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事务所专题-柯南20周年纪念事件簿
搜索
查看: 5806|回复: 113

[原创文章] [其实我们都是未知数]Bright Life-6/14更新 ACT 2

  [复制链接]

平成的福尔摩斯

柯哀联盟荣誉版主

18

主题

4

好友

1257

积分

 

升级
7%
帖子
8480
精华
23
积分
1257
威望
425
RP
1868
金钱
7559 柯币
人气
270 ℃
注册时间
2003-1-16
发表于 2010-5-2 14:26:4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rey 于 2010-6-14 21:14 编辑

Bright Life







题记:我弄丢了谁?究竟是你还是她?或者是我自己?茫然的前行终究会导致粉身碎骨,所以,求求你,哪怕只是一瞥,我也愿意赴汤蹈火。我想,我已经没有办法回到过去了,那么,至少让我的未来将你轻轻拥入怀中。

片段1

  “哦,拜托了。”我躺在床上睡眼惺忪的顺带还用不满的情绪去使劲拍打着床边的那个家伙。难得的假期,我绝对不希望浪费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

  “嗯?是吗?拜托了呢~”语尾轻易的挑开拉出一个长音。就算我眼睛闭着我也能看到她的模样,清清楚楚的在黑色的幕布上呈现出来。

  双眼微闭,嘴角上扬,双手摊开,轻轻耸肩。

  这一连串熟悉的动作带给我的巴甫洛夫反应似乎就只有一个了。双脚抽搐了一下,我用力支起上半身,强迫自己睁开眼睛可以调整合适的焦距看着对方。

  “亲爱的工藤先生,请问您今早的早餐是需要葡萄干北海道面包还是葡萄干蔓越莓麦片?”她站起来的时候,记忆床垫缓缓的恢复原来的样子,唉,可惜了那个圆润的印记就这样消失了。

  “欸?什么?麦片?我要那个!”迷迷糊糊的只有几个单词进入了我的耳朵里让我能够辨识出来,打了个呵欠我舒展了一下筋骨。

  “OK,葡萄干味的对吧?”这一瞬间彷佛她挑起的不是她的秀眉而是我的中枢神经一般,我掀开被子试图起床去拦住她的时候,姿势很是优雅的就这样与橡木地板一早就亲密接触了。

  结果我所捕捉到的,就只有她那双居家拖鞋的鞋底而已。

ACT 1

  如果用平行线来形容我和她的关系,会不会很微妙?但是事实告诉我,会,而且是微妙的可怕。

  就像是她睡在我的楼下,客房的位置正处在我的卧室下方。我的洗手间出门左转,她的洗手间也一样。长时间一起生活的结果就是作息时间在某一时间段内几乎达到了同步,我可以在洗澡的同时听见下面莲蓬头喷水的声响。

  虽然我对于音乐的敏感程度极其脆弱,但是我辨别声响来源地的水准依旧保持的很高。但是悲剧的是,我无法通过自动屏蔽功能来控制我脑内活跃的某些画面闪现。比如现在,我刚踏入浴室,就听见下面也许是因为水温过高而发出的吸气声。这不由自主的使得我某些部分开始异常的活跃起来,不得已的压制住,随后打开冷水试图浇熄这些“恐怖分子”使其快速撤退。

  一边在心底咒骂着这该死的青春期反应,一边草草冲洗之后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回房间继续写学校的报告。该死的青春期反应确切来说还包括了一点,就是对学校教育的严重不满。明明已经18岁了,却仍旧要面对繁忙的学业。

  不过,我对于我现在的生活依旧十分满意,用我的伪•同居者的话来说,就是只要有命案凶杀现场对我来说这样的生活就足够了,的确没错,这一点我点头承认。如果要坦白的来说,恐怕我就没有如此自信的谈吐了。

  有哪个人在多活了十年过了两次17岁生日之后终于到达了18岁的那天会激动的整晚彻夜未眠?!恐怕就只有我一个人了吧。当然就我所知,至少另一个人不会。

  每次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都不由自主的有一种鸵鸟心态,宁愿抱着头蜷缩在那里睡觉,也不想去面对事实,虽然最后的结局都是血淋淋的揭伤疤直到不得不去面对。

  纵然对于死亡,我已经麻木了,但是麻木到选择逃避,我还是第一次。

  因为那一次,我才知道什么是无力感。

  我无数次试想过所有人谁会成为那具冰冷的尸体,但是一旦开始思考,就不得不逼迫自己停止无用的想象,这和对别人下咒有什么区别?

