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事务所专题-柯南20周年纪念事件簿
搜索
查看: 2697|回复: 5

[其他向] 【十三周年】被隐藏的语言(抽签号码:13)

[复制链接]

杯户大学生

27

主题

10

好友

51

积分

 

升级
28%
帖子
430
精华
2
积分
51
威望
10
RP
92
金钱
242 柯币
人气
1156 ℃
注册时间
2011-11-19
发表于 2013-8-30 17:58:4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空白lotus 于 2013-8-30 19:01 编辑

                被隐藏的语言    文/空白

        美国,纽约。
        要说为什么会跟随这个男人到这里来的话,大概,因为没有其他地方可去吧。

        [ONE]------------------------------

        [大学入学考试结束了,还不知道结果呢。哎,好歹休学了一年我也顺利毕业了啊。你现在还在继续上学吗?
        听兰说,上一次孩子来事务所玩的时候,把想要给柯南和哀的礼物交给兰保管了。她问我能不能偶尔以柯南的身份和孩子们联系,或者干脆告诉他们真相;因为明明再也见不到了却还一直抱有希望太可怜了。我不太清楚,你觉得怎样好呢?
        你要不要考虑偶尔回来看看啊,博士很想你的样子。
        最后你上一封邮件问我的事情,别想那么多啦,有赤井在,不会有事的,放心吧,你只要享受自己的生活就好。顺便帮我向他带个好。]
        读完工藤完全没有中心的邮件,我不禁叹气。尤其是我最想看到的内容被他在最后轻描淡写的忽略了,真该死。所有人都是,自以为是的将重要的事情瞒着我,以为能保护我。开什么玩笑,还在升学的小鬼。
        在心中小声咒骂了几句以后,我开始给博士写信。嗯,要叮嘱他不能吃的东西……
        至于那些孩子们。工藤,你觉得所有人都能像你的女朋友一样坚强吗?也许你想让所有人了解真相,这样你就可以完全真实的活下去。但是我啊,已经不想再被虚假的身份套牢了。就其实我们对他们来说,就像清晨的露水一样——只存在片刻而又消失。荷叶怎么会记住所有停泊的露水呢?被忘记的童年玩伴,这种事情很常见吧……就像世良真纯对于你们。你看,你不是也将她忘记了吗。需要的只是时间罢了,没关系的。
        真好啊,工藤,你顺理成章的回到原本的人生轨道,幸福的生活去吧。
        错误的人生要怎样才能修改重来。
        即便看似一切都结束了,但是如何开始这个问题却没有答案。Sherry,灰原哀,哪个都不是我。宫野志保也只是个名字罢了。说到底,我应该从哪里开始继续生活下去?

