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事务所专题-柯南20周年纪念事件簿
搜索
查看: 2701|回复: 8

[其他向] [十周年]妥协(有空再番外了)

[复制链接]

平成的福尔摩斯

2

主题

37

好友

1307

积分

 

升级
13%
帖子
17152
精华
0
积分
1307
威望
411
RP
1811
金钱
12122 柯币
人气
2064 ℃
注册时间
2009-3-12
发表于 2010-8-27 16:35:3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丑虫 于 2010-9-30 17:10 编辑

3
  环线    旧书    表情    河水    妥协
      服部和叶在毛利兰失踪十年后的某天参加了工藤新一的婚礼,当然,新娘不可能是毛利兰。因为她已经失踪了十年了。
      当初和服部平次的争论在看到新娘的时候再次涌现:

      “什么,工藤要结婚了?”和叶吃惊地问道、
      “是的。”服部平次淡淡地说道。
      “那兰要怎么办啊。”那是和叶听到这个消息后最直接的反应吧。
      ”和叶,“平次叹了口气,”兰已经失踪了十年了,如果她真的还活着,她早就回来了,不是吗?“
      “但是,平次,也许是因为其他的问题呢。比如说兰失忆了,在一个很远的地方回着,一直没有回忆起来呢?”
      “和叶,你觉得这种可能性有多大呢?以铃木财团的财力和警视厅的人力,当时我们可是不眠不休的打捞了7天,而且这些年他们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不是吗?结果呢?”平次轻轻地说着。
      “是吗?”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服部和叶却不能不相信平次说的很有道理。
      ”那么,新娘是个怎么样的人。“
      ”什么样的人吗?“平次一愣,”恩,那个女子陪了他十年,在他身边一直不离不弃,年纪轻轻的便是博士,能力和才华都十分突出,已经在一家医院任副院长了。人也长得冷艳万分。“
     ”那么工藤是爱上她了吗?“和叶低着头静静地问道。
     “这个,大概吧。”平次默默地说着,“不然地话也不会给她婚姻吧。“
     “呐,平次,如果换做是你,你也会吗?”和叶闭上眼睛静静地问道。
     “笨蛋,我不会让你死的……”
     “可是有些事还是会发生的,不是吗,比如工藤,他肯定也不曾想过让兰发生那种事吧。”
     “和叶,你到底想些什么啊,我真搞不懂你们女人。我想如果兰泉下有知,也定会同意工藤的婚礼,你一个人操什么心啊。”说完就气冲冲地走了。

      和叶感觉到那是服部平次和她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争吵吧,虽然第二天早上服部就向她道歉了,并和好了,但是服部和叶觉得有个东西从此在心里生了根似地。
      工藤家的婚礼很大,这是和叶的第一个感觉,警视厅的大大小小的人物,还有演艺圈,似乎还有新娘的同事——大概是医院里面的人物吧。服部和叶粗略的判断着。服部和叶也看到了十年前的那三个小孩,如今也是十七八岁的人了,似乎却什么也没有变。但是……服部和叶甩甩自己的脑袋,轻声对自己说道,就今天忘掉她吧……
      铃木园子和毛利家是很自然的缺席,想想他们也不好意思主动去请他们吧,就算是,也定能猜到他们不会来的,不管是哪种,大概从此两家不会有太大的往来了。
      那是场什么样的婚礼呢,很混乱吧,大概,服部和叶后来回想起来的感觉是……
      因为新郎似乎在来的路上遇到了案件,结果狠狠地来晚了几个小时,……于是家人过意不去,有些宾客事先给散了……
      但是服部和叶还是坚持到了最后,虽然和叶认为新娘远远没有兰的温柔和娴静,但是她却无法否认她脸上幸福的表情,至于新郎,服部和叶没办法仔细去研究他的表情,正如平次所说,如果不爱,为何给她婚姻。尽管没有听到那三个很爽快的我愿意……或许,没有人能敌过时间的压制,人,终究会向时间妥协。也许时间也会带走我心中的疙瘩吧,那是离开工藤家的最后想法。

