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事务所专题-柯南20周年纪念事件簿
搜索
查看: 1175|回复: 3

[原创文章] no title. --fin--

[复制链接]

见习侦探

8

主题

0

好友

207

积分

 

升级
34%
帖子
161
精华
7
积分
207
威望
2
RP
509
金钱
304 柯币
人气
154 ℃
注册时间
2008-1-24
发表于 2009-10-23 07:43:42 |显示全部楼层
————————————————————————-

关于这篇文章...我只有两个字描述:慎入!!!
= =|||一定要慎入!!!如果雷到你,请相信我= =那绝对不是我本意……总之就算雷到也请原谅我T-T。





——————————————





————————————————————

她被发现昏死在工藤宅的门口。

破旧的衣服上血迹斑斑,苍白的肤色察觉不出一丝生气。在雾气蒙蒙的雨夜她的周围晕开一滩暗色的血水,头发杂乱的覆盖在脸上。会死吧,大概吧。恢复意识的时候视线所及却是一片洁白干净,略为透明的窗帘随着风鼓动,好象在呼吸一样,阳光也随着窗帘上扬的一角忽而隐现又消失,很宁静,让人忍不住恍神。身体开始恢复知觉,疼痛让她渐渐清醒过来。手。她转头,还未完全恢复的视觉只能告诉她有一个人正握着她的手,以一种十分轻柔的力度。

[……,……谁……?……]喉咙发出的声音微弱却嘶哑,好像吓到了自己一般,她又沉默下来。不一会儿,安静的味道再次弥散开来,隐隐约约听见了自己呼吸的声音、离自己很近的另一人的呼吸声,窗帘的呼吸声、微风的呼吸声、阳光的呼吸声,以及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的潜入进来,那种雨后特有的青草香味。她便这样再次睡去。


第二次清醒的时候,那双手正在顺着她的头发,她睁开眼望向手的主人。对方的动作停下来,表情很僵硬,然后那个男孩伸出手,慢慢的朝自己伸过来。在大脑对这一切做出反应前,她已经本能而又恐慌的别开了脸。

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为什么要这样小心翼翼?为什么他的眼神那么难过?为什么心情如此沉重?我认识他吗?他是谁呢?

[小兰,你醒了吗你回来了吗…我知道的,我一直知道的…知道……你不会有事的…你回来了…我有多开心……]他断断续续的说着一些她根本听不懂的话,这让她觉得更加恐慌。她努力的挪动着身体,想要离这个人尽可能的远一些。可是不自量力的行动扯痛了伤口,她额上浮起细密的汗珠。

大约察觉了她的意图,男孩的手垂下来,看着她。她没有力气去分析男孩复杂的眼神,她只能努力的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向于保持她们之间的距离。好在对方没有试着接近她,却也不远离。他们僵持了好一会儿,男孩几不可闻的叹气然后闭上眼仰起头,像是做了一个简单的思考后,便快步走开了。

房间重归于寂。

可是她的大脑开始忙碌,刚刚的问题并没有答案,越是思索越是发现更多的疑问,她不仅不知道对方是谁,连自己是谁也记不得了。那么结论只有一个:自己一定是失忆了。这种情节在电视里看见不少,如今又狗血的在她身上历史重演?那么谁来告诉自己,她这演的是哪一出?为报复男友自杀未遂不幸失忆?还是殉情不成弄巧成拙?或者只是简单的发生了什么事就稀里糊涂把过去给忘记了?但是不论哪一种情况,绝对不容乐观。只是看见刚刚那个男孩子痛苦又隐忍的眼睛,她好像已经又死过一次般,沉重的……连一个最简单的笑容,也做不到。



