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事务所专题-柯南20周年纪念事件簿
搜索
查看: 1216|回复: 0

[其他向] 【十二周年】痴心不改[此文耽美工藤&服部,慎入。]【清水】[短篇完结](忘了写,7号。){查错字ing- -欢迎帮忙检查有木有语句不通顺}

[复制链接]

东之工藤

24

主题

33

好友

864

积分

 

升级
82%
昵称
韶华
帖子
9474
精华
5
积分
864
威望
136
RP
1582
金钱
3248 柯币
人气
1525 ℃
注册时间
2009-4-24
发表于 2012-8-25 11:36:2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幽幽新兰香 于 2012-8-25 13:21 编辑

痴心不改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一.

下午的阳光不算太暴力,我看着阴沉沉的室内,决定今天下午把油画搬到露天的台子上画。微风的天气最适合细细描绘河岸那一部分。十字格子的布料凹凸不平,我最喜欢看着阳光照在油画和身旁的颜料上,光亮亮的。
楼对面的小树林子偶尔有几个学摄影的穿过,几丝笑声穿过风声到达我的耳朵。
春天的树才刚刚张开来,嫩嫩的绿色看起来很是养眼。飞过的几只鸟儿时不时落在露台的栅栏上,冲我和我的画儿叫唤几声,再起飞向远方。

“工藤,画完了吗?”老师从我身后走过来。“今天画的不错啊。今天把这一片画完就好了,加油。”
“哦。”我侧着身瞥着我的画,还没干的颜料还有些油腻腻的味道。
“记得弄完了把东西都放回来。锁门也交给你了。”
“知道了。”

光线又稍微偏了一点,楼下的人大约已经散了,几只鸽子也结着对儿向旁边的居民区飞。
我所在的是一所著名的美术院校,不少人是本地生,每天都可以回家。我为了我绘画的梦想千里迢迢赶到这里。虽然家里每月给的零用钱多的富裕,衣食算是无忧,却还是空空落落的。
我正望着不远处那一群鸽子,想找到他们最终归属的那一栋楼,却被楼下一阵噼里啪啦接连不断的闪光灯拽回来。
“喂……”我的话还没出口,却被楼下的人抢了先。
“喂你知不知道你在二层的露台上对着夕阳远眺很有意境啊!特别是旁边还举着一盘颜料和张没完全画完的油画~!这感觉我找了很久才找到呢!!要不要下来看看效果啊?!我上去拿给你也行啊!要不我还是上去吧、”
我看着楼下那个浓眉大眼的小子自说自话了一阵子,拿着大炮筒就往我楼上跑过来。“诶你……别慌啊,楼上全是放着画的架子……小心啊……别碰倒”
我的提醒还没说完,抱着相机的人就被门槛绊倒摔在地上,“哎呦喂。幸好机子没摔到!!哈哈,来来来,你看!”
不等我的反应,他献宝的孩子一样跑过来,嘿嘿的笑着。
“诶……不是啦,你是?”
“哦哦哦,忘记说了,”他把相机递给我,一只手摸着满脸的灰,另一只手抓抓头发,浓重的剑眉往上挑着,嘿嘿笑个不停,“我也是咱学校的,摄影的。B7班,服部平次。”


二.

每月一次的艺术周没剩几天就要到了,每个班都在火急火燎往上交作品,参加下周再礼堂的展出。我的那副油画毫无悬念的被选中了,作为校一等奖展览。
仍旧是二楼画室外面的小露台,上次服部给我看的照片的确还是很美,我也从此有了站在露台栅栏边上看落日的习惯,每天傍晚都不一样的云彩给着我各式各样的创作思路,偶尔也会用水粉即兴涂鸦几笔,总被每天过来蹲点儿的服部死皮赖脸的要走,说打算挂在家里好好感染自己的情操。我也只好囧囧的看着他像拿着国宝一样小心翼翼的放置好,然后拿回家。