      从此,服部和叶基本上很少去东京了,只是偶尔会和铃木园子见个面,去缅怀一个也许只有他们两个朋友和她的父母惦记着的人。至于工藤家里,服部和叶算是再也没有踏进过了。有关工藤这个人,平次也很少在家里提及了。本身忙碌的生活,外加平次大概似乎也略微察觉到和叶心中的疙瘩了吧,这种活生生的例子就摆在他们生活的眼前,无论如何不提及很显然是对他们生活的正确选择。

      时间就这样的走着,生活的忙碌带走了很多事情, 因为父母尚年轻,所以就将孩子带在身边,而和叶,也因此没有放弃工作,在一家合气道馆担任老师。这样走下去就好了,闲下来时偶尔想到那个失踪的女子时,和叶会这样想着。

      两年后
     “呐,和叶,你这个星期有空吗?”铃木家的大小姐在电话里神秘兮兮的问道。
     之所以神秘兮兮的感觉,实在是因为对方的语气里似乎有在防备着什么似地。
     “有空啊,怎么了?”和叶不知道自己是否是想期待什么地回答道……
     “那,这个星期,你过来一趟,我们约个会,但是谁也不要告诉哦。尤其是你家那位。“
     “园子,”和叶笑道,"即使我不说,平次也知道我去东京见你的。“
     "哎呀,和叶你就是太老实了,要装神秘点,让那人担心担心你嘛。”
     “呵呵”和叶打着哈哈,
     “那先就这样约定了,我这边还有事,你星期六到了给我电话哦……”
     “恩,好的."放下电话的服部和叶想起这个约定,心情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点忐忑不安似地,虽然以前园子也约她过去,但是一般都不会是这个时候的。

      这种心情就这样一直持续到了下了地铁环线到和园子约定的地方……
      远远望去园子似乎和一个人在聊天,从背后望去,可以看出是一个女子,到肩的短发,和园子有说有笑着,看到背影,和叶心里不禁咯噔一下,心里有个随时就可能呼之欲出的想法,而自己却只想拼命的压制着……脚步都难以抬起……
     ”啊,来了……“园子看到她之后,朝着她招手……
      而和叶只是死死地盯着那个背影,那背影缓缓地回过头来,眼镜下面的眼睛对上和叶,一抹淡淡的微笑随即浮现在嘴角,”和叶……“两个字就这样轻轻地吐出来……
     和叶努力想让自己发出声叫出那个名字来,结果,倒是眼泪随着大哭声奔出来……一定很难看,一个快30岁的已然是孩子她妈的人居然就如同一个小孩子一般地就这样大哭起来……这算是个什么事情啊……两人相拥着哭着,还有一个也在那边摸着眼泪……
     不过还好的事,这地方是铃木家的地产……
     感情宣泄过后,和叶仔细端详着眼前的那张脸,恍惚觉得有些事情很不对劲,眼前的女子太过年轻,一如失踪前的那般样子,只是削断了头发,戴上了眼镜:“呐,兰,真的是你吗?”纵使相拥过,和叶依然觉得如梦一场……
     “是我,是那个带着你们回忆的那个我……但是……”女子轻声低吟:“也不是过去的那个我……”
    “什么嘛,不是过去的那个你,只要你从过去走过来,就是你了……真的太好了……你还活着……兰“和叶再次紧紧抱住她,”这些年你都跑哪里了?”闪过两年前的婚礼,“为什么不早点回来啊……”
    “对不起,和叶,害你伤心了……”女子依旧体贴地安慰着和叶,“这些年,你过得好吗?听园子说你和服部结婚几年了,孩子也有四五岁了。“
     ”恩,是个男孩子,有四五岁了,下次有空我带他过来给你看看,放在家里给爷爷奶奶带着……“
     ”哎呀,你们两个,先过来坐着聊吧,有一整天聊着呢……“经过园子的提醒,两人才发现原来两人一直站着,相视一笑。
     从后来的谈话中,和叶知道了很多的事情,比如那个女子现在的名字,曾经做过什么,现在没有事中,在家里帮着小五郎打理道馆,顺便照顾弟弟次郎,比如去过哪些地方游玩,比如一直想念着她们的心,比如一年前因为偶然的事件才想起来的过去……虽然是细细地说来的事件,但是和叶明显感到那女子隐瞒了很多的事情,问的更多的是还始终是她们的事,比如生活,工作,家庭之类……
      似乎和园子超有默契的,直到最后回家的时候,两人始终还是没有把一个问题给问出来……对于她们来说过了十年,然后对于她来说,却始终还只有一年的时光,这一年的时光始终是太短了……再多些时间吧……回家的路上如此想着的和叶……