        [TWO]-----------------------------------------

        我和赤井秀一一起,住在一间干净的公寓中。
        我进入了纽约的一所大学,学习犯罪心理学。科目是随便选的,只是因为无聊罢了。
        他继续做他的FBI探员,几乎每天都会出去,但是每天必定会回来。就像一个尽职尽责的监护人一样。
        这样的生活,已经维续半年了。这半年来我的刻薄被发挥到了极致,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着他我就是无法好好说话。刚开始还好,但是一个人的时间久了,总是会想起一些不愿意想到的事情。加之关于那个人的问题的矛盾,我的刻薄愈演愈烈。
        “你还没睡啊。吃过晚饭了吗?”今天赤井回来的时候已经快11点了。而我则坐在客厅的地毯上看书。
        “没有。不想吃。”我没有抬头答道。以前在博士家住的时候,料理也算成为了一项爱好。不过离开以后我却一次也没有动手做过。
        “在看专业课的书吗……在学校怎么样?”赤井换了鞋进来,看着我手中的书,说道。
        “……”我将手中的书合上,深吸了一口气,小声的说,“无聊。”
        他没有说话,在我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手肘放在膝盖上,俯下身看着我。
        “那个侦探先生让我帮他向你问好呢,”我抬头看向他,“他也是只字不提呢,对于那个人的事。”
        “他也不认为这是你需要担心的事,看来。”赤井平静的回答道。
        “我只是想知道而已。”
        “你就那么在意Gin?”他轻易的提起了那个名字。没错,我想知道的……那个人的去向。组织覆灭,那位先生也被找出来了,但是对如此庞大的组织的肃清过程中必定有漏网之鱼——Gin便是其中之最。
        “你也很在意不是吗。这么一心想为姐姐报仇的话,为什么你不去死呢?”
        话一出口,我突然感到后悔。有些紧张和害怕的等着他的反应,可是,他只是很平静的回答道:“因为那个人需要比我先死。”
        我突然有些想笑。故意说伤人的话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但是这个人又总是完全无所谓的样子。好像,想不到更加伤人的话了呢。
        “我想……”喉咙中有些干涩,没说完的话还是固执地挤了出来。
        “我应该走了。”
        [THREE]--------------------------------------
        “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美国?如果你没想好以后的打算的话。”
        那时候,他这样对我说道。
        应该是他坦白身份后,第一次他不是昴先生的扮相,而是以诸星大的样子出现在我面前。我看着他,赤井秀一。没有了那一头长发,看起来有些怪怪的。
        “没有,什么打算……”我一直盯着他看,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
        “但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打算和你走。”不知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他用原本的脸出现在我面前了?说话的语气不自觉的变成了冰冷的嘲讽。
        “我只是为你提供一个选项而已,如果你还有其他更好的去处,我当然不会阻拦。”
        “组织都已经不在了,还想要保护我?”我笑出声。我承认这段时间以来他作为昴一直在保护我的安全,我得感谢他。但是——
        “虽然是姐姐拜托过你,但是现在不用维系那个约定了,足够了。你难道能保护我一生吗?”
        “Gin还没有落网。 我认为他也许会想要找你的。 ”赤井秀一说。我的心瞬间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一样,几乎无法呼吸。还在组织的时候他对我和GIN的事有些了解,说起来我的前男友杀了他的前女友,这话好像挺讽刺的。
        他会来找我吗?我想起那天他将解药给我时的样子,也许我应该相信他再不会来打扰我,已经放过我了。但如果他会来呢。
        我不能留在这儿。这里有博士和孩子们,还有那个笨蛋侦探。而我也不介意给赤井秀一增加些危险。
        “好,我跟你走。”最后我这样答道。我想的是,美国,只是一个暂时的落脚点。我只是需要一段时间,来整理我今后的生活。
        然而,我的未来仍然是一团乱麻。美国这个地方,也不是想离开就能离开的。
        那天,说出要走的话以后,他生气了。对了,那种久违的感觉,好久不曾感受到的组织的人所带的气息。真是奇怪。明明自己说过那么多恶劣的话也不曾见他情绪有一丝波动……没想到仅仅是一句“我应该走了”,竟能让他如此失控。
        “你能去哪里?去找他?”他的声音在压抑着愤怒,听得出来。但是,我完全不觉得害怕。
        因为我的怒意,不亚于他。
        “不行吗?你不是也一直在找他。”
        赤井秀一的脸色很难看,他没有选择继续和我争执下去,只是留下一句命令般的话语:“你不能走。”
        他离开后,那令人窒息的感觉消失了。我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轻笑一声,算是自嘲。说出要走的话,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去哪里。只是厌倦了,不想再被这个人保护了。这个男人保护的是他的约定,他的复仇之志。他的眼里,根本就没有看到过我。
        然而第二天早上醒来,伸展肢体的同时是金属的碰撞声。
        我睁开眼,冷冷的端详着右手腕间银色的镣铐。