“喂,工藤~”服部那货又准点跑过来了,我看着表。应该不叫准点,每一天日落时间都会提前一分多钟,他每一天都会在日落时候跑过来找我。
“我今天什么都没画啊。”我耸了耸肩看着他走过来露台。
“怎么感觉我来就是为了要画一样啊。不是啦。想跟你说我照的你在露台上画画的照片被评了一等奖,下周要在大厅展出的,你不会介意吧?!”他又嘿嘿一笑。
“行了别笑了,每次没理可讲就这样子过来帅宝。”我看着他实在哭笑不得,“我介意有什么用么还。”
“唔,不知道啊。我又没试过,谁知道。”他剑眉底下的一双大眼眯成一条缝,看着我又乐了。
“什么叫没试过?你以前经常偷拍别人?我不是第一个受害者?”我眯了眯眼,这家伙感情天天偷拍啊。
“没啦没啦,偷拍是第一次啦- -哎呦不是偷拍的嘛…….是、是……艺术!!”
“去去去,拉倒吧,艺术什么?那要不你站在楼下我给你画一幅回礼给你?切。”
“诶,好啊好啊,真哒?我现在就去楼下你给我画吧!!”
“你还当真了你?边儿去,这都快天黑了,回家了回家了。我去锁门,你要是不走我把你锁在这啦。”
“那明天画?工藤~~~明天画啊!!我明天早点来嘛~~
……
“哎……别不理啊!!你答应了哈!?你答应啦!!”
“行了行了,快去取车,回家去。”
我看着他一边耍宝一边去车棚取出来他那辆明黄色的山地车,车头背着太阳落下去的方向,向我招着手,“工藤~记得哦!”


三.

艺术周如约而至,我的油画和服部的照片一同摆在最显眼的位置,用小聚光灯打在上面。我不知道服部那家伙怎么用的相机,但不得不说,照的真的好美,美得看不出来在露台上的是我。只是看不出来相片上的人是工藤新一的人,只有我。看着照片底下介绍栏署的名字,一帮人不约而同嬉笑着看我。看我有什么用呢,服部那家伙不知道死哪里去了。

他死皮赖脸叫我给他画画的那一天,他背向宿舍楼的方向离开以后,我就再也没见到他。我在露台上从下午开始画习作,画完以后开始等,等到食堂的饭菜都凉了我才锁了门离开。这吵吵闹闹的家伙没了以后,安静的下午反倒叫人不适应。

“工藤?”身后的人叫我。
“啊?怎么了?”
“老师叫你呢,你没听见?”
“哦哦哦,不好意思哈不好意思。”我赶紧跑向主席台后面的休息室,看着老师正一脸笑意的看着我,“新一。”
“啊,老师,什么事?”
“没啥大事儿,打算这个艺术周宣布一件事。学生会宣传部部长要退休了,他推荐我你来接任呢。学生会会长和其他几个部长以及我们这些老师都觉得不错,就也没面试。你直接上吧。你也是个挺负责挺认真的孩子,别辜负大家的期望啊。”
我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这年头先斩后奏的人还真不只是服部一个。又反应过来,咦,这等好事我怎么还是会想起来服部这家伙。“诶……老师,前部长呐?我对学生会都很不熟悉呢……
“前部长你不知道?他的摄影作品拍的不是你嘛!我以为你们很熟呢。服部平次啊。他上周回家以后腿上的伤病复发了,这两天在家准备手术养伤呢。要不然我给你个地址,放学能去看看他呢。”
“哦,认识的认识的。他从来没告诉过我他是艺术部部长嘛。那给我地址,我过两天过去看看吧。”


四.

