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事务所专题-柯南20周年纪念事件簿
搜索
查看: 1442|回复: 4

[黑暗组织] 我不是天使(GS)

[复制链接]

杯户大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57

积分

 

升级
43%
帖子
128
精华
1
积分
57
威望
6
RP
124
金钱
171 柯币
人气
70 ℃
注册时间
2004-9-7
发表于 2004-12-17 18:54:56 |显示全部楼层
我醒来的时候,眼前就是一片黑暗。这里是融入我血液的黑暗,以及我所生长的环境。

空气中是血腥的气味,有邪恶的暗涌,肮脏的交易……而我则是无数生活在这里的生物之一。有人称我们为“魔”,血液里流着残酷的黑色的血液的魔!

天时是无法存在与黑暗之中的。那种娇弱的生物只能沐浴阳光,畅饮甘露。

从很久很久以前,天使和魔就进行着斗争,直到现在也不停息——魔的野心想用黑暗吞噬一切,而天使们则想用光明穿透一切黑暗的角落。在无数的争斗中,无数的天使和魔失去生命,化成漫天的白色或者黑色的羽毛,然后消逝……

天使与魔的外型几乎一样,最大的差异就在于羽翼——天使的羽翼是白色的,纯白的颜色,而魔的羽翼是黑色的。

人间是天使与魔战斗的场地。他们的羽翼在这个空间不会随便显现出来。此时,他们被统称为人类。

人间似乎是一个平静的空间,但是在平静中不知隐藏了多少躁动。无数或大或小的战争,明显或者不明显的争斗……这里有着天使与魔的战争,甚至也有魔与魔,天使与天使的战争……每个人看上去都像天使,而每个人看上去又都想魔,人与人的戒心都很强。

而很多不愿意卷入这战争的天使和魔就就会来到人间,努力装成天使和魔都人不出的样子,过着在战争的汹涌下平静的生活。然而,如果某个人类拥有了强大的力量的时候,魔就会不惜一切力量拉拢他,使之魔化,变成魔。



我的父亲就是这样。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也想选择平静的的生活。可是因为天使与魔的存在,于是整个世界都无法平静。

因为遗传,我天生拥有了父亲强大的力量。因此,我从出生就不可能拥有那种平静的生活。

如果有选择的余地,我也想选择。可是我的路,只有一条。

父母在我出生的时候就死了。

据说,母亲本来是到偶尔来人间玩玩的天使,碰巧遇上了父亲——一个魔,两人相爱,母亲便义无返顾的岁父亲来到魔界。天使在魔界是活不长的。在母亲生下我后,终于就再也能坚持了。父亲坚持要带母亲去人间居住,但是由于魔王看重父亲强大的力量,迟迟不放行。看着日益憔悴的母亲,父亲毅然放下姐姐和我,带着母亲离去,却十分巧合的出了意外。这是大事件,很多人都知道。可是真相呢?永远将被埋藏。

魔王十分可惜父亲的力量,好在留下了姐姐和我两个继承人。不久,发现只有我一个人继承父亲的力量,便将我隔绝外界,悉心培养。而姐姐在人间过着平静的生活。

也许由于母亲是天使的缘故,我几乎是害怕黑暗。唯一安心的地方也只有在姐姐的周围,我喜欢她周身散发出的温柔。也只有在她身边,我才能够放松自己。

姐姐是我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可是连这唯一的亲人,我也很少能够见到她。

其实姐姐的日子也不是很好过,因为母亲是天使,难免会被魔界怀疑,因此总是有人监视着她。

时间过的很快,逐渐,我也习惯了黑暗里的无情与残酷,麻木的开始接受魔界的任务。魔王赐予我一个“名”:sherry。这就表示,我已经成为了魔界不可缺少的一员了。有很多魔就是为了这个,为了得到魔王的认可,奋斗终身。他们嫉妒我,嫉妒我的年轻,嫉妒我强大的力量。

也许习惯了低调的我,并不因此高兴。但是,我有一点值得我高兴的是,我见到姐姐了。

姐姐看上去似乎也不是很高兴,不如说这是忧郁的表情吧。可是一瞬间,姐姐的脸上就换上了温馨的笑容:“祝贺你……sherry。”然后匆匆走了。

姐姐……




接着,我遇到了Gin。一个如黑暗一般冷酷、残忍的魔。金黄色的长发,冷笑着,露出森白的牙齿,还有那如鹰一般尖锐的眼睛,和我同样的,大概是他年轻的年纪。他成为我的搭档。

他一毙致命的快速,冷静理智的判断,真的是个很强大的魔呢,我着实的佩服。但是却常常因为那冷酷而感到战栗的恐惧。

工作时,我基本上不用出手,交给我们的任务几乎全部都由Gin完成。托他的福,我还未真正亲近过血腥的残酷。

可是这日子不长,魔界时刻监视着我,也发现了这状况。

某日,我接到一个单独行动的任务,是除掉一个背叛者。我非常明白这次任务的目的,为的是让我真实的接触残酷。

这个任务是魔王直接下的,并要求Gin在一旁协助,但是不准插手。我行了个礼,然后准备开始行动,可是身旁的Gin没有动静。沉默……

“让我去就好了,万一Sherry处理不干净,会留下后患的。” Gin。

“这么说,你是不信任她的能力了?还是……”魔王停住了。

“怎么敢,她的能力是您看中的,一定……一定可以胜任的。”一向说话干脆利落的Gin竟然也结巴。

“这不就行了嘛!Sherry,去准备吧。”

我默默开始准备。还是沉默……

“你别去了,反正谁杀的,也没有人知道。再说了,你不适合那种……”他打破沉默。

“你疯了。”我打断他,丢给他三个冰冷的字。“违抗命令是死路一条。”

“死,我都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他冷笑。

我背对着他,没有理他,继续整理自己的东西。耳边突然传来Gin低声嘶哑的声音:“担心?”他突然靠近我。

我一颤,仿佛心中那潭纹丝不动的湖水被投了一颗石子。更大的震动是在心中。

“我走了。”我没有理他开始说的话。我背对着他,“还有,要是你死了,我就少了一个这么‘关心’我的搭档了,至少我现在不想把你换掉。”

然后我从后面听到他那特有的兴奋时嘿嘿的笑声。

…………

我杀死了他,——那个魔王命令我杀的人。我看着自己颤抖的手上沾着点点血迹。

“杀了?”魔王头也没有抬,冷冰冰的问。

“是。”我努力控制着自己声音颤抖。

“哦。下去吧。”

“是。”

我把自己埋在黑暗的角落里,脑海里怎么也甩不开当时那血迹渐上我双手的画面,我全身颤抖着,不能自已。

姐姐……姐姐……在哪呢?为什么现在不在我身边?我想要姐姐拥抱着我安心的感觉……可是姐姐不在我的身边……

我在漆黑的黑暗中缩成一团。

忽然,一双健壮的胳膊从我的身后环住了我,把我紧紧靠在宽厚的胸膛。温暖的,安心的感觉,不是姐姐的,但是却是熟悉的。我不再颤抖了,卸下浑身的疲倦,沉沉睡去,在这怀中……

我知道,这个人一定是Gin,所以我不用戒备,我可以放心。恐怕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姐姐就只有他可以给我这种感觉了吧。我沉醉在耳边他平稳的呼吸中。




如果时间就这样过去,那么日子也还不错。我和Gin除了那天的一个拥抱,也都还是老样子。他的残酷,我的冷漠。

一日,Gin神色异常,脸色比平常多了些许沉重。我意识到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Gin?是任务吗?给我看看。”

他用眼角看了我一眼,“我脸上很奇怪吗?”