      无论如何,即使没有工藤新一,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不久之后,听闻她找了份事情做,似乎是管理园子家投资的孤儿院,事件似乎还是由她们两个引起的,和叶从电话里听园子在那边滔滔不绝的,但终因这边吵闹着也没有听清楚,对于这件事,似乎园子家人认为是慈善事业,于是交由园子处理,兰则主动请缨要求负责这个事情……对于这件事,两人都窃以为是件好事,因为这样可以让她转移注意力……
      孤儿院风风火火地办了起来,和叶开始会带上孩子去看看她,但是每次看见她似乎都是忙碌着,至少开始的一两年,后来的时间,只要有空,和叶就不带孩子,直接过去帮她们了,静华听闻说是帮园子点忙,倒也是非常理解,只是服部稍稍有些不满,总觉得和叶这两年跑东京跑的比他还要勤快。这种事当然不可能对他说,兰还活着的事,大概除了园子和她两个,外加小五郎一家人,其他人都不知道吧,至于工藤,更是与她再无任何瓜葛了,更何况还有妻室,这种事情大家都不可能主动去告诉他,除非兰自己愿意。但是和叶的时间始终有限,终还是不能帮上很多忙,每次过去都是焕然一新,家具,卧室,不知是谁捐赠的旧书形成的图书馆,一个个都慢慢地建成了,等一切慢慢的稳定也就没那么忙的时候,和叶再次带上孩子和那边的孩子们玩着,然后她们几个人就在一旁温柔地看着……
       时间就这样如流水般悄悄地过着……偶尔看到这个女子,和叶还是会想起那个疙瘩,那时和叶忽然才明白,有些事情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带走,除非心里真正的释怀了,想到这里,和叶便忍不住想起那个男子,那么深的感情到底要如何释怀呢?如果他看到兰活着又会怎么想呢?而兰呢?
      
      终于还是提起了工藤新一这个话题,在两人在河边散步的时候,和叶轻轻的问道:”呐,兰,你还放不下他吗?“
      她沉默着,空气似乎一下子就停止了流动,四周似乎一下子静悄悄的了,除了河水的咕咕作响,女子莞尔一笑,视线转向和叶,“和叶变了很多哦,看来是生活改变的啊,想想以前初次遇见你时,第二次你就向我直接讲出了你的想法,而这次居然憋了这么久……”
      “哎……”不提防的被提及以前的那些囧事,和叶有点无措了……
     ”对不起,和叶,让你们担心了吧,园子也是。这两年从来没有放弃过为我介绍对象的念头,我都知道,知道你们为我如此担心不已。如果是工藤新一的问题,我想你们大可放心。也希望你们不要怪他。那不是变心。无论怎么样,十年已经足够了,我在他生命里空缺十年后才结婚,对他来说,对我来说,都已经足够了,他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想法以及选择,无论怎么样,这种生活定是他想要的吧。因为内疚或者其他什么东西而让一个人拴在过去不能自拔,这种事情是如此的残忍,岂能如此残忍地要求他一直等着一个不知道死活的人呢。更何况……“女子轻轻的叹着气,”因为我爱他啊,我希望他能幸福,如果这就是他想要的幸福,那就够了。“
     ”那你为何不试着找个人过生活呢?“和叶的这句话脱口而出。
     一抹看不见的忧伤瞬间涌过女子的脸,四周又只能听见河水的声音,良久良久,女子轻轻地微笑着;”和叶放心好了,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