我站在前部长家门前不禁咂舌,好大的花园啊。
门铃摁响。
“我是工藤新一,服部平次的同学……
“推一下门就开了,进来吧。”里面传来暖暖的女声。

“阿姨好。”我看着眼前衣着和服的美妇,今天真是长见识了。
“平次在二楼右转第一间呢,让她带你过去就好了。”说罢,指了指身旁的女佣,“顺便给客人上点茶。”
“哦好,少爷请跟我来。”

房门左侧,正透过大落地窗看着窗外残阳的坏小子转过头来,嘿嘿一笑,“我还以为你终于落了清静把我甩掉不来看我了呢。”
“切,你小子也没个信儿告诉我你那天不过来上学啊……
“喂,工藤,你等了我很久?”服部仍旧一脸坏笑,嘴角弯弯的。
“谁等你啊?想得美。”我不自然的撇撇嘴,这都猜得到。
“行啦,别嘴硬了嘛。我下周就过去上学了,记得等我去画画啊。”
……
“对了工藤。”
“恩?”
“你有没有想我啊。”
“我干嘛要想你?”
“这不分开好几天呢么……说嘛,是不是想我啦。”
“别说得跟小两口似的……”就像言情小说那种几日的离别好似多年不见想到肝疼…………才没有。


五.

往日一样的日落时间,我搬了一把竹椅到露台上来,正打算扯一张纸随便染点颜色,楼下的吵闹声又一次出现了。
“喂——工藤!给我画画啦!”楼下的少年笑的一脸兴奋,挥着手。
“好啦,别激动,你站一会,我打个线稿你就上来吧。今天先给周围景色上色。”我抿着嘴笑着看他不停地试着各种pose,最终还是一不小心笑出了声。
“哎,笑什么啦。帮忙想一下怎么样好看嘛!”他撅了撅嘴,一脸傲娇。
“哈哈哈哈,别摆了,把你相机拿出来,侧脸对着我这边就当在拍照就好了。”
“拍照?这样好看吗?”
……
“喂,你说话啊!!”
怎么不好看?我最喜欢当初那个拿着相机闯进我视野的少年。

“工藤……?”
“啊?”
“你要画多久啊?”
“很慢的。”
“为什么啊?我记得你那副油画画的还蛮快啊,没几天就完了。”
“那是在你看见之前还有很多你们看到的时间啊!这东西要慢慢来的,你别碰我哦,我以后给你描色,歪了你自己负责。”
“哦哦。那说话可以吧-w-
……
“我默认可以啦?”
怎么不可以?我最喜欢当初那个叽叽喳喳跑过来献宝一样的少年。


六.

“工藤!你画的最好看啦。我可以拿走了吧?”
“不行。”
“为什么啊?”
“我要放在我床头,好歹是我这么不容易弄出来的。”
“可是……
“可是什么?你想要我给你现在给你画一张水粉的。”
……嘿嘿,不用啦。过两天我找个好地方你再去给我画-w-先说好,那一张我要放在家哦。不许抢,”
“明明是我的画……
“可是画的是我啊!!”
“当初照片照的还是我呢。”
“那不一样!”服部这家伙笑的一脸理直气壮。

“工藤?”
“恩?”
“你跟我出去玩玩吧,管饭的。保证在门禁前把你送回来。”
“怎么出去?山地车带不了人吧。不去。”
“恩(三声),你跟我来啦,别就这么说不行嘛。”他连拉带拽把我带到车棚,我看着原先放着亮黄色山地车的地方今天放着的是一辆淡橘色的普通车子,后座被擦的亮亮的,没有一点灰。
“怎么样?跟我去吧。”
……
“那我就当你默认啦。走吧。”
当然好,只是我发现我有点让自己讨厌的离不开你了。


七.

