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事务所专题-柯南20周年纪念事件簿
搜索
查看: 1461|回复: 3

[小说] DAT-The War (短篇完结)

[复制链接]

平成的福尔摩斯

18

主题

9

好友

1424

积分

 

升级
28%
昵称
博士
帖子
1385
精华
37
积分
1424
威望
479
RP
2328
金钱
2058 柯币
人气
2068 ℃
注册时间
2005-6-18
发表于 2010-2-16 03:17:5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che 于 2010-2-22 20:07 编辑

(注释:DAT=digital audio tape)

禁止未经过作者允许的任何使用。

[本文纯属虚构,与任何历史事实无关]

------
Animo imperabit sapiens stultus serviet

side A

属于英雄的时代,早已经远去了。

透过窗子可以看到炮,不过它现在的意义仅仅是宣告着婴儿的诞生,下一次听见它的响声大概是在我的儿子出生的那日吧。然后许多年过去,他是不是也会坐在这儿、想着同样的事呢?这个家族的男子代代都是军人,先祖更是有着‘the Great’的美誉,所以说成‘生来就是军人’也并不夸张。伴随着炮声降临于世,所以唯有希求同等波澜壮阔的一生------不这样的话就没有意义了。

所以,对于现在身处战场之上我丝毫不怨恨任何人,理所当然的事。现下正在执行警戒任务,身边只有算是‘副官’的一名老兵,名字记得是叫卡尔。如果按资历,他比我年长多了,但是军衔却比我低了两个阶级。我猜他根本不在乎这种事,因为他从来也没有把我这个才踏上前线的年轻人当做上司看待。

“喂,”

“什么呢?”

“你叫——爱德华,是吧。”

“是的。爱德华,‘Edward the Fearless’”我补充道。

听了我的补充,男子撇了撇嘴,做出不屑一顾的姿态。

“‘the Fearless’?”

“恩。‘无所畏惧的’——”我略略挺了挺胸,这是荣耀。

“那只不过会叫你早点儿送命罢了,你这个傻小子。”

“……”我没有回答,因为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他吸起了烟,我不喜欢,但也没有表现在脸上。‘作为一个军人,不要对环境挑三拣四。’儿时家庭教师的训斥仿佛还在耳边响起……这么想的话,真是‘一忽’就过了十几年。

我抱着枪抬头看星星,他吸烟,这样过了像是很长一段时间。

“喂,”

“……,恩?”由于之前一直在专心地看星星,所以我下意识地将手指扣向扳机的位置,他吃吃地笑了起来。

“真是个傻孩子。”

“……”

“我说,你小子。你其实是什么了不得的家伙吧。”

“……你所说的‘了不得的家伙’是指什么?”如果以征服者亚历山大为例子,那恐怕无人能和他相媲美。

“恩?不就是在庆典上穿着礼服,挂上一堆花里胡哨的奖章,然后像这样、像这样的?”他一面用手指揪着胡子一面学起了装腔作势的大贵族的模样,很好笑,所以我也笑了,他更是笑得弯了腰。两个人呼出了大团大团的白气,这儿可真冷啊。头上是冬季特有的澄净的夜空。星星都亮得叫人吃惊,和以前我在家里时看到的完全不同呢。

“现在几点了?”我岔开话题,因为我不能、也不愿意说谎。

“不到三点——等着吧。天一亮就可以回去睡觉了。要是能洗上热水澡就好了——可惜咱们这儿没那玩意。”他好象对此很遗憾似的。

“……是、不用打仗的意思吗?”

“打仗?!我的老天呐,孩子,你想打仗吗?”