事情果然像所有电视里发生的情节一样,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她反复的被人所叨扰,先是一个自称园子的女孩抱住她疯狂的哭了好久什么鼻涕眼泪的全部抹了她一身,该死的就是围在她身边的几个人丝毫没有想把这个挂在她身上的女孩拉开的样子,之后又来了几个大叔大妈说了一些她听不懂的话,意思大概就是好好修养把这当成自己家什么的,一个个看她的眼神都充满了怜惜,真是见鬼了!她十分的、相当的不习惯!但是更加该死的是为什么她眼角竟然湿漉漉的?什么啊,只是被人小小的在乎了一下有什么了不起的,干嘛那么开心呢?然后她在众人身后看见那个男孩,沉默的站在一边,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可是眼睛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好吧,按照剧情推测,这个应该是她老相好吧?那么,那么,你干嘛站那么远??好歹说句话听听啊,这么些人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怎么就你老人家没点动静?算了。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好了,就算以前你是我相好,以前我为你殉情什么的,反正现在我对你没感觉,不是说先爱上的人就输了?我才不怕你呢!那个叫什么什么真一的,走着瞧。她看着跟在众人身后缓缓退出房间的男孩,火气“蹭”地冒上来,什么啊!他停步,若有若无的朝这边看了一眼,什么跟什么啊!房门被有礼貌的带上。什么什么什么啊,真是……

那家伙,第一天明明很在意的样子,怎么自己在意的时候,偏偏就不来了呢?她把头猛地埋进枕头里,听见桌上小小的闹钟滴哒滴哒的发出规则的声音。唉,好心烦……

她躺在床上,开始整理自己的思绪。目前根据她所明白的最关键的事实:1,她的名字叫小兰。2,她失忆了。3,她父母死了亲人大家都没提到所以也不知道有没有。4,那个叫工藤真一的男的,被他父母嘱咐要好好照顾自己,所以说,确实是她相好?暂时那么多比较重要。

果然是失忆了啊……她看着昏红的晚霞,并没有多少伤感和无助,只是像所有缺失了人生一部分的人一样,有些不知所措吧,特别是被那些亲切的,笑着的哭着的的脸包围着,不知道用什么们表情才好。她并不悲伤,所以没有办法感受到她们的疼痛和泪水;她也并不想念,所以无法对她们有着比对陌生人更多的感情。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逃走啊。]从床上坐起来,女孩无聊的想到。要不是因为自己太过现实估计真的会逃走呢,虽然衣食无优,可怎么就有那么多的烦心事呢?视线所有所思的瞟向房间门口那个来回徘徊的影子。切,玻璃门就这点不好,好死不死“无意间”就看见某个影子老在自己房间门口徘徊,再好死不死“不小心”认出那个标志性的三卷毛(指新一侧面刘海)。

[是男人就不要扭扭捏捏!]小兰火大的拉开门,满意的审视着新一有点错愕的表情。
[兰。]
她点点头,转身往里走[进来坐啊。]
跟在她后面走进来的新一,随手拉开一张椅子坐下去,整个过程的动作都很文雅,然后他抬起头望过来,自己似乎并不打算说些什么。
好吧,既然你不开口,那么由我问。
[你在门口干嘛呢?]注意观察对方的表情。
[只是路过罢了。]他的表情看起来并没有他的回答来的自然。
[路过吗?哦,好吧,那么说点别的,我可以问你个问题吗?]小兰决定主动出击。
[可以。]这句倒是挺干脆。
[你喜欢我吗?]不管出于什么心态,她就是想问一问而已。
[……]可是对方看起来并没有坦率回答的打算,相反的,新一的眉头越拧越紧,仿佛内心正在进行一场战争,小兰觉得很有意思,她决定再等一等对方的答案。
[……?]床头柜上的闹钟还在勤恳的走着,滴哒、滴哒、滴哒……怎么了?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突然……
[!……喂!你——]
随着玻璃门“啪拉”一声被关上,小兰满脸的状况外,随即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是吧,竟然落荒而逃了?!真是……真是……呵呵……搞不懂男人……]