  然而那时候,掉落在我面前的只剩半截手臂,和溅落在我眼镜上的血迹,彷佛一辈子的枷锁一样,从体表,一直到内心,都牢牢紧锁住我。

  扭头看着我身边已经颤抖着顺着我的手滑落瘫坐在地上的她,似曾相识的柔弱的模样,我只有在这个时候,不愿意她重新上演。

  围绕着我的女人,和困扰着她的男人,在那一瞬间的时候转化为了无形的巨石,或者说是盘旋在头顶的恶极了的秃鹫一样,用锐利的双眼直盯着我们内心最深最软弱的地方,最后瞄准了那一处,用力的,恶狠狠的扎上尖喙。

  纵然做不到将他们形容的那么恶毒,却抹不去内心最深的痛楚。我是这样,她,也许亦然。故彼此都不再提起那两个名字,就好像是孩提时代玩的游戏,谁说出了禁句,谁就是游戏的输家,人生的输家。

  所以我和她,才一直这样的自欺欺人

  逃避了盂盆兰节时在河边双手合十默念祈祷,一年一度的那个时节她大部分是在地下室里度过的,而我则是书房里又一茬没一茬的翻看着那些泛黄的纸张。纪念亡者的日子,似乎都不愿意去祭奠。除了忌日。因为我们只记得忌日,抹杀不去的记忆有时候真是可怕

  “志保?”当我揉着刺痛的太阳穴闭目养神的时候,我听到了书房门被打开的声响,虽然她很小心的推开木质门,但是已经许久年月的铰链仍发出了摩擦声。

  现在我和她都是18岁,住在同一所偌大的宅邸里,在一起的时间,却好似过去了很久很久。彼此之间的默契容不得别的事物插足,生死与共那种关联在我和她之间变得肤浅,却始终找不到两个人合适的落脚点。

  她走进来的脚步很轻,像是猫一样的女子,慵懒与机警并存,高傲的气质,然而不会随便的与他人亲近。走到书架前,随手取下了一本报纸的摘录,书脊上写着的是《米花日报》-XXXX年XX月。之后就靠着他的书桌一侧,坐在地上开始翻看。

  明天就是忌日,我知道她每次在忌日之前的反常表现,失去了以往的那种眼底的光彩,脸上的表情只会用歉疚的微笑来充当,然后就是在书房里对着那一个月的新闻报道,翻来覆去的阅读。

  我又何尝不是这样?

  “呐,志保。”我无力的倚靠着椅背,用手上的书本遮住自己以免被她发现有任何泄露内心的端倪。“明天的忌日,我们逃走吧。”我这样说着,心里却无来由的发怵,那种自欺欺人的冰冷感觉油然而生。鼻尖似乎沁出了些许的汗珠,拿开书本的时候感觉到纸张有了一点轻微的黏性。

  她没有出声,回复我的也只是纸张翻过去的窸窣声。盯着天花板发呆的我好似要用眼神把那繁复的雕花天顶穿出一个洞来,直到觉得眼睛开始发涩,泪腺开始活跃,视线开始模糊起来。

  踮起脚尖,她用优雅的姿势斜坐上了我的书桌,然后俯过身递给我一张纸巾。“抱歉。”慌忙的调整心态,用力闭上眼睛将剩下的水汽赶走,胡乱擦了一下,冲她勉强的笑了笑。

  我在擦拭眼角的时候发现了放在她膝头的那本报纸摘录,那一页斜着一行报社胡乱起的名字“夕阳下的天使”,然后配图是志保,或者说还是年幼的灰原哀的照片。

  真是天大的嘲讽,并不是每个女生被称为“天使”都会那样的得意。美好的幻象终究是一个麻木所有人的角色,其充其量远不足丑陋的现实给所有人的冲击与作用来的强烈。人类不可能永远的崇拜那些麻木他们的偶像,只不过,是另一种自我逃避罢了。