“我是军人。”

“我也是。咱们都是。”

“……”我不是说那个意思,但也找不出其他的说法。

“吸不吸烟?”这已经是进入今天以来他第十一次劝我了。

“不,谢谢。”

他再次给自己点燃了一些烟草,但没有吸,只是用粗糙得如同干草梗一样的手指拿着它,眼睛盯着它看。随后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将怀抱着的枪放在一旁,用没拿香烟的那只手在外套口袋里找了起来。找了一会儿,他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把找到的东西塞给我。

是发给的巧克力。我检查了一下包装,是完好的,于是将包装扯开和他分着吃。在寒冷的地方吃上这东西,真是再好不过了。脸给冻得硬邦邦的,嚼起东西来也不顺畅。这巧克力味道还好,就是硬得像薄荷糖,据说是为了便于携带才做成这个样子。

‘作为军人,不要对配给的食物发牢骚。’

我没有任何不满地吃着。他的牙齿显然没有我的坚固,对于吃这种东西也不很热心,一面啃着一面露出难以形容的表情,好象在想很久以前的事。

吃完之后喝了点儿水,水冷得像在喝流动的冰。就在这么短暂的时光里,不可思议地想起一个叫‘宇治’的地方——位于极其遥远的东部的国家的小镇,镇上有叫‘宇治金时’的点心铺。夏天的时候他们卖一种用碎冰和调味汁做成的食品。我曾经和一位少女一同吃过那种东西,选择的是绿色的调味汁,她教给我说是‘抹茶’口味,那是宇治地方的名产。......明明是两年前的夏天发生的事,回忆起来却仿佛隔了两光年那么遥远,仿佛在说带调味汁的碎冰什么的根本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一样。真是怪事。

“你想打仗?”他一面将烟头用指头熄灭一面问我,听起来不像问句,像自言自语。

“我是军人。”

“我问的是:‘你是不是想打仗’。”

“……不知道。你呢?”不打仗就意味着没有武勋,而没有武勋就等同于不能成为‘the Great’。

“我?我在这儿已经快二十年了。”

“那么你一定经历过XX战争、XXX战争和XXXX战争。”

我一提起这些,他就兴致勃勃地给我讲起了他的往昔。于是我详细地知道了在XX战争时他是如何在一个下着小雨的夜晚爬过一片长有带尖刺的植物的山坡干掉两名敌军守卫的故事,以及在XXXX战争时他所被部署的那个地方是如何的干旱缺水,人们恨不得放俘虏的血来喝。讲这些的时候他使用了大约三十个我生来不曾用过、被教导着不能使用的词语,听起来很新鲜。

“就没有人跟你讲过,‘无论如何也得活着回来’?恩?没听过???”

“我恐怕、从没有过。”我想了一会儿,但没有在记忆中找到类似的情节,所以摇头表示否定。

他发出了一声以男性来说相当激烈的叹息。脸孔缩成一团,我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是啊……当我能够明白别人对我讲什么起就一直被教给‘要随时准备着牺牲’并‘将它视为崇高的荣耀’,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死是可怕的。小时候看过一次关于战争的电影,里面有出征前的镜头:年老的父亲和母亲,年轻的妻子,幼小的孩子,兄弟姐妹,亲戚,友人,恋人……他们无一不挂着泪痕露出依依不舍的表情。同样地,走在队伍里的士兵也默默流泪。我猜想,这恐怕是因为他们看见了上面叙述的那些人的关系,因为这样,他们才不得不流泪。然后我觉得很安稳——因为我身边几乎不曾有过那些人,即使有过,也不曾产生出足以叫人流泪的情感——‘作为军人,不要随便表露出情感。’,这倒是恰好。

我所被教给的是,你要勇往直前,无所畏惧地,勇往直前!!!

‘......A powerful emotion must stimulate the great ability of a military leader, whether it be ambition as in Caesar, hatred of the enemy as in Hannibal, or the pride in a glorious defeat, as in Frederick the Great. Open your heart to such emotion. Be audacious and cunning in your plans, firm and persevering in their execution, determined to find a glorious end, and fate will crown your youthful brow with a shining glory, which is the ornament of princes, and engrave your image in the hearts of your last descendants.’*

勇往直前,然后‘将你雄伟壮丽的一生永远地镌刻在子孙后代的心中。’

* 选自Principles of War, by Carl von Clausewitz,翻译见本文-END-处。

‘可怜的孩子呐。我看,你还是回去算了。你根本不该来这儿。’