        [FOUR]----------------------------------------

        “喂,话说,这样真的没关系么?FBI探员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
        我若无其事的质疑着他侵犯自身人权的行为。语气轻松,好像我不是当事人一样。毫无疑问,我在嘲笑他。
        当我发现自己被他锁起来的时候,惊愕、愤怒、然而不知怎么的还带有一丝的哭笑不得。这反应也太过激了吧——这样想着,就觉得好笑。在这种又气又好笑的心理作用下,倒是很快地让我恢复了冷静。
        于是当他回来的时候,我正很悠闲地趴在床上看杂志,桌子上他留下的食物也被打扫的干干净净,没有质疑甚至都没看他一眼。
        然后他走近,打开了我的手铐。“我不在的时候,还是要将你锁起来。”他这样说道。
        “怕我跑了?”我活动着被解放的手腕,这才漫不经心的说。
        “是。”他很沉着的回答。没有直接离开而是站在一旁看着我,眼神中似乎带着一丝探究。
        我思索了一下,坐起身来看着他:“我不会偷偷走掉的,这个……就不需要了吧。”我的目光转向他手中的手铐。尽管我抱着一种看戏的心态,很奇妙的并没有对此感到更多反感;但是总被锁起来果然还是不方便。
        感觉好像沉默了好久,他微微皱着眉,表情微妙的变换了很多次,似乎在很费力的思考着什么。最后,“我无法相信你。”他这样说。
        无法相信……我在心里嘲笑了一下自己。没办法呢,信任的问题,轻易解决不了的呢。
        于是被监禁的生活到今天已经持续七天了。我本来也不是喜欢到处走的人,而锁住我的锁链也足够长并没有太多的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所以倒也还过的快活
        此时正在做饭的他并没有理会我的嘲笑,专注的切着蔬菜。
        诸星大……赤井秀一。和围裙真是不搭呢。我记得他还扮作冲矢昴的时候经常送吃的来博士家,还给侦探团的孩子们做过饭。嗯……冲矢昴的形象倒是还勉强可以接受。无聊的沉默的时间,我就静静地坐在沙发上,远远地看着他摆弄厨具。在平时握枪的时候还真看不出来,他的手很是灵巧
        “你还是昴先生的样子更好一些……”我不知不觉的说出了声。然后他的动作蓦然一顿,走过来将盛好了意大利面的盘子放在我面前,然后对着我眯起了眼睛:“这样?”
        那滑稽的样子让我一时愣住,然后没忍住笑了出来。这种状况下的玩笑有些轻松的诡异,于是也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你回日本吧。”赤井在我面前坐下。这样对我宣布道。
        “……什么?”我没有反应过来,他则镇定的将机票放在我面前,然后接着说道:“我已经和工藤新一还有博士打好招呼了,飞机是三天以后的。你可以走了。”
        你可以走了。
        五脏六腑之间的空隙被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填满了。多的再也装不下几乎要溢出来。难以抑制的,不知名为何的冲动。

[FIVE]------------------------------------

        “难不成……”沉默了半晌,我开口,“想要我回去当诱饵么?”
        “……?”
        “让我回到Gin知道的地方这样他就能找到我了吧,你也能抓到他了吧!”我不自觉提高了音调。诱饵什么的……这个人为了报仇也许什么都做得出来呢。这么想好吗?但是我无法控制自己不往坏处想呢。
        “你还真是,除了那个人以外什么都想不到呢。”赤井低声,缓慢地说道。很危险,现在他的情绪。但是……
        “不是我要想,一直对他穷追不舍的人是你。”
        “逮捕他是我的工作……”
        “别搞笑了!你想要报姐姐的仇吧,为了报仇……”
        “志保。你不要胡闹了。”他沉声说道,带着平息事端的意味。
        又是这样,又是这种像是对待小孩子一般的话。你以为你是谁……真让人不爽。
        “明明是抛弃了姐姐害死她的人……不要装的好像大人一样的教训我……”
        “你呢?”他很平静的看着我,平静的像在看戏一般,“他只不过是没杀你罢了。别搞错了,这不值得你对仇人感恩戴德……或者旧情复燃……”
        我睁大眼睛,猛地站起身隔着桌子抓住他的衣领,好像听到什么东西被碰撞掉地摔碎的声音,但是那都无所谓。全身都抑制不住的发抖,只是死死的盯着他。我想象不出自己此时是什么表情,不过我看得到他眼中的惊异。
        “我道歉。”
        我低下头调整呼吸,然后放开他:“我回去。日本。”
        ……
        回到房间,我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旧情复燃这种话,在我听来就像是一种侮辱。
        当时看到Gin的车的时候,我一点想要逃跑的想法都没有。我这个人啊,从一开始就只会逃避。在组织的时候只会服从命令逆来顺受,脱离组织以后如果逃不掉就是死掉也好,不想每一天在恐惧和痛苦中活下去。也许,和大家在一起生活的时间里我有些改变……拒绝了证人保护计划,试着去和命运斗争……可是凭着这种半吊子的觉悟,到最后我还是将自己的命运交到他人手里,只是运气太好赌赢了这场不可能赢的胜负。
        “不怕是毒药?”Gin看着我服下他给的胶囊,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还带着熟悉的嘲笑。唯一陌生的是他脸上那道深深的伤痕。我知道那是赤井秀一留下的。
        只是Gin,你的改变未免太晚。就算你给我解药放我生路,但是从姐姐被你杀死的那刻起……人死不能复生啊。
        解药……吗。那真的是毒药。让我变回宫野志保,中了必须面对现实的毒。
        我只想与你再无任何瓜葛。这么说也许略显沧桑,就好像,红尘往事,无须再提。可是,我身边有一个男人却一直对你穷追不舍。我想要丢掉的仇恨被他紧紧抱在怀中。
        那是一直活在与姐姐的约定和复仇中的人。也是一直保护着我让我在不知不觉中依赖着的人。
        因此而失去冷静的样子,真难看。

