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事务所专题-柯南20周年纪念事件簿
搜索
查看: 1105|回复: 1

[新兰向] TEARLESS

[复制链接]

最后的银色子弹

2

主题

5

好友

2346

积分

 

帖子
7374
精华
21
积分
2346
威望
525
RP
4368
金钱
6641 柯币
人气
57 ℃
注册时间
2006-8-23
发表于 2008-6-24 17:14:00 |显示全部楼层
TEARLESS
你走向她,她坐在角落里,把脸深深埋下去.
天下着雪,外面一群孩子玩的开心,角落里的她恰然是一个反差.
你怎么了吗?你轻声问她.
我的父母,还有姐姐,都被人杀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她抬起头,忧伤的脸上没有一丝泪痕.
那你为什么没有痛痛快快地哭一场呢?还这样显得这么平静...你问着,声音很轻...很轻...仿佛在害怕什么.
我的心是空的,我没有眼泪,我不会哭,不会流泪...她的声音显着更大的痛苦,忧伤的脸上的眼角边上似乎要渗出一滴血来.
你要把眼泪送给她,她显得很吃惊.
你收下它,你就有了眼泪,有了爱.
什么?
无泪并非心无泪,只是未到伤心处。哀,好好活下去.你的父母和姐姐一定这么希望.你把泪放在她的手上.
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哀望着走去的你的背影,大声问.
新一...你没有回头.
雪还是下着,哀的脸上流下温暖的液体...
1)新一
高中生的你,已是倍受关注的名侦探,而你身边的人,却有一种莫名的感觉.
从小到大,你流泪的次数,是零.
你的脸上,更多的是微笑,那一贯自信的微笑.即使是一败涂地,那笑容都不曾改变。也正是因为如此,绿茵场上的你,几乎吸引了所有女生的目光.
那件事情你没有告诉除父亲外的任何人,你只是把她安置在一个公寓里,照顾她.
日子过的很平淡,直到有一天,哀突然转到你所在的帝丹高中,而且是有你那个高二(B)班,连你都没有告诉.看到老师引着转学而来的新同学,不自觉了一声。

晚上去看哀的时候照例带了一大把的玉兰花,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兰花的,你自己也觉得有些奇怪,只是一走进花店,就会买一大束。
哀,怎么转学了,也不和我说。
怎么了吗?我只是想突然转到你班上去的.”
没什么,只是好奇问问而已.”
班上那个叫毛利兰的同学是谁?你好像从没提过她.”
你说兰呀,我说过的呀.是你忘了吧?”
噢,是你的那个青梅竹马吧?…”

第二天你和哀一起去上学,班上的同学像发现新大陆一样.
原来早就认识了,怪不得这么多空座位,偏偏坐到这个小子旁边,工藤,你艳福不浅嘛~~”
早就习惯班上那群八卦狂们的你毫不在意.
放学时平常的两人的放学路上多添了哀的身影,三个人并排走着.你和哀说笑着,兰只是在一旁默默地听着,跟着.仿佛和你只是走一条路,而并非相识.

走到分叉口的时候,兰向家的地方跑去,你突地才想起些什么.
第二天,你对兰说,TEARLESS,晚上八点半,不见不散」
兰发了一上午的呆,放学时,还是园子提醒了她.

TEARLESS
是你常去的一家咖啡吧,吧主喜欢放一首名叫[TEARS]的歌.每次和兰来这里听到这首歌时,兰都会禁不住落下泪来.而你总是笑笑,说自己对音乐不敏感,这首歌很无聊之类的话.
晚上八点,你打算去的时候在路上看见了哀.

新一,你听说了吗?新宿那里发生了一件连环凶杀案.暮目警官打电话给我说他到处找没找到你,打你手机又关机,打家里电话又没人接.发生什么事了吗?”哀一看见你就说了一大堆.
你惊了一下,“连环凶杀案?新宿?”
你不知道吗?”
?新宿是把,我去看看.但是……”
有什么事吗?”哀看新一有一点犹豫.
今天月了兰的[TEARLESS],但是现在除了这种事,连环凶杀案?今天?总觉得很是奇怪.”
什么今天呀?昨天的报纸你没看到吗?”哀表现得非常惊讶.
那件事又出现了,难道说我的推理出了问题?”
你去看看情况吧,兰那边我去跟她说下.”
拜托了…”你转身跑走了.
“TEARLESS……”哀自嘲似地上扬了一下嘴角.