      -----------------------------------------------
      那之后,似乎她在也不再推卸园子的用心,只是却还是依然无进展,园子在电话里向她报告着进展,两人也只能轻轻地叹气。接下来的时光,由于服部和叶的再度怀孕,去东京的次数也就遽减,园子和她都要她在家里安心养胎,辞去了工作,日子突然变了有点无聊了,想到她时,忽然期望着能生个如女儿,坚强而又乐观,无论经历了什么。
      如愿生下女儿后,日子却似乎比工作时更忙了,一直想抽空去看看她,结果还是被各种事情所扰,等孩子断奶后,应该会轻松点的吧,那个时候在去看看她吧。
     很多时候我们总是以为会有很多的时光去做某事,可是到最后才发现我们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做。
     接到铃木园子报丧的消息,服部和叶拿着电话筒足足站了一分钟,才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意思,眼泪哗啦哗啦地掉了下来,把平次吓了一大跳,却无法向他细说,只是简单地交代两句,便匆忙赶去东京。
   
      看到她安详的遗颜后,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再次留了下来,死亡时间是昨天下午的四点到四点半,死亡原因是心脏原因,发现时已经太晚了。从此之后,再无任何奇迹可言了。
      很简单地葬礼,参加的人也就是园子和她,还有孤儿院的儿童和工作人员而已……
     
      出殡后,小五郎邀请她们去家里坐坐,那之后,和叶知道了很多事,
      比如,那女子的寿命只会是常人的一半,比如,她自己研究自己的身体有十年之久,知道时已经太晚了,她在留给她们的信里轻松地说道,那大概就是年轻的不合常理的代价吧;还有就是她曾是那么的犹豫着是不是应该不再走进她们的生命中,因为会让他们再次走入悲伤。
      但是在留的信里面,更多的却还是感激和爱,以及祝福。
      "我曾经是那样地爱过你们,也被你们那么的爱着,我是如此的幸福过,这样就足够了。请你们不要为我悲伤。”
       那刻,悲伤却还是一起袭来,小五郎试着笑的很大声:“果然不愧是我小五郎的女儿。”在她听来,却比哭还要难听。
       那夜,她和园子一宿未睡,回忆着那么亘古的往事,时而微笑时而沉默,试着想放轻松,却谁也不能。

       第二天,回到大阪的家门口,她仿佛觉得自己走了很远,从很遥远的过去走过来,小五郎叔叔在送她们的时候说的话涌上来:该怎么过就怎么过!是的,该怎么过就怎么过,悲伤总会远去的。面对着平次投过来的疑问,和叶试着微笑地安慰他。
       生活就这样继续着,很长一段时间,服部和叶有种恍然,仿佛那个女子从未有回来过,因为日子又回到了她回来之前的那段时间,照顾家庭,抽点空怀念。只是每次去东京看孤儿院的时候,才会想起那个女子曾经努力的生活过。
      
      一年的时光就是如此的度过了。
       ----------------------------------------------------------
       从今往后的这天都不在是简单的一天了,和大家一大早就来到了墓园,墓碑上的女子还是一如生前那样淡淡地微笑着看着他们。
      “这是谁一大早就送的花啊!”若非小五郎出声,她们都不曾注意到早有一束白兰花摆放在墓前,露珠晶莹剔透,看来是一大早就送过来了。
众人面面相觑,“不是你们吗,那就拿掉了,估计是谁送错了。”小五郎伸出手要拿掉,英里拦着了他,“老公!”轻轻地摇摇头,“无论是谁,是认识的人也好,还是无意中放错了,既然放在这里那我们就当他是在表达对兰的怀念了……”
      一切并没有在这不知道是谁送来的花打乱,在小五郎家吃过中饭,下午便和园子到孤儿院去看望孩子们了。孩子们还算是恢复的很快,死亡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太大的阴影,相反大点的孩子倒是更加懂事了,帮着照顾小的。
      俩人在院子里坐着聊着这一年的发生的事情,找个负责人好找,但是找个能全心全意爱着他们的人却还是难,园子甚至曾一度想放弃,爱这种东西比其他什么的都要难啊,只是想到那个女子,终究还是坚持下来了。一切都会好的吧,纵使没有那个女子,看着孩子们欢快地嬉戏着,她们这样想着。
      两人不知不觉地聊着,一下午很快就过去了,就在园子邀请她去餐厅之际,和叶接到了平次的电话,这会给她的震惊不亚于一年前的某天吧,“哎?”和叶不知道要用什么才能正确地表述自己的感情。
     “怎么了?”园子察觉她的异样。
      园子大概不会关心这个的,和叶轻轻叹了口气,“好的,我这就过去。”轻轻地在电话里承诺着,挂掉电话。
      “对不起了,园子,那个……”和叶决定还是告诉她,“工藤新一过世了,平次要我过去一趟……”
      “工藤新一吗?”园子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那个人吗?
      “是的,今天下午四点到五点,原因心脏问题……”和叶轻轻地说道。
      ”是吗?“园子很久才缓过神来,”那个人依旧还是那样啊,死了都能搞出一大堆事来的,不知死后是不是也能……很嚣张的一个人呢,和叶你去忙吧。“园子轻轻的说道。