[SIX]-----------------------------------------


        整理好我的行李,只用一个小旅行箱箱就装下了所有东西。丢下没用的书本家具,这个房子里真正属于我的东西原来真的没有多少。
        将箱子拖到房间角落里放下,然后出去洗手。打开房门的时候和站在门口的赤井秀一不期而遇。
        这两天没再说过话,他出去的时候也没有再把我锁起来。相安无事。
        原本打算敲门进来的他见我突然出来好像也愣了一下,然后他向我的房里看去,看到了那只行李箱:“是吗,已经整理好了……明天我送你去机场,今天早点睡吧。”
        “……不用了,”在他准备走开的时候我忍不住开口,“我可以坐出租车去。”
        他转过身看着我,没有说话。于是我继续说下去:“谢谢你的照顾,不过我已经不需要你保护了。你……”不知道为什么,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上来,我深呼吸,压住喉间的酸痛感,“……那只是因为约定罢了,你保护的根本不是我不是吗?……抱歉,我只是因为有些话现在不说可能就没机会说了……那个约定只是姐姐单方面的意愿而已,她也不知道日后事情会发生什么改变。所以现在由我告诉你,不需要了,你不用再勉强自己保护我了。”
        一口气把话都说出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好受一点。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看起来是什么样子……无理取闹?自以为是?我快受不了了,这个扭曲的令我自己厌恶的……我。
        “是啊,我也是。”在我被巨大的厌恶感恶心的几乎要呕吐的时候,他突然说道。
        “有些话现在不说可能就没机会说了……你说的没错,”他无视我疑惑的目光继续说着,“所以,现在,你听好。”
        “……在我化名诸星大进行卧底的时候,你才15岁。但是我从来不能把你当做小孩子看待,也没有当做妹妹。你很有趣,总是一副成熟冷静的样子,偶尔又会有胆小的时候,因为你很善良,习惯了伪装但又不善于伪装。那时我和你亲近的目的的确是为了潜入组织,但是我也真的觉得成为你的朋友很好。”
        恍惚的记起那个时候,他以代替姐姐照顾我的名义经常来看我。我们聊过很多的话,也一起做过很多事……虽然我一直不愿意想起,但是“有这个人在真是太好了”的心情……确实曾经有过。
        “后来我听说了明美的死讯,”他继续说道,“你可能不知道,你姐姐很聪明,很早就察觉到了我的身份特殊,比你还要早。但是她不动声色的一直配合着我,为的就是让你有机会脱离组织。在听说她的死讯后我回到了日本,不是为了替她报仇,而是要找到你,摧毁组织,让你自由……现在我要逮捕Gin,我确实想要复仇,也想要解决你与组织的牵连,但更重要的是这是我的工作。”
        他停下来,很无奈的样子深深的呼吸,然后看着我说:“这么说下去好像也说不明白,总之,我会保护你,并不是因为那个约定。又或者说……那个约定是我一直以来保护你的借口……”
        我直视着他的眼睛。确实我不明白,你到底想要表达些什么。
        “……我爱你,志保。”
        我忘记了移开视线。
        “所以当时我希望你跟我回美国。所以当你说要走的时候我会那么极端的将你锁起来。我知道以我的立场来讲这样很奇怪。”
        “这几天我也让自己冷静下来,我知道你并不适合这里,每天面对着我只会让你想起一些不好的事情。你在日本的那些朋友身边时你的样子是我所见过的最快乐的。所以,你应该回去。”
他伸手好像想要抚上我的头发,但是却还没碰到就收回去了。
        “总之,别闹别扭了,明天我会送你的。”
        我说不出来话。这样看着他走开,我才想起要找回呼吸。
        慌乱。