2)灰原


[TEARLESS]

“毛利同学。”你一进[TEARLESS]就看到了坐在窗边的兰。“你是在等新一吗?”
“恩,是啊,灰原同学”兰有些吃惊地看着你,“新一他出了什么事吗?”接着就显露出来无比焦急的神情。“新一出了什么事?”
“昨天的报纸你看了吧?那个连续杀人案。好像又出了点状况,新一他去忙了。”你回答。吧台上的钟,时针和分针重合指向上方。
“唉,又是案子呢….

“我有些路痴,花了这么长时间才找到这里,让你白等了这么久真是对不起。”你似乎有些抱歉地说道。
三个半小时,[TEARLESS]离学校只一刻钟的时间,绕了三个半小时。
“要怪都该怪那个推理狂,害我等了这么久,还让你这么辛苦地来找我。”兰轻易地相信了。
真是个容易骗的女人。你在心底想要发笑。
“但是我也有不对的地方,如果能早点来的话就不会让你等得这么辛苦了。”你说着拿出一个小东西。“这是我在车站等车时买的,因为觉得可爱所以多买了一个。这个送给你。”

一个坠着像杨梅的钥匙环,兰接了过来。“果然是好可爱呢,谢谢你。”喜欢的呢。
“喜欢就好,现在一起回家吧,正好顺路。”你说,“我叫你兰你不见意吧?”
“当然不见意了。”兰拉起你的手走出[TEARLESS]



3〕新一


第二天的你依然和平时一样,找兰一起上学,不同的是兰,变得比平日安静了许多。一路上,你不停地说着你那永不厌倦的福尔摩斯,而兰只是随着符合几声,或者喊出装作听不见。也使你没了兴趣。
“怎么啦吗,兰?忍不住问了出来。
“没什么?只”兰欲言又止,转过脸继续看脚下的石子。
“如果是为昨天的事情生我的气,我道歉还不行吗?”你转过脸,试着不去想她脸上的表情。“不过,我的确是有点事想要告诉你的….

“什么事?”
“这个吗它是说那个...”被兰一问,你反不知说什么好了。
兰突然转过来,对着你的脸。你吓了一跳,站在那儿挪不动步子。呆呆地看着兰的脸的你,脸渐渐红了。张开而又马上合起的唇,使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仿佛下了决心,你走到挨她更近的地方,俯下来在她的耳边,用一种你觉得自己都无法听见的声音说:
“我喜欢你。”

兰也许听见了也许没听见,但对你来说,心总算是平静了些。
风抚着兰的长发,兰站在那儿。
你拉着她的手跑了起来,“快点,不然,要迟到了。”气喘吁吁地跑进教室,后一刻,铃就响了。你拉着兰的手跑进教室的一幕成为同学们八卦的话题。而印在另一个人的心里,却又有另一番滋味。
放学前,哀写了一个纸条给兰。你帮她传了过去。

放学的时候,兰说有事先走了,而你又接到了目暮警官的电话。
又是案子,这年头还真是不太平。
你虽然抱怨,却依旧又埋头于事件之中。



4〕灰原
你传给兰一个纸条:
TEARLESS,晚上八点半,不见不散」
和新一一样的话。

“兰,你喜欢新一对吗?”单刀直入地问,不像你的风格。
“哀,我...
“我喜欢新一。”直接了当地说,不是你的习惯。
“哀,你...
“所以,新一他不会喜欢你的。”武断地判定,不和你的作风。
“可是,哀...
“所以,你不要靠近他。”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不是你,灰原哀。
是你已知道乐真相,工藤新一喜欢的是毛利兰。
而不是你灰原哀。

但是有些事情不是知道了明白了就能够放得下了。喜欢毕竟是一种感情,如果能够轻易的拿起放下,那还叫什么感情。
但是如果不放下却又不行,自己根本没有胜算。因为还没有开始就一家一败涂地。
还真是失败。



5〕新一


晚上,更确切地说是夜里。兰给你打来电话。
“新一,我有点事。”兰在那头小心翼翼地问。“关于灰原哀。”
你眯着眼睛听着,虽然有些不高兴。但是关于哀的事,你有些好奇。
“什么事情明天说好不好,明天正好周末,我去找你。”说完便挂上了电话。

第二天还是兰来找你。早上700便来了。
“兰,怎么了?”你还是一脸迷糊。
“我想问你有关哀的事情,她和你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兰问,“你是不是很早就认识她了?”
一连串的问题,是时候说出来了吧。
“兰,我们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你见过我流泪吗?”没有直接的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额...”兰卡壳了一下,“在我印象中,的确没有。在你眼中,似乎从没有过伤心和痛苦。被别人打伤,自己的失败,甚至当你最敬爱的父亲死去的时候,我都没有见过你流下一滴眼泪。可是,为什么突然和我提这个?”兰更加奇怪。
“你还记得十年前的那起案子吗?我一个人逞强一个人溜走,结果让父母找了好久的那次。”你慢慢低下头开始回忆十年前。