  颇有些愤恨,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体内的那一种力量驱动了我的双手,没有过激的行为,我从她的膝头拿走了那本书,将那一页泛黄的报纸纸页撕掉,留下了参差的纸条,放入了身旁的碎纸机,随着机械的转动嗡响,化作了拼不回去的碎屑。

  “我们走吧。离开这里,这里这个街道,这座城市,甚至是这个国家。”纵使是初秋,她的手还是冰冷的令我吃了一惊。

  我试着去打破平行线的生活,压抑的情感彷佛不受控制一般的将要倾泻而出。

  她抽回了手,摇了摇头,用口型告诉我,“不要逃避”。

  有人说,只一句话,便可以改变整个世界。但是这时候的话语,却冷冷的将我所有的期待浇灭。

  我像个孩子一样的跌坐在门口,一言不发。难道我和她真的要一直这样被禁锢在这里么?禁锢在我们的过去,禁锢在兰和Gin死亡的阴影之下吗?

  她突然笑了起来,是我许久没有见过的那种温暖的微笑,冰蓝色的眼眸微微闭起,樱桃色的双唇浅浅翘起。她的右手贴上了我的胸口,而她用自己的左手牵引着我的右手抚上了她的胸口。两个人的心跳声刹那之间交织在一起。

  我忆起了那一晚,我脱下了那沾染血迹的眼镜,为她擦去脸颊上的血迹,然后抱着她,说,“只要我们还活着就好。”

  而这一次,换成她,用无声的话语告诉我,只要我们活着,就足够了。

  情感终于倾泻而出


片段2

  “小哀,你能不能有计划的刷卡。”工作日第一天,我打开才收到的银行对账单,对着上面那需要翻页的信用卡使用记录开始冒青筋。

  “没办法,季末有许多商品打折,而恰恰被我在逛街的时候看到了嘛~”听似是撒娇语气,里面却字字透露着一股“我就是要买你能把我怎样”的女王一般的气场。

  我此刻终于能够体会到当年我怀揣着老爸的金卡到处刷卡买账的快感之后,留给我爸的那种对着对账单发抖的心理了。

  “对了今晚要去博士家聚餐。”我习惯性的在翻阅行程表的时候发现今晚是例行的聚餐活动。以免某人太专注于自己的实验而忘记这个习惯。

  “OK,到点之后我自己会去的,我不会迟到的。”我敢打赌,这最后一句话是为了惩罚上一次我因为遇到命案过于职业惯性导致迟到2小时。

  “不用我来接你?”我在玄关换通勤用的鞋子,顺便对着一旁的镜子整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使它们看上去不会那么的蓬松。

  “不用了。”她递给我一份做好的便当,伸手为我整理了有点偏差的领带和衬衫的后领。还不忘抱怨说我该刮胡子了。

  “那……我去上班了哟。”打开大门,早晨的阳光泻下一地的光辉。

  “嗯,路上小心。”

ACT 2

  我们剩下的日子里已经很少提及逃避这一类的字眼,既然无法选择自己的过去,至少只有努力让将来变得更加美好而已了。

  她已经从楼下的房间搬到了我的隔壁卧室,原本的房间被堆满了杂志报纸碟片等所有所有和曾经有瓜葛的物品。她在看着我锁上门锁的时候,轻叹了一口气,其实,内心的东西是没有办法上锁的。如是,她就这样说着,我却只能在一旁默不作声

  从高中变成了大学,之后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家里蹲大学”。我苦笑着接下警署的信函的时候,她也收到相同内容的信笺。面面相觑的彼此知道接下来的日子注定会更加的公式化。

  学校的课程多数是在家里通过远程教学完成,更多时候是待机随时接受警署的安排,包括案件的现场,说明会,还有大大小小的新闻发布会。

  除了私人的携带电话之外,我们还有警署特别配备的内部专用电话,有时候闲来无事的日子里我会在我的房间通过内部线路呼叫隔壁的她。

  “喂。喂。喂。”斜倚着衣柜询问电波另一头的现状。

  “大侦探,我不是贝尔的助手。”冷漠的话语证明她今天的心情还是不错的。

  “你是关东名侦探的助手。”嗯,心情好就可以了。

  “……我拒绝。”