      那是自从工藤新一的婚礼之后,服部和叶首次踏进工藤家里,工藤的遗孀静静地坐着,没有任何表情,和叶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她,只是过去轻轻地抱了一下她,低声安慰道,”请节哀。“
      接下来是忙碌的几天,医生,警察都来过了,和叶悄悄过去瞅了一下那个男子,一样的和某个女子一样是安详的容颜,他们两个果然是特别的吗?那个时候因为慌乱的心情都无暇去想女子脸上的安详,心脏病,临死前如何能够这样的安详,没有任何人的陪伴,是因为了无牵挂吗?而躺在这里的男子呢?和叶决定不再去想,人已经死去,而其他人还要活下去,无论怎么样。
      工藤新一的葬礼和他的婚礼一样壮观,虽然和叶很不想这样联想,但是却确实如此,只是这一次那个男子永远不会迟到了,前来悼念的人们多的超乎想象,大多似乎是成功解决事件的委托人,感谢什么的,安慰什么的。和叶静静地听着人们对他的怀念,似乎这些年来,该男子一直就在不停地忙于日本各地,帮着人们解决着各种案件,和平次完全不一样的人生啊,平次如今是警部。小五郎带着英里和次郎也来了,园子也来了,无论怎么样,人都已经死了,无论曾经有怎么样的不满和怨恨,在生命的消失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样的壮观的葬礼大概也只有这种成功的男子才能有吧,和叶忍不住和一年前的那场比了比,只是无论怎么样,都是一样的结果,这里的人在N久过后,又会有多少人记得他呢?随着时间的流逝,也终究会有那个女子一样被遗忘在世界的某个角落……