‘!’我不大喜欢他的语气,但是也没有特别不高兴,所以我什么也没说。因为你不可能总是要求别人和你有同样的想法,他所说的不过是自己的看法罢了,我可以选择接受与否。

‘我会继续留在这里,并且参加即将打响的XXXXX战争,然后冲锋陷阵,直到取得胜利。’我这样说道。

‘......’他默默吸了一会儿烟,几次三番地欲言又止,看看我的脸,又看看远处沉寂的黑暗,还看了好一会儿天空。

‘不管怎么说...’(他不像是在和我说话,而是看着天空自言自语。)‘不管怎么说,要是不知道的话,还是太可怜了。’

‘......’由于弄不清楚谈话对象,所以我没有回答。但是指望星星什么的去回话也太愚蠢了,因为它们是不会说话的,只是遥远的星体。人们所考虑的一切都是完全彻底的妄想,那上面既没有神灵也没有怪兽,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是荒芜。

‘听着,我不是在和你讲话,所以这不算违反规定。’他脸朝向另一边发出这些声音。我也向那个方向看了看,只瞧见漆黑一片中点缀着些许星光。

‘第XXXXX次战争什么的,完全是胡说八道,根本不会开战。’

‘......???’

‘...上边早就已经决定好和解了,所以就不打仗了。......您那位伟大的父亲把我派到您身边,不过是想给您找个可靠的帮手罢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划算的买卖---只要保证您安然无恙地呆到夏天,迎接所谓的‘胜利’,您父亲就准许我以连升两个阶级的待遇退休。这够划算了吧,不管怎么说我都已经快四十岁啦!......’

他后面说的话已经无法再进入我的意识......原来父亲欺骗了我,他把我送到这个完全不会有敌人冲过来的‘战场’,还派了这样一位优秀的军人担任保护工作,这一切都是为了好叫我‘胜利凯旋’之后发给我闪亮的勋章,这么一来他就能够对别人说,‘我的儿子爱德华是一个勇者,曾经在XXXXX战争中冲锋陷阵,被人们称为Edward the Great’------

是啊,父亲总是安排好很多事,包括他儿子的诞生,成长,以及日后将成为什么人。

觉得愤怒?或许,但更可能是什么也没有。我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手里握着枪,眺望着远处沉寂的夜色。风里夹杂着凛冽的味道,是冬天的味道。如果可以成为冬天的一部分就好了,什么也无须考虑,只管呼啸地下暴风雪或者降下冰雹---公平地,对所有人。

因为是冬天嘛。

就在我沉浸在幻想中时,自己的身体猛然被撞倒在地,耳朵里听到的是熟悉的枪响,下一秒钟自己已经躺倒在阴冷潮湿的地面上,一个沉重的物体紧紧压在我身上,别说发出声音,就是呼吸都不大顺利。

side B

我完全不清楚自己跑了多久,或许有一个世纪也说不定。因为时间实在是个难以解释的概念,又不好把握。现下我唯一清楚的事实就是自己已经快跑步动了。腿脚不停使唤,跌跌撞撞地向前奔走,随时都有摔倒的可能性。

大约是察觉到我的情况,卡尔迅速地将我拖到最近的树丛里躲起来。完全不清楚对方的位置和人数,战斗什么的基本无从谈起,能做的只有躲起来观察。

我简直没办法喘气了,为了不发出声音。因为氧气不足而觉得有些晕,能听见心脏在胸腔里拼命地跳动,就像是在宣泄着旺盛的生命力一般。

卡尔也很累,他可能比我还要累。因为他一个人扛着两支枪,还要拖着我。

---这究竟是什么状况!为什么我以前从未遇到过类似的情况?!自己难道不是从最优秀的军官学校以最优秀的成绩毕业的吗?!可是为什么从没有人教给过我如何处理现下的事态呢?

