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事务所专题-柯南20周年纪念事件簿
搜索
查看: 2097|回复: 3

[原创文章] 暗恋两三事 甜蜜完结,短篇献上呦。

[复制链接]

见习侦探

8

主题

0

好友

207

积分

 

升级
34%
帖子
160
精华
7
积分
207
威望
2
RP
509
金钱
304 柯币
人气
154 ℃
注册时间
2008-1-24
发表于 2012-3-25 04:22:3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北極熊 于 2012-3-25 04:40 编辑

每次发贴排版都让我想死。。。


我们的故事展开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冬季。如同往年任何一个冬天一样,行人神色匆匆的走过,其中不乏一些由于十分怕冷而不得不裹成粽子一般的老老小小。纵使有那么多的不方便,想到东京的雪夜和圣诞节,一切也变得可以忍耐。

毛利兰站在玻璃橱窗前,透过令郎满目的装饰品有些分神的想着关于圣诞的礼物。

每年的十二月,都是她的月光月……女孩子嘛,总是喜欢一些精致美好的东西,她想起几乎一个月前,好友园子就一直吵吵嚷嚷的说一定要“把全世界最好的圣诞礼物抢到手,送给阿真啊(园子男友),然后两个人共度一个完美的圣诞之夜……嘿嘿,当然,兰的礼物也不会忘记哦,一切包在本小姐身上,好好的期待吧。”她这样说。兰很厚道的没有在男友前加上定语“现任的”,却也对园子能够在圣诞节真的很快找到了人与之共度而感到开心……嘛,不管结果如何,至少她现在很开心。


园子说,并不是每个人都像自己这般,可能是大脑少了一根筋啊,说着还真有想去查看一下是不是的确少了哪根筋一样凑过来摸摸她的脑袋,“知道吗,并不是所有人都对感情这么的……嗯……爱恨分明?”
“我没有爱恨分…”
“好啦好啦,还说没有,你怎么就那么分得清哪些是你喜欢哪些不是你喜欢的呢?那些追着你屁股后面的A君B君C君,你就一点好感也没有嘛”!
毛利兰思考了一下说:“他们都是不错的人。”
“是啊是啊,受不了了……我怎么会试图和少根筋的人解释?难不成我也少根筋?my god,我的意思是,一般啊,就是那个,不是说了吗,女生会对爱慕自己对自己好的人有感觉,为什么你就一点都没有?”
我也有的。我很感谢他们的好意。小兰默默在心里回答道。
“你是有”园子像猜到她想什么一样补充到“你有的是感激吧?”
兰对着园子微笑起来,纵使自己真的感情无望,对于拥有了这样一个贴心的懂得自己的好友,她也觉得万分满足。
“我是好人我不吐槽你……算了我还是吐槽你吧我忍不住啊”

送走了直到玄关还唠唠叨叨让自己赶紧忘记某个混蛋另寻如意郎君的园子,小兰给自己冲了杯咖啡,打开电视,享受一下难得的清闲时光。

是啊,其实她有喜欢的人。这个道理很简单,如同一杯装满了水的杯子,所有别人的好,都没有办法再多一点的流进来。她只是在默默等待,等待如同她一般也“绝对少了一根筋!!——BY:园子”的人在哪一天突然开窍了,然后她作为,离他最近的人……是不是可能就会先一步比别人走进去呢?或者很平淡很平淡的,让时光抹去一切纯真的心动,让她重归于寂后,再爱上别人。
难得的悠闲时光,兰对着电视里吵吵闹闹的好不热闹的节目,陷入了温暖而绵长的回忆。

关于父母,自己,还有年轻的推理狂的回忆。


纵使过了那么些年头,那个人仿佛仍旧是神气十足,突然就出现在身后,顶着一脸的无语对她说:“你啊,是不是现在就开始接受什么新娘培训了???”
“嗯,啊???新……新娘培训??”兰茫然的问
“呿,没劲,你们那些女生的事情,我怎么知道。”说着他看了看兰车篮里的几份早点说“我肚子饿了。”

兰斜起眼睛看了看他,对方似是自觉有点尴尬的昂起头望向除了自己这边的任何的另外一个方向。那家早点车会卖的很快,所以如果不早早起来,就会买不到喜欢吃的小东西……其实这个家伙口味很挑啊,默默的想着看来平时很大人很成熟的家伙多少还是会有小孩子的任性啊,虽然这样小小的任性和别扭,在现在的兰的眼里……也不失为一种可爱。

而当时作为同龄的她却有点无语带着小小报复的心理故意挑了一份“工藤绝对不会喜欢的”东西塞过去,满意的看着他眉头打了一个蝴蝶结,然后自己悠然自得的先行一步。

哼,不懂得为父母省点心的小孩子,不值得娇惯!要改正!