“……”

“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他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是任务吗?不是吧。如果是任务,他应该都会给我看命令的。可是……我心开始不安起来。

过了很久,Gin才回来。他从怀里拿出一只盒子,塞到我的手里。然后他就坐在一旁,闷闷抽烟,头很低,我看不到他的眼睛,也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把眼神从他的身上转到我手中的盒子上。直觉告诉我,打开那个盖子,就会降临一件足以击溃我的世界的事情。我大气也不敢出,缓缓把手放到盖子上。

白色,圣洁的光芒刺入我的眼睛,我下意识用手遮住了眼睛。那是天使的光芒。

“看着它,Sherry。”是Gin的声音。

“你终于说话了。”我不敢去看,便和他开着玩笑。

“你看着它,不要逃避……”他看穿了我。

我只好把眼睛转到那个盒子里。是……天使的羽毛。

“为什么……为什么给我……”我突然打住了,盒子里除了几根天使的羽毛……还有……姐姐的贴身首饰,是姐姐最喜欢的项链。为什么……

我的思维几乎一片空白了。

“你姐姐想让你和她一起离开魔界,从不久前开始接受任务。为了让你离开这里。” Gin特有的嗓音,平静的说着,仿佛说着别人的故事。我的眼里噙满了泪,但是我忍住,固执的不让它落下。

“但是让你离开是不可能的。魔界开始答应着,但是现在她的利用价值已经到了头了,所以……”Gin没有停下。

“是谁……”我问着这个我最不想听到答案的愚蠢问题。

“她是天使。她死了以后,身后的黑色的羽翼就全部变成了白色。”他说着就把那张我没有看过的命令掏了出来。我的世界已经被掏空了。那是给我和Gin的任务:铲除天使……是姐姐的名字。我的世界彻底崩溃。

“是你杀了她……”眼泪,已经决堤了。

“是的。”他极不情愿的回答,没有看着我的眼睛。

“为……什么……”我已经快要说不出话了。“你……知道的,为……什么……”

“我是为了你好。如果你知道了,你一定会拼命阻止我。”他突然瞪着我,“那会要了我们两个的命!”他突然提高了声音,向我吼。

“再说了,就算不是我们,她也会被杀,她是天使。”他声音恢复平稳,漫不经心的说。

我已经哭的没有力气了。

“背叛者只有死路一条。这不是你能够阻止的。”他把我拉到他的胸前,用那个我所熟悉的沙哑的声音在我耳朵边说。他用那带着烟香的手指擦去我眼角流下的泪,然后把我的头轻轻靠在他的怀里。

良久,我抬起头,看着Gin,他的头发遮住了眼睛。我用手拨开他眼前的头发,他把头撇过去。我双手捧着他的脸,把他的脸转向我,他却闭上了眼睛。

“看着我。”我的声音还是有些颤抖。

他放开我,站了起来。背对着我,准备走开了。

“你爱我吗?”他准备迈开的脚收了,转过身来。

“爱?”他冷笑。“女人总是爱问这么傻的问题。”

他把头凑到我的耳边,“你是我的,Sherry。虽然你的姐姐是天使,而且,你也有可能是,但是……我决不会让出你的,Sherry……“

我无法抵抗耳边沙哑的声音,可是当他叫出“Sherry”时,我的头脑猛的清醒了。我想起姐姐用有些哀伤的表情叫我“Sherry”,想起她温柔的微笑……我推开Gin。

“不要,不要说了!”我双手捂着耳朵。

是啊,黑暗中的爱情可能吗?不可能的吧。黑暗中只有利用与被利用,占有……与被占有。

我想离开这里。去人间,去实现姐姐最后的愿望。我会带着姐姐一起离开这里……

“你想离开。” Gin。

我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我从你的脸上就看得出来。”

“没有!你走开。“

“我说过,背叛的人只有死亡。”

“所以我说我没有。”

偷偷的,我一直寻找逃离的方法。从黑暗到人间只有一个出入口,从人间到天使界也是一样。要出入这些地方是要通过批准的,可是……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逃出来了,用我一只羽翼作为代价,魔界守门人答应了我的条件。

终于,我到了人间,我脱着血迹斑斑的翅膀,和因受伤失血而沉重的身子来到了人间。

光明,那刺眼的光芒向我证明着我已经逃离黑暗的事实。姐姐,我终于来到人间了。

然后呢?我到了人间了,以后怎么办呢?我没有目标,没有方向了。那么明天呢?我可能连明天都将失去了吧。

眼皮越来沉重了,意识也不清晰了……我要死了吗?这么快就要死了,我才到人间,不过好歹也实现了姐姐最后的愿望吧,不过有没有意义呢?都要死了……或者验证了某人的一句话:“背叛者只有死路一条。”眼前渐渐黑了……

“喂,醒来。我说,你醒来啊……”我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人摇晃着。

我慢慢睁开眼睛,我还没有死吗?

光芒——他周身有着温和的白色的光芒,是天使!我下意识向后缩去。“不要!不要过来!”他是天使,是我的敌人,我要逃,为什么没有人来救我,Gin去哪了?

“我说,你——清——醒——一——点!!!”他一字一字向我吼。

清醒……我……是一个魔,我逃离了黑暗,来到了人间,然后……然后我死了?!不对!

然后我看清楚了眼前这个天使,阳光般帅气的脸,可是羽翼……只有一只,和我一样吗?

“在看我的羽翼吧,一样了,都只有一只了。我的是被一个魔给折断了,他很强……可恶,下回看我怎么收拾他!你的……不会……是被天使害成这样的吧?”

我苦笑,“我是自己弄成这样的。”他知道我是魔,“你……”

“自己!天啊,开什么玩笑……不过看样子,你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吧。我的羽翼都折了有一段时间了,习惯了。”

“你为什么没有杀我,我是魔……”

“是啊,我开始看到你的时候,我也想……诶,拜托,不要用杀这个字好不好。我承认我看到你的时候我是想用圣光,但是,我用了,你没有任何反应,我很奇怪,就等你醒来……”

圣光!是天使的终极招数,抵不过的魔就会在这光中净化。我见过这一招,是我和Gin出任务的时候见过的,Gin用一只羽翼就挡下了。我听Gin说过,很久以前,有十二个圣天使同时使出圣光,就解决了一个魔王,差点让黑暗从世界上消失了。而以Gin现在的能力,决不能与魔王对抗。而那以后十二圣天使也消失了,都说他们已经转世,将再次降临,遏制黑暗的扩散。

“你叫什么?为什么自己折断了羽翼啊?哦,对了,我叫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是他,那个Gin唯一没有完美完成的任务的目标。我还记得那次他回来以后休息了两天才调整正常。现在——我面前居然是他!

“我说,你叫什么!!”他好像很没有耐心。

名字么?“Sherry……”不对啊,这是我的代号,我的名字……已经太久没有使用了,忘记了吗?“啊,不!……宫野志保。”

“可是你为什么要自己折断自己的羽翼?羽翼是力量的代表,失去了,就失去了力量,你……为什么?”

“你呢?看你的样子也不像那么容易被打败嘛~。”

“我不是被打败,我是……”他的眼神忽然闪出温柔哀伤,他的声音变得低沉起来,“我是为了她……为了保护她。不过好在她没有事。”

“听起来有一段故事呢!”我不想跟着低调下去。“我的力量使我丧失了一切。我母亲是天使,父亲是魔。然后他们结合,于是出现我和姐姐,然后他们就死了。姐姐继承母亲,我继承父亲。我有很强大的力量,姐姐外表就像普通的魔。我被魔界选中,培养,然后开始做魔应该做的工作。姐姐想和我一起来到人间,就答应魔界的条件,开始做魔的工作,结果是姐姐被利用,然后死了。最后剩我一个人,所以我就到人间来了,但是想私下通过暗之门是很难的事情,我就答应了守门人的条件,自己折断一只羽翼给他,现在,就是你见到的样子了。就是这样,够详细了吧。”

“………………”他没有说话。

很久,他开口了。“你……现在准备怎么办?我是说……你现在打算做什么?”

“现在?我不知道。”我闭上眼睛,“我没有未来……”我的声音很小很小,他听不见的。

“不如……合作吧。你是魔界选中的人,一定知道一点魔王的事吧,告诉我,我要……”

“你想死吗?你没有死,魔界一定会再派人来杀你。快躲起来吧。”

“呵呵。”他轻笑,“你好像什么都还不知道啊。”

“什么啊!”我不喜欢有人在我面前买弄。

“你照照镜子吧。”他幻化出一块水镜。他很强啊,虽然是只剩一只羽翼了,竟然还可以操作高等法术。

然后我看到了镜子里的我……那是我吗?由于在人间,羽翼已经看不出来了,可是我……

突然,水镜子消失了。

“啊……看来还是不行啊。”他喃喃说到。

哼……逞强的家伙。

“不一样吧。我开始也不知道的,后来才发现。不管是天使还是魔,失去了一只羽翼后,体型和面貌都会改变,体型和面貌与其力量强大成正比。我查过很多资料的。”

“所以,不用躲他们也找不到你了。”

“胡说,我要恢复,我必须得恢复。因为……”又是那种眼神,我讨厌!