固然也在夜晚的野外训练过,但那时是所谓的安全路线,也没有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射过来的子弹,更不用说跑得气也喘不过来。

‘看起来,是特别来杀你的。’卡尔用比风声还低的音调对着我的耳朵说道。

‘......’要是堂堂正正地比试,我是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的!虽然很想这样说,但是这里是另一个世界,我往日里熟识的规则和这里的完全不同。在这里人们都悄悄地杀死对方,既不告诉也不发出声响,留下的只有事实。

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但这是在战场上,没有那么多规矩,活下来的人就是‘正义’的,一直都是如此,因为唯有活着才能去思考,去指定规则,死了就是死了。

‘......’还没有听见敌人的脚步声,因为打从战壕里越出的一刹那起我们就没命地奔跑,根本没有听声音的空闲。

脸上蹭上了泥巴,大概是之前摔到时留下的。如果不是卡尔,我现在大约已经变成过去时了。长年累月的训练使得他的身体面临突发事件有一种达观的本能性,那是我们这些才踏入战场的人所不具备的。

‘听着,在我出去后,数到一百,然后就朝后面的林子里跑,使劲跑,跑下去。跑到无论如何也跑不动为止,就找个地方躲起来,躲到天亮。天亮以后再想办法出去,这后面已经很靠近基地了,在白天是不会追下去的,因为他们的目的是偷偷把你杀掉------那是不行的,你得活着回去’

以上是经过了我翻译的句子,因为声音有限,只能听清楚他说的大概。余下的都隐没在风声之中。这是在我稍微能控制自己的呼吸后他所说的。

......

那时候我还过于年轻,不明白当一个老兵说这种话的时候真正的用意是什么。而当我明白过来时,自己却已经累得再也无法跑动,只能躲在扎人的树丛之中听风的声音。自己又冷又怕,恨不得哭出来,以前自称是‘钢铁一样的勇者’时的气概也都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只是手指痉挛地握住手里的枪。

......

他用力握了下我的手,然后就用令人吃惊的爆发力冲出了隐蔽的地方,朝敌人的方向跑去。我呆在原地数到一百,按照他的指示朝反方向跑了起来,直到身体完全不听从意志的指挥跌倒为止。我勉强爬进树丛里躲起来,也顾不得隐蔽与否,只是拼命地将更多的空气吸进身体,再呼气。

啊,就像死了一样。被埋葬在黑暗之中,在无人知晓的树丛中。

我不记得自己在那之后是否有听到枪响,等我的意识恢复时,天空已经泛出了淡淡的光彩。

得救了,我想是的。

------

......XX战争,XXX战争,XXXX战争,XXXXX战争------说起来,有时候就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回想起来也如同很久很久以前,委实不可思议。原先是战场的地方变成了农田,附近有学校和纪念馆,还有一条正在扩建中的商业街---不知道是时代转变得过快,又或者我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就是个跟不上时代的人。怎么都无所谓,那种事。

那名不副实的XXXXX战争后我父亲退役了,以那个被荣耀所包围著的身份。接下来就以‘你母亲打算周游世界所以身为丈夫的自己得替她当行李搬运工人’为理由将家业交到了我手里。我于是忙着结婚忙着处理琐事忙着和妻子养育后代......不知不觉就到了现在这个年纪。

要说快,那也是很快的。我二十岁那年就在想,往下就只剩下八十年,看日历的话,在XXXX年后自己就不存在了。日历可是个叫我不喜欢的东西,每次更换的时候我都带着些许的愤慨把它从墙壁上扯下来丢进废纸篓中。妻子总是笑我。

我的长子出生的那天从早上起就开始下暴雨,所以在外面举行庆典什么的根本无从谈起。我想这个不是在炮声,而是在人们的祝福声中诞生的孩子将会有着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一生吧。小小的婴儿回应似的发出嘹亮的哭声,似乎是赞同着我的观点。

不知不觉就已经走到了教堂里。这里沉睡着我的列祖列宗们,自然也包括那位我从小时候起就很崇敬的‘the Great’。我于是走进去,坐在椅子上休息。

想起年轻时的往事,总是有些地方会让人觉得难为情。自己曾经那么希望成为无所畏惧的勇者,却在黑暗的旷野上害怕得差点儿哭出来,所幸这一切除了我自己外谁也没有看见过。还好还好。

有关那个叫卡尔的人的后来我并不知晓,也许父亲兑现了他的承诺,准许他升官并退役,也可能他就死在了那一晚也说不定。在脚踏到今天这个地位的我曾经一时兴起查阅过资料,无奈他的姓名过于普通,又不知道姓氏,望着那厚厚的卷宗实在叫人无从下手。

