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事务所专题-柯南20周年纪念事件簿
搜索
查看: 2443|回复: 7

[新兰向] [十周年 5#]不平行事件

[复制链接]

最后的银色子弹

33

主题

30

好友

2486

积分

 

帖子
11768
精华
27
积分
2486
威望
664
RP
4261
金钱
3732 柯币
人气
725 ℃
注册时间
2003-10-19
发表于 2010-9-27 23:58:2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寂子吟 于 2010-10-1 22:26 编辑

5
耳机    小路    搀扶    太阳    蜘蛛网   十年


不平行事件
这个只是改了标题 诸位看官不要被题目吓到 这无关严谨推理深奥的几何数学 只是一些简单的琐碎事件
1.
       兰早上照例去新一家叫他时,被睡眼惺忪的他很不高兴的批评了一顿,一遍刷牙一遍碎碎念着诸如“兰,以后不要这么早叫我了”,胡乱收拾起满地的书塞到书包里嘟囔着“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最后跨出大门时很潇洒地踢开门边的足球到街道上,晨光中,兰看见面前这个小学六年级的家伙稳稳地控着球,一脸不乐意的起床气就被足球这玩意冲淡了一些,然后他开口说道:”喂,毛利同学,明天开始我们分开走吧。“
       于是二十岁的兰就在这里惊醒过来,天蒙蒙亮,一个人的公寓,她的视力在灰暗的房间中缓了好一会儿,才看到头顶灰白的墙壁。
       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呢?
       她迷迷糊糊的翻身,闭上眼睛抓紧这短暂的睡眠时间,也懒得去探究缘由。

       记忆中,两人似乎是有那么一段疏离的时光。
       小学的时候,毛利兰好不容易让工藤新一这家伙坦然接受“新一“和”兰”的称谓,两人的交情因此变得黏腻起来,不过那时男女同学似乎都坦诚相待,玩耍或者学习方面可以说是毫无隔阂;但到了小学和初中的交界,两性之间的差异愈加明显,常常聚在一起的大家,居然因为性别而不知不觉分成两派,兰也觉得新一待她的态度越发别扭。
      那个梦境重现的,大约就是这个时期的开始。
      毛利兰甚至无法察觉出变化的过程,变化的结果就迅速地反映到两人身上。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一个人上学,一个人回家,在街道的岔路口和同路的同班女生说完再见后一个人拐到市场买晚餐的食材,和大叔大婶讨价还价的时候身边没有一个人百无聊赖地颠着足球,即使便利袋很重也没有另外一个人很自觉的帮忙拎过去顺便嘿嘿笑着要求蹭晚饭了。
       这种情况在兰小六的那年持续了几个月,在兰十七岁至今的岁月里也持续了好久。
       那几个月,就像是为如今的岁月演练一般;不同的是,那时小小的兰,还能在班上看到上课很不认真的他,而现在的兰,只能见到他不知道怎么就是很洁净的书桌和每天或多或少的情书。
      而收完情书很自恋的那个人,却难得出现。

2.
       工藤新一发现毛利兰总是疯狂的听歌是在初中一年级的开始。他对于流行音乐之类的毫无兴趣,简单来说一个乐痴能对古典音乐有研究已经很了不起了,而这也只是托他的偶像福尔摩斯先生之福。
       两人上学归家的路上,毛利兰同学总是戴着
耳机,虽然也能听见他在说什么。

        “喂,我说兰,走路的时候可不可以把耳机摘下啊?”在忍受了几天之后,工藤新一同学终于对此提出了意见。
        “诶?”她歪着头,很不在意的瞥了一眼他的足球。

      他开始反省自己前段时间是不是太过于别扭,你知道的,两个人一旦有段时间没有紧密的联系,对方总会多出点什么你不知道的爱好啊物品啊,这样再回头聚在一起的两人,总会有一点差距,因为彼此缺失了的那段时光里,他或者她总会有点和以前不一样了。
       终于新一小弟弟发现什么地方有点不对劲了。
       兰交了一个新朋友。
       朋友嘛,像铃木那样的喳喳叫的,他也不反感,虽然常常爱好拉着兰去看这样那样的帅哥,但是最后还是会八卦到他们俩
身上来,这令小新一觉得甜蜜又得意。
       但是这个不一样,这个朋友的性别为男,属性大概是低调。