“说说你的事。”我冷冷的打断他的话。

“……好吧。我……父母都是天使。他们都有很强大的力量,因此我也有强大的力量。然后天界选拔圣天使预备,我被选中了。然后一次我和小兰出去的时候……小兰,毛利兰,是……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然后那个什么叫Gin的吧,突然向我攻击,结果小兰被击昏了,可是Gin还要向她攻击,我……然后羽翼被扯下一只,现在就是这样了,我现在不能回到小兰身边,因为我会给她带来危险。…………”

“那你现在准备……?”

“我的羽翼肯定是被那个什么Gin拿走了!我要夺回来,恢复原型。”

“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Gin自己没有拿羽翼。可能你的羽翼被魔王收藏起来了。你想夺回来,只有打倒魔王。”

“为什么那么肯定?”

“Gin……是我以前的搭档。”

“……这样啊。对了,你是从暗之门来的,你知道它在哪的,是不是?”他的眼睛里闪着期待的光。

我实在不忍看他失望后的表情,于是闭上眼睛。“没有可能。守门人送我出来以后就将我那一段的记忆给消除了。他本来还想消除我失去自己羽翼的记忆,可惜他没有那个能力。”

我听见他的叹气声。

“你呢?今后怎么办?”

我?哼,过一天算一天吧,我已经来到了人间了,也算实现了姐姐的愿望了。”

“笨蛋。你以为你姐姐就希望看着你这样吗?她所希望的是你有着自由的生活,有着自由的生活。在魔界,你没有自由,也没有幸福,所以她要带你到人间!你就真的这么久了都不知道你姐姐的真实愿望吗?”

姐姐……幸福,自由吗?我想起Gin。幸福?如果姐姐不是死在他手上,我想幸福离我不远。可是……姐姐……我的泪又一次落下了,在这个认识没多久的天使面前……他是第三个……

幸福,看来是与我无缘了。

“好了,不要哭了。”他柔声安慰我,他温暖的手抚着我的头。陌生人的关心竟然也可以这样温暖。

…………

“我说,我想和你合作。你多少知道点黑暗的东西吧,全部告诉我,我要查出暗之门的下落!”

“妄想……你知道黑暗有多么复杂?凭你的能力,你能冲到哪?”

“可是……小兰在等着我,她在等着我回来……”他的声音又温柔起来,却有着无限的哀伤。

我不想说话。他的心中已经被小兰,那个我从来不知道的天使给占满了。他可以为了她做出任何事情,而我,不要和他一起消亡。

“你知道十二圣天使的事情吧。一千年前他们转世了,你赶快找齐十二个,然后就可以消灭魔王了啊。”我终于开始说话,却是漫不经心的。

“……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他喃喃的说,我听不清楚。

“什么?”

“你不知道。”又是我不知道,我讨厌了!“那是绝密档案,只有高级天界成员才可以知道的秘密。一千年前发生的事情……”

一千年前,黑暗扩散到人间,并且即将侵入天界,天界已经无力抵抗了,于是出现了十二个天使,不能说是天使,他们的羽翼一边是白色的,一边是黑色的。他们提出可以将黑暗逼回魔界,但是却有着条件——将支持天界天使所有生命的光石借给他们五十年。当时魔界已快侵入了,天使长老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了他们的条件。他们如约将黑暗逼回魔界,并且带走了光石,还说,他们将会死去,然后转世来到世间,维持魔、使的平衡。五十年以后光石果然再次出现,可是那些有着黑白羽翼的家伙却再也没有出现过了。也许只有等到魔、使再次不平衡的时候,他们才会出现。但是我们叫他们圣天使。他们出现的意义、条件、他们的身份……据说当时的天使长老知道,但是他却死活不肯说出来,还说什么要后人自己去领悟。

“挺复杂的。不过我不打算和你合作,我这样不是挺好的,没有人认得出我,我可以在这里安静的生活,我不想再被卷入什么了!”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不是你说的吗?姐姐希望我可以平平安安的过一生,你现在却又想把我卷入危难中!”

“那告诉我一些你知道的内容吧。我想你应该知道些什么的。因为……我必须……”

“是,是。必须回到你那青梅竹马的小兰身边。我知道的,可以告诉你,但是你首先得认识到黑暗是复杂的,不是一个人就可以进入的。”

“谢谢。”他一脸认真的说。

我瞟了一眼他的脸,谢谢,这个词……哼,可能是我生命中第一次出现吧。

由于工藤在人间呆的时间比我长,我在人间的落处自然就给他负责了。由于失去一只羽翼的缘故,已经没有人认得出我们。为了不暴露身份,我们称呼对方的假名。工藤叫“江户川柯南”,而我叫“灰原哀”。

“诶,灰原,你说我们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安全啊?我觉得总会被人认出的感觉。”

“只要你不出风头就可以了。在魔界的确有方法可以在人间辨认出天使与魔,但是那种方法却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先在一个范围内划一个魔法阵,然后洒五滴魔王的鲜血,再施上黑暗魔法,结果在魔法阵内才可以看清羽翼的颜色。很浪费吧。”

“是啊,魔王也没有多少五滴血。”

“等等!我想起来了,Gin的眼睛天生可以分辨天使和魔!”

“你们魔界这种人多不多啊?”

“只有他一个。整个魔界就只有他一个人,魔王都不能。”

“那就好。”

“你说……圣天使现在是不是真的存在啊?”

“我怎么知道。我不指望他们,我只希望你说的什么……Gin,对就是这个家伙,不要到人界来就好了。”

“他……应该会来的吧。”我小声的说了句。

“不——会——吧!你这么肯定!为什么,为什么他会要来?”他大吼,一脸恐惧。

“好了,说说而已。”他……Gin还记得我吗?他说过,我是……他的,可是,我现在是叛徒了。他见到我,会怎样?

时间在追逐中是很容易流逝的。在工藤,不是柯南了,在他的不断寻找下,暗之门的线索露出了一点点的。但是却不足以了解到它的位置。

他把全部的心思都投入到查找暗之门下落上。而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依靠的人就只有这个人了,可是……我能依靠他吗?

Gin……他会不会来找我?我是在害怕,还是在期待?想到会遇到他,我会害怕的全身发抖,可是我似乎渴望着这种窒息的感觉……

似乎这个世界上的心理感应特别强烈。我们终于相遇……下着雪的傍晚……在我拐角过去的那个路灯下……他似乎知道我会出现……他叼着烟,笑着,和从前一样……

只有我们两个。工藤肯定不会在我死前赶到。

沉默……还有雪落下的声音。

我知道他看的到我只剩一边的羽翼。当然他也知道我就是他从前的搭档Sherry。

脑海里一片空白,时间仿佛也在此刻停止,只有一片又一片的雪花从空中落下。

从前心中冷静、镇定和冷漠全部变成了汹涌澎湃的潮水。是惊恐还是激动……我不知道。思绪好乱。

“Gin……”沉默再长,也必须得打破。我不知道我是带着什么感情说出这个词的,也许是苦笑吧……

“很久不见了……Sherry。”沙哑的声音刺激着我耳朵里的神经,让我每一根寒毛竖立起来。

“不要叫那个名字。”

“那好吧,志保。想不到你竟然变成这样了。”他一步一步缓缓向我走来。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气,我不能抗拒。

“不要……”我退了两步,不敢看他的眼睛。

他的手伸到我的眼前,“跟我回吧,想魔王求情,他会原谅你的,并且会把另外一边羽翼还给你的。”

“不……”我向后退去。

“Sherry……”他向前迈来。“你这样让我很为难。你不是不知道背叛者的后果。”

他接着说“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他的手突然立起。这是……每次他执行任务的绝招,当他的手穿过敌人的心脏的时候,这个任务就结束了。

快要结束了吗?我就知道,背叛者是没有容身之地的。是的,我早就知道了,早在我离开暗之门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

我镇定了自己混乱的心跳,稳住了声音,“我不会回去,所以——你知道你应该怎么做的。”

他拍了拍手,“不愧是Sherry,有胆量。那么我开始动手了——”

我明白即使我反抗,也只不过是两败俱伤,Gin周围一定还有魔界的人,到时候他们会收拾我的。所以,我不打算反击。

我紧紧闭上了眼睛,准备承受着心脏处传来的巨痛……可是痛楚却从右臂上传来了。

“哟……Gin,这么……久不见……你的技……术……竟然……退化到……这……地步了!”我咬紧牙齿忍住巨痛,身体支持不住了,我跌倒在雪地上。

“没有呢,只是如果就这么让你一下死去,不就少了很多乐趣了吗?”