      很久之后,服部和叶回想起铃木园子那句”真的是死了也能搞出一大堆事的人“时,都会无比佩服对方那句话的准确性,果然不愧是一起长大的人,而当时服部一家正处于不得安宁的时候,其源头就是那个人……
      事情的起因是源于毛利次郎所解决的一起关于某家医院的副院长无视患者意愿,擅自进行的基因改造的案件。据犯人称,他的第一个病例就是当年的名侦探工藤新一。据他称,工藤新一的病例是非常罕见的病例,不过他却见过两例,还有一例是工藤新一当年接受治疗前一年曾经到他那里咨询过的一个17岁的女子,但是那女子自从看了医院的人和他们的副院长夫妇的照片之后借口走了,再也没有出现过,但是一年后,工藤新一主动要求和接受他的治疗。据他称,工藤新一就是因为那个女子才接受他的治疗的,因为据他说,根据他的检查,那两个人都活不了很久,总之,工藤新一先把他引上这条路,却在去世前一年私自撤销他们的合约,他只好去找别人了……这条新闻恩,前半部分简直可以称的上是爆炸性的新闻,纵使工藤新一是早就入土的名侦探,但是众人对于花边新闻的喜欢却超过了其他,由于工藤的遗孀在工藤去世后半年便离开了日本,不知所踪,所以,作为工藤新一唯一了解情况的好朋友服部平次首当其冲地成为他们新闻来源的最佳人选……
    ”看看他们都乱写了什么……“平次气愤地将报纸扔在桌子上,嚷嚷道.
     和叶轻轻的拿过报纸,消息她已经看过了,忽然喃喃道,“也许他们说的是事实呢!"
     "哎……和叶你也这么想?!“平次吃惊的看着她。
     ”如果那个女子是小兰的话,我认为是这样。”和叶轻轻地说道。
     “那位小姐,那位小姐早就死了,而且那个不是……”平次忽然停住不说了……
     “那是个17岁的女子,对吗?怪不得她再次出现时会如此年轻,原来那是一般的17岁时的容貌。”
     “哎……”平次只能吃惊地看着她,”那个女子还活着吗?“
     和叶摇摇头:“再也不会有奇迹了,她已经不在了,在工藤新一死前的一年前的同一天,平次,你应该还记得,我是第二天去的东京……”平次静静地听着妻子诉说着那些事情……那女子回来后的一些事情……
      ”是吗?“平次轻轻地闭上眼,”看来他是知道很多事了……“
       “哎,什么事啊。”和叶问道,
      “没什么。”平次搪塞道,被和叶知道曾经因为她泪奔去东京而猜疑打电话找工藤这种事,还是不说的为妙,尽管那个男子怕是那个时候已经知道了那件事,转过话题:“但是无论怎么样,这终究是我们的猜测而已,即使是工藤新一想要活下去,只要是出于他的意愿,愿意和那个医生合作,这种事情也不是他的错……其他什么人谁都没有办法去帮他设定什么……”
      就在两人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的两天后,一封快件从美国送到了服部府上,一个他们都不曾想到的人寄过来的。
     “对不起,想来这些天给你们一家人添了不少麻烦,这件事也算是当时我处理的不够好,结果还是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
      我没有想到他会继续这个研究,甚至单纯地认为让出副院长的位置,能解决很多的问题。真的对不起。
      很多事情我相信你们应该和我知道的差不多,或者可能还是要比我知道的更多,如果说唯一的差别大概就是有关工藤的问题上,毕竟与我相比,你们毕竟是局外之人。
      请恕我有些话不方便说,还有些大概就是纵使我是局中人,其实也说不清一个很清楚的结果,因为那个男子在约定之日之前就走了,走的那个日子还是那么一天。
      他刚走的日子我时常会纠结,纠结于那个约定,纠结于一个结果,常常会想,如果他是在我身边过世的,他会说什么……
      想到以后的生活也会黯然,不知道该如何走下去,虽然那三个孩子常来陪伴我,却始终也无法给我指明道路,我知道时间终会带走一切,可是我却不想妥协……
     我一边整理自己的心情,一边整理着他在去世前几年才开始着手的笔记, 然后发现了很多的东西,那大概是我的悲哀吧,身为他身边最亲近的人,居然不知道,是该说他太会表演了,还是……
      我跑去向主治医生询问了他的情况,才发现那种事情已经超出我所能控制的范围了,应该说是超出了整个医疗界的范围了……
      人果然不能逆转自然的发展规则,想要逆转,付出的代价是谁也给不了的……
      那时我常常想,如果可以和他以江户川柯南的身份活下去,那样真的不错,可是,即使没有毛利兰,即使没有人记得,也没有人期盼工藤新一的回归,他依旧还是坚持变回。他说,那才是自然的基本法则……我跟着变回来了,事实证明,当初选择变回来是非常正确的……
      或许你们会奇怪,为什么我会没事,这种情况当初我也想过,到后来也只是猜测,大概是因为他变回来的次数过多……一直到变回来的所有药都是他自身实验的,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出其他的原因。
      这个原因,纵使是他的主治医生也不可能知道的,工藤不可能说出那段变小的过去,我相信,所以后来听到他的主治医生推测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我也只能苦笑,但是他后面说的那个情况却让那时的我大吃一惊,因为当时我已经推测应该是当年的药的问题,但是却没想到还会有一个女子,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其他的人话,那会是谁呢。那个时候那个女子一闪而过,可是也只是一闪而过而已,我无法去想象这种情况的……尽管我们谁也不知道她后来经历了什么……或许也是我自私吧……
      可是越是不想知道,很多的事情却还是将我引到了那里,无论我怎么的不想去面对……
      因缘巧合,我去了那间孤儿院,到最后,纵使没有工藤,她还是活的如此的精彩,始终让我如此的羡慕着……对于工藤很多的事情也在知道她还活着,也很自然的了解了……
     不知道工藤选择隐瞒我的原因,那女子则大概是认为那是工藤的选择,所以选择沉默,在知道这种情况后,说实在的,我真的很恨那个人,可是说到底,还是怨自己的执着要多于工藤的隐瞒……
     相信时间能带走一切,所以愿意静静的等待,相信到最后,所以一直不愿意放弃,以8年为约,后来也会想,即使我放手,大概他们也不可能在一起了,那女子定会不许,而那男子也不会了,到最后,我用我的那些时光换来了一个如此的结果……
     那个医生说的,即使是我也无法去否认什么,我不知道工藤是如何找上他的,也不认为他们当时所做的事情是为人类所不齿的,医学始终要进步,在医患之间互相同意下进行的医疗实验,无论患者有什么样的理由,都可以理解。
     附上当年他们之间的协议,希望能帮的上你们什么忙。
     如今的我,遵守着和他当年的与诶的那个,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我很幸福,虽然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担心我……
    另外,附上工藤新一临终四年之前就开始入手的有关推理原理及他所经历的事件手稿一份,望服部先生帮忙定夺一下,可否有发表的价值……
    署名为宫野爱