每一天每一天,小小的兰和小小的新一上演着重复又重复的戏码,互相的打击、欺负、别扭的帮助、陪伴,现在看起来如此的温暖美好。

她甚至还记的新一那个推理狂很没有气场的帮她和一个彪悍的大叔杀价——目的是一条即将出现在自家晚餐桌上的鱼而苦苦的辩论了十五分钟后,满意的看着自己有点崇拜和感激的目光然后非常顺口的说:“果然是白痴,杀价都不会。何况那种鱼多重,你竟然都没有常识的吗?我真心觉得,你拉低了我们班的平均智商啊毛利同学。”
“…………你!”她气啊,气啊气啊,太过分了!混蛋新一!“你!智商高又怎么样,生活白痴!情商负值!”
“哦?没办法,我总不能太完美。——顺便说,为了(可以继续与)你(沟通),我已经很辛苦(迁就你的智商)了,麻烦你多领悟领悟(我话中的含义)吧,毛利同学。”

啊!讨厌,过分,千刀杀的,没人性,生活白痴,推理混蛋!

每每被气的抓狂的兰除了内心默默的给这个得意的笑着的孩子起上一千一万个外号,也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迟早,哪一天要你哭!当然,看着升入初中的兰跑去学了个什么空手道,我们的工藤小朋友在一瞬间真心有种想哭的冲动,也是后话了。

“天啊,你是想杀了我吗……”望着刚刚踢坏了一个电线杆也并没有得以消气遂绝尘而去的兰,新一望着她的背影喃喃的说。




工藤新一是特别的。

他是不同的,在认识他的时候,就深刻的察觉到了他的不同。

他并不像别的孩子,下课和放学后三三两两的围在一起玩一些孩子的游戏,那个时候的他,在众多的孩子眼中,早已成熟到“和大人一样厉害”的地步了。他沉默、寡言,善于察言观色,知道许多即使大人也不知道的问题。即便最初有人鼓起勇气邀请他一起捉迷藏或者别的,他也会十分不客气的拒绝说到“这样的游戏对开发大脑并没有多少帮助,还是算了,我比较期待《血字的研究》”,然后在别人眼里和脑袋里对他所说的,不论是什么什么研究还是什么什么大脑都充满了无数个“?”的时候,小小的新一就甩甩手,不以为意的帅气的离开了。

“工藤他…………真的好酷哦……”身后响起一片附和之声。

事后再回忆起来,兰陷入了久久的舒心的笑容之中,园子一副兰你没救了的表情。

哎,事实就是,少根筋什么的其实天生就会有,并且随着社会的进步科学的发展有些缺失的东西的确连高科技也无法拯救的……

说白了,就是——新一那根筋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回来了。
再附加一点——自己这根筋大概也很难回来了。


她不悲伤,一点也不。按理说暗恋无果这种事是很苦逼很凄凉很有发挥空间的。但是怎么说呢,小兰浅浅的抿了一口咖啡,只能说因为新一很特别吧。

因为他……“虽然不喜欢自己,但是也没喜欢别人啊。”兰这么对园子说。
所以怀着这种平静的心态,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决定了以这样的身份去守护他……也许说不上守护,只是守着,以朋友的方式——分享他的一小部分生活。
工藤新一,其实从来就不是毛利兰生活的重心。但是却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所谓的“精神支柱”。
确实挺有意思的,不是吗。
她没有把这个支柱寄托在自己的父母身上,原因到底是什么连那时的自己也不明白。但是最近……渐渐又有些明白了。