“啊…………”是左边的膝盖,接着是右腹…………

意识还在,痛楚不断。我清清楚楚听得到Gin的靴子踩在雪上向我走近的声音,甚至看得到他的靴子停在我的面前。他蹲下来。

“该送你上路了……”他的声音又低,又哑,而且很小,仿佛只说给我听。意识开始模糊了……

“傻瓜,为什么不反击……对不住了,Sherry……”很小的声音,我听不清……这是Gin说的吗?

或者死在他的手中,也是一种幸福吧……

“滚开!”隐约是工藤的声音。“啊……是你,看来你就是Gin了,我今天可是找到人了!”他的声音夹杂着很多喘气的声音。

Gin抵在我心脏位置的手和扶着我的手松开了,“终于来了……”

终于来了……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放开我,站起来,我轻轻倒在柔软的雪地上。他的靴子和雪发出的咯吱声渐远了。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是那个被我扯掉一边羽翼的家伙。”

“没错,现在我就要从你那里夺回来。”

我在Gin的身后,Gin面对着工藤。免不了,一场混战。

虽然工藤的事情也是保密的,但是他毕竟有很多朋友,在他最危急的时刻,他的朋友来了。Gin不是他们的对手,包括周围埋伏的魔界的杀手。

这次任务以Gin的失败告终。这是他第二次失败了。魔王会如何处置他呢?

在魔界,拥有代号的魔如果失败三次就会被杀死。

不对啊,我怎么想这些东西,Gin现在不是我的搭档了,他是我的敌人,他要杀死我。

“对不住了……终于来了……”我拼命甩脑袋,可是他的声音依然在我的耳边徘徊。

“真可恶啊!”这么有活力的声音,用膝盖想,也知道是工藤的。“差一点就可以抓住他了,下一次一定,一定要——”

“够了,你知足吧,Gin接的任务基本上没有失败过的,今天恐怕是他第二次失败,两次都败在你的手里了,到了第三次,他就会被杀死。”

“那他可不要死啊,我得问出我的羽翼到底被藏哪了。”

魔界——

“Gin,这是第二次了。”魔王。

“属下知道了。”

“第一次失败,我不计较,因为你的对手十分强。”魔王转动着手指上的宝石戒指,声音突然变得严厉“可是这次!若不是你拖拖拉拉,办事拖泥带水,任务也不会失败。”

“属下以为两个只有一边羽翼的家伙不会那么厉害,结果没想到那个天使搬了救兵。”

“以为!什么事情不是你以为就成真的!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Sherry和那个天使在一起,要杀就得趁她单独行动的时候。”

“属下记住教训了。”

“这次任务还是由你去执行。”

“陛下,这……”

“少罗嗦了。退下。”

Gin的身影离开了宫殿。然而他却没有发现躲在宫殿柱子后的黑影。

“陛下。”黑影看着Gin出去了。

“怎么,觉得这样不好吗?”

“不,属下怎敢。只是——Gin已经两次了,若他再失败的话……陛下不是失去了一个得力的助手?”女人的声音。随即,女人慢慢走近皇座。

魔王的手梳理着女人的头发。“我能把这看成是你对他的关心吗?vermouth?”

“陛下,您怎么能这么说人家呢?”女人喋声说到。

“以Gin的身手来说,在魔界的确十分精妙,但是如果他被困在感情上,就没有前途了。我看那小子是看上Sherry了。”

“陛下明智。”

“vermouth,你还有你自己的任务。完成了早点回来。我等着你。自己小心点。”

人间——

“怎么了?一副苦瓜脸。”工藤。

“笨蛋,这回死到临头了。”

“为什么?Gin这次也受了重伤,他就算还要再来,也得过过段时间吧。我们有时间准备了。”

我默默摇了摇头。“……我应该告诉你过魔界的规矩:当一个魔没有完成自己的任务的时候,魔王会马上派另外一个等级比前一个要高的来完成。这次任务是杀死我,能够比Gin等级还要高出的人,也只有vermouth了。”

“vermouth?什么人?这么厉害?”

“魔王最宠爱的女人。魔界里除了魔王,没有人没有能够赢得了她。就算是我和Gin连手,也远不是她的对手。”vermouth,几乎噩梦的名字。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没有机会了吗?”

“当然。我早就说过。只是你听不进去而已。”我闭着眼睛,慢慢品尝着咖啡。

“是吗……”暗淡、失望的眼神。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我会心痛。甚至我讨厌他那种忧郁的表情,那种为小兰担忧的表情。

真讨厌啊……小兰究竟是何方神圣呢?美貌?还是智慧?竟然使得工藤如此眷恋。

还有,我现在的心情,是不是……嫉妒?

我见过兰。没有绝世的美貌,也没有过人的智慧。她有乌黑的长发,无邪的笑容,纯洁的心。如果天使是以纯洁为力量,那么兰的力量绝对在工藤之上。

可惜并不是这样。或者,我应该说幸好不是这样,我敢打赌,如果真的是这样,魔界魔王或者有得跟她一拼。

有时候,我仿佛可以看到兰身后若隐若现的白色羽翼。

身体在一天一天的恢复,我很清楚,等到身体恢复的那一天,也许将是我的死期。我几乎是等待着vermouth的出现,绝望……

与此同时,我所不知道的事情正在魔界暗暗酝酿——魔界一片忙碌。

“vermouth阁下,这个地方…………”

“陛下,您看关于…………”

黑色衣着的魔忙碌着。魔界的野心充斥着每个成员的大脑,在魔王的率领下,一个庞大的计划酝酿着——那是魔界准备统治整个世界的计划。

而魔王却禁止把这些告诉Gin。

等待……等待着绝望和死亡……

直到我遇到Gin。事情发生的连我惊讶的时间都没有。我想不通,为什么是Gin,而不是vermouth。

这次,我避开了工藤,因为我不想欠他太多。我想我可以处理好。

我来到约定的地点。在人间一个废墟的工厂的地下室,没有多余的光线,隐约看到Gin黄色的长发和他叼着的烟燃烧的红色光点。

“该做个了结了,Sherry。”熟悉的声音,是Gin。

“我也正这么想。看来我们还挺有默契啊,Gin。”我回了一个甜甜的笑容给他。

是的,该结束了。其实,根本就没有开始过,从我背叛开始起,就已经结束。

我开始走向Gin,微笑着,不做任何防备。

太黑,看不清Gin的表情,10米……5米……3米……1米,然后我停下,就像一个犯人等待着死刑。

Gin的烟的光点一明一暗的闪着,沉默……

我们大部分在一起的时间,大概就是这个主题。

“最近你仿佛变得特别迟钝了。”我先开口了。

“托你的福。”

“够了,你说要做个了结的,那就快点吧。到时候工藤他们来了,你就惨了。”

“你忘记了,我每受一次伤,能力就会增强吗?如果还是上次那些,我可以对付。”

“那……加上我呢?”我咬咬牙,挤出了这句话。

“你会吗?”

简单的三个字,打破了我心底最坚强的防线。“Gin,这次放过工藤他们好吗?答应我,好不好。”我几乎是哀求的语气,大概是我第一次吧,应该也是最后一次。

我不想欠工藤的人情,这次,应该扯平了。

“那你呢?”Gin的语气没有改变。“不求我放过你吗?只要你开口,我就会做到的,Sherry。”他的手抚过我的脸颊,然后托起我的下巴。

我不反抗。“那你呢?不就是第三次失败了吗?后果你自己很清楚……”他的手轻轻盖住我的嘴。

我用力拨开他的手,几乎吼到:“你什么都不懂,我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和勇气等死,你知不知道!”

