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事务所专题-柯南20周年纪念事件簿
搜索
查看: 734|回复: 1

[小说] 王二的春天

[复制链接]

杯户小学生

1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升级
0%
帖子
1
精华
0
积分
0
威望
0
RP
0
金钱
0 柯币
人气
13 ℃
注册时间
2013-3-21
发表于 2013-3-25 12:00:45 |显示全部楼层
王二的春天

无论如何,在我的记忆中,霜是一个纯白而漂亮的姑娘。如果我的人生是一部电影,霜会是其中最好的镜头。然后,绿色的火车呼啸而过,我携着她的手在我冰凉而澄澈的梦中走远。

——王二

A

天还是像昨天一样的蓝,王二该出去卖盒饭了,王二是个年轻有为的小伙子,至少大家是这么认为的——一个生活在大城市的年轻人。每年春节回家王二都会带许多“海鲜”回去,尽管这个城市身处内陆,但几只新鲜的王八还是有的,所以村里的老太太看见王二回来时都会自然而然的瞄准了王二的网兜,把头伸缩着要看那些打蔫的王八。王二总是机灵的一闪,然后回头拿出王八意味深长的瞄一眼,对那老太太说一句,还晒太阳啊,抬脚便走了。这举动总要惹得老太太伸长了脖子去轻声骂:“王二,你个小王八蛋”。

其实王二以前是从不买王八的,村里边从前有过一个每家每户一只鱼工程,村子前的池塘为此砌出了围墙,说是要养殖水产品,以后家里办喜事丧事,鱼从池塘里出,但好景不长,实践出真理,在交过第一回钱后,以后每月每人出一块钱的饲料费比让村里的超生户交处罚金还难,这鱼塘也就没养出水产品来,先前放养的几只鸭子也渐渐不见,最后只剩两只,只好被端上了村委会的饭桌。由村长和支书全权处理。

这是王二小时候发生的事,在那年代却是一件大事,惊动了县委,因为这个工程是县委批准的。村里放羊的王老汉为此赔进去一头羊,据说他整天在长满青草的池塘地放羊,他的嫌疑最大。但是王老汉死不承认,“羊是不会吃鸭的”,王老汉看着村长的眼睛大声解释。“但是你会”。村长不理会他,支书趁机牵走了那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羊羔。王二于是挨了打,因为王二的父亲王老汉问他,“羊会吃鸭吗?”王二回答“村长会”,而这话最终被村长老婆听了去。

王二没吃过王八,但一只鱼工程据说最高阶段就是旱地里产海鲜——生产王八,只是没料到这么容易就被群众给打了胎。某年春节,王二回家过年时看见有几个拉话筒的年轻人在采访一对中年夫妇,那中年妇女手里坐着几只王八,掌心通红,拍了好几次,那张脸居然一次比一次显得更温暖。旁边几个拿话筒的小伙子热情的东奔西走,像群甲壳虫一样往雪地里退,边退边打手势。好像在扑翅。王二顺势缩了缩自己的手,暗自吃惊他们倒真不怕冷。直到那中年女人着急起来,对年轻小伙子说,小伙子,再拍下去俺们俩口就赶不上火车了,于是放走,年轻人接着去采访下一波农民工。王二当时有点后悔拿王八的不是自己,结果回家一看直播,居然那对夫妇上电视了。顿时后悔变得不是滋味起来……

在一只鱼工程过后,其实还有一头牛工程,大果树工程,地下管道渗透浇灌工程……但期盼已久的自来水到户工程却一直没到户。于是后来,许多青年人自发去外边喝水了。

王二就是在外边喝水的年轻人。屋里还是像昨天一样黑,王二喝着那瓶好师傅感觉味道有点怪,但是由不得他不喝下去,因为饭在喉咙噎住了。王二的身材很棒,昏黄的灯影下他整个人好像是一杯色泽完好的茶,又好像是一把剑。茶香四溢,不由得楼下那三十多岁的女人一阵咽唾沫——这样好的身材是在家里劈柴打草时练出来的,也是在城市里讨生活带出来的,但却没什么用,因为他不是一个姑娘,同时他没有一个姑娘来爱。