我曾经问过父亲,但是父亲保守他的秘密,因为他已经退役了,而一个退役的军人从前知道的那些事将永远不会再说出去。

但是无论如何,我必须,必须感谢这个名字是卡尔,姓氏则不知道的将近四十岁的男子为我所做的一切---不是关于他曾经救过我的性命。我必须在由仁慈的父守护着的,先祖们沉睡的这里对他表示感谢。

无论如何,即使是狼狈不堪地逃跑也好,也不应该忘了要活着回去。无论如何。

我站起身,对着仁慈的父,在先人的注视下诚恳地祝福着。

---END---




*对文中引用的翻译

‘......一位统帅必须具备某种强烈的情感才能激发自己身上所蕴涵的巨大的力量。它可以是凯撒的功名心,可以是汉尼拔所怀有的仇恨感,也可以是腓特烈大帝所具有的宁愿光荣失败的豪迈。敞开您的胸襟来容纳这种情感吧!在制定计划时您要大胆而富有谋略,在实施计划时要坚决而顽强,要抱定宁愿光荣失败的决心。这样命运将会为您年轻的额头加上荣耀的冠冕,它是君主应得的饰品,它的光辉将使您的形像永远镌刻在子孙后代的心中。’

月光下的魔术师

心情手札荣誉版主
同人原创区荣誉版主

29

主题

16

好友

1100

积分

 

升级
67%
帖子
3339
精华
18
积分
1100
威望
449
RP
1543
金钱
7125 柯币
人气
919 ℃
注册时间
2004-6-6
发表于 2010-2-21 01:31:1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海姬 于 2010-2-21 01:33 编辑

我可能永远也没有办法了解男人对战争的看法。
当我问我BF说如果有战争,你会不会去前线?他的回答是一定会。
家里堆砌着都是关于战争的书,我会挑其中的讲军队的看。

爸爸说战争让女人走开。
对于我来说我是没有办法理解那种“必须要杀人”“舍命救友”“杀红了眼”等等等等词汇的真实残酷。
可能我能感觉到沸腾的血液,却永远
如果是我,可能死都不愿意让自己的老公或者父亲去战场,我很胆小,我死都不会让他们去。
可是这一切都不是我决定的。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无论如何,即使是狼狈不堪地逃跑也好,也不应该忘了要活着回去。无论如何。

恩,觉得自己在不知所云。
到最后的一无所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平成的福尔摩斯

18

主题

9

好友

1424

积分

 

升级
28%
昵称
博士
帖子
1385
精华
37
积分
1424
威望
479
RP
2328
金钱
2058 柯币
人气
2068 ℃
注册时间
2005-6-18
发表于 2010-2-22 00:53:47 |显示全部楼层
------战争是绝大部分男性人类的本能---即使地球上只存在两个男性人类,他们大概也是要通过‘原始而悲壮’的方式分出胜负,以决定谁才是起决定性作用的那个。

不记得从哪儿看到的评论,我想这个描述还算比较确切。

说一点儿算不上后记的题外话。

这个故事是创作中的长篇的一个实验品,那是一个描写战争的故事。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我就打算用全力来描写一个关于战争的故事---但是一直都没有动笔。由于某种原因,Clausewitz将军的著作一直是我早年教育的基础,这使得我对于军事艺术了解颇丰。但是仿佛是由于知道得过于详细,反而无法进行小说的创作---

实在是个不容易选择的角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推理爱好者

1

主题

2

好友

101

积分

 

升级
53%
帖子
296
精华
3
积分
101
威望
30
RP
171
金钱
383 柯币
人气
283 ℃
注册时间
2009-7-9
发表于 2010-2-22 13:34:21 |显示全部楼层
特别喜欢这篇文
喜欢主人公心绪上的淡然变化
之于对战争理解最相近的心情
战争是人性争端最本能的体现
能够看到太多隐于和平里无法察觉的端倪
当然还是希望世界和平能够持续久远
战争仍是人类历史洞穿始终也鲜血淋漓的教训
无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名侦探柯南事务所 ( 沪ICP备17027512号 )

GMT+8, 2020-5-25 22:14 , Processed in 0.035719 second(s), 15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