当小兰以为那个胆小鬼会一直这样躲着她的时候,第二天,他便出乎意料的出现在三声敲门声后,[诶?是你啊,进啊。]
但是他并没有进来,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怎么了?这年头男人都玩起害羞来了?在小兰的思绪要飞到天边时,对方开口了[昨天,对不起……]
[恩?昨天??哦,没事没事。]
[还有……]
[恩?]
[对不起……]
[……不是说了没事了?]
[对不起……]
[……]
[对不起……]他抬起头,望向她的眼睛。然后小兰从他的眼睛里望进去,深且压抑。让人忍不住想要逃走。
[你有完没完?!]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非常生气,怎么除了害羞,还玩起迂腐了?干嘛啊,今天太阳也好月亮也好非要把气氛弄那么沉重才行吗?她根本不擅长面对这样的情况面对这样的情绪面对这样的表情,为什么,为什么他看起来那么难过?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不让我心烦会死吗?!
[……比起你是否原谅我,我只是,无法原谅自己吧。]
新一兀自留下一个落寞的背影便消失了。

[什么啊!自说自话的人!根本不听别人说什么就走了?]小兰胸口闷闷的,那种背影怎么可能不介意?就算她没有过去的记忆但是这个人,这个人一定很在乎自己吧,那么自己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这沉重的气氛算什么?…………她,她,该怎么办呢,刚刚那一瞬间,她已经有冲动走过去拉住他,然后说点什么,可以让他好过一点。为什么要难过呢?大家开开心心的不好吗?她突然觉得,她对这个真一什么的,根本不存在什么谁先爱上谁的赌气和战争,从一开始她们就不平等,他爱自己那么深,只是想到和他站在同一个地方以同一种立场交谈,就已经闷的透不过气,那么他自己呢?是不是……一直,承担着这一切呢?

竟然还有那么傻的人,如果过去那么沉重,丢掉不就好了吗?如果记起是一件那么痛苦的事,那么忘记就可以了啊。
这个傻瓜,为什么不能像自己活的一样洒脱呢?看来,不去拉他一把是不行的啊。

