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事务所专题-柯南20周年纪念事件簿
搜索
查看: 1354|回复: 1

[交流] [ZL] Heart Track

[复制链接]

杯户大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71

积分

 

升级
78%
帖子
17
精华
3
积分
71
威望
7
RP
159
金钱
1314 柯币
人气
4 ℃
注册时间
2008-2-9
发表于 2009-1-22 22:57:2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飓风音速 于 2010-1-24 12:21 编辑

Heart Track

文为外太空纠结产物TAT那么纯真的少年情怀就给俺弄成大叔大叔了OTL
掩面奔..


在夜的中央他突然醒来,隔壁的学生还在一遍一遍的拉生涩的练习曲,他坐起来听了一会,又躺下翻身睡了。曲子突然换成了欢快的调子,他被吵的睡不着嘟囔的骂了句,用被子蒙着头,却仍然无法阻挡声音进入他的梦境,曲子在空气中染出些许暖色,让他恍惚像回到了很多年前。

那个时候他们不过十七八岁的光景,可以赤手砍下一只海兽五彩斑斓的脑袋。在贪财航海士的引领下与一帮不着调的家伙跟着一个总喊着要吃肉的船长开始了冒险的旅程。

他还记得那天天气好的像一个阴谋,一个物体喊着她的名字从天上高速落下来,他瞬间有了很不好的预感,觉得自己该向后退几步,让那家伙就这么落在甲板上。可最后他还是没动,就这样直直接住了他。烟尘呛的他很难受,一睁眼就看到那家伙大大的黑白分明的眼睛。

“抱歉呐,zoro。”那家伙按着帽子咧开嘴哈哈的笑了。他想气急败坏的骂句,不过少年小麦色的肌肤散发出清秀的阳光味道让他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接下来绿头发的剑士第一次做了不受大脑控制事后想起来还是很惊悚的事情。

他有些粗暴的按着他的船长柔顺的黑色头发,对着那小小的嘴唇一把吻了下去。ZORO已经不记得那时自己是睁眼还是闭眼,也不记得除了他们二人的世界发生了什么,只想在那温暖的微光身边这样一直沉迷下去。

可神经宽到可以拿来躺的船长眨巴着眼睛坐起来,思考了一下,低下头问了剑士一个很严肃的问题”ZORO你饿了么。“

ZORO突然就觉得全身的血液冷了下去 ,白色的海鸥好像瞬间披上了黑色的乌鸦皮,嘲笑他竟如此高估他的船长的智商。剑士的面无表情让LUFFY觉得自己一下子找到了问题的要害笑得好不得意“哈哈,果然是饿了。我也是啊ZORO,我们去厨房偷偷拿一点吧。”

那家伙什么时候能考虑点除了肉以外的东西,ZORO忿忿的想。但他没说,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找个角落坐下来就睡了。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分钟,却比以往任何的战斗都让他紧张劳累。


这个不算愉快的梦让ZORO感到一点点难以平静。隔壁学生好像终于休息了,他披上外衣准备去店里吃点东西。坐在靠窗的座位上,咖啡的香气让他慢慢安静下来。他摇曳着杯中咖啡色的液体想什么时候自己开始不喝酒了,这种不能一下子灌到胃里的东西他以前一向是懒得看一眼的。店里到处坐着卿卿我我的年轻情侣,他别过头去付账走了出去。

以前有个卷眉毛的白痴厨师曾很不屑的斜眼看着他说绿藻头你这样的人一辈子都娶不到老婆。那个阶段他正满心满脑的思考要怎么成为世界第一的大剑豪,结婚什么的从来都不在日程范围内。这样想着厨子的挑衅突然就变得有点好笑,所以他也很不屑的弯了弯嘴角表示回应。

可现在他已经作为世界第一的大剑豪赋闲在家,不用再被暴躁的航海士使唤,不用再在海浪扑来的时候站在船尾砍下一颗颗海军的炮弹,日子平静的让人就要失去握剑的能力。

也不是没有遇到过明眸皓齿的女子,言语温柔,笑容亲切,烧得一手好饭菜,会编织漂亮的花圈,仿佛全世界的美好都集于一身。当她第一次把便当递给自己的时候,ZORO想起老师那张慈爱却略带坏笑的脸“ZORO你也该找个妻子了。”这样的女孩子和目前为止遇到过的,都完全不一样啊。