       体育课捡球的时候,路过教室窗边,瞥见靠窗的兰身边坐着一个男生,两人趴在桌前看一张CD的歌词本,各有半边脸被打开的歌词本挡住,但是露出的那部分,无论是眼睛,眉毛,嘴角或者酒窝,都透出快乐的神情。
     “喂,工藤,你是太久没运动了么?今天失误好多!”和队友一起抱着足球满身汗的走进教室里,刚下课,嘈杂的教室里充满了各种因运动而产生的气味和声音,杂乱的氛围里,新一还是迅速锁定了窗边的两个身影。
       两人共用着一副耳机,线圈缠绕着,连接着两人。
        “兰,今天一起回家吧,你不舒服么?我带你吧!”工藤新一大步迈到桌边,正面面对两人,大声的说道。
        “诶?”毛利兰眨着眼摘下耳机,脸上浮现出可疑的红晕,略显苍白的小脸才有了些气色。
       坐在她身边的那个男生迷茫地将眼光移动到他的身上,兰向新一点点头,又恢复原来的姿势和身边的人窃窃私语;他觉得他的身体像是生了锈的机器,沉重又难以挪动;迈向自己座位的每一步,都像是牵扯着锈蚀的神经,负荷加重的心脏都跳动的慢了一点,真令他难受。

3.
       此前两人一直都习惯着走路上学放学,至于新一的这辆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兰并不探究这些,她知道自己不可能一直了解他。
      这一点在新一蹬着车飞向一条她并不熟识的
小路上时,变得更加明显。
      男生骑车本身就爱速度,而绕了小路的后果是速度更是加快了。
      绕开了主要的街道反而不必担心汽车行人,新一同学在抄小路方面显得很有技巧,拐弯或者擦过过于狭隘的小巷时,总会注意保持后座的人与障碍物之间的距离。

       兰一只手小心翼翼的压着被一路的风吹得很不老实的裙摆,一只手又必须拉着车座保持平衡;西沉的
太阳发出蛋黄一样美味的光泽,狭窄的巷道制造出静谧的傍晚,夏秋交际的墨绿植物在微风中窃窃私语,只听见橡胶车轮在水泥地上发出的沙沙的摩擦音,还有风吹过耳边的呼呼声,蹬车的男生不知道制造什么浪漫的氛围,速度拉到飞快,身体沁出的汗珠让白色的衬衫有了点点的透明。

        “啊!”一个急刹车,兰不免撞到了前方人的背,稳住身体后才看到新一那张皱眉为难的脸,“那个,兰,这条路……不通向市场的诶……”
        “哦?”她音调转了一下,察觉到他下垂的目光,因为急刹车而翻起的裙摆,她随手摆弄好,“妈妈昨天回来了,最近几天的菜都已经备好了。”
       “啊…是…是喔”新一小同学身体里貌似有一块冰化掉了,转头回去捏住车把时他还听见那些碎冰嗤嗤啦啦的抗议声。
之后,再次前行,兰觉得新一的速度慢下来了,这安静的路途也开始有了他的声音。
       “兰你今天没有带CD听啊。“
       “嗯。“
       兰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是笑着的,虽然前面的人看不到。
       她也想起另外一个人戴耳机沉迷在音乐中的样子,虽然他身边没有别的人,他却散发出并不寂寞的光芒。

       那时,她和新一之间的疏离刚刚开始,她还不习惯一个人的旅途,她总是对着喧闹的街道伤感。
       他塞给她CD,并不多聊,也不同行。

4.
       慢慢的,两个人又变得极为要好起来,让铃木园子为此好生讽刺了一番。
       蹭饭或者一起写作业都是常事,不过大多数时候两人都只是聚在一起各干各的事情,比如他在看侦探小说,而她戴着耳机
听CD。

       终于有一天,新一小同学对CD稍微产生了点兴趣了。趁着兰去做晚饭的时间,他打开了兰常常带在身边的CD机。
       地板上有点凉,可是躺起来还算舒适,于是他搁置了手边的小说,双手撑在脑后,耳机戴起来很舒服。
       “也不过如此嘛……”他心想;放着的是一首慢歌,男声清楚干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曲调太过绵长,他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醒来的原因是兰在外面叫他出去整理厨具准备吃饭的声音。
       几秒之后,他从朦胧的昏睡感中彻底清醒过来,额上不禁开始冒冷汗。
       原因很简单,一只耳朵边的耳机还在吟唱着不知名的曲目,另外一只却是失了声。
       他想起兰的暴怒场景,又滴下了一滴冷汗。