   “是这样吗?”铃木园子合上信,放在桌子上,站起身,缓缓走到窗前,良久,轻轻的说道:“无论怎么样,都无关紧要了,她已经去世了那么多年,这个世界上有种东西我们是永远也没有办法去改变的,但是就如她所说,不用去改变什么,只要轻轻地去体会就行了,去感觉痛,去感受爱,然后选择自己认为最好的方式……她是带着爱与感激离开的,所以无论那个男子到底是怎么想的都不重要了,我也早就恨不起来了。”
    然后转向和叶,嫣然笑道:“和叶,放心吧,由于我拒绝报道工藤新一的这件事,我家报纸因此而损失的销售量,因为你的资料,一下子就能补回来了。哈哈。”转而认真地说道,”而且也不能少瞧那些记者的本事,再这样下去的话,我真的怕他们会弄出些什么问题来,前几天次郎也给了我点信息,我想这事到这里就是终点了,我不想明明她去世了这么久,还要成为人前人后的谈资,就让她安安静静的沉睡吧,我相信那也是她所希望的。“

       手中的信一递,服部和叶忽然觉得放开的不是一封信,而是这么多年的某些东西……
       当年的疙瘩这次是真的随着时光一起走了,往事有条有理地袭来,如同昨日才发生一般历历在目, 新婚上默然的自己,再次见面时三人的泪水以及以及替她难过的感觉如今回想起来还是如现在发生一般真是……
      在河边的那次对话:“因为我爱他啊,我希望他能幸福,如果这就是他想要的幸福,那就够了。”纵使她是如此的说,纵使和叶相信如果换成是自己定也是如此的选择,可是对于只有几年的她来说,那些日子到底要如何去忘却,这种东西可以理解,却始终无法感同身受,或许是在看了她的信之后,明白她知晓自己的寿命后,更能稍微理解她是真的真的那样的希望着……
      只是是女人的浪漫或者说残忍也好,会有多少人期望爱的逝去,哪怕只是对朋友的爱情的期待也好……两个人简简单单地相爱,有吵有闹,有别有离,纵使这样,对方依旧在自己的心里如最初般明亮……
       和叶不禁叹了口气,他们的这种情况也不能简简单单的以现实情况来判断,终究……
       到最后,自己也无法去评判工藤新一的行为,或许他真的一直没有变,亦或许他早就向自己投降了,都不重要了……不过他希望她活下去的那种心意,知晓两人的过去的人都不去否定……
       从此以后,再次想起他们的事的时候,不会再有任何的纠结了……时间真的会带走很多的东西,也会带来很多的东西,而选择什么样的东西就是自己的选择了……大概真的只要自己觉得满足就够了……选择珍惜,选择放手,然后一转身遗忘,都只在自己的一念之间,只是无论是哪种选择,不轻易地将时间作为一种借口就好了……

       美国,女子从自家门前的邮箱取信,愣了一会,慢慢地撕开,一份报纸,一张明信片掉了出来,很熟悉的风景,上面写着,”欢迎随时回来日本”。女子看完一切,深深地吸了口气,走进家门……


(OKAY,改天什么时候写个番外!)