“服、服部?……
“恩?怎么了?”
我抬眼看着靠在门框上的人,背对着夕阳的方向,原本偏黑色的皮肤被撒上了一层柔和的金橘色。他伸着一只手指头,正在摸着被我放在阳台上的油画。
“新一?”
“恩?”
“我说,你要是把我画大一点,我都有一种我在照镜子的错觉~真像啊。”
我看着他偏过头来,又是招牌式的坏笑,忽然有点说不出口。
“服部……
“到底干啥嘛~
“今天上午过来的时候,有幅画丢了。”
“丢了?怎么会有人偷你的画!!风格那么明显而且你都会……是那一幅你说艺术周过后给我的?”
我看着他,低下头看着一般阴影一半阳光的瓷砖,“对,就是那一幅。画风很不一样,而且没署名字。”
半晌,都没声音。我正打算抬头,对面那人的手却先一步抬起了我的下巴。
“新一?”
……
“你怕我?”
……怎、么会?才没有。”
“下周是艺术周。明天你把这一幅交上去。然后,我想他不过是想要特别奖打击你顺便拿点奖学金而已。”
“你真不生气?”
“到时候的特别奖肯定会是年级主任掀开画布然后颁奖,在他掀开画布之前上去就好了。知道不?”他看着我笑的一脸温柔,我甚至觉得我看到了一丝宠溺,但愿那是我的幻觉。
“你真的……
“谁生你的气了?记得给我要回来,那天我下课,能赶上颁特别奖的时候。我在门口等你。记住了没?”
“哦。”
“还有,以后露台这里记得好好锁门。每次都是关上了事,怪不得会丢,笨死了。”
我一拳打到他肩膀上,“你说谁笨啊!”
他戏虐的笑声再一次响起,而我却同一时间被拉进了一个热情的怀抱,“别打了,不疼么你?——谁丢的画谁笨啊!”
“喂——放开啦!”


八.


我把那张画的服部在画室楼下的作品交了上去,仍旧毫无悬念的一等奖。下午,是毫无悬念的年级会。然后是毫无悬念的颁奖。
接近尾声时刻,我还在担心会不会那人这次没有交那幅画,年级主任就一脸欠扁的笑容走上了台。“这一次的特别奖,是颁给A1班——陈易,下面,有请陈易给我们揭开画布展现这一幅荷塘——”
我看着门口,还是空落落的,大约那家伙还没来得及过来吧。不过……我一个人又怎么样。呵呵。加油吧工藤。
“老师,等等!!”我狠心一闭眼,站了起来。
“哦?工藤,你有什么事吗?”
“老师,如果我能证明这幅画不是陈易画的,怎么办?”
“哦?那当然是取消奖励并且记大过啊。只是这话定然是陈易画的啊,不然是谁画的?”
我偏过头,看到方才还空着的门口多出来一个人。仍旧是斜靠着,一番休闲潇洒,他看着我的眼,充满了笑意。我看见他的口型,清晰的告诉我,加油。
“我能证明,这幅画不是他,是我画的。”我笑了笑,转回头看着台上方才还笑得一脸得意的陈易。
“工藤新一!”陈易脸色陡然一变,朝我吼道,“不要欺人太甚!好不容易画出来一幅比你高水平的……
“陈易,冷静。工藤,你上来给大家说一说,趁现在画布还没打开。”年级主任推了推眼镜,看着我。
我尽力压住心底的惊慌失措,使劲把还在颤抖的手握成拳。虽然我从来不这么善于上主席台当着全年级乌泱泱一大片人的面做演讲,不过这次没问题的。
我抬起有些不踏实的步子,迈向主席台。

“这幅画,本来不叫荷塘。”我开口,发现声音似乎有些不像自己的,出乎意料的沉稳。“她叫浅淡。深浅的浅,咸淡的淡。”


九.