       吃完饭回到房间,兰习惯性的摊开书本,在抽屉里翻找着CD。
       新一连忙将桌上的CD机揽入自己的领地,看着兰满带疑惑地拎着一张CD坐下,他笑道:“给我,我也想听。”
       在兰还在发愣的时候,新一将CD放入,开机、播放、插上耳机,然后自己保留一根,递给兰一根。
       兰愣愣的戴上一只耳机,因为线有点短的缘故,两人不得不坐得挨近了些,气息交缠在一起,让新一想起那个体育课的窗边。

       “兰,今晚把这个借给我。”
       “诶?可是新一你家里不是有DVD和音响么?”
       “呃……我想用耳机听嘛……”
       为了掩饰自己的错误,新一小同学只好娇蛮绑架了兰家的CD机和耳机。
       当晚,他就找遍了所有的商家,终于是找到了相同一款的耳机。


       三天之后,兰接回自家的CD机和耳机时,并没有什么异常,包括耳机被使用后那种旧旧的舒适感也没有改变。
      
(写到这里才发现搀扶这个词被我忽视了加在这里算不算出现了一次呢?谄笑。)

5.
       兰收到两张演唱会门票。
       寄信人来自某个遥远的名字,但她一直记得:小时候两人坐在一起听一个乐队的新歌;这便是那个乐队的
十年纪念演唱会。
       “一个人并不可怕。”那时,稚嫩的他对小小的兰说,“有音乐跟我一起前行。”

       他和兰的联系可以说几乎是没有,只是这个年代网络如此发达,同学录里每个人的联系方式都那么丰富。
       见到他的时候是演唱会开始的几小时前,他单脚跳着在各个乐器之间打转,兰不太懂他在做什么。
       兰呼喊他的名字,他从乐器中抬起头来,因为一激动而忽视了受伤的腿,眼看便要扑地,兰动作再快也没法挽救;这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双手扶住了他,兰看到那个人,就像是从乐器中突然出现一样。
       “让你要小心点呢,就不应该让你过来。”突然出现的男子皱眉,
搀扶着他在一旁的舞台边缘坐下,他则一边说着没关系,一边对兰笑着眨眼,示意她过去。
       “诶?”他看看她的身边空气,“你一个人?”
       “嗯……”兰想起突然消失了三年了不知道还要消失多久的那个男人,有点不愿意谈下去,“所以多出了一张票呢。”
       “没关系。”他笑着对她伸出手,“另外一张票给我吧。”
       看兰很疑惑的样子,他又笑笑,指着自己打着石膏的腿,说:“你看,我现在这样子,也做不成这几场的调音师了,只好  和你一起当观众了。”

       兰记得这个乐队,当年是他介绍给她听的。
       “十年……”他和兰站在疯狂的人群中看着开场绚丽的烟花,“真长啊……人真的可以在一起疯狂这么多年么?”
       兰没有接话,她不知道这话题如何继续,她搀扶着的这个人,并不是那个飞扬跋扈的小子。
       好在气氛很快就被炒起来,两人也无暇闲聊。

       “好啦,唱累了,现在休息一下!”主唱在音箱上坐下,大屏幕上显出他略显苍老的脸,“今天,我们的团队有一个人,因为受伤,没有参与进来。虽然我们平时常常因为乐器这样那样的问题骂你,但是今天,我们想说,调音师的团队少了你——”
       “——不行”低下有歌迷稀稀拉拉的接话。
       主唱摇着头,笑的很奸诈:“——也还过的去啦!”
       台下一片哄笑;兰用余光瞟他的脸,他却还是大张着嘴嘿嘿笑着。
       “不过呢,”主唱从音箱上站起来,走到吉他手和贝斯手身边,一下揽住两人的肩,对着话筒大叫道,“我们还是希望你能快点好起来,能在下一站的时候,给我们调音,给我们骂~”