第二天,小兰果然展开了行动。她决定不放过任何一个消息来源,比如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铃木园子。
[园子,我以前是什么样的啊?]
[?以前,以前就这样啊,小兰从小就是小美女,现在是大美女哦哈哈哈哈]
[……那性格呢?]
[性格啊?……恩……完美吧!]
[…………具体一点呢?]
[……学习也好待人也好又热心又真诚又善良又美丽又大方又温柔又善解人意又——]
小兰错愕的看着她连标点符号都没点就一口气说起来,等、等一下……这这太不可思议了,怎么做到的啊?但是这样的回答和不回答不是差不多?
[那说说缺点吧。]
[缺点啊?这可难办了!]园子歪了歪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然后她突然把脸凑过来。
[我想到了!!]
[恩什么?]
[以前每次我带你去海边那些帅气哥哥的目光都绕着你转!都不鸟我!]
[…………………………]好吧,小兰承认,园子很可爱,但是……但是……想从她口中得知过去的自己,好象太难了啊,要不还是放弃吧?换个人问问?谁呢……让我想想看……
[呵呵,小兰……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还在出神的小兰好像一时反应不过来这样突然温柔下来的语言,有点错愕的回味着刚才那句话。
园子脸有点红红的,眼睛也有点红红的[小兰,我们都好想你……你…赶快想起来啊,怎么可以把我忘记呢?我们可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朋友啊,知道吗?赶快想起来吧赶快想起来吧。然后我们再像以前一样去海边玩,一起看帅哥,好不好?]
……又来了,这种不知道如何面对的脆弱,不要把脆弱露给她看啊。她,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柔软的面对她们。
到后来,也只不过淡淡的回了一个“恩”字。可是园子却非常高兴,拉着她的手说要帮她梳头。梳子在长发间穿梭,让小兰舒服的直想叹息。
[嘿嘿,小兰,舒服嘛?以前的小兰可是很爱惜头发的哦,记得高中的时候新一他玩你的头发,你可是一脚踢坏了他的椅子呢!哗,你不知道当时我们班闹的,结果新一因为破坏公物被罚一天站,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小兰很惊讶[我吗??他吗??我那么暴力啊???]
[啊?小兰你可是空手道社的女主将呢!]
[那公物不是我破坏的吗?]
[哦,谁不知道你们周渝黄盖啊,好拉,他受你欺负又不是一天两天,不过也好,看他拽的那个二五八万,除了你管还有谁能管啊。]
[诶?!……]
[诶?!——诶什么诶,有什么好诶的,说实话小兰,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会把我们都忘记了……特别是新一……唉,好拉不说拉,你别这样看着我嘛。]
梳子还在柔顺的长发间穿梭,小兰舒服的闭上眼睛
[还有别的吗?说点什么吧,我想听。]
[有啊,多着呢,我们几个的故事都可以出一本书了!]
[哦?很多吗?]
[那当然,我们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啊,青梅竹马哦~~]她略有所指的笑笑,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止。
[从小一起长大?]
[对啊,从一个不起眼的饭盒,到小孩子都玩过的捉迷藏,还有这附近人家喂的狗狗,哪一件事没有故事可说?不止这些啊,就连出生入死的事,我们都一同经历过。小兰啊,你要相信我,不管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们说,我和你老——不是,我和工藤,是愿意把性命托付给你的人。所以,所以你也可以……]
[即使是现在失去记忆的我?]
[即使我已经全部忘记了?]
[即使我对你们已经没有那么深的感情?]
[即使我可能永远无法找回过去?]
[即使——]
[小兰!!]
[你就是你!!]
小兰停下来,静默着不再回答。
[我累了。]
[好吧,]园子放下梳子站起来,小兰同她一起站了起来,她们走到门口。
[小兰……]园子看看小兰,又把目光往工藤的房间望过去。
[下次见。]
[恩……那我明天再——]
[你明天有课吧,好好上课去拉,乖。]
[……明天没……]
[好拉,明天我还想回自己家看看呢]
[啊?]
[工藤真一说陪我去。]
园子闷闷答了一声,终于还是不甘心的走了。

为什么事到如今,我反而希望那些过去根本从未存在过呢?
如果过去真的如此重要,那么现在的我又算是什么呢?

小兰望着镜子里的自己,白净的皮肤笔挺的鼻子漂亮的红唇柔顺的长发……是这些让你们无法释怀吗?那么我就不要它们了。

第二天,敲开工藤新一房门的就是这样一个兰,清爽的短发配着中性风格路线的迷彩背心,挺直的鼻梁上架着一幅墨镜。旅游鞋,登山包,没有人会怀疑这个阳光四射的女孩就在昨天看起来还是那么温文尔雅。
[怎么了?不好看?]
[不是。]新一摇摇头说可以走了。
然后他们便徒步朝曾经的毛利侦探事物所出发。小兰大约的知道一些事,比如父亲以前是个侦探母亲以前是个律师,两个感情很好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分居中,然后自己跟着父亲混了几十年,最后为什么父亲母亲又一起死了还有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就是个迷题了,没有人告诉她,她也不怎么关心。

[你对这里还有印象吗?]
[没,完全没。]
[那么再去那边看看吧。]

——我想不起来——

他们走走停停,新一很照顾小兰,特意的放慢了速度。也会不时细心解说在这里你有过如何如何的回忆。只是解说,语气很平淡。
[恩?……]小兰停下脚步
[怎么了?]
[这里的丸子很香啊,感觉,恩,很特别!]
新一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他的表情不再沉稳,带着明显的期待[你是不是想起来什么?]
[什么?]小兰不自然的别开脸。
[没有。没事,你想吃什么?我买给你。]
[……恩,一样来一点吧。呵呵。]又是那种表情,这里有着什么特殊的回忆吗,于她和他之间。