可就是提不上心来,虽然体贴优雅找不出一个缺点,但黑色的眸子总让他想起另一个人,虽然似乎是很久远的事了,却总让他无缘无故的胸闷,在那般姣好的女子面前潦草应付几句匆匆逃离。


彼时他们在大海上迎着海风航行着冒险的地图,也和同伴们并肩打过许多次痛快的战斗,那个总在船头叫喊着海贼王的人带着他们向梦想一点点前进。没有人怀疑他们会一直前进,却忘了总有到达终点的时候。


他想起他们的初识,无论自己如何不耐的表现了对成为海贼的不屑那家伙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自得其乐的开始了自我介绍。
“我是路飞,来当我的伙伴吧。”

那时候zoro被绑在烈日下已经第九天,全身是血饿的头眼昏花外加太阳的暴晒已经让他的大脑神志不清分不清东南西北,但当那个人没有一丝恐惧的走过营地来到自己面前眯起眼睛笑的像认识多年的老友时ZORO第一次感到无奈,甚至还有久违的轻松。

那个粉色头发想当海军的小鬼说了些理想信念什么的ZORO已经记不清楚,但当那顶草帽冲到自己面前挡住了所有的子弹抱着自己的刀问自己到底是愿意就这样死去还是和他一起并肩作战的时候他想做个海贼看上去也不错就做了决定。

事实证明那是个出色的选择。


后来他们航行到伟大航路终点,一次连最优秀的航海士都没有提前预知到的漩涡卷着无数海兽向大海深处的黑色地带狂啸着前进,他们的船不幸也被卷了进去。海水散发着腥臭,黑暗带着死亡的征兆铺天盖地而来,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他们会葬身在这片海域里。

在醒来后他们意外的发现自己又接触到了陆地,不是被冲上海岸,而是,真真切切的处在海底的陆地上。考古学家看了一块石头上的雕刻突然声音颤抖,片刻后她说,这是海贼王哥尔罗杰最后到达的土地。

“哦哈哈哈,好~~~厉害啊,我们找到了ONE PIECE了么。”船长第一个跳了出来。几乎没遇到什么困难的,在岛深处的洞穴里他们发现了上任海贼王的小箱子,在数目可观的财宝面前朴素的异常。箱子里只有一张纸,上面有几个字“回头看。”

船长大人拿着纸很无趣的撇撇嘴向后看,原来以为是什么机关却没有任何石块移动的声音,洞口光亮涌进,他的船员挡住了光,于是他只模糊的看见了他们的脸,没有看到表情。那个时候他破天荒的没有大喊大叫只是安静的站着,习惯性的按着自己的草帽。

“走吧。”他说。

于是在ALL BLUE做过菜的厨师,画了一屋子航海图的航海士,找到历史碎片的考古学家能让婴儿破涕为笑的音乐家还有成为大剑豪的剑士,医术一流的医生,最优秀的船工跟在刚刚成为海贼王的人后面重新上了船。

那些在酒桶上喊过的豪情万状的梦想,那些倒下后又挣扎着站起来的誓言终于到了应验的一天。
接下去该怎么办呢。


乌索普说他要回村子里去和玛雅说伟大的乌索普船长经历过的伟大的冒险。
娜美说她要看看村子里的橘子和风车。
SANJI叼根烟说也该回去帮老头子了,年龄那么大了估计都分不清糖和盐了。
FRANKY说他要回水之都去做个修船工,说不定还能当个副市长什么的。
BROOK说他就去伟大航路的入口给鲸鱼拉小提琴唱歌好了。
乔巴说他要继续精进自己的医术。


然后LUFFY问ZORO准备怎么办的时候ZORO皱了眉头没有回答反问LUFFY的打算。LUFFY一下子就扬起了大大的笑容,我啊,既然已经成为海贼王了,就回村子去好了。

船上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
但直到最后ZORO也没说出自己的打算。



船上的人一个又一个的遇到又一个又一个的离开,是笑着扬起手回头时却都泪流满面。那些不小心交错的梦想,那些大声唱过的歌,那些航行过的海域,那些最重要的同伴,最后都还是说了再见啊。

再见。
如果没有考虑过离别什么时候才可以再次相见。



等只剩下ZORO和LUFFY两个人时,ZORO有种冒险才开始的错觉。但明明航向的方向不同。一次是扑向大海,一次是回到岸边。


他回到了那个小小的道场,拜见了老师。在那里住了一段时日,那个时候老师笑着推回了他还回来的和道一文字而摆出慈爱父亲的姿态问了句“ZORO什么时候带个妻子来呀。”
他当时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