三十多岁的女人后来搬走了,王二对她不感兴趣。这个女人曾立下誓言一定不买王二的盒饭,因为她亲眼看到王二怎样的邋遢起床,将被子一卷,胡乱洗把脸,于是便开始倒油炒菜,把白花花的大米填进只有巴掌大的餐盒,做成盒饭。这些其实都不重要,要紧的是,王二并没有多大的空间来整理自己。他的房子不到二十平米,而每天吃饭时必要的工具也不完全,于是只好把保温桶放在屁股下边,拿瓢当碗喝汤。可是那只筒是用来装大米的。每当这女人看到这一点,她就特别伤感,可惜王二并无不安。

有一次王二在她家看会电视——王二喜欢看人与自然,但是这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偏看的是法治报道,而且是当地电视台,这令他感到很难理解。电视上放的是一个城管执法的片段,王二有心却也看不进去。

“城管的车似乎都是奶色的,不新不旧,见过就知道,因为上边写着城管二字。”这是一位老师傅在王二刚出去卖盒饭时告诉他的。

“城管打起人来像蚂蚁救火,边吐蚁酸,边抬脚踏,群起而愤,委实要扑灭燃烧在下层群众心里的不满。”。住在楼上的大学生亲眼见过一回。

“拍到脸的一小搓城管一般会被认为是临时工而撤职调离。”许多买盒饭的工人这样说。

但是王二没有这样的经历,一次也没有——他卖盒饭像打游击,在城管到来之前,他早就望风而跑了。

镜头一转,是一个嘴角带血的年轻妹子。记者的镜头只是扑捉到几副扭动着的屁股和一双双带动肥胖躯体来回伸曲的大腿,还有黑压压的人群。但是没有人敢上前管,都习惯了,有表示愤怒的,但也只是围观。几句话不对,忽然就打起来了。

“王二,他们是这样对你的吗?”那女人看着看着居然难受起来。

这使王二感到一阵厌烦,“你是城管他妈啊,管得比城管还宽”。但是说这话时王二面带微笑,看起来简直糟透了。

或许王二是个复杂的人,复杂到看不穿。在这个女人这样认为的同时,王二已经回去睡觉了。

她走后,王二再也没有免费的电视可以看了。这令王二感到很苦恼。

B

天还是一样的蓝,王二的小屋还是一样的黑,楼下的两条狗已经准时叫开,王二于是只好起床。

王二所住的地方养着两条狗,一黄一白黑,盘踞在三楼,像是两个日本人。这两条狗因为是房东养的,盘踞在三楼并无道理,房东一家居住在三楼。但是正因为这两条狗的存在,王二晾衣变得苦不堪言,在此说明,王二所住的地方是一个正需要拆迁的城乡结合部,白天无人,晚上热闹,正如鬼市。

城乡结合部与城市的关系就如同主人牵着一条狗,其中的枢纽就是一根无形的链条。彼此需要和相持,彼此带动和牵制。——这些跟王二的生活并无关系。

王二所住的院子因为过些日子需要拆迁,拆迁需要赔钱,盖好的房子越多,拆迁的越多,赔的钱越多,所以在盖出四面环绕的立体感三座三层楼后房东又在院内起了座两层楼。这就造成了王二居住小黑屋的结果,但同时房价也便宜了一半。

城乡结合部就是狗和外地年轻人最多,比如楼上蹲守的那两条狗,它们自幼在结合部长大,一黄一白黑,都是长不大的品种,但还是具备了狗的一般性格,白天就出去玩--狗也觉得这院子黑。偶尔守在门前,看见有骑三轮车的经过,或者路人穿着稍破烂一点,就扑了上去,但也不敢跟人太远,因为怕离了自己家的地受别的狗欺辱。

这两条狗日出而作,不到正午就累得趴在地上,但是咬人的本领还在,王二只要一上三楼晾衣服,它们就叫个不停。当然,是在有主人的情况下,如果楼上没人,它们会保持缄默。

晒个衣服变得跟贼一样,这使得王二一阵恼怒。

王二曾经设想,以玉米粒混合敌敌畏喂它们吃下去,然后从三楼摔下,造成是一只和另一只玩得过火,不慎从高空跌落致死的自然原因,但被狗不吃玉米粒的实际情况给无情破灭。

万般无奈,王二只好拿米饭去讨好它们,结果这狗变得比人还听话,自此相安无事。

前面说过,王二没有一个女人,一个没有女人的男人必定很沮丧,因为王二就是这样想的。但是女人这东西,犹如运气,可遇不可求,王二为没有电视看而苦恼的同时,一个女孩悄悄出现在他的生活当中,这个女孩就是霜。