——可是我想不起来——

她吃着丸子跟在新一身后,听着他一路介绍,然后他们来到曾经的毛利侦探事物所,那里还残留着死亡的气息。原来是火灾吗?小兰看着一片焦黑的房间。
新一放慢速度,与她并排,他说,[这是客厅里面有一张长沙发,就摆在这里。以前你经常在这里等我们回家。]
[你们?我们以前住在一起吗?]
新一并没有回答,他接着说[你经常在这里等,然后不知道怎么搞的就睡着了,口水流的一沙发都是。]
小兰惊异的发现他嘴角那丝弧度,骗人的吗?……光是回忆都可以微笑?而且还是面对这种场景……
[这里是厨房,以前你天天都会在这做饭,喂饱两个傻瓜。]他像想到了什么,笑了笑,[有一次这边出来一只老鼠,你直接把菜刀丢过去了,记得吗?]虽然问小兰是否记得,好象并不需要她回答一样,新一接着说[啊,然后叔叔才买回来的DVD就这样报废了,他本来可是指望用这个来看录好的冲野洋子的演唱会。]
虽然,她很不喜欢回忆这种东西,虽然主角是她,可是却有一种被排除在外的感觉。但是看着眼前这个人,如此温柔的表情,那是错觉吧?是错觉吗?这样的怀念这样的喜欢,以及……心疼。
[这边是你的卧室……]新一沉吟了一会[你曾经,有过一次失忆的经历,也许你不记得了,那个时候,白天你在笑,可是晚上你却坐在椅子上睡不着,当时我想,一定不要再让你露出这样的表情了。]
小兰惊讶的看着新一,对方却并没有看着他,这样的语言,就像表白一样,可是为什么,那个不敢承认喜欢自己的工藤真一那么自然的说了出来,而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愉快。反而一种强烈的,陌生感。
[这是我和叔叔的房间。]新一走进一个看似主卧的房间,小兰随后跟进来。
[这里没有回忆吗?]
新一笑了笑摇头[你不常常来这。]
之后两个人都缄默了。


——这些,全部,都想不起来——

为什么?
为什么呢?
为什么你们那么在乎这些,我还在这里啊不是吗?为什么不看看我?

他们往回走,天色渐晚,她就像那个摇摇欲坠的太阳,已经累的不想说一个字。

[小兰,和我在一起,是不是很累?]
小兰错愕的望向新一的背影,他甚至没有停下来。
[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在这里放手会比较好,你已经忘记了。这是一个契机,从此你可以过上新的生活。是我太自私……我下不了决心放手,也无法下决心挽回。对你来说,是不是现在比过去更加重要呢?你想过新的生活吧?你想要一个崭新的人生吧?]他侧过身,停下脚步,然后让身体随意靠在了路边的墙壁上,看起来落寞孤单。小兰的心被紧紧拧了起来,不是的,不是的,她不是想要这样。不是想要这个人放手才……
[你、你是不是喜欢长发,我、我可以留起来……]眼泪?为什么会有眼泪?用手臂用力的擦掉,可是停不住,它们不受控制的往下掉。一滴一滴好象砸在地上响起了“啪”“啪”的声音。竟然会那么难过这已经出乎她的意料。
身体突然被环抱起来,温暖的气息隔着两层薄薄的衣料透过来,即使如此温暖,她还是拼命的去抓紧他的后背,他清瘦的骨络,即使隔着衣服也可以感受的到,离的如此近,却还是觉得会失去。小兰觉得失望,懈气。是不是因为没有同样的过去,所以无法期待在一起的未来?
那么……那么……请让我想起来吧。一切,什么都好。

她说,我想记起来,你可以帮我吗?