Gin一把拉过我,靠在他的怀里,然后霸道的吻住我。

脑袋里一片空白。

我现在,只能感觉到他炽热的温度,疯狂……我依恋他的温度,于是,我闭上眼睛。

原来,除了姐姐,也有这种温暖温度的。姐姐……

“不……Gin。”我用力推开他,我不想看见他。“我想,我们都应该冷静冷静。”

“我很冷静,也很清醒,现在是你应该清醒。Sherry。”

“不要!不要叫我那个名字!我不要听!”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歇斯底里了。Gin双手抓住我,不放开,我深深的低着头。

“志保,你现在听清楚。我只说一遍的。我——爱——你。”他的声音……清晰的传入我的耳朵。我没有听错,他说——他爱我。

眼泪……我的眼眶再也抵挡不住这洪水了。

“你曾经问过我,问我爱你吗?当时的答案不算好不好。刚才,才是我的答案。现在,换我问你了。”

我没有回答,我只是紧紧抱住他的脖子,眼泪,一滴一滴滴到了他脖子里。

高大的他,整个抱起了我娇小的我。

现在我们得好好讨论一下我们的处境了——

“Gin,你现在准备怎么办?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原来的名字。”

“就叫我Gin吧,原来我没有名字。”他顿了顿,“现在如果我回魔界——当然那是不可能的,我好不容易才出来的,而且回去肯定死路一条。”

“如果提了我的头回去,就不会死了啊!”我开着玩笑。

“如果这世界上没有了你,我不会活下去的。”Gin很认真的说。

“好了,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现在你无法回魔界了,那就暂时先在人间吧。但是——”

“你是担心那个叫工藤的吧……”

“……是啊……”

“离开他吧,我不希望你在他身边——因为能保护你的只有我。我们……就到人间过一辈子吧,忘记我们的过去。最近,魔界又在策划着什么,应该是一项很大计划,但是魔王命令其他人不准告诉我,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我觉得很危险,你在那个工藤身边——他很活跃,甚至他受伤之后也是,否则我也没有这么幸运这么容易能够找到你。”

“那他是不是很危险?”

“不会。魔界现在最闲的就是我了。这得多谢魔王对我不信任。现在每个成员都忙于这项大计划,在这段时间跟本不可能有时间去暗杀工藤的。”

“那我先把这项消息告诉他……”

“志保。”他不客气的打断我的话。“你为什么总是提起他,虽然现在我和他不是敌人了,可也绝对不会是朋友。我希望,你在我面前不要提起别的男人的名字。”

“拜托,Gin,听完我的话再说了!我说,我先把这项消息告诉他,然后我们一起离开,到一个没有人找得到的地方去。”

Gin笑了。笑得很开心,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笑得这么开心……

于是,我告别工藤,与Gin一起,我们要走,走到一个可以让我们过着普通生活的地方。

如果从此我们的生活一直平淡,我就是幸福的女主角了,那么我的故事到这里也就完了,诺大的一个人间,应该有足够的空间容下两个背叛魔界的魔……

但是——我的命运注定充满坎坷,所以故事还没有结束——

一连几个月,我们的生活都很平静。我们很快乐,快乐得连外面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都不知道。

魔界——

“陛下,您看——计划进行的很顺利。”

“是啊。可惜少了两个可以立大功的。”

“那是陛下明智,事先察觉到Gin的背叛。”

“呵呵,你去忙吧。”

宽大的宫殿上就只剩魔王和vermouth了。

“vermouth,”魔王用手指卷起她的长发。“你在担心什么?”

“陛下,属下觉得这次计划太过于成功,是不是背后有什么……”她顺势靠到了魔王身上。

“的确很顺利,但是,不用担心。我们的计划越是顺利,不就越说明天堂那帮爱装纯洁的家伙越弱吗?我会实现上届魔王没有实现的愿望的。”

“可是……圣天使呢?”

“据说,这个世界上知道他们秘密的就只有那个已经死去的天使长老知道了。而且一千年过去了,他们不是都没有出现吗?再说了,那些自命清高的家伙也该醒醒了……”

vermouth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靠着魔王……

几个月的时间过去,渐渐的,我发现身边起了些变化——

先是周围很和蔼亲切的邻居们起了奇怪的变化,那种和蔼可亲的感觉没有了。

渐渐的,天空似乎也不那么清澈透明了。那天空有种混沌的感觉,有点魔界天空的阴暗,但又有点……可能是天使界天空的感觉。

人们的脾气似乎越来越坏,常为了一点小事大打出手。人间一种叫警察职业的人忙碌在人与人之间,比从前出现得频繁多了。

Gin也察觉到了,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Gin,你也感觉到了,这究竟是……?”

“恐怕这就是魔界的伟大计划吧——先魔化整个人间的所有人,然后再向天界……你可能不知道吧,通常普通人或者天使被魔化的初期,脾气会变得很暴躁,然后会做出一些人间称之为违法的事情。而我们不会有这种情况。”

“可是,这么大面积的魔化……通常的魔化是点对点的吧。难道……?”

“有点眉目了吧,应该是暗之禁了。想想当初魔王选拔和提拔的vino成员,就是为的今天的计划。还有你不知道的内幕——每个被vino成员刺杀至死的天使,都被魔王收集。我也是偶然留在现场清理时知道的。我想,那个工藤的羽翼应该也被清扫者收集给了魔王。”

“可是,为什么要收集?已经死去的天使是没有能量的。”

“vermouth……”Gin的嘴边轻吐出一个让我一颤的名字。“那个家伙很古怪。我曾经听人提起,那些天使都给了vermouth,连魔王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她常说‘A secret make a woman woman.’谁都不知道她从哪里来,要那些天使做什么。”

“Gin,不要想那些了,我们不是已经忘记了的。是吗?”

“当然,早该忘记了。”Gin突然变得很温柔,温柔得让我迷茫,让我害怕,我害怕现在的幸福只是一场梦。

“把这些消息告诉那个家伙吧……”

“那个家伙?”我愣住了,是谁?

“那个叫工藤的。”Gin没好气的说。

“Gin……”

“不要误会。只是你在人间这么久,他救了你,他替我照顾了你,只是报答而已。”

我没有说话了。我笑了,很幸福的,真的。

并不是只有我们察觉到魔界的异常——当我们把我们的发现告诉工藤的时候,他并没有太惊讶。

“天界也对魔界的异常开始调查了。我得到的情报……”

“大概和一千年前那次之前的差不多。”Gin很平静的说。

“你知道一千年前那件事情的内幕?!”工藤惊讶极了。

“哼,别以为天界人有多了不起。我们派的卧底早就知道了。”Gin冷冷的说。

“可是,为什么我不知道?”我好歹也是vino的高级成员,可是我不知道!

“这个消息一向管的很严的,没有必要知道的人,魔王一定不会告诉他。”Gin回答。

“也许不久,十二圣天使就会降临了。呵呵。”我开玩笑的说。

“不要乱说话。谁知道那群家伙是什么,他们的出现是福是祸都还不知道。”Gin的眉头皱得很厉害。

“一千年前曾经是福。”工藤。

“这难说。你们的光石不是失踪了一段时间吗?如果当时一攻到底,你们就完了。”Gin毫不客气的否定他。

“可是当时魔界已经没有能力再攻打天界了。如果当时光石在的话,完蛋的是你们。”工藤也反驳。

“你们两个,拜托不要你们我们的了好不好,大家都在人间,不必一见面就吵啊!”看着眼前两人快开始吵起来了,我马上从中插话。

等等……有种奇特的感觉,他们刚刚说的话!对了,是平衡啊!

“停——你们有没有发现!”我正想把我的发现告诉大家。

可是——“发现什么?”Gin懒懒的问。

“你能发现什么?”更可恶的声音。

但是这个发现真的很重大,于是我决定不去理会他们那些话。“你们有没有觉得当初圣天使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天界、魔界的平衡!”