夕阳把人的影子拉的很长,那边人家的灯已经亮了起来。
晚风微凉,树林里有蝉在窃窃私语,一轮皓月挂在无星的夜幕之上。


记得还只是**岁的时候,他第一次拿了真剑,两把真剑,手上沉甸甸的重量让他挥舞的吃力,不过依旧自信的叫嚷着要和面前的人再比一场。
拿着一把真剑的女孩子短发,眼神犀利,有不输男人的女剑士的飒爽。

叫喊着挥剑扑向前去却很快被抓住了破绽剑落地。克伊娜的第两千零一次的胜利。倒在地上的绿头发小鬼第一次不甘的流出了眼泪。

他们约定他们之中有人一定要成为世界第一的大剑豪,强到名字响彻天国。

剑士向来是信守承诺的人,所以会不要命的练习,会一次次的挑战,会站在最初的地方问托付给自己梦想的人
"克伊娜,我的名字,你在天堂听见了么。“



后来他要离开,站在港口问老师伙伴的定义。

是共享梦想的一群人,是并肩作战的一群人。不是亲人不是朋友不是恋人,是在有限的生命里共享命运的一群人。
所以,老师突然笑了,ZORO想的话随时都可以见到呀。

谁要见那群混蛋啊。ZORO想到没想就脱口而出,可依旧掩盖不了语气中的欣喜意味。

但大家都在各自的海域上努力着,再聚在一起不是什么容易的事。而ZORO又是个懒惰怕麻烦的人,所以再见的日子,被无限拖长遥远了。

         
ZORO发现自己在规律的吃三餐时突然意识到岁月已悄悄的溜过,去见某个人的计划被无数次的搁浅下来,直到现在。

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理由去见,伙伴朋友这样的词语无法给飘忽的心事定下一个确切的诠释,而那句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的话在两个人的船上曾被他假装轻描淡写的提过,却被烤肉完全的吸引了那个人的注意力。

一辈子第一次用像表白的语气说了像花痴厨子一样的话,听不见的话,谁还有勇气再来一次啊。
而且还是“在一起吧。”这样的话。


这样,就错过了。


离开道场后ZORO漂流到不知名的小镇,一个安静偏远到不知道海贼王换代的小镇。
当他看见LUFFY那张三千万贝利的通缉令时突然就有种时光倒流的感觉,当即就决定住了下来。


这样的小镇突然开了一家附带医院修船厂音乐厅橘子林的酒馆是一件很令人惊奇的事情。

所以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也不是什么不正常的事情。

睡个觉起来一定就都看不见了。
当他刚躺到床上时却听见了以为永远不会再次听到的声音。“ZORO过了这么久还是这么爱睡觉呀啊哈哈,真是懒啊。”

是梦。
第一个闪过脑海的就是那个念头,但那黑色的短发,左眼下的小小伤疤还有一模一样的傻笑。除了少了草帽外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直到那群吵吵闹闹的家伙一起涌进来骂他干嘛选了一个这么偏僻的地方害他们差不多要把整个大海翻过来时他才反应过来,骂了句吵死了,转身又睡了。
第一次睡的这样无比安心。



后来LUFFY问那天在船上ZORO说了什么,ZORO随便拿块肉就堵住了他的嘴,却默默的握紧了他的手。

ZORO问LUFFY为什么会和大家一起来这里,LUFFY大嚼大咽之余口齿不清的说了句“因为我想见你。”

他慢慢握紧了他的手,低下头,做了和多年前一样的动作,却无比温柔,像恋人般的。
“我饿了。”他说。


他们都是对着地图分不清东西南北的人,也总莽莽撞撞的弄断了牵在身上的线。
即使分开,还是再次相遇了。

就这样,在一起吧。

-FIN-
对不起

推理爱好者

1

主题

0

好友

80

积分

 

升级
0%
帖子
245
精华
0
积分
80
威望
0
RP
195
金钱
0 柯币
人气
1559 ℃
注册时间
2008-10-31
发表于 2009-1-23 18:17:26 |显示全部楼层
又长篇的
坐下来,慢慢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名侦探柯南事务所 ( 沪ICP备17027512号 )

GMT+8, 2020-10-31 21:38 , Processed in 0.038694 second(s), 20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