霜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但是正如开在冬天里的梅花寻不到一只蜜蜂一般,霜没有一个男朋友。

这话的从王二的生活习惯开始,每天被狗吵醒之后王二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上公厕,公厕位于一条僻静的小道上,这条小道蹲候在一条繁华的大街一旁,王二觉得它格外僻静,因为王二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繁华。

当霜成为王二的女朋友而王二转到一家工厂去干活时,晚上躺在床上,霜总会意犹未尽的想起那件事,然后俏皮的问王二,“如果我没有借给你那包纸,我还会是你的女朋友吗?”事实是,王二从来不作正面回答,那会使他困窘,但是现在不会了。霜是她的女朋友了。

王二平生只跟三个人借过纸,一个是小学女同学,王二想知道卫生纸是什么感觉,于是就去借了,但是这个女同学很后悔借给他,因为王二没有把卫生纸还给她。第二次是将要上课,王二擦屁股时却发现自己没带纸,托人告诉他的好兄弟王二狗,王二狗冒着迟到的生命危险给他送了纸,这使得王二感慨万千。最后次恐怕就是霜了。

当时王二急的像头骡子,但是他发现自己没带纸,而霜手中拿着一包面纸,他只好硬着头皮去借,但是这个举动看来很奇怪,因为霜正和一群女同学向学校走去,而这所公厕其实隶属于这座学校。据王二回忆他是借到纸了,但是霜一直不肯承认。据她回忆,王二当时刚睡醒,眼睛红得跟头牛似的,发疯一般就把纸给抢走了,虽然后来又买了一包还给她,但无论如何,霜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所以后来王二就被霜的女同学注意到了,因为王二不但抢了她的纸,而且用完之后又送给霜一包玫瑰气味的面纸,她们对他很好奇,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可是当王二和霜在一起后,她们又迅速忘记了这件事。

自此以后王二就经常在晚上回家以后去这条小道的尽头转悠,他发现这条小路的尽头是一条荒凉的公路,公路下是两米纵深的一片荒原,原来这条公路是一座桥。桥下本该是有许多水的,但是因为干旱,变成一片荒原。

远处有一个焦化厂,吞云吐雾的炼焦使得周围一片云彩,稍近的霓虹灯湮没在一片老树当中,使城市的繁华看起来如镜花水月。路旁死寂,蝙蝠横出,夜色无比苍凉。桥上的风景线一望而再望,使人感到自身无比沧桑。

王二和霜来过这里。当时地上有两张纸,王二捡起来一看,居然是做无痛人流的,纸里边又包着一张贵宾卡,上边写着男士VRP。王二抽出看了看觉得这张卡很华丽,准备放进口袋,可是又突然觉得不妥,把它掏出口袋,扔向了远方,这使得霜觉得很有趣。然后王二把纸吹了吹放在护栏下的石条上,示意霜坐在那里,他突然便不说话了,他们只好在夜色里并排坐着。

桥下一辆面包车以四百米的圈道在秃地里滑行了一圈又一圈,王二突然认识到这车的主人是在练习开车,远远望去,车里边似乎坐着一个年轻女人,还有一个戴墨镜的中年男人。王二觉得这样很有趣,但是当车停下来以后王二又豁然发现先前的认知是错误的,从车里边走出来的女人是一个穿着白色围裙的中年女人,戴墨镜的男人在摘掉墨镜走出车门以后迅速变成一个毛发不生的老头子。

王二忽然觉得蚊虫很多,他的手背起了一个疙瘩,又红又痒。蚊子渐渐多起来,一团一团大如灯晕,他们于是起身回去了。

再后来的日子里,王二和霜成为了不是朋友的朋友,他们经常一起出去,又一起回来,后来霜便有了一条白色的碎花裙,不同的是,这裙子有些短,只遮住大腿的三分之二,霜对王二说,从小到大都没人对我这么好,尽管咱们并不熟,但我可以穿给你一个人看。