他们都愣住了。

“平衡……对啊!没错!就是因为魔王想侵入人间,侵入天界,于是圣天使才出现阻止,然后又为了防止天界在魔界受了重创的情况下,一举灭绝魔界,于是使光石消失了一段时间。这样,天魔平衡了!Sherry,你真是天才!”Gin比工藤先反应过来。

“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两口子还真有默契。”工藤见自己在一旁差不上嘴,开了个劣质的玩笑。

“够了,正经点,说正题。”我看眼前要将话题扯开了,连忙又扯回来。

“现在关键就是圣天使的身份问题了,他们的目的我们都已经了解了。”工藤很尖锐的把问题提出了。

“他们是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呢?”我不知道Gin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我们这个世界……?”我疑惑了。

“对,就是包括天界、人间、魔界三界。”Gin向我解释。

“他们的目的是为了控制这个世界使魔的平衡。也许他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许……他们是这个世界的裁判者。”裁判者?从工藤口中说出了这个不可思议的词。

“裁判者?什么啊?”我仿佛只会提问……

“我很小的时候,大概只有五岁吧,那时我还在天界。有一次我和小兰玩探险,结果到了一个堆满书的地方。大概是什么藏书阁之类的地方吧。然后我爬到最高的地方,那里有个暗盒,本来我打不开的,但是后来被小兰不知道怎么一碰给碰开了。里面挺大,能放好几本书,但是却只放了一本黑色封面的书,封面上没有标题,也没有作者,就是全部的黑色。我十分好奇,于是翻开看了看。当时我已经认得很多字了,小兰还不认得多少……”

“够了,你给我讲重点吧——重点是内容!”Gin打断他。

他脸微微一红,接着说:“感觉上内容像是小说一样——说很久很久以前,世界还是一片混沌,只有十二个生物,大概就是十二圣天使吧。然后十二圣天使创造了天、人、魔三界,然后就是裁判者了。就是这样。”他耸耸肩。

“呵,故事内容比序言还要短啊。”我开玩笑的讥讽他。似乎取笑他真的让我很快乐。

“裁判者啊……那就算这事实……”Gin的话突然被打断了。

“没错,就算这是事实,也对你们不会有什么影响。你是想这么说,不是么?”陌生的声音,是温柔的女声,回荡着,我们却看不到声音的主人。

“不用惊慌。我就是你们口中说的十二‘圣天使’之一——星。”

“可是你为什么出现在我们这里?”当Gin的话被打断的时候,他就把我拉到了怀里。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更是紧了紧怀里的我。

“因为你们发现了十二圣天使的秘密。”秘密……两个字不断在空荡的房间——房间只有我们三个。

“那又怎样!”工藤向房屋的上空叫“你先出来啊!发现了你的秘密就不敢露面了?”

“十二圣天使现在是以精神体存在,到了必要的时候我们必然会出现。”声音幽幽的说。

“你说我们知道了你的秘密,那你现在准备把我们怎么样?杀了我们吗?”我现在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呵呵,你们真有趣,比一千年前那些家伙有趣多了。我是不能把你们怎么样。因为我要让了解到我们秘密的人来帮助我们完成一千年前由我们亲自完成的事情。”

这句话如同石头投入了平静的水面,在我们心中激起了阵阵波澜。

开什么玩笑啊!一千年前的事情——把魔赶回魔界,就我们!?

“你知道我们怎么会答应?”还是Gin最冷静。

“唉,让我从头说起吧——刚才工藤君说的,他看到的那些是真实的。那个暗盒本来就我们设计放上去等人发现的,但是很扫兴,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了——这个世界的都是按照我们所设定的轨迹运行着,没有一丝一毫的差错——这很好,但是我们觉得厌倦了。我们知道这世界将来会怎样运行,知道最后这个世界消灭,但是我们不希望这样。所以现在我们想把这次这个世界命运的决定权交给你们——你们可以继续维持这世界的平衡,也可以让某一方统治整个世界。怎么样?这个交易不错吧?”

“看来,你是故意让我们发现这个秘密了。”工藤。

“我可从来没有这么说过,你如果这么想,我不反对。”

“恐怕事情没有你说的这么简单。有隐情,说出来吧,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帮你。如果——不说的话……”

“好吧,算你们恨。很久以前,一共有十二个你们叫圣天使的——金、木、水、火、土、星、风、光、暗、亡、生、混沌。我们的羽翼就如你们所看到的一样,一边白色,一边黑色。我们拥有着比你们高等很多的力量,于是我们创造了这个世界,然后维持这这个世界的平衡——如果哪一方过于强大,我们就会出手去帮助比较弱的那一方,基本上是一千年一次,但是时间一久,我们的力量越来越弱了——以前我们还能以实体出现,现在已经不能了。加上一千年前那次,几乎耗进了我们所有的力量,我们经过一千年的积蓄,终于也有一点能量了,但是终究太弱,所以……”

“所以你就要我们出手。不过你是不是太高估了我们?我们三个——两个只有一边羽翼,完好的只有一个人。”工藤。

“听我说完——其实我们的力量已经很弱了,就连现在能和你们说话的能力,也是我们……我们十二个现在只剩下十个了,风和土已经消失了。所以拜托你们。”

“星——你是叫星吧。”我突然觉得很哀伤——失去同伴一定是非常痛苦的事情。“我们并不是不想帮忙。但是这忙实在是很大,我们不可能,或者说我们根本不可能帮你完成。”

“是啊,如果能够帮上忙,我们一定会的。”Gin帮我说话。

“可是你们当初设定这个世界的时候,为什么要设定成三个世界?这是你们希望我们相互争夺啊!”工藤愤愤的说。

星沉默了。良久屋子里一片寂静……

“谢谢你们,这是我们第一次与这个世界的生物交流。你们的意见我们会很好考虑的。下回我们会再联络你们的。对了,我忘记说了,每次我们实施裁决的时候,在人间和天界的生物会在光芒中净化,并且遗忘。记住我说的话。”

星走了。如同突然出现的一样。

净化?遗忘?那我和Gin怎么办?他回忘记我吗?我会忘记他吗?难道我们非要躲到魔界去吗?我好混乱。

“光凭我们的力量是绝对不够的,就是加上全部天界的力量,想要阻止魔界的行动,恐怕也来不及了。她明明知道,不是吗?”工藤。

“但是他们的力量也不够了。所以要找我们帮忙,或者说是找整个天界联合一起对付魔界。”Gin。

“我们为什么要摊上这件事情。”我满脸不在乎。

“或者,你去告诉天界的人吧。试试和魔界谈判也行。”Gin。

“我看,还是等她再联络我们的时候讨论一下。”工藤。

“也行。那就这样吧。”我们相互告别。

三天后,星联络我们了。

“怎么样?我们的提议你们怎么看的?”还是那个没有主人的声音。

“我来说吧。”工藤。“我们讨论过了,他们两个本来就是放弃了原来身份,只想过平静生活的,所以他们想退出。而由我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告诉天界,能够与魔界谈判是最好的。”

仿佛听见星轻笑了一声。“你们太过天真。你认为天界的人会愿意使魔平衡吗?他们其实也想统治整个世界,只是他们把这叫做解放。好了,我来谈谈吧——第一,我们其实并不希望出现这种使魔斗争,只是在创造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们发现,这个世界需要长久的存在下去,必须是光、暗相持,所以我们创造了三个层次的世界——一个充满光的世界,天界;一个充满暗的世界,魔界;还有一个混合的世界,人界。因为当初我们真的不知道是应该把光暗混合还是分割。但是现在看来混合似乎比分割要好些。所以我们想,我们合作,我们尽量努力应该可以将这三个世界融合。”

“就我们吗?这个世界比我们强大的人多的是啊!”我想我这一生发生的事情太多了,我真的不想再被卷入了。为什么命运就不放过我呢?