我瞥了一眼门口的服部,那家伙又笑的一脸畅快。哦好吧,刚才,我确实不知道该往下接什么。只不过,那货这招牌式笑容让我放松了不少。
“这幅画完全不同于我以前所有参展作品风格,那是一幅水彩画,当中深色部分也有一点水粉。是在学校外面右拐的公园里取的景。
画有很多空白,右边一小半是留的白。而画的大部分是浅绿色,很浅,是远处荷叶的颜色。画的核心部分,就是坐在荷塘边上的大男孩。其实荷叶的颜色是由远到近有浅到深的绿色,男孩的衣服也是墨绿色的。而之所以我没有采用油画,第一,画的确是即兴,没有准备油画的布和颜料油料。并且,这种微风带着荷香的画,浓厚的油画太过于沉重,浅淡的水彩才能画出来清新愉快。”
“工藤,这看过画的人谁都知道。你怎么证明这是你画的?”陈易抱着臂,一脸好戏的看着我。
“这幅画上的人。”
“人?这人有原型吗?”年级主任有些惊讶得看着我。
“呵呵,怎么会没有?这是他自己坐在荷塘边上我在他右边岸上画的。所以右边是大片空白。画里那个拿着相机侧脸对着大家的人皮肤有点黑,从光影能看出来他正在笑,笑的浅浅的。”我看着那个也在看我的人,现在,他还是那样笑着的。
“之所以我想把画叫做浅淡,不只是因为画的风格,颜色不同于往日的油画,而是画里面的人。你应该知道那个人皮肤颜色偏黑,穿着深色洗衣服,卷起来裤腿,整个人和画周围的淡色成反比。只是这个人本人却让人觉得清清淡淡的舒服。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他最贴切,只是他有时候比较吵,会和你东扯西扯,有时候又会拿着大相机对着各种各样的地方噼里啪啦猛地拍照,安静的世界就剩下风声和拍照快门的声音。
虽然这人有时候不太靠谱,傲娇卖萌,只是每一次的重要时刻他都会对着你笑。就是那一种平平常常几乎看不出来是在笑的笑容。纵然他的颜色是整一幅画最沉重的部分,他本人却是一幅画里让人看了心里觉得最欢快清浅的地方。就像是他会就此闯入你的生活,在每一个下午。原本下午的生活是画室里面冷色的灯光,他却可以带着你走进另一片夕阳,暖暖的,浅浅的。”
我看着整个会场一片寂静,恍然响起一片掌声。
“那一幅画空白的地方,最开始我想画上一个放着白纸的架子,只是后来又觉得白着更好。至于没署名,只是还没来得及署上名字就被人拿走了。——陈易,你可满意?”
我看着他被我噎的说不出话来,微微一笑。
“工藤,揭开画布吧。”年级主任轻轻的说。
画布底下的少年还在笑着,门口的人也笑弯了眉眼。
“工藤,这幅画是给谁的,方便透露么?”陈易挑着眉,“别是你即兴杜撰的啊。”
“他在门口呢。”我指了指,“喏,笑的像只偷腥了的猫。就是他。我画的还挺像的吧。”我眯了眯眼,没关系,有真人在呢。那家伙又不会跑了。


十.

“新一?”
“啊。怎么。你满意了?”我看着他抱着画板和画,笑的一脸餍足。
“走,先去画室。”
我看着又一次夕阳,点了点头。

“说吧,怎么了?”我看着他自顾自地走去露台把原先的锁利索的卸下来又换上新的。“这你也会啊?服部?不理人呐。”
他把最后一根螺丝拧好,放下工具转过身来看我,“新一。”
“噢,怎么了?”
“不许叫我服部,知道不?”
“啊……?”我看着他挨过来的脸,有些不知所措。
“叫我名字。听到没?”我看着他快要扫到我脸上的睫毛扑闪扑闪的,说的每一个字都在耳边,痒痒的,热热的。
“哦。”
“该叫我什么?”
“平、平次……唔你要干什么啦……
“没什么。”嘴角忽然被碰了一下,柔柔的触感转瞬即逝,“后背上有虫子。”
我有点发愣的看着他,“平次?”他看着我忽然就笑了。
他的睫毛又一次凑过来,我半低着头,看见他嘴角弯弯的。他搂过来我,有点紧,只是……我不想推开而已。
“新一。”
“恩。”我脸被闷在他脖子边上。
“喜欢吗?”
“谁啊。”
“浅淡……
“当然喜欢呐。”
……里的人。”
……
“那……我当你默认吧。”
默认吧,当然也喜欢。想了想,我回抱住了他。


十一.