  然后通常会在挂完电话五分钟之内我的房门会被无情的推开,虽然在家追求的是舒适的拖鞋,但是不知为何在她的玉足上,我每每听到那愤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传过来的时候,我都会自动成像成她穿的是极细的高跟鞋。不禁头皮一阵发麻。

  只有那一次,她走向我的时候,我泫然若泣

  没有穿着居室拖鞋,刚从浴室出来,皮肤泛着好看的粉红色,水滴在她的发丝上编织成细线,走过的地板上可以看到因为热气温差而留下的脚印。

  我坐在床沿,原本正在清理膝盖附近的伤口,却因为她的突然到来慌了神。碘酒洒在了药盘中,还混上了滴落的紫药水,一起在纱布上渲染出说不清的色调,混合在了一起。本来从下午受伤的那一刻起就有些恍惚失神,只是这一次,异常的显著。

  “对不起。”她站在我面前显得颇有做错事的孩子的模样,是极少极少能看到的那一种表现,与平日的女王角色截然不同。彷佛错觉之间就能被她轻易的俘虏。

  “啊……没事的……不是很严重的伤口。”仍旧是手忙脚乱的把药盘放在一旁的床头柜上,将凌乱的药箱随意整理一下合上放在地上。

  打翻了桌脚的药瓶,翻落了几颗抗感染的药剂。

  感受到了她的视线,转而坐在床边,直直的,就这样盯着她的冰蓝色的眼眸,随后腾起了水雾

  其实伤口处理的很及时,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下午的事故纯粹是一起偶发事件。命案现场遗留了些许的玻璃碎渣,由于忙着大学抽考而低血糖犯病的她在蹲着勘察尸体时间过长之后猛然站起发生了晕眩,脚步没有站稳倒向了那满地的碎渣。我就像是条件发射一样的揽过了她的身体,还没来得及感叹最近她又消瘦了多少之时,自己就被惯性带着单膝跪在了碎渣之上,所幸的是,她并没有受伤。

  与救护车一起到了医院,做了紧急处理,抗感染的药剂也施打完毕,包扎之后给了一些后续药品就回到家修养。一路上她也没有开口说话,紧闭着双唇,发紫之后松开,过了一段时间继续这样。

  说不出的味道在口腔内盘旋着四散。

  “明明说过不再需要你的保护。”她抬手的瞬间,我清楚的看到有一滴水珠从眼角的地方滚落。

  “不要哭……”

  “不是,是额前头发上的水珠。”

  突然我很想笑,但是理智告诉我这时候笑了的话就铁定完蛋了。

  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愿承认自己的软弱么。心里轻笑,却是由苦涩占据了主导。

  “我保护你,是一直以来我的使命而已。”如果耍帅的话,事后也会被她抓成把柄的吧,我再次否定了这个念头。

  只是行动更早的出卖了我的内心而已。

  了起来。

  过了她仍旧停留在眼角的手。

  用怀抱接纳了因为才出浴却受了点冷而发抖的身躯。

  修长的双臂环绕着瘦削的后背。

  “傻瓜,你就是让我用来保护的。”

  “对不起。”

  “说‘对不起’是没用的哟。”

  “……”

  “嗯,乖。”像是哄着小孩子一样的语调。还没来得及窃喜就感觉自己的背后被狠狠的了一下。我吃痛的皱起了眉毛。

  距离上一次这样安静的抱着她是什么时候了?我记不起来具体了。

  “痛……”不知不觉间站的时候有些过长,膝盖处的伤口似乎会有撕裂的嫌疑,痛觉传输的很快一直控制着我发出了吸气声。

  “呃……对……”我趁着她没有继续重复那句话的时候,不知道是由于某些部分的趋势还是“趁人之危”的意识作祟,赶紧堵住了她的嘴,并且用的是我的舌头

  回想起那一瞬间,我很庆幸她当时是有些呆滞了,不然难保我的舌头此后一段时间会失去一些基础功能,比如说,味觉的感受,比如说,卷舌音的需要。

  被推倒在床上的时候,从我的正上方传来冷冷的声音,“看来的确不需要我说‘对不起’了,是吧,大侦探先生?”本能的眯起了双眼看着她说不出话的我,再一次清楚的感受到了膝盖伤口的痛楚。