“的确,比你们强大的天使或魔有的是——但是拥有你们这颗公平的心,天界或者魔界真的很少。”星像圣者评论一般。不过我讨厌她这种语气。

“而且我们三个是这为数甚少的拥有公平的心的人中最强的,不是么?”Gin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你……”咬牙切齿的声音,但是不是星的声音了。

“不要说了,火。我向你们介绍,她是火。最近这段时间我们的力量突然有了大幅度的提高……”说着,屋子里慢慢出现了一些幽蓝的光——十个透明体,但是却能看见轮廓的“人”出现在我们面前。

“也许还要过一段时间,但是我们现在能够让人看得见了。我是混沌。”一个轮廓看上去像老者的“人”向我们解释。“星,下面的就由我来说吧。”混沌坐下来。

“可是您……”

“没有事的。”老者笑了笑。大家也都坐了下来。

“很久以前,我醒来的时候,就只有我一个人。整个世界就如同我现在的名字一样——混沌,我几乎还意识不到我的存在,就如同现在的婴儿。我周围漂浮着很多能量,而我当时也就只知道拿这些能量来填补自己的空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能够开始思考了,能够意识到自己的存在,以及我是存在于怎样一个状态了,于是我做了一个大胆的事情——我用我的力量把整个混沌分开了,它分成了光和暗,于是又出现了两个‘者’——我们称自己叫者。我照顾着他们。”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向光和暗看了一眼。

“接着光者和暗者又做了与我相同的事情——产生了生与亡,同样就有了生者与亡者。”他温柔的目光扫到了生与亡身上。

“最后,金、木、水、火、土、星、风一一诞生。我们都有黑色与白色的羽翼。那是七万年前的事了。”他回忆完了。

“我们一起过了大概三万年的时间,我们很孤独,于是我们想创造一些和自己相同的生物。于是我们创造了你们,然后又创造了你们的世界。直到现在……”他闭上了眼睛,仿佛沉浸在那回忆中。

他突然睁开了眼睛,“但是,我们没有想到创造出来的这些生物的寿命不长,而且野心很大。本来创造了这个世界,我们的力量就已经很累了,而且能量的补给已经全部转到这个世界上了,可是每隔一段时间还要消耗我们自己的力量。原本,我以为我们的力量是无尽的,生命也是无尽的,不过,到了现在我们才明白,我们和你们一样的,我们的力量快要用尽了,我们的时间也差不多了……”说到这里,老者突然猛咳嗽起来。

“混沌,您没事吧!要不,我来说。”其他九位者显得十分着急。

他拨开众人,“不要打岔!接着刚才的话题。”他勉强的向我们笑了笑。

“从五千年起,我就隐约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我向人类一样,开始衰老,但是我没有放到心上,以为没有什么问题。直到一千年前那次裁决,我在裁决的过程中力量几乎耗尽,几乎快要消失,若不是土和风,消失的就是我了。直到那时,我才知道我们也有寿命,也有力量耗尽的那一天。眼下,我们已经失去两个者了,要裁决是不可能的了,所以我现在想请你们帮忙,我们用我们最后的力量应该可以将整个世界三合一,我想那时应该就不会有这种……咳……咳咳……争执了……”他又开始咳嗽。

“我们答应帮忙就是了。可是我们应该怎么做?”Gin一针见血的点出最主要的地方。

“你们只要拿到光石和暗石交给我们就可以了。”星说。

“光石不难拿。”工藤喃喃的说。“我记得光石是放在天界的光之广场的中心,KID还偷过好几次了。我叫他帮忙就是了。魔界的暗石,那就交给你们了。再说了魔碰不了光石,天使是碰不了暗石的。”他向我们笑了笑。

Gin皱了皱眉头说:“不可能啊,我们没有办法进入暗之门。暗之门有守门人。”

暗微微一笑:“那不用担心了,我可以很容易把你们带进去。”

暗微微一笑:“那不用担心了,我可以很容易把你们带进去。”

“Gin,暗之石在哪你知道吗?”如果连暗之石在哪都不知道的我们,就算进入了魔界,通过了暗之门又有什么用。我从来没有见过暗之石,也不知道有这种东西,更不可能知道它在哪里。

Gin微微一笑:“你知道暗之石是什么样子的吗?”我摇了摇头。

“我说,工藤,你见过光之石的样子吧。”不知为什么Gin扯到光之石上去了。

“当然见过,只要到过天界的,都知道光之石是白色人形的石头啊,有点透明的。难道暗之石也是那样?”工藤回答到。

“当然,光、暗是对立的,但却又是不可分离的,暗之石当然也是人形的,但是是黑色的。”星说。

“呵呵,”Gin笑了笑,“你们掌握的信息可真的够‘新’了。自己创造的世界,自己创造的暗之石,都已经生物化了都不知道。”

“什么!不可……能……咳……咳……”混沌一惊。

光和暗相对而望,皱了皱眉头。

“暗,你当初创造暗之石的时候……”光。

暗一直紧皱着眉头,突然:“哦,我想起来了——当初我创造的时候,生跑过来玩,我就要他帮我……”

生快跳起来了:“不会吧,我当初只是帮你用手拿了几块普通的石头而已。”

还是光最冷静:“果然——生,你不是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东西,就算是已经死了的,你触碰一下,也会活过来。”

“可是……那是石头啊!”

“好了!”Gin拍了一下桌子,大家都安静下来。“现在已经不能管当初是怎样了,重点是现在,现在暗之石已经生物化,就是说它已经是生物了。”

“是什么样的生物?”我。

“vermouth。”Gin的嘴边吐出一个简单的单词,却让我们惊呆了。

他接着说:“你见过vermouth年龄有变化吗?”我摇了摇头。“谁也没有见过vermouth执行过什么任务,她的身份,只有魔王和我知道。不要那样看着我,志保,这个秘密是vermouth自己告诉我的。”我更惊讶了。

“大概就在两百年前,上上届魔王发现暗之石是拥有生命的,但是暗之石是石头,它也十分想到外面的世界看看,于是前魔王就造出了一个躯体给暗之石,条件就是——在魔王统一全世界以后,它才能自由。知道为什么前魔王没有活到年龄就死了吗?就是因为他造了一个能承受暗之石的力量的躯体,因而耗尽了能量,所以死了。那个躯体就是vermouth。Vermouth辅佐上届魔王,然后又辅佐现任魔王,直到魔王爱上她。为了不引起轰动,每隔二十年,vermouth就换一个脸孔,换一个名字,并且这个秘密只有魔王知道。”

“可是,你为什么知道?”既然只有魔王知道的,为什么Gin会知道?我想知道。

“她自己告诉我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十八岁的时候,她找到了我,然后告诉我这些,并且叮嘱我不要告诉别人。可是为什么……?”

“具有强大力量的生物是有占卜力的。或者vermouth占卜到了自己的未来……”木说着,然后笑了笑,又摇了摇头。

“Gin,那我们怎么弄得到暗之石呢?vermouth的力量比我们强,我们可偷不来啊。”一个生物,开什么玩笑。

Gin没有理会我的话:“是不是只要把她交给你们就可以了?”

混沌:“是的,融合工作你们干不了。”

“那好。送我们通过暗之门吧。”Gin简单的就接下了这棘手的事情。

“Gin!你知道这不可能。”

“不用担心,不会有问题的。”他笑了笑,仿佛很轻松。

于是,暗带我们来到暗之门前。

“这是我创造的门,守门人也是我创造的,通过很容易。”他淡淡的笑。

很简单,就同他说的一样,我们轻松通过暗之门,回到这早已熟悉的魔界。

很忙碌,于是没有人注意到我们。

我们是在一颗古树前遇到vermouth。她的长发随风飘着,站在树下,看着天空,美得像一朵花,一朵白玫瑰。

她微笑:“我知道你们是来做什么的。”

“那你准备怎么办?”Gin。

“带我走吧。我是被带走离开的,不是私自离开。”她调皮的一笑。

“你知道被带走后的命运?”我不安的问。

“知道。这是我第一次自己选择。”她还是微笑。

“那就走吧。他们等着我们呢。”Gin没有说多的话。

我们回到人界。

光之石和暗之石已经到齐。十个圣天使也已经到齐。

我可以很清晰的看到他们——黑色和白色的羽翼,只是整体上感觉还有点虚弱、透明。

“vermouth,要开始了。”虽然她只是暗之石,但是我还是有一点点的不忍和担心。

Vermouth眼睛的光彩越来越黯淡,突然——“等等……好吗?”她胆怯的说着。

我们沉默了,她是一个生命,却必须抛弃自己的生命。

“就给我一点点时间,我……想……我想告诉你们,因为……我不想没有人知道……知道我们的事……我不要被人遗忘……”她的急及的说着,眼泪就这么流下来了。

“说吧。”