“平次?”
“恩?”走在前面的人笑着回头。
我看着他牵着我的手,恍然就很开心。不过……“我们去哪?”
“嘿嘿,我还能害你么?回家。”
“回家?”我赶紧把他拽回来,“你妈不会……
“她会什么?没事的。”
“什么就没事啊!!你……
“噗,你要天天为我这么着急就好了哈哈。新一,放心吧。我早跟妈妈讲过的。我怎么可能让你跟我一起去摊牌,把你打坏了怎么办?”
“打坏了?诶诶,你不会……
“有什么不会啦,”他打断我,笑的一脸开心,“嘿嘿,担心我啊。我好得很呢,走吧就。再废话菜就凉啦。”
我看着他万年不变的笑脸,点点头。

“新一,你家很远么。”
“恩,要坐好几个小时的飞机。”
“下个月,假期,我跟你一起回去吧。”
……这么着急干什么。”
“不着急能行吗,万一被人家拐走我上哪去找?”
“可是我从来没……
“喂新一。”
“啊,啊?”
“你知道吗,我在这。看见了没?”
服部平次,不要随随便便就让我这么感动。


十二

“新一-w-下午没课,出去玩吧。”平次趴在我宿舍床上,玩着我手机。
“玩什么?”我给平次这家伙做着个人主页,实在懒得理他。
“出去画画呗。我们在一起都快两个星期啦。”他终于摆弄完了,把手机扔回来。
“两个星期?哪有。才12天。”
“嘿嘿!!新一你还数着呢~!”平次笑弯了眼看着我。我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
“滚滚滚,你主页做完了马上,别吵。封面上放哪一张图片?”
“恩……我记得我相机有哪张你画我的油画,把我照的你放一起放封面上。然后,加上一行字?”
“肉麻么你。”我把桌子上扔着的纸团只掷过去,看着他头一歪躲开。然后拿出来他自己的手机,摁了一串数字。
我的手机忽然开始震动,原先的默认铃声变成了Nothing’s gonnachange my love for you,前一阵子平次那家伙总在听的歌。我抓起手机,刚想摁掉却发现来电显示也一起被改了。
“平次你丫给我滚!!!谁让你改的!!!”
“老婆别炸毛嘛~谁让你写着服部的?真是的。”
“那尼玛改成你名字啊!!改成老公算怎么回事!!”
“嘿嘿,幸好你宿舍另一张床没人~~
“没人也不让你睡!!”
“没事啊,把你拐到我家来嘛。我家很大的,过来嘛。”
……”欠扁!!
“喂,新一。”
……
“四月,五月,六月。我认识你三个月了。”
“数学也太差劲了吧?四月中旬到六月上旬,那是两个月,六十三天。”
“噗哈哈。”
“滚……”讨厌,我故意说漏嘴的!!哼!
“诶诶,好啦,我不笑了嘛,起来起来,先别做了,起来一下。”
“别闹别闹,点个保存就弄好了……恩恩,好啦。什么事又?哼?”
“过去画室,太阳快要落了。”

“非要来这看夕阳做什么?”
“不做什么。”他领我到露台上,扯了俩放着白纸的架子过来。
“又要做什么?……
“不干什么,虽然这里人很少,就是怕过来两个搅局啊。”他说完把我拉过来,不等我反应眼前又被他大大的笑容填满。
“工藤新一。我很喜欢你,特别特别,喜欢。”
“唔嗯……
不用你默认的,我会承认,我也特别特别喜欢你。

不过,不知道你出门前有没有看到。我把你的主页做成了满屏幕的气球,每一个气球,都是我们的记忆。
而那张按你要求拼在一起的图画,被我加上了几行小字。放到最大,在页面背景上。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you ought to know by now howmuch I love you.
One thing you can be sure of, that I neverask more than your love.



题外话:
第一次写耽美,各种奇怪的设置我承认,看着玩玩就好-w-别拍砖了。
然后关键词真的浮云了。以上。
【其实我本来是想写豪门什么的- -但是写了1K多觉得感觉不对,上QZONE玩了会儿,就改主意打算写校园了哈哈。
PS方大同那首歌,歌词中间要是逗号不就run-on了!!真是的,语法错误。
PPS那首歌名字翻译过来,就是痴心不改,度娘翻得还不错,我就懒得再去想文章名字了。



BY幽幽
2012-8-25
山东东营。


-----
看到有错字的麻烦说一句......写太快有没查出来的错字
韶光三盏,一笑流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名侦探柯南事务所 ( 沪ICP备17027512号 )

GMT+8, 2019-11-21 18:12 , Processed in 0.036170 second(s), 13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