  “早点休息吧。”她帮我整理了床头柜上的药盆和药箱,为我盖上了被褥,关了灯,转身做出了要离开的样子。

  “晚安。”我嘟囔着把头埋入了被子中。

  “晚安。”

  没有穿着拖鞋,赤着脚,悄无声息的靠近了我的床。我感觉到她的唇隔着棉被触及到了我的鼻尖。

  到底是谁更像是小孩子呢?

  或许,我们彼此都是吧。



PS:怎么办。。想S的心都有了。。写的是什么啊TAT自己都不认识了快。。。内牛。。。。等以后有时间再慢慢改嗯。。。。。这一章要大动手术嗯= =
各种意义上求手滑~《红墨乾坤》起点连载中:http://www.qdmm.com/MMWeb/1914747.aspx

杯户中学生

1

主题

0

好友

8

积分

 

升级
18%
帖子
348
精华
0
积分
8
威望
0
RP
11
金钱
51 柯币
人气
97 ℃
注册时间
2009-1-8
发表于 2010-5-2 14:57:08 |显示全部楼层
?…… 看不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西之服部

26

主题

1

好友

695

积分

 

升级
95%
帖子
9174
精华
17
积分
695
威望
155
RP
1121
金钱
3765 柯币
人气
665 ℃
注册时间
2004-4-10
发表于 2010-5-2 15:03:41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就叫做预告片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平成的福尔摩斯

柯哀联盟荣誉版主

18

主题

4

好友

1257

积分

 

升级
7%
帖子
8480
精华
23
积分
1257
威望
425
RP
1868
金钱
7559 柯币
人气
270 ℃
注册时间
2003-1-16
发表于 2010-5-2 15:09:11 |显示全部楼层
嗯,老虎正解
因为我不想写文所以这文不是我写的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我最近极其语无伦次中= =
各种意义上求手滑~《红墨乾坤》起点连载中:http://www.qdmm.com/MMWeb/1914747.asp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西之服部

26

主题

1

好友

695

积分

 

升级
95%
帖子
9174
精华
17
积分
695
威望
155
RP
1121
金钱
3765 柯币
人气
665 ℃
注册时间
2004-4-10
发表于 2010-5-2 15:18:52 |显示全部楼层
文这种东西啊~该有的时候自然会有的~哈哈一起云淡风清吧
就她的美丽来说,其本身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无与伦比,也不会让见到她的人都有强烈的震撼。但与她共处却有不可抵御的吸引力,这可能是问题的所在,她的存在,她谈话的说服力,加上散发在她身上对待别人举止的一些特性,总让人感觉到刺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推理爱好者

8

主题

1

好友

111

积分

 

升级
78%
帖子
2386
精华
2
积分
111
威望
30
RP
144
金钱
221 柯币
人气
398 ℃
注册时间
2009-6-10
发表于 2010-5-2 15:44:47 |显示全部楼层
以及请允许我胡思乱想。。。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名侦探

23

主题

0

好友

441

积分

 

升级
58%
帖子
3040
精华
11
积分
441
威望
135
RP
688
金钱
857 柯币
人气
1240 ℃
注册时间
2004-7-20
发表于 2010-5-2 16:23:0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paoliuhao 于 2010-5-2 16:24 编辑

一个奢靡的场景,赞圆润的印记,以及语无伦次和无与伦比(这俩词在手机按键上一模一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推理爱好者

50

主题

7

好友

98

积分

 

升级
45%
帖子
5508
精华
0
积分
98
威望
25
RP
45
金钱
311 柯币
人气
285 ℃
注册时间
2007-6-6
发表于 2010-5-2 20:51:38 |显示全部楼层
传说中天地逆转也不会发生的事发生了。。。。。。
欢迎光临柯哀天下:bbs.conanai.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名侦探

23

主题

0

好友

441

积分

 

