暗的洞穴里,等待一个人,眼眸盛满光明,自信地给予救赎,泯灭硝烟弥漫。
可是,有那样属于自己的骑士吗?
有那样的人,可以让她等待吗?
呵呵。
她微微抿嘴,笑得凄惶。


用清净的溪水浸泡着濡软的松菌菇。戴着优雅黑色礼帽的小家伙在透明冰凉的水里沉沉浮浮,用牙签轻轻戳一戳,便又狡黠地漂向塑料桶的彼岸。似是全力以赴也抓不到的高深。
“呵呵,你们呀,真不可爱。”

“你呀,真不可爱!”

调侃。戏谑。顽劣。无语……
脑海里蓦然泉涌的那些字眼,该用什么华丽的词藻来形容它?那种独特的声线和无二的口吻,仿佛倾尽所有,亦只能站在若即若离的方位,抓不住尾音。
那么是谁,遗忘了这样的不可磨灭在她这里,忘记带离?
又是为什么,她的内心一片荒芜而心悸?
不可爱。
不可爱……
不。可。爱。

可是,我未曾期望赢得你关于可爱的赞赏。
真的。
未曾。

而这,又算是开脱么,抑或其他什么?


是夜。
月光离席的夜晚。
晚上喝了太多奶油蘑菇汤,胃有些微微生疼,辗转难眠。
其实自己的食量小得可怕,只是为了几个小鬼诚挚的心意,才勉强自己喝下去。但也并没有想像中的难受。有浓郁香气的奶油,滑过咽喉会有很华丽的细腻感,眼里掩映了孩子纯澈的笑颜,很清透,很明亮。
呐,其实,她有点明白,他们是在努力尝试,在丢失了月光的夜色里,撑起她的世界里的光。

呵呵,谢谢你们,小侦探。

披着外套悄悄爬出睡袋,坐在帐篷前宽袤的草地上。初夏的草坪尚不够繁盛,嫩嫩的芽很是刺动手掌。
嗯,偶尔来露营果然是不错的休养。在东京,似乎从未见过这样浓稠的黑暗。
呵,她果然,还是只适合生活在黑暗中的人。无论历经了多少的祥光,无论挖掘了多少的童真,她依旧,只有在黑暗中,才能释然。
呵呵。漆黑的海底逃逸出来的鲨鱼啊,华梦终究亦仅是华梦。

远远地望见露营村的管理室,以及那在黯淡星光下盈盈烁烁的公用电话金属杆。
忽然,好挂念姐姐。
记得以前自己曾有过那样的习惯的吧,在惨淡的夜色里给已然离世的姐姐生前的公寓里拨通号码。柔和的留言提示,那是不到十秒的姐姐的声响。即使危险横生,但执拗地不愿舍弃,对着寂寥一片和姐姐淡淡而谈的幸福。微渺虚晃的幸福。
即使会夺她性命,亦不会踟蹰躲闪。
可是后来,是因了什么样的惊天动地而放弃了呢?
是什么样理智聪慧的人,谅解了她的鲁莽?
可是今晚,无论是谁亦不能再阻拦她。
她想念着那个眉眼柔和的人。入木三分地挂念。
无论梦魇或是阴暗,都不能阻拦。
不被允许阻拦。

一片寂静。
她疾速的奔跑在夜色里显得突兀而冗长。
笃笃笃……
我在敲响你的门啊。电话线的彼岸。

微微喘息。
手指在锈迹斑斑的按钮上熟稔地揿下心心念念的符码。金属起伏碰撞,有很动听的声响。在这沉谧的夜画下,沉睡的通讯工具被灼热的呼吸唤醒。颤抖。惘然。
嘟——嘟——嘟——
世界那样大,而我要找到你。
即使艰难。

“你好,这里是江户川……”

……



to be continued...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the song of angry men
It is the music of a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s again
When the beating of your heart
Echoes the beating of the drums
There is a life abou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大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46

积分

 

升级
15%
帖子
244
精华
0
积分
46
威望
0
RP
110
金钱
212 柯币
人气
1064 ℃
注册时间
2007-8-10
发表于 2008-5-10 00:57:39 |显示全部楼层

Chapter 4.

有些梦境,只是梦境。


“你知道吗,只要戴上了这个,就绝对不会被发现的……”
……
“不要逃避啊,灰原!不要逃避自己的命运!!”
……
“我和那家伙说好了,要是有什么万一的话,我一定会想办法的,因为这家伙远没有看上去那么坚强……”
……

……

缓缓睁开眼的时候,面前是蒙蒙的昏暗。天花板在视野里显映得高不可及,有清冷的月光被打碎在苍白的墙壁上,一派寂寒。
为什么,她会在这里。
脑海中最后的意象,冰冷的公用电话金属杆,失却月色的初夏夜里彻骨的寒气,斑驳星光下疾速的奔跑,还有……
还有,重要的一串符码,裹罩在反常的凛凛夏风中,连呼吸亦是冰凉。