新一带她来到了多罗碧加公园。
他们坐在广场旁边的阶梯上,他说,这里每隔两个小时就会有一次喷泉。以前的你很爱这种感觉。时间不巧,两个人去的太早,于是只能耐心等待。
这样的喷泉,一定很浪漫,那么以前的我是怎么样想的呢?既然决定要记起,就全部告诉我吧。以前的你,如果是个飞扬跋扈的少年,以前的我是不是也会天真烂漫。
然后听着他的声线从晚风中传过来,沉稳的、快乐的。

[然后呢?]
[然后你把电线杆给踢碎了。]
[真的假的啊?]
新一笑而不语。
[然后的然后呢?]
[哦,总之后来我答应你来这,所以就来了。]
[原来如此,想不到我还真能得空手道大赛优胜啊,一个女人是空手道冠军,亏你还喜欢的来,不怕哪天从床上被踢下去啊?]
[也许吧,有机会的话,我很想试一下。]
[……这都行啊。]
新一对她笑。
……为什么要这样说呢,她别过头去。
空气中传来寂寞的味道,空阔的广场中间几只白鸽正啄食着什么,偶尔会发出低低的拖长的“咕”声。
[还有多久?]
[5分钟。]
[倒数吧。]
[诶?]
[像以前一样。]

新一等待了一会,闭上眼睛去回忆:
那是一个清晨,有着与两罐可乐共同见证的清晨。

9
气喘吁吁的跑到广场,手是如此温暖。
8
周围的行人和建筑,被阳光包围着有一种奇异的光彩。
7
心里开始期待,脱口而出的NANA,语调带着一点点的上扬。
6
工作人员开着观光车从不远处路过,空气散发着甜美的味道。
5
风是暖的,也许有着草香,并不确定,只是在着一秒与一秒间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4
风车也是,不停的转动,内心的期待仿佛已经用这简单的数字表达出来。
3
他大声数着。
2
远处的火箭升上天空,围在不远处的人们兴奋的笑着闹着。
1
最后一个数字迫不及待的从口中蹦出来,宣布着所有的喷泉都要从外围依次展开、所有的人必须驻足、所有的美丽都在这里、所有的风都要停下来、所有的温柔都说不出。

时光不会倒流,小兰默默叹息。
新一的声线低沉温柔,这一定不是以前,她几乎可以确定。这个温柔带着伤感的男孩,一定不会出现在过去。
过去的工藤真一吗,应该是少年气十足的人吧,仅仅通过园子的只言片语她就可以感受到。那种感觉才是她所熟悉的。和他在一起的少年,应该是不论何时都可以咧开嘴巴露出雪白牙齿傻笑的少年,应该是无忧无律不受拘束的少年,应该是像鸟一样自由……应该是仅仅一个笑容就可以温暖他的少年,好像在漫长漫长的等待后,他拿着一朵花朝自己走过来,脸上带着标志性的傻笑“呐,花送你了。”难道不应该是这样吗?

[想起来什么吗?]他拍拍灰站起来,朝她伸出了右手。
小兰摇头,又点头。她被他扶起来,手上的温度就消失了。越和他相处,就越感到寂寞和压抑。小兰觉得寂寞的是自己,那种不被人理解,不被人接纳,被所有人排除在过去以外的地方叫寂寞。可是现在,这个人不说话,看不见表情,仅仅通过刚才手与手的接触,所有的感觉排天倒海的压过来。寂寞会重叠吗?会抵消吗?好像都是好像都不是。她没有继续走,只是问:[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可是我不确定,他像你,又不像你。你……觉得失望吗?]如果说曾经的小兰在这里一度找回了自己的记忆,那么……她……其实也……
新一一直走,她跟上去,刚才的问题没有答案。
他们顺着游乐场走,从一个岛到另一个岛,走走停停,偶尔新一会停下来对她说这里如何如何,大部分时间是安静的,什么也不说就是走走看看。
曾经他对着失去记忆的她说出了一直藏在心底的话,而傻瓜小兰只当是为了唤回她记忆的句子一笑而过。后来他没有勇气去告诉他,那不是一个玩笑,那句话并不带有任何目的,只是单纯的,顺其自然的说出来,有多喜欢。
他真想自嘲,他们说曾经有一部电影,那个男主角第一次说出爱的时候仅仅只是为了欺骗爱着他的女主角,但是没有人给他第二次表白的机会,所以他只能一个人,对着空旷的山洞说了他一生中最最认真说出的一句话。而那个女主角,最终也没有能和他在一起。
新一回头笑着看从天空中缓慢落下的白衣怪盗,也许早有预料,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心中越不愿相信就越想要寻找证据来证明,可是所有的证据都告诉它,真相往往并不是他内心所追寻的东西。
那个和他长的如此相像的人说,把我的青子还给我。
你的青子,那么……我的小兰在哪里呢?