“大概是五百年前,我渐渐有了意识,我花了三百年弄清楚了自己的事情和这个世界。然后那一届的魔王将我给了我可以活动的身躯,并且立了契约——当魔界征服了整个世界的时候,我便可以自由。

“但是我知道这不可能。从此,我便成了魔界的支柱,每届魔王都把我当成,怎么说呢?我就像是魔界最高级的所有物,我没有自由,没有自主选择的权力,我用自己的力量,帮助每一届的魔王完成征服整个世界。但是我从一开始就知道的,我不可能自由,但是因为契约,我不得不帮助他们。

“直到二十年前,现任魔王继承王位,当时我的身份就已经是Vermouth了,他一见到我,就说……就说,他爱上我了。几百年的生命了,什么情啊,爱啊,我也已经看过很多,最终,他肯定会离开我,因为我是暗之石。可是几年过去,他依旧如刚见我一般。”

她幽幽叹气:“是石头也会动心的……于是,我也动心了。我放下几百年的时光,和普通女人一样……直到前不久,我算到自己将不久于世,我想帮他,于是我开始策划,就如现在你们所见一般,这个世界的平衡是我打破的……所以,我现在来了。

“我很高兴……真的很高兴,自己能拥有生命,能够思考,能够遇见他……”她没有再说话。

突然她的周身泛起黑光。我疑惑的向Gin看去。

“她正在向暗之石转化。”暗回答了我的疑问。

人形清晰的轮廓渐渐模糊,她白皙的皮肤开始逐渐变黑。

“Vermouth!”我们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我认识的,我知道的——是魔王的声音!

魔王拼命冲向Vermouth身边,但是Vermouth身边有一层牢固的结界,魔王用尽了浑身解术,没有办法。

这时,已经开始僵化的Vermouth说话了,她的声音也因为僵化而变得沙哑、不流畅:“陛下,我很高兴能够认识您,并且和您一起度过了很愉快的时光,请保重。谢谢……还有……我爱你……”

黑光消失了,留下一块黑色的暗之石,阻拦魔王的结界也消失了。

魔王失去支撑,跪倒在地。“Vermouth……”他大叫着她的名字,然后把脸埋到手中,抽泣……

良久,他抬起头来,眼神暗淡无光……但是我知道会有什么发生的——因为Gin把我护在了身后……

果然,魔王的眼睛里渐渐出现愤怒,“为什么——”他大叫着,狂风席卷着整个场地,沙石漫天,我睁不开眼睛。

暗很快克制了魔王的行动。

“你这么做,如果Vermouth知道,她回怎么想?”在一旁的生开口说话。

魔王沉默了。他慢慢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再睁开眼。睁开的时候他的眼睛已恢复平常。

“对不起。”我是第一次听魔王道歉。“很抱歉给你们添了麻烦,如果这是Vermouth的选择,那我会尊重的。我会永远记着你的,Vermouth。”最后一句,他是朝着石头说的。然后他离开了,孤独的背影……

没有人发现,石头冒出了几滴清色的水滴……

“那么,我们开始吧……咳咳……”混沌苍老的声音,仿佛他随时都会倒下。

我们所在地是人界的中心。他们将光之石和暗之石放在由他们十个围成的圈的中心。然后身上泛起光,每个颜色都不同的——灰色的混沌,黄色的金,白色的光,黑色的暗,绿色的木,红色的火……像火焰一样美丽……

“……他们在做什么!”工藤突然叫到,仿佛很吃惊、着急。

“融合啊……”这不是很明白吗?

“不对!这个火焰燃烧的是自己的生命。你看——混沌的火焰最弱,光和暗的特别强……他们不想活了!燃烧自己的生命虽然会获得很大的力量,但是一旦力量用尽,就会死亡……”

光之石和暗之石已经开始融合,它们接触的一部分已经变成灰色。而圣天使们的火焰也减弱了些许。

虽然我们冲上前去想阻止他们用牺牲自己换来世界平衡的方法,但是在他们组成的圈的五米处,有一个结界,我们无法通过。

“你们也快些离开吧。”光的声音,“我们不知道融合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你们快离开。非常感谢你们的协助……”光飞快的说着,然后没有声音了。

Gin听了她的话后,毫不迟疑,“工藤,走吧,没有时间了。”说罢,一把抱起我飞快的跑起来。

已经看不见圣天使了,只能看见远远的地方,十道色彩各异的光……不久,只剩下黑白两道——那大概是光之石和暗之石的光芒,最后两道光汇成一束……

同时,世界也发生着巨大的变化——由人界的中心处发出一耀眼的银色光芒,然后扩散着。扩散处,使魔皆现形,羽翼现出,然后展开,随即消散,化成无数白色黑色羽毛。

那光芒所到之处,无论使魔,身后羽翼皆无。记忆也有所改变。

世界要融合了,记忆将被改变,那我们呢?我们会不会忘记彼此?Gin……

看着那银色的光芒渐渐靠近,我害怕了……我怕我会忘记Gin,忘记我们相爱,忘记以前的点点滴滴……

“Gin……”我紧紧抱住他,如果非要我们忘记彼此,那么在忘记之前让我们最后一次拥抱吧……

“不怕,志保……如果回忘却,我们就重新开始……”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我闭上眼

银色的光芒将我们裹住。

感觉羽翼舒展,背后的一阵轻松……于是睁开眼,眼前尽是黑色白色的羽毛……

我看着Gin的面孔。此刻,幸福。姐姐,我找到自己的幸福了,放心吧,姐姐……

突然,耳边想起一个声音:有黑暗的地方,一定也有光明的地方;当然,光明处,亦有影。至此,乃无魔使之分。光暗相合,乃安……

是混沌的声音!

我们抬头,望却十二个透明人形,仿佛微笑着,然后越来越透明,最后融到了这银色的光芒中……我知道,是十二圣天使。

不,这世界已经没有天使和魔了,有的只有人类。

“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天使了……”我笑笑。

“谁说没有天使?我就有我的天使……”工藤双手插在口袋里,温柔的看着那个方向,然后缓缓走过去……

“你也是……”耳边响起Gin沙哑低沉的声音。

“胡说,我不是天使,我是……”后面的声音被他吞了进去。

“你是我的天使……”

我不是天使?
-----------------------------------------------

从开始写第一个字到现在完结,已经是两个月了……

为了不让各位吊胃口,某虫以前没有发上来,现在让大家一次看完……

平成的福尔摩斯

同人区荣誉版主
边缘联盟荣誉版主
月刊荣誉主编
GINの女人

10

主题

4

好友

1832

积分

 

升级
79%
帖子
2641
精华
26
积分
1832
威望
594
RP
3029
金钱
1261 柯币
人气
509 ℃
注册时间
2003-11-23
发表于 2004-12-17 22:32:02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我不是天使(GS)

恩,一次看完好……

P.S:亲亲抱抱,看我的头衔,眼熟吗?我是CS的驱魔娘娘啊……就说你的ID咋这么眼熟呢……

%&226 我在CS发帖子出错误了,把神话发了两遍- -0你帮我删一份地说,要不编辑一下换个内容题目也行,随便你换那篇文章^^
<-sina_sign,1277203435,bec8c225,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大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57

积分

 

升级
43%
帖子
128
精华
1
积分
57
威望
6
RP
124
金钱
171 柯币
人气
70 ℃
注册时间
2004-9-7
发表于 2004-12-17 22:51:43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我不是天使(GS)

我早就知道了啊~~~~
大人第一次发文在CS上,我就看了大人所有的文了~~~

喜欢~~~
偶也喜欢GS
呵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小学生

1

主题

0

好友

17

积分

 

升级
1700%
帖子
782
精华
0
积分
17
威望
19
RP
4
金钱
8 柯币
人气
6 ℃
注册时间
2002-9-17
发表于 2004-12-22 17:51:44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我不是天使(GS)

好文啊~~~~
下次再认真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中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18

积分

 

升级
44%
帖子
390
精华
0
积分
18
威望
0
RP
36
金钱
73 柯币
人气
20 ℃
注册时间
2004-2-1
发表于 2004-12-26 13:23:02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我不是天使(GS)

存了,下了认真看来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名侦探柯南事务所 ( 沪ICP备17027512号 )

GMT+8, 2019-12-15 20:56 , Processed in 0.052184 second(s), 17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