这世上一定存在着善良,值得我们奋战到底。
------指环王

杯户中学生

15

主题

6

好友

24

积分

 

升级
59%
帖子
381
精华
1
积分
24
威望
1
RP
49
金钱
1014 柯币
人气
705 ℃
注册时间
2010-5-7
发表于 2010-8-27 19:39:26 |显示全部楼层
呐呐……支持一下……



哀殿啊~~~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名侦探

14

主题

3

好友

434

积分

 

升级
53%
帖子
413
精华
15
积分
434
威望
85
RP
861
金钱
610 柯币
人气
1169 ℃
注册时间
2006-1-3
发表于 2010-8-27 19:45:36 |显示全部楼层
大人....这是短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平成的福尔摩斯

案发现场荣誉版主
案发现场水王

91

主题

85

好友

1714

积分

 

升级
64%
帖子
19179
精华
5
积分
1714
威望
985
RP
1342
金钱
4914 柯币
人气
4287 ℃
注册时间
2010-7-27
发表于 2010-8-28 11:03:03 |显示全部楼层
好惨的结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平成的福尔摩斯

2

主题

37

好友

1307

积分

 

升级
13%
帖子
17152
精华
0
积分
1307
威望
411
RP
1811
金钱
12122 柯币
人气
2064 ℃
注册时间
2009-3-12
发表于 2010-8-28 11:05:4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丑虫 于 2010-10-20 20:49 编辑

摊手,这只是锲子,还刚刚开始
-------------------------------------------试验地分割线---------------------------------------------
姐姐(番外)

       毛利次郎打完球回到家后,望着那个杂乱无章的家思考着该吃什么的时候接到了铃木园子的电话,那是一直照顾着他家的富家千金,当然不要想歪,是出于次郎姐姐的缘故。于是晚饭的问题不要伤脑筋了,至于两大人的肚皮问题就由他们自己解决了。
      
这世上一定存在着善良,值得我们奋战到底。
------指环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最后的银色子弹

事务所分流组成员

127

主题

85

好友

2716

积分

 

帖子
45575
精华
5
积分
2716
威望
656
RP
4011
金钱
8489 柯币
人气
4399 ℃
注册时间
2009-3-23
来自
新兰联盟1358
发表于 2010-9-4 22:41:25 |显示全部楼层
虫儿的同人终于出现了,放手机里慢慢看。

点评

丑虫  小虎挺好的啊,这个恩,我已经想好了结局了,只是……  发表于 2010-9-5 10:2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新兰联盟版主

35

主题

20

好友

1112

积分

 

昵称
帖子
11408
精华
1
积分
1112
威望
193
RP
2012
金钱
1962 柯币
人气
2691 ℃
注册时间
2007-8-21
发表于 2010-9-5 15:10:18 |显示全部楼层
想到我的那篇……

点评

丑虫  慢慢来,呵呵  发表于 2010-9-5 16:1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最后的银色子弹

事务所分流组成员

127

主题

85

好友

2716

积分

 

帖子
45575
精华
5
积分
2716
威望
656
RP
4011
金钱
8489 柯币
人气
4399 ℃
注册时间
2009-3-23
来自
新兰联盟1358
发表于 2010-9-13 22:27:50 |显示全部楼层
虫儿更新了也在标题里说一声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最后的银色子弹

事务所分流组成员

127

主题

85

好友

2716

积分

 

帖子
45575
精华
5
积分
2716
威望
656
RP
4011
金钱
8489 柯币
人气
4399 ℃
注册时间
2009-3-23
来自
新兰联盟1358
发表于 2010-9-23 18:40:07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下午刚把上次的更新看了
发现一个不认识的毛利次郎
刚才大致又看了一下发现原来是儿子
这么久没看都把剧情忘了。。。。前面那些我还以为是全部删了重写的。。。
开头那个表格是关键字吗??

点评

丑虫  恩那,这个我记得我好想提过一句照顾弟弟次郎啊  发表于 2010-9-23 18:45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名侦探柯南事务所 ( 沪ICP备17027512号 )

GMT+8, 2024-4-22 05:54 , Processed in 0.046955 second(s), 21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