事实是,那天在桥上,霜在为王二解释自己名字的由来,而王二正在看那辆白色的面包车。

霜的母亲是雪,那年春天母亲在雪夜里生下她,结果又是个女孩,转眼间满月,家里的果园却遇上了几十年不遇的霜冻,父亲在气愤之余便给她起了个名字叫霜,意为雪上加霜。

霜所在的学校是一座医学院,学校不大,但却是一座大学。王二没上过大学,王二初中读完变不念了,但是王二觉得大学应该是很美的一个地方,可是霜不这么认为,用她的话来说,大学会叫人迷失方向,什么叫迷失方向,王二曾不止一次的问,但是霜仅仅告诉他,我和你在一起,难道这还不够迷失吗。

王二在决定不卖盒饭的同时找了份正当的工作,这份工作就是,在一个工厂里做运输工作,这个工厂离王二所住地稍远,是一座化工厂,专制氯碱,生产pvc,但是王二并不注意这些。王二只是每天固定的去上班,每月拿固定的工资,虽然他并不是工厂里留名的工人,他只是一个临时工。

王二每天的工作就是开一辆大轮子小推车,将生产出来的pvc泡沫由车间转移到仓库,车间和仓库隔着一条沟壑,这条沟壑下边居然有很长的一条铁轨,铁轨伸向远方,青草蔓延的地方。这地方原本是铁道部一截铁路,两边都是民房,后来改道时卖给了这座工厂,工厂在建好两边的厂房以后在这条沟壑上边架起一些水泥板,王二每天便在这条水泥板做成的路上来来去去。

王二喜欢这里,他是天生的工人,霜也没有多大的怨言,工人总比卖盒饭的外地青年好。霜来过这个工厂,工厂里氯碱刺鼻的味道和一些突突冒气的管道使她感到害怕,但王二开着小推车来接她的场面又十分的有趣,来过一次后,霜便再也没有来过王二的化工厂。

王二也只去过一次霜的学院,那座学院真的很小,旁边是一家庞大的幼儿园,那幼儿园居然和大学一般大,一座教学楼除外就是一个迷你足球场。但是霜所在的学院只是有个小花园,并且面积不大,来过一次之后,王二就不好意思再来了,原来这座中医学院全部都是女孩子,这是王二根据花园玻璃框里的毕业照推断出来的,而事实的却如此,梅花都开在了冬天的雪地里。

离这座学院几步之遥是一座敬老院,期间便隔着那座公厕,王二发现公厕前经常有一个卖盒饭的老头,他觉得很奇怪,有一天黄昏他终于忍不住问那老头为什么在公厕前卖盒饭,老头只是很平淡的说了句学校门口不让摆,但是当他说完话时却无意间向敬老院看了几眼,

“我的老伴从上边跌下来摔死了,我在等她。”老头缓缓叹息。

王二有心看了看那座敬老院,忽然觉得确实是太高了,正面上去要走三十多层的台阶,门庭紧闭,像是一座寺庙或者古庵,但是他已经不注意这些了,因为霜就要毕业了。

王二忽然觉得很失落,他把寂寞踩在脚下,卡擦,去年冬天的落叶碎了一地。

王二忽然间想起,霜似乎还没有吃饭。

最后的银色子弹

心情区荣誉版主

120

主题

118

好友

3594

积分

 

昵称
婷宝宝
帖子
33576
精华
9
积分
3594
威望
1648
RP
4026
金钱
21074 柯币
人气
3509 ℃
注册时间
2006-2-2
来自
新蘭/心情
发表于 2013-3-25 12:25:50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楼主这篇是自己原创吗,在网上有比这篇更早的发布。
若是原创,请贴出首发地址。
请在三日内给出回复,否则按盗文处理。

心情手札禁止转发任何未授权文章。
详见版规,谢谢合作。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壹切苦厄。

♥浮生如梦 为欢几何♥破茧成蝶 浴火重生♥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蜕变の天使 幸福的微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名侦探柯南事务所 ( 沪ICP备17027512号 )

GMT+8, 2020-5-27 10:23 , Processed in 0.023183 second(s), 24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