[SEVEN]-----------------------------------------------

        和赤井一起在机场等待登机的时间,很难熬。
也许是知道我现在难捱的心情,手机很应景的响了起来。
        “喂?”我走到一边,接起了电话。
        “灰原。是我。”电话那边是那个名侦探的声音。
        “工藤?怎么了?”
        “我觉得无论如何,在你回来之前一定要跟你说。”他的声音很急切。
        “……灰原,你又想要逃避吗?”
        “你说逃避……笨蛋,别跟我玩文字游戏,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工藤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赤井先生是喜欢你的吧。”
        “哈?”其实是的,我想起昨晚他自说自话的告白。但是我实在不想和这个家伙探讨感情问题……所以。
        “当时他假死化身冲矢昴的计划,我一直瞒着你,所以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无论做什么计划,他最优先考虑的都是你的安危。他保护着你的安全,细致到几乎没有整夜阖眼过。我知道他对你的感情一定不一样,我也知道他和你姐姐的事情……但是,不要因为这就错过一个对你最好的人……”
        什么啊,太天真了……我在乎的怎么会是这种事情。
        起初我抵触他一直想要杀Gin报仇却不顾我想忘记那个人。厌烦他对我无微不至的保护因为我以为那并不是为我。而现在,就算这些误会都由他昨晚的一番话而解开,但是也正像他说的,和他住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里,我变得越来越不像我,甚至连我都开始厌恶自己。尖酸刻薄,伤人也伤己,总是陷在这种循环往复的怪圈里挣脱不出来。我想我会逼疯我自己的,一定。
        所以我要离开,赤井秀一的分析是正确的。虽然我不知道就这么把自己丢回日本会怎么样,总也好过在这里……
        “不可能哦~我和他根本无法好好相处……我也厌倦了单方面的人身攻击了,所以让我回去喘口气吧。”我语调轻松的说出这些话。
        “那,喘完这口气后,你能重新面对赤井先生吗?”
        “哈,为什么,我就是为了逃开才回去的,还要面对什么……”我继续笑。
        “你喜欢他吗?”
        我张口,什么话也没说出来,沉默。喜欢吗?
        “——当然不。”我又怎么可能会承认。
        我听到他在那边叹了口气,然后说:“灰原,绝对的否定就是肯定。”
        我像是被拆穿了秘密一样,这一次,真的没再作答。
        “你确定你要回来?现在回到他那里还来得及。”
        “来得及?怎样的来得及……”我冲动的冷笑着说道,“我还能好好地面对那个人吗?连自己都……无法相信。”
        “那么,你就相信你可以好好的面对我们吗?在你不可能忘记赤井秀一的情况下!”工藤并不是一点也没被我的冷笑激怒,他这样不容反驳的对我宣告。
        于是我真的无力反驳他的话语。在赤井秀一口中,我看起来最快乐的时候,明明已经回不去了……
        好委屈。
        我真的希望从来都只相信自己的我,能被谁需要、像家人那样的需要着我;希望有一个人能让我依赖、让我被保护着,不用再勉强自己坚强。
        明明这些人都是可能会有的,也许,只是因为我太坚持自己的坚强。逃避了不该逃避的,面对了不需要去面对的。
        尽管我能够明白这一切。但是。
        “工藤,我还是要回去……”