时间追溯回那一年
那时的你七岁,本是出于贪玩的孩童的你,却喜欢缠着父亲在案发现场转来转去。幼小的你,对于尸体,对于鲜血,表现出的是不同于同龄人平静。那样的神情,让每一个见过的人惊讶不已。甚至连目暮警官都经常打趣优作先生说他后继有人。
而对于父亲,你有的是憧憬,敬爱,羡慕和自信。自信有一天可以超越他。

于是那一次,你偷偷溜走,想要查出真相,独自一人。
但是你毕竟还只是个孩子,有很多事情无法办到,有很多事情无法控制。
“小鬼,说,那四个人往哪跑了?”一个黑衣男子拿着枪抵着你的太阳穴。
你害怕。
身体不由自主地倾斜,眼神顺着瞟了一眼那个地方。
他注意到了,向着那里跑去。

接着发生了两件事。
警察找到了你。
但是同时,想起了你一生都不能忘怀的声音。
一共五声,是枪响。
等你跑到那里时,已是鲜血一片。那个黑衣男子。一个茶色头发的女孩。三个人围在女孩身边保护了她,她昏了过去,也许因为惊吓。她的眼中流了一滴泪,让你觉得悔恨。
女孩是哀。
而你把所有的一切责任揽给了自己。

像妹妹一样地去照顾她,给他所有可以给的东西,并为此努力地打工挣钱。
想做的就是可以让她拥有一个可以让她安心的家。
但什么都没有说,什么也不敢告诉她。
害怕被她所恨。但又害怕哪一天她知道真相时会做些什么过火的事。

小心翼翼地过了十年。
有时很想忘记。



6)


“哪么,你喜欢过她吗?”你问道。
这个问题使新一楞了一下,“为什么这么问?
你把[TEARLESS]中发生的事告诉给新一,新一似乎无法相信,更不能理解。他一步一步地走着,仿佛失了魂,却又能明辨方向。
等你反应过来时发现已在[TEARLESS]门口。
又是这个地方。

我送给他眼泪,是希望可以稍稍弥补她一些;尽心尽力地照顾她,也只是希望她能生活的幸福;虽然爱他,但只是把她当作妹妹,想尽到做哥哥的一点义务。”坐在[TEARLESS]里熟悉的座位,听着[TEARS],眼前的新一一点一点地说着。“[TEARLESS],无泪,当一个人失去了最爱之人时,就会失去泪水。但泪并非一种,另外一种泪是流淌于心,痛于心的。”
原来正因为如此他才喜欢这家咖啡吧,他一直在流泪,只是没有看见。你想着,看着将头埋于臂间的新一。

沉默的一天,到了傍晚才各自回家。
你不放心新一,但又不知该做什么,回到家就呆在屋子里。不顾父亲的埋怨。
拿起哀送的钥匙环,杨梅的笑脸依旧,你却挤不出半分笑容。
捏着杨梅,突然察觉到了不对劲,转身就往新一家跑。



7)


“如果不是我的话,她应该能够和家人在一起的,一起的....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我知道是我做错了,当初不该一个人去逞强,不该把他们隐藏的地方暴露给他。只有要能多坚持一会,就能等到警察他们了。最多也只会死我一个人而已.......

你盯着面前的墙,听着从耳机中传来的声音。
原本只是为了窃听关于毛利兰的私事的窃听器,现在发挥了这样的作用。

十年前,原本已经非常想要忘记了。已经想这样的生活下去了。
“为什么已经这样的我还要去知道这个。”你喃喃地说。

餐厅的桌子上放着一张化验单,模糊的字迹是被泪水打湿的。
看来已经不需要告诉他了呢,还是应该说他不知道的正好。
从火柴盒中取出火柴,擦燃,然后把化验单点燃,直至烧痛了手才反映过来。

又是一贯的自嘲的微笑。
又是一贯的哀伤的表情。
灰原哀。
宫野志保。



8)新一


你回到家就躺倒在床上,似乎是忙了一天的案子。

“哀。”
从隐蔽的地方,灰原哀走了出来。掏出口袋中的手枪抵着你的脑袋。
“大侦探,你还真是清楚呀...
你脸上的表情丝毫未变,“在兰身上装了窃听器是吗?”依然闭着眼睛,对这周围的一切,仿佛早已预知。“哀,要开枪的话,把保险锁打开。”伸出手特意去帮她打开保险锁。“这样才能够开枪。”

本就颤抖的手变得越发拿不住枪。“新一,要知道我是想杀你。”哀的声音很轻。
“对不起,哀。你终于坐起来,想要拿走她手上的枪。“哀。”
说这些能有什么用呢?你也明白,但面对这样的哀,你完全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过去的事情不可能挽回。要是有后悔药这个世界还会有后悔这种事吗?