他懂兰。

仿佛在那个时候,只是很小个子的兰对着同样海拔不怎么可观的新一,沉默的承认了自己的父母的确前一段时间分居了……并且,大约是真的不会回来了吧,小孩子的预感总是很准的,兰不得不佩服起自己来。虽然现在看来父母这种爱情和距离成反比的婚姻模式也不无幸福和精彩可言,当时的她的确陷入了空前绝后的大危机。即使她刻意的去隐瞒了,刻意的去拼命维持了一模一样的生活方式——同样的时间起床哪怕没有母亲温和的good morning kiss,也要绝对绝对买到与往常一样的三份早餐。
而她所精心建立的一切都被那个推理狂轻易的推翻了。

“喂,不用瞒我也可以吧?反正你蹩脚的演技也充分的暴露了事实真相。”
兰狠狠的盯着他不发一言。而那个可恶的困难却完全无视了她的尴尬与愤怒,自顾自的将所谓的“推理”说了出来,然后简直像看好戏一样的等待着自己的反应一般望过来。
轰!她狠狠的扑了过去推开他,然后又追上去掠起握得紧紧的小拳头——也就是送了一个黑眼圈给那张“完美无缺的脸——BY工藤新一”后,等待着对方的反击和报复,却意外的什么都没有来到。
新一不愧是新一,即使鼻子眼睛都凄惨的寸草不生也依旧帅的一沓糊涂的对着她说“我理解你啊……小兰。”
那个时候,说不感动都是假的。她甚至现在想到也有种鼻子酸酸的感觉,即使那个时候她并没有哭,也没有眼红鼻子酸,只是傻傻愣愣的看着对方那双突然变得很陌生的眼睛——新一的眼睛,原来是会说话的吗?


不要难过了,小兰。
会好起来的。


所以她真的就不那么难过了。

渐渐的接受了分居事实的兰,慢慢的又展开了不一样的生活,可是兰嘛,自然有过人之处——“比如少根筋什么的——BY园子”,所以她的生活依旧还是温暖如春夏之交,参加了社团,做了很多公益活动,得到了师长的喜爱,身边无时无刻总有朋友相伴。回家看着父亲时不时因为自己小小的“指责”而憋的脸蛋通红。不能不说也是幸福的一种方式。
所以兰觉得,自己喜欢上工藤新一,真的一点也不亏。

因为其实那个人,虽然一直被99%的人说成少根筋,不懂人情世故……等等等等,但是其实是很温柔的人吧。温柔又固执。
你很好,我知道的,因为我一直在注视着你。

从很早以前就是,那个会为了她的一点点无聊的固执而真去认真的同大叔为了一条鱼而砍价,还有不声不响学校里莫名的帮她找回了小组里饲养的本该“被神秘人掠走的兔子”,以及打破了她的幻想让她重新回到生活的人,是如此的温柔强大,值得托付,敢于承担的人。

所以在日后的“约会竟然敢迟到5个小时60分钟——BY园子”,把“美女一个人丢在黑漆漆的街道上就奔去处理见鬼的案件——BY园子”,还是“难得朋友聚会竟然睡着了?!我们的话题就那么无聊吗!——BY园子”兰只是一笑而过,并不会去纠正什么。

因为这之后,那个人却还是风仆尘尘的赶过来了,然后扯下了脖子上的围巾,强硬的围了上来。
“抱歉抱歉,忘记时间了……真的很对不起呀”然后正色道:“………………久等了”
以及,“这种同学聚会简直就是浪费生命,再多参加几次,我的大脑也会生锈的明白吗?”
即使那么没兴趣,也还是来了。


墙壁的钟表已经指向了十一,啊,就这样圣诞节即将来到。
咖啡已经凉透了,电视节目换来换去也多少有点意兴阑珊的味道,而她还不困,也不想这样睡去。
把自己包裹得如同粽子一般,对自己的公寓进行了简单的告别,出去走走。

她知道这个时候好友一定已经搭乘着恋人的单车去了城市的某个地方,那里有只为两个人绽放的火树银花。园子的电话兴奋的叙说着那个“竟然完全不懂浪漫为何物!——BY园子”的恋人为她所准备的每一个惊喜和努力,啊,真好,她很幸福。
而自己,也很幸福,因为如此,所以她才也想要把这样的幸福带给别人,特别是最初将幸福重新带回她身边的那个人。