[EIGHT]---------------------------------------------

        在阿笠博士家的客厅里,电视上正播着关于名侦探工藤新一又一次精彩破案的报道。
        “又在耍帅了啊。”灰原哀将饼干拿到了侦探团的孩子们的面前,听着电视里工藤自信的接受采访的声音,轻描淡写地进行吐槽。
        “就是嘛,我们明明也有帮忙的说!”元太立即不满的附和。
        此刻同样身在博士家的大侦探,只能在一旁无奈地干笑。
        孩子们已经升入三年级了,个子也长高了。工藤新一从高中生侦探升级成了大学生侦探,依旧在关东地区活跃着。灰原哀则悠闲得多,偶尔给博士的发明帮下忙,其余的时候更多的在做侦探团探险时的监护人。
        灰原哀,是身份证件上姓名灰原哀、年龄21岁的成年女子。不是在帝丹小学上学的孩子,不是被放逐的科学家的女儿宫野志保,也不是黑衣组织的成员Sherry。
        灰原的手机传进了讯息,她打开手机,先是眉头紧锁,然后渐渐舒展开成了一个淡淡的笑容。这点变化没有逃过工藤的眼睛,他看着她舒展开的神情,脸上不自觉的露出和她相似的笑容。他知道那封邮件是谁发来的……
        “啊!柯南在偷偷看着哀酱笑!”步美突然叫道。
        “真过分啊,我们会告诉兰姐姐的!”
        被说到的两人同时一愣,然后哭笑不得,哀向工藤投去了戏谑的目光表示这事儿跟我没关系,然后——“笨蛋,你们几个别胡闹了!”在孩子们面前早已毫无威严的工藤忍无可忍的吼道。
        一年前他们就告诉了孩子们真相。忽略了组织的部分,只是告诉他们APTX4869的药效以及柯南和灰原哀的真实身份。
        这决定是那时的宫野志保提出的。
        当时工藤在飞机起飞前打电话给志保,希望她能留在赤井秀一身边,面对自己的生活。当她说她还是要回日本的时候,他真的以为他失败了。但是她却接着说:“回去以后,告诉步美他们我们的真相,可以吗?”
        “……我想,我需要这些朋友。”
        孩子们没有用太长的时间来接受这个事实。两个快到二十岁的大人和三个不到十岁的孩子,这样年轻的相差十三岁的友情虽然难以想象,但事实上,是早就已经存在的了。即使别离半年,也没有丝毫的改变。
        博士在一旁乐呵呵地看着这五个孩子,看着现在脸上经常带着笑容的哀。她回来了,找回了她的家人。不知怎么的,这样想着,就觉得感动的想掉泪。
        他就要来了。灰原哀想着,看着天空出神。
        她知道那个人对她的生活状况了如指掌,因为总是爱多管闲事的善良的毛利兰自告奋勇的做起了情报员。在兰不懈的努力下,两人最近的半年里也有少量的邮件往来,但从没有什么实质内容。
        他说,马上就能见到你了。
        他来了。灰原哀感到莫名的紧张。分别了一年多,她并不清楚如今的自己是否是能够好好的面对那个人,她改了名字,换了环境,却不知是否真的改变了心境。
        门铃响起。灰原猛地抬头,不知所措。不偏不倚的碰上了工藤的目光,那眼神充满着信任,好像在说,去吧。
        她突然感到了安心。
        打开门,迎上那双阔别已久的绿色眼睛。对视良久,最后,灰原哀露出了灿烂的微笑。然后,顺从地被揽入久违的怀抱中。他很用力的抱着她,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
        身后传来工藤赶好奇的孩子们回去的声音。灰原不禁莞尔。
        谢谢你,我的同伴,我的家人。因为有你们,我才能这样,安心地拥抱我的恋人。

        --------------FIN-------------

杯户大学生

27

主题

10

好友

51

积分

 

升级
28%
帖子
430
精华
2
积分
51
威望
10
RP
92
金钱
242 柯币
人气
1156 ℃
注册时间
2011-11-19
发表于 2013-8-30 18:14:11 |显示全部楼层
拖延症拖到最后一天我也服我自己了……= =
然后声明一下,如FINO所说,我们的整体构思是一起想的,然后她的GS向,我的秀哀向~~
嗯,就这样,这是一对无比纠结的CP,想要HE所以我也写的无比纠结(快写吐了T^T)
总之折腾这么久文也算是出炉了。希望大家喜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西之服部

27

主题

17

好友

623

积分

 

升级
23%
昵称
Fino
帖子
3267
精华
2
积分
623
威望
145
RP
1114
金钱
1892 柯币
人气
1581 ℃
注册时间
2013-2-5

写文高手

发表于 2013-8-30 22:41:19 |显示全部楼层
你终于发了,嗯。
写出赤井秀一的赶脚了啊~~太好了~~啊哈哈那个眯眼睛的梗,啊哈哈哈哈(请无视我的恶趣味)。

一开始真是个刻薄的志保呢,第五章那段争吵我很喜欢啊。【旧情复燃】这四个字绝对撩起怒火句句攻心啊~赤井秀一表白那段脑补很成功=w=,能想象出志保说出那段话后赤井秀一翻腾的内心,【我爱你】好直接啊啦啦啦~~

洗衣机是个八婆的红娘哈哈(喂喂),很符合他【希望每个人都过得好】的心态。不过直接打给志保说【赤井先生是喜欢你的吧。】有点突兀啊,难道是赤井私下拜托的(喂喂。。。)