她猛然坐起来,姿势瞬间的陡变让她眩晕如梦。仿佛是在那不甚清醒的夜里,她在冰凉的数字键码上揿下了回忆的密码,整个夏季最后的寒冷在那一瞬穿透指尖渗透入她单薄的心肺。又仿佛是在那模糊的意识罅隙,孩童稚嫩的声线、沉静的语调、有条不紊的字码组织、和千年不遇的安然。
然后,是举目的连绵暗夜,黏稠得让她失却了睁眼的勇敢。
然,是谁。
是谁,给了她暗夜追逐的焦渴?
是谁,掠夺了她最后的理智?
谁。

而又是谁,在灰蒙蒙的梦境里,对她伸出尚不够宽厚的掌心,对她说,不要逃避;向她承诺,他誓死的守卫和安心。
又或者,这本便是梦境一场吧。从来没有奢望过公主的尊贵,又怎会祈祷骑士锋利的剑,去刺透溶不开的稠重黑暗。
梦境而已。
亦或者,梦魇罢了。


头晕晕沉沉,手指不经意地触到厚重的被褥上叠放整齐的湿毛巾,颤颤巍巍,带着灼热的体温,额头一片焦躁。
是我,生病了啊。
她自嘲地笑笑,什么时候,竟松懈至生病昏迷亦不自知了。歪着脑袋寻找那个拙重的背影,洁白的实验袍让人心生依赖。
父亲。
父亲一般的,心生依赖。

然。
她的目光蓦然凝滞,心依稀被剜去般的灼痛。银白的电脑屏幕,趴倒在书桌前苍苍的老人,歪斜的眼镜,陡然滴落的红色液体,暗夜里,时光如此刺目。
怎么……怎么会……
不可以。不可以!

“博士!博士!!”
她惊叫着跌撞下床,跑过去狠命摇晃没有反应的躯体,一直一直以来,她都以一种无力的姿势眼睁睁看着生命中她的珍爱被时光磨灭了痕迹,心痛无以复加,却无能为力。然这一次,她不要连见证离别的机会亦被剥夺,这一次,她不要让她珍惜的灵魂泅渡远离。
即使,那不是她所能操控的。
即使如同在久远得仿若封尘的记忆中,她手足无措看着那个她生命中唯一的光明在黯淡的目光中渐次氤氲成为模糊的光影,无能为力,但亦不要连一句“再见”亦不可及。
然,真的,便是这样的,连“再见”也没有,没有佯装天真的笑靥,没有自大的挥手,她的世界,瞬间光明泯灭。
只一刹那,暮色四合。而她,一瞬沧桑。

“小哀啊……”

猛然抬起头,微微蠕动的苍颜白发,和柔柔的喃喃低语。
那是值得用生命去交换的东西。

“博、博士……”
“糟糕,又睡着了……唉呀!番茄汁!又洒到地上了!啊总是这样难怪以前……呃……啊……小哀感觉怎么样?”
“我……怎么了……”
“露营的第二天一早起来你就不见了!结果在很远外的管理处小木屋的公用电话旁发现你晕倒在那里,就赶紧把你抱回来了,拜托了新出医生来给你看病……感冒了,大概是那夜受凉了吧。小哀就是有什么要紧事也不要半夜跑出去啊,很危险的。”
“……”
“可是,看起来已经好多了,没什么问题了,你放心地去睡吧……”
……

“我跟博士说过好几次了……让他不要在上网的时候喝罐装果汁。反正肯定会睡着,果汁一定会打翻的……”
“可是,你、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只是有不祥的预感,所以到这里来看看你……我说是来帮忙照顾你的……不过好像是杞人忧天了……所以你可以放心地去睡了……”

她蓦然抬头,不知所以地望向二楼的扶手。破碎的月光透过斑斑疏影泄露星云心事,缓缓投映在洁白的扶手上,错觉一瞬,她依稀看见一个瘦小而自大的身影,慵懒地用手撑着硕大得让人不禁嘲笑的头颅,玻璃与玻璃间有温润的白光。亮彻灵魂。
她怔怔地望,然当她再次定神时,才发现那不过是光与影在时空里开的小小玩笑,空空荡荡的扶手,一如她空空荡荡的心。她被保护起来,也只有在她梦里的那一瞬罢了。

然,无论是谁,无论是谁曾包容她蛮横的强装、坚持地给她生命的承诺,无论那人是不是扬起不屑一顾的微笑、击破她脆弱的妄自菲薄,甚至,无论这样的人是不是真正曾经存在,她都足以用这些逼真的华丽梦境,去驱散所有潜藏的寒光交错,不用一路牵引,也可以安心。
即使,她微笑,也不过是在梦里。





to be continued...
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
Singing the song of angry men
It is the music of a people
who will not be slaves again
When the beating of your heart
Echoes the beating of the drums
There is a life about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小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升级
0%
帖子
9
精华
0
积分
0
威望
0
RP
0
金钱
0 柯币
人气
0 ℃
注册时间
2008-8-19
发表于 2008-8-22 00:41:32 |显示全部楼层
某柯呢???

死了好歹也提下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中学生

0

主题

1

好友

2

积分

 

升级
3%
帖子
108
精华
0
积分
2
威望
0
RP
3
金钱
8 柯币
人气
69 ℃
注册时间
2008-11-6
发表于 2008-11-8 17:41:59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期待文章继续呢,工藤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名侦探柯南事务所 ( 沪ICP备17027512号 )

GMT+8, 2024-7-22 01:05 , Processed in 0.044300 second(s), 24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