“喂,新一。”
“啊,兰么,什么事。”
“今天是圣诞节。”
“切,不过是给商家一个赚钱的机会而已。”
兰有些好笑的想,如果要说“不解风情”,也许工藤新一比起京极真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没等新一继续发表他的高谈阔论,兰对着电话说道“Merry Christmas , shinishi。”
“…………”
却久久没有听见另外一边的回音,兰有些疑惑的将手机从耳边拿到眼前,更加疑惑的发现原来电话并没有被挂断。

“……新一?……”
“…………”
“………?………”
“…………”
“……你在忙吗?”
“…………”
“在忙的话,不好意思呀,改天再说吧。”
“笨蛋啦,现在能有什么好忙的。”
“这样啊。”
“…………”


再一次回归到沉寂。

兰有些悻悻然的想,好像自己没有那么会冷场啊?那边却传来一声:

“喂?小兰?”
“啊,我在。”
“说点什么吧。”
“…………”

这回换小兰沉默了。并不十分明了这样的情况是怎么回事。然而心脏却莫名其妙的嘭——、嘭——、嘭——嘭——、跳个不停。

抓着电话的手在寒风中有些僵硬,却固执又坚持的维持着姿势,电话里传来对方一声浅浅的吟吸,像是忙碌一天后自然的放松,极浅极轻。然后电话那头微微有了些细微的笑声
此刻的兰却完全不明所以,即使如此也被抓走了全部的注意力。
现在!这一刻!无法控制的把全身的血液都运送到了耳朵一样,连对方一点点无奈的叹息也没有在寒风的呼呼中被忽略,而此刻她也绝对想不到的是,另一头的那个人其实……


我真是个笨蛋。
敢不敢勇敢一些啊。
我不是日本警察的救世主吗?
哎,真是尴尬,烦死了……


默默的看着其实离自己并不很远的裹得比粽子还粽子已经分不清到底是粽子还是不是粽子但是不管怎么说也一定会被误认为粽子的背影。
这家伙还真是从小就一直很怕冷啊。低头看了看一身单薄的自己,切,果然还是因为笨的缘故吧?咳……
这么说来,自己也是个笨蛋啊其实,工藤此刻克制着即将脱口而出再也抑制不住的咳嗽,却怎么也止不住的一个劲咳起来,直到嗓子抗议的传来疼痛的感觉,他无奈的看着前面的女孩吃惊的回头发现了自己然后急急忙忙的跑过来。

于是他所幸靠在一旁的树上,专心致志的咳起来。

小兰排除掉脑内瞬间升起的几个疑问:你怎么会在这里?那么晚了来这干嘛?发生什么事了看起来很辛苦啊,新一。
然后当机立断的抬手抚上他的背,一下一下慢慢的轻拍着——这并不是展开话题的好时机,所以还是别问那么多了吧。
在咳嗽声渐渐停下来后,小兰又急急忙忙跑去买了两瓶温热的绿茶,将其中一瓶打开递了过来。

某人皱紧了眉头——好吧,不得不承认,打从认识这个人开始,她就知道绿茶永远都不会是属于工藤新一的那道菜……
“不可以,先喝一口,对嗓子有好处。”
新一盯着茶,仿佛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设,一小口茶就顺着喉结的移动缓缓的流淌下去。
小兰接着用那个被绿茶变得不再冰冷的手,探上了某人的额头,果不其然——已经各种意义上都不能说是人类的体温了。
然后皱紧了眉头,“送你回家。”她说。

“?”新一有些茫然
“送你回家。你感冒了,初步估计体温在39°以上。”

看着某人一副恍然的样子,她有些绝望的想,大概少的不止一根筋……正常人会连发烧都感觉不到吗?!
一经提醒,仿佛身体就真的彻底罢工了,连工藤自己都说不清到底是不是因为见到她,那些阴晴不明的问题有了答案而导致自己精神放松于是就彻底的一松再松,无法控制。或许…………也有一点点撒娇的味道?
他看着小粽子(小兰)像小母鸡一样强悍的维护着小鸡(自己)的利益——寒风统统挡着!一概不许靠近!
心口就暖暖的流动着什么……
推理狂无不自豪的想,脑袋好用就是不错,连找对象也……