那一年是情绪沉淀么,嗯差不多,可以想清楚了哦哀酱。最后的场景温馨而欢乐啊,我也想围观-  -
已有 1 人评分RP 收起 理由
洝瀞、 + 2

总评分: RP + 2   查看全部评分

情绪太多,热情太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大学生

27

主题

10

好友

51

积分

 

升级
28%
帖子
430
精华
2
积分
51
威望
10
RP
92
金钱
242 柯币
人气
1156 ℃
注册时间
2011-11-19
发表于 2013-8-30 22:53:17 |显示全部楼层
很久未来 发表于 2013-8-30 22:41
你终于发了,嗯。
写出赤井秀一的赶脚了啊~~太好了~~啊哈哈那个眯眼睛的梗,啊哈哈哈哈 ...

我想让新一扮演一个最好的最温暖的朋友的角色……打电话那句话确实有些突兀啦……我是这么想的,新一和秀一在假扮冲矢昴的时候肯定有很多交流,之后也是,应该成为了战友并且对于志保、明美的问题也有提及过,而且昴一开始就在保护哀,所以我想新一对他的感情应该是了解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推理爱好者

7

主题

8

好友

115

积分

 

升级
88%
帖子
1477
精华
0
积分
115
威望
60
RP
101
金钱
505 柯币
人气
2532 ℃
注册时间
2012-5-13
发表于 2013-9-4 22:13:0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的感觉其实蛮治愈的~~虽说没特别喜欢秀哀这对cp不过看了全文感觉文中的秀哀很有爱啊o(≧v≦)o秀一住家男围裙装有爱~眯眼梗有爱~结尾工藤赶孩子们走开有爱~以及新兰积极牵红线也很有爱o(≧v≦)o嗯被隐藏的语言和the lover是姐妹篇嘛,所以两篇都看挺带感的~文中的赤井很大男人主义啊把灰原锁起来什么的看着有点吓到了这个做法会不会太偏激了一点啊o(≧v≦)o看到文中灰原说的那句“为什么你不去死呢”就觉得果然是傲娇女王属性什么的o(≧v≦)o以及居然看到了眯眼梗这真的太搞笑了!不过赤井君真的会那么肉麻直接说出了那个被隐藏的语言么哈哈o(≧v≦)o关于旧情复燃的那句话让灰原整个人失控了,这里让我感觉这里的灰原对于琴爷有些一种很复杂的情感吧~当下的那个反应看了第一感觉是心虚(喂),后来再想想就如文中说的,那句话是很过分的一句话吧。。虽然不知道琴爷把解药交给灰原的时候到底是什么心态。。有种理不清的感觉~关于最后的部分灰原不当小学生灰原哀不当sherry也不当志保,而是以全新的身份生活,这个情节安排感觉挺好的,算是放下了过去?以及最后的部分灰原找回了属于自己家人,其实这里真的很温暖的,整篇文下来感觉很温馨!于是就这么多啦~~(虽然顺剧情顺了大半orz)
已有 1 人评分RP 收起 理由
洝瀞、 + 4

总评分: RP + 4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大学生

27

主题

10

好友

51

积分

 

升级
28%
帖子
430
精华
2
积分
51
威望
10
RP
92
金钱
242 柯币
人气
1156 ℃
注册时间
2011-11-19
发表于 2013-9-4 23:06:41 |显示全部楼层
幻灵梦 发表于 2013-9-4 22:13
看完的感觉其实蛮治愈的~~虽说没特别喜欢秀哀这对cp不过看了全文感觉文中的秀哀很有爱啊o(≧v≦)o秀一住家 ...

因为是姐妹篇嘛,所以这里关于Gin的情节没有多做解释,要看the lover 才能懂呀……
其实那个眯眼梗是我的恶趣味……写着写着突然觉得这么来一下似乎很有趣于是写出来了也没删掉啊哈哈~~
至于秀一将她锁起来这一点吧,我其实写的挺犹豫的,想要写的鬼畜一点的感觉又觉得文章基调又不很鬼畜……然后最后就变成了很和谐的监禁方式……而且秀一这样的举动也不算过分吧,长期的忍受之下哀还说要走,不想让她走反应过激也情有可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名侦探柯南事务所 ( 沪ICP备17027512号 )

GMT+8, 2022-1-27 10:53 , Processed in 0.056686 second(s), 15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