       摄像机摇过乐队团体的脸,摇过后台工作人员比的V字,大屏幕最后定格在他那张充斥着欢乐和汗水的脸上。
       前奏渐渐的响起来,主唱曾经清楚干净的声音染上了一点年龄,显得更有韵味:“好,现在拿起你们的手机,打给你……嗯……你最想念的那个人,把这首歌,唱给他听……”
       “你不打吗?”他对兰摇了摇手中的手机;兰犹豫着拿出手机,按下熟悉的号码,按下通话键,也不听接通了没有,将发 光的手机屏幕对准舞台,让那些流逝出的音乐慢慢的流进手机,虽然她并不知道,这些音符有没有找到通往那一端的路。

       “一路小心啊~”散场后已经是后半夜,兰执意要随着人流回去,来时见到的那个男人站在他身边,他微笑着朝她摆手说再见。
       “我现在不是一个人了。”那首歌结束的时候,他挂上通话键,“有他们、还有音乐跟我一起。”

6.
       那天深夜,工藤新一正忍受着身体不适的痛苦,手机却响了起来。
       通话来自于大洋彼岸,来自于毛利兰。


       她几乎没有主动给他打过电话,而近几个月,他也主动减少了跟她的通话。
       解药的副作用让他不得不长时间的忍受痛楚,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减。
       他几乎没有犹豫地按下接听键,疼痛中大脑没有思考,只想听见她温柔的声音。
       可是并没有她的那声呼喊,只是嘈杂的人声,然后耳朵渐渐辨认出熟悉的曲调,曾经的催他入眠的那首歌,慢慢的却很有
力的压过周围的杂音。
       他想起那些毫无烦恼的年岁,足球,耳机,小路,自己因为有点慌乱而用力蹬着车,她因为风吹起裙摆而显露出的健康美丽的腿部。

7.
       对于那只残旧的被
蜘蛛网包围的耳机,兰的第一眼感觉就是眼熟。
       之后回忆迅速如潮涌占据了脑袋,她想起来了,这是当年陪了她好久的那只耳机,质量好音质也好,虽然都说耳机是易碎
品,但自己用的时间比传说中的寿命还要长上一倍左右。
       那么这只遗落在新一家书柜某个偏僻角落的耳机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确实记得自己的那一只在两边都失声后被自己扔到了垃圾袋里,然后垃圾袋又被她送到了小区的垃圾回收处。
       她猜测了很多,譬如新一那天借了她的耳机之后觉得十分之好,就买了和她一模一样的耳机,可是她并没有见过他用过;又譬如工藤家二老带来却忘记带走的耳机,和她当时的耳机一样只是一个巧合。
       可惜了,毛利兰怎么猜都猜不到真实的剧情。

       她永远不知道在某一年的夜晚,某个人骑着车逛遍大小商场,只为弥补这个错误;她也不知道,当晚两人一起分享的那只耳机、那张CD、那些音乐,只有她一个人听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耳边,什么都没有。

       真相,总是如此可笑而有趣。

8.
       “兰,上次你去听演唱会了么?还是那个乐队啊,居然还没有解散。”
       “嗯,有十年了吧,太不容易了。”
       “对了新一,你家这只耳机是怎么回事?”兰发过来的照片里,是一只线团缠绕着褪色了的耳机。
       “什么怎么回事?你从哪里掏出来的?”他想起自己没处理好的赃物,赶快转移话题,“我下个月就可以回去了,我想吃——”
       “——我知道啦,真是的……”







好吧 就让背景音乐淡淡的淡下去 闲聊就随他们俩闲聊下去 下面进入传说中的花絮(你当这是电影还是MV 抽~
本来想的好好的 山寨一把 诸如 回忆里的七个瞬间 之类的标题 (真是好感觉啊 茶
结果打开文档一看 居然满打满算只有六个词 唉
话说本来的计划是这样的 有一天 我在淫淫网上看到有人分享了一篇蛋疼的《世界上最寂寞的47件事 看到第叉件的时候我忍不住哭了》这样的标题 我就忍不住笑了 准备写一篇芥末的《世界上最寂寞的七件事》 前六件事的关键词分别是耳机    小路    搀扶    太阳    蜘蛛网   十年,最后一件事就是“最寂寞的第七件事,就是想不出来这件事。”
(我芥末我自重
但是理想总是美好的 计划总是有偏差着 于是就不打草稿连腹稿都没打就直接开始打键盘了 真是个一气呵成的故事啊挠头 本来以为能写个两千来字 结果发现我好啰嗦啊抱头抱头抱头 而且融合成一个故事了 而且写到5的时候发现好像有个词过于灰暗被我自动忽视了 还好检查了一下
嘛 题目神马的都是浮云 首尾呼应都是浮云 紧扣主题是浮云 关键词我一个都没漏掉哦耶 终于赶完了 一次性吐这么多字俺真不容易(捧脸=//////=
以上。
PS:标题因为在听的歌 说实话我真想用无题啊掀桌= =# 如果有机会改 说起来 好的标题才算功力 碎碎念碎碎念碎碎念 这种标题…………好想掀桌!
PPS:升级了。。。FF找不到文本编辑的那些按钮了。。。只好自己写代码了。。。泪奔