升级
58%
帖子
3040
精华
11
积分
441
威望
135
RP
688
金钱
857 柯币
人气
1240 ℃
注册时间
2004-7-20
发表于 2010-5-2 22:03:01 |显示全部楼层
非议C酱女王,鸭子我为你默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禁止发言

头像被屏蔽

7

主题

3

好友

188

积分

 

帖子
1010
精华
2
积分
188
威望
38
RP
349
金钱
649 柯币
人气
1628 ℃
注册时间
2008-3-28
发表于 2010-5-2 22:38:43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签名被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推理爱好者

50

主题

7

好友

98

积分

 

升级
45%
帖子
5508
精华
0
积分
98
威望
25
RP
45
金钱
311 柯币
人气
285 ℃
注册时间
2007-6-6
发表于 2010-5-2 22:42:22 |显示全部楼层
咋了咋了= =你们怕俺不怕= =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禁止发言

头像被屏蔽

7

主题

3

好友

188

积分

 

帖子
1010
精华
2
积分
188
威望
38
RP
349
金钱
649 柯币
人气
1628 ℃
注册时间
2008-3-28
发表于 2010-5-2 22:47:57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推理爱好者

50

主题

7

好友

98

积分

 

升级
45%
帖子
5508
精华
0
积分
98
威望
25
RP
45
金钱
311 柯币
人气
285 ℃
注册时间
2007-6-6
发表于 2010-5-2 22:50:55 |显示全部楼层
有啥好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名侦探

23

主题

0

好友

441

积分

 

升级
58%
帖子
3040
精华
11
积分
441
威望
135
RP
688
金钱
857 柯币
人气
1240 ℃
注册时间
2004-7-20
发表于 2010-5-2 23:14:22 |显示全部楼层
鸭子你还是心虚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禁止发言

头像被屏蔽

7

主题

3

好友

188

积分

 

帖子
1010
精华
2
积分
188
威望
38
RP
349
金钱
649 柯币
人气
1628 ℃
注册时间
2008-3-28
发表于 2010-5-2 23:40:36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签名被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中学生

12

主题

1

好友

5

积分

 

升级
10%
帖子
347
精华
0
积分
5
威望
0
RP
3
金钱
31 柯币
人气
57 ℃
注册时间
2010-2-14
发表于 2010-5-2 23:50:04 |显示全部楼层
预告片的话可以理解,不过这和鸭子又什么关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推理爱好者

50

主题

7

好友

98

积分

 

升级
45%
帖子
5508
精华
0
积分
98
威望
25
RP
45
金钱
311 柯币
人气
285 ℃
注册时间
2007-6-6
发表于 2010-5-3 00:02:12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和我啥关系=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推理爱好者

8

主题

1

好友

111

积分

 

升级
78%
帖子
2386
精华
2
积分
111
威望
30
RP
144
金钱
221 柯币
人气
398 ℃
注册时间
2009-6-10
发表于 2010-5-3 00:20:11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没懂这和鸭子毛关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平成的福尔摩斯

柯哀联盟荣誉版主

18

主题

4

好友

1257

积分

 

升级
7%
帖子
8480
精华
23
积分
1257
威望
425
RP
1868
金钱
7559 柯币
人气
270 ℃
注册时间
2003-1-16
发表于 2010-5-3 09:20:26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没懂为啥和鸭子有关系= =+
把礼炮等若干人等拉回去调教= =+
各种意义上求手滑~《红墨乾坤》起点连载中:http://www.qdmm.com/MMWeb/1914747.asp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最后的银色子弹

水区荣誉版主
广播站荣誉副站长
11周年活动助理

139

主题

91

好友

2781

积分

 

帖子
32607
精华
15
积分
2781
威望
869
RP
3966
金钱
394 柯币
人气
1956 ℃
注册时间
2004-4-23
发表于 2010-5-3 11:15:20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是预告片啊。。。。
CC,乃别让俺们等久了。。。
柯哀天下 ----柯哀众自己的地盘~(戳左边-0-)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名侦探柯南事务所 ( 沪ICP备17027512号 )

GMT+8, 2021-1-21 16:45 , Processed in 0.041501 second(s), 21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