哀的泪水顺着脸颊流到你的脸上,流到你的唇上。
从没有流过泪,原来泪是这么苦这么涩的东西。能够一下刺进人的心里。
想把她拉入自己的怀中,想要把她的悲伤停下。
如果说可以的话,真想把命给她。但是不行,你知道,这个世界上,哀需要你。而且不止是哀需要你。

“对不起,新一。”许久,沉默被打破。
对不起,要说对不起的人明明是自己。你这样想着。
“对不起,新一。我做了点傻事。原谅我。”

然后屋子中又陷入了沉默。如同死一般的沉寂。



9)


“新一....新一...”你大口地喘着粗气,却还要用着仿佛所有的力气地喊着。
晚上830。又是这个时间。
“新一...新一...”一遍一遍焦急地喊着。

一会儿,比今天下午还要失魂的他。若不是那双似曾相识的虽饱含悲痛却没有丝毫泪水的眼睛提醒了你,你几乎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个人是他。
“新一?怎么了吗?”比刚才更加焦急。
但是直觉告诉你,哀死了。没有任何理由的直觉。

你希望直觉是错的,但事实就是事实。无法随着人的心愿。
服毒自杀,在你看来,其实是没有任何理由的。只是因为新一不喜欢她。
哀不会这么傻。
另一个原因你问新一也没有得到结果。


在把哀的尸体送到殡仪馆之后,你觉定陪新一到哀之前住的公寓看看。那已经是第二天的事了。
一路上听着新一的叙述的你在看到公寓的兰花时,不由地一愣。
兰。



10)新一



陈放兰花的瓶子地下压这一封信。你拿起来看。
新一.兰(收)。
信封上的字。

新一,兰:

当你们读到这封信时,我想我已经去见我的父母、姐姐了。
我只能抱歉说这样的语句太过俗套,已经是电影情戏里反复的滥调了。只可惜,在这场情戏中,我不是女主角,而男主角是你新一。
其实我也很满足了。因为父母和姐姐使我多活的这十年里,能够得到你的关爱,能够像普通人一样上学,一样聊天,一样哭泣。我真的很快乐。

我没有恨过你,即使是用抢抵着你的时候,我也没有恨你。
我知道,我只不过是强迫自己去恨你。
后来我也想过,是不是没有你,我们一家就能幸免于难。事实上,我知道,那不可能。只是早晚的问题。你至少让我平静地生活了十年。

我误会了那滴泪,如果我没有在兰身上装窃听器,也许还会一直误会下去。而透过那个窃听器,也让我知道了十年前的事。
那不是你的错不要自责。

兰,对不起。
我觉得做了这种事情伤害到了你,但我希望,你能相信,我做这种事的理由。
我知道,你像姐姐一样是一个天使。
我和你总共没说过几句话,大部分还是假话。你全部都信了。

在天堂里我也会一直看下去的哦,你们的这场戏。一定要好好的继续下去。我相信我的选择和你与新一。
记住,一定要幸福。





11)新一

七年后

加长的林肯车中走出一对新人。兰穿着茶色的婚纱,手里捧着一大束玉兰花。你穿着白色的燕尾服,牵着兰的手,一步一步走着。

“哀,今天我们结婚,你看见了吗?”
“哀,我们很幸福。你会高兴吗?”
“哀,我知道你服毒的原因了。虽然我觉得即使这样,也希望你活下来。”
“哀,天堂的日子好吗?和家人一起生活的日子比陪着我这个推理狂舒服吧,至少不需要天天为我操心。我现在已经很努力地改那些坏习惯了。”
“哀,我爱你胜于自己。但不是喜欢,那不是情。”


end


[ 本帖最后由 lock-486 于 2008-6-30 07:41 编辑 ]

最后的银色子弹

2

主题

5

好友

2346

积分

 

帖子
7374
精华
21
积分
2346
威望
525
RP
4368
金钱
6641 柯币
人气
57 ℃
注册时间
2006-8-23
发表于 2008-6-30 07:42:36 |显示全部楼层
ok...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名侦探柯南事务所 ( 沪ICP备17027512号 )

GMT+8, 2021-10-18 03:29 , Processed in 0.042692 second(s), 13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