已经不用花时间去证明人是不能够被取代这样一个真理。即使拥有同样的外表,一样美丽的内心,即使她们对过去都已经遗忘。但是……是不是因为已经有了一次被遗忘的经历,所以大脑才会如此的理智的告诉他,他的小兰不是这样的呢?就算最初有过期待,也只是注定会绝望的自我麻痹。甚至到现在,这个女孩都未曾把自己的名字叫对过一次吧。但是有什么关系?曾经以为对彻底绝望的这一刻会有惧怕,未曾想过可以如此平静的接受。
既然是你的青子,那么就还给你吧。


白衣怪盗有些犹豫,还是拉过了女孩的手护到身后。
你们想要说什么?想要对我说什么?他看着欲言又止的两个人,好吧,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可是工藤新一啊,这次就快走吧,我们还没有一决高下,今天就快走吧,算是还你一个人情。他回头露出一个侦探该有的表情:[以后,请好好守护,没有下一次。]

新一开始往回走,如他所说,没有下一次。这般动摇的心情也不会有下一次。最后一遍回味过变幻着不同光彩的摩天轮,走过又长又弯的冰雪世界的滑梯,飞速前进的云霄飞车他等待最后一个倒数,回味着同样昏暗的灯光下小兰吃着美味的丸子笑的很幸福,他走过去品尝她的双唇,残留的鱼丸味让人意犹未尽,然后她尴尬的跑开,冲回了房间,一会儿从高高的毛利侦探事物所打开窗户大声的喊了句晚安。

好吧,亲爱的你还在等待什么样的下一句呢?

如果说故事都有一个结尾,那么这就是全部了。






END

————————
Forever is an awfully long time.

最后的银色子弹

心情区荣誉版主

120

主题

118

好友

3594

积分

 

昵称
婷宝宝
帖子
33576
精华
9
积分
3594
威望
1648
RP
4026
金钱
21074 柯币
人气
3509 ℃
注册时间
2006-2-2
来自
新蘭/心情
发表于 2009-10-23 16:28:15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原创文~~
谢谢辛苦了~~

坐下看文...
感觉是我喜欢的文风呢~~
但是...这个...会被雷到吗...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壹切苦厄。

♥浮生如梦 为欢几何♥破茧成蝶 浴火重生♥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蜕变の天使 幸福的微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月光下的魔术师

同人区荣誉版主

41

主题

36

好友

1103

积分

 

升级
68%
帖子
23475
精华
3
积分
1103
威望
321
RP
1369
金钱
6879 柯币
人气
2932 ℃
注册时间
2009-7-29
发表于 2009-10-23 17:26:12 |显示全部楼层
还好呀还好不是很雷~~~有爱的文~~~
广告小组招新工资丰厚哟❤
同人原创区 期待您的光临❤
------------------------------------------------------
你好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小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升级
0%
帖子
36
精华
0
积分
0
威望
0
RP
0
金钱
0 柯币
人气
24 ℃
注册时间
2010-2-22
发表于 2010-3-5 17:00:31 |显示全部楼层
于是,这个是不是说了因为某酿酒厂事故的杯具所以导致毛利一家全部领了便当,差点领了便当的青子同学奔到了新一同鞋家的门口,于是新一同学以为自己可以再造一个兰同鞋打算重新灌程序下去结果发现不兼容的故事?
挺可爱的一个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名侦探柯南事务所 ( 沪ICP备17027512号 )

GMT+8, 2020-4-7 17:18 , Processed in 0.045793 second(s), 16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