盆~友~你想的当真~太多
いらっしゃい——新兰联盟

つづく

最后的银色子弹

事务所分流组成员

127

主题

87

好友

2717

积分

 

帖子
45612
精华
5
积分
2717
威望
656
RP
4011
金钱
8440 柯币
人气
4405 ℃
注册时间
2009-3-23
来自
新兰联盟1358
发表于 2010-9-28 00:30:13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来看蚌蚌酱的文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平成的福尔摩斯

2

主题

37

好友

1307

积分

 

升级
13%
帖子
17152
精华
0
积分
1307
威望
411
RP
1811
金钱
12122 柯币
人气
2064 ℃
注册时间
2009-3-12
发表于 2010-9-28 09:18:59 |显示全部楼层
似乎小虎挺好的在这里知道那些词是什么意思了……
恩,这个全在重点上了……我的那些关键词是用来凑数的……

点评

江虎川  你怎么知道我是在这里知道的??  发表于 2010-9-28 23:43
这世上一定存在着善良,值得我们奋战到底。
------指环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中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升级
0%
帖子
19
精华
0
积分
1
威望
0
RP
2
金钱
1 柯币
人气
244 ℃
注册时间
2008-2-13
发表于 2010-9-30 11:29:34 |显示全部楼层
结尾真甜啊~那些在一起的岁月里的琐碎的美好,共同却有差异的记忆。
就算有很多的分别这样的十年也是幸福的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见习侦探

1

主题

0

好友

191

积分

 

升级
14%
帖子
534
精华
4
积分
191
威望
41
RP
362
金钱
328 柯币
人气
23 ℃
注册时间
2005-3-13
发表于 2010-11-5 14:27:1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in the end 于 2010-11-5 14:27 编辑

真是好久好久没有回过这地方,也没再看过同人
寂子吟大人还在写着,还爱着新兰,就觉得真是美好极了^^

这篇感觉非常淡,但是十年间也就是这么过来了吧,没有什么惊心动魄,都是很平凡的日子
但是总有一些东西,帮我们记得
原来真的走过这么久,时光曾经那样美丽过
我只是块布景板!你看不见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小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升级
0%
帖子
5
精华
0
积分
0
威望
0
RP
0
金钱
10 柯币
人气
74 ℃
注册时间
2010-8-25
发表于 2010-11-8 13:05:33 |显示全部楼层
如此平淡又美好的岁月啊,两人的幸福就像细水流长一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小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升级
0%
帖子
20
精华
0
积分
0
威望
0
RP
0
金钱
0 柯币
人气
72 ℃
注册时间
2007-3-30
发表于 2010-11-26 12:14:04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人一旦有段时间没有紧密的联系,对方总会多出点什么你不知道的爱好啊物品啊,这样再回头聚在一起的两人,总会有一点差距,因为彼此缺失了的那段时光里,他或者她总会有点和以前不一样了。
写得真好,就是这样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侦探

1

主题

0

好友

283

积分

 

升级
23%
帖子
144
精华
3
积分
283
威望
94
RP
468
金钱
646 柯币
人气
37 ℃
注册时间
2004-8-14
发表于 2011-1-14 02:57:34 |显示全部楼层
柔柔緩緩地順著文章看著看著
十年的樂團,突然想到五月天......哈哈

那些事情既瑣碎又美好地在眼前開展
無論是回憶,是現在,是那些被隱藏著的心意還是等待著的未來
啊呀,好美。
知道彼此的存在,就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名侦探柯南事务所 ( 沪ICP备17027512号 )

GMT+8, 2020-10-26 12:53 , Processed in 0.040553 second(s), 29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