所有的人都把兰当成了一个脆弱的温室花朵,但是……也许是比自己更加坚强的苍鹰也说不准。这个人的闪光点,远远不止别人看到的这么简单。
她善良,为了死去的小鸟而默默的掘着坟墓。认真的表情仿佛那只鸟儿还会重新活过来。她把所有所有的可以让别人担心的事情都隐藏了起来,对着别人露出一口白白的小牙齿。没有人会被她抛弃,不管是多么顽皮还是性格恶劣的小孩子,她都执意的不让他们落单,最后所有的别扭与恶意都转换为温暖和愉快。为了别的孩子一直是把自己的糖果,座位,漂亮的笔记本和发饰——只要她们喜欢的,只要她有的,大大方方的递过去。

看起来与世无争,实则分外要强。认真而死板……才是兰的真面孔。

看着她苦练着空手道细细的手腕上各种各样擦伤和青紫,自己也只好悻悻然的当做没看见,为了挽救一些愚蠢的女人的肢体不协调,这个家伙又毫不意外的冲过去当了肉垫……啧……创可贴创可贴,留下疤就不好了。

有的时候,看着她生活,不免觉得有些累。
真是个笨蛋,为了别人忙的团团转。
一如现在。
为了自己忙的团团转。
…………
………
……
如果只是为自己,有多好。
啧…烦躁起来了

仿佛回到了无数个,因为惊人的洞察力而比任何人都更早的察觉到,男生A男生B路人C路人D望向她的眼睛里,有一种极为熟悉的感情。
烦死了……
留在这个人身边的是我,难道你们还不明白这样的事实吗?
真是一群笨蛋,你们根本就不了解她。
这样的你们,乖乖的远观就好了——什么?放学一起回家?真是没有自知之明!


喂,女人,对,我要留在日本…………
…………有不能走的理由
不要瞎猜啦!我有我的想法
是是是 真啰嗦


啊 都那么晚了 不知道睡了没
在干嘛呢 不会又被那个女人抓着煲电话粥吧
啧 手机占线  果然……


…………
还是占线……


………………
…………怎么还没说完!

……
……不管了




我不想再等了 兰



-----FIN-----




改变风格了!甜甜蜜蜜的完结了  啊真好 我是亲妈

嗯 决定了 以后就是硬掰的,死的也要成活的 分的也要成合的
毕竟最初就是希望他们幸福,虽然中途出了点小意外(咳,变成希望她幸福啥的)
不过最终我还是没有抛弃洗衣机……洗衣机请你原谅我啊……

所以,请不要大意的继续幸福下去吧。




Forever is an awfully long time.

见习侦探

6

主题

0

好友

190

积分

 

升级
13%
帖子
83
精华
9
积分
190
威望
0
RP
473
金钱
396 柯币
人气
877 ℃
注册时间
2008-5-23
发表于 2012-3-27 08:15:25 |显示全部楼层
多么甜蜜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见习侦探

5

主题

1

好友

235

积分

 

升级
69%
帖子
469
精华
5
积分
235
威望
41
RP
473
金钱
476 柯币
人气
489 ℃
注册时间
2007-5-13
发表于 2012-3-27 21:11:55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这样一小把一小把琐碎的阳光拼出了暖暖的春天嘛!
云自无心水自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见习侦探

8

主题

0

好友

207

积分

 

升级
34%
帖子
160
精华
7
积分
207
威望
2
RP
509
金钱
304 柯币
人气
154 ℃
注册时间
2008-1-24
发表于 2012-3-30 22:27:32 |显示全部楼层
啊 TUT 终于有人看了吗  谢谢谢谢   我已经就这样会被无人问津下去了……
人家头一回下定决心甜  OTL  谢谢鼓励TUT
Forever is an awfully long tim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名侦探柯南事务所 ( 沪ICP备17027512号 )

GMT+8, 2024-4-22 01:48 , Processed in 0.040100 second(s), 17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