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事务所专题-柯南20周年纪念事件簿
搜索
查看: 1995|回复: 4

[GS向] 洞穴 [原创,部分柯哀,fin]

[复制链接]

侦探

19

主题

3

好友

264

积分

 

升级
4%
帖子
583
精华
3
积分
264
威望
20
RP
595
金钱
34 柯币
人气
1547 ℃
注册时间
2008-12-30
发表于 2011-9-15 07:40:1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Ingrid.Vineyard 于 2011-9-15 08:04 编辑

虽然写其他杂七杂八比较多,写柯南同人还是第一次,就发在这里了~很明显是本人在人生低谷期写的啊,有没有同哭的人T_T


洞穴


“你往哪儿走?”

志保本来想不予理睬径直走出门去,却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她慢慢转过头来,盯着他双脚前方的地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无法直视那双眼睛——不是因为害怕他,而是因为害怕她自己。房间里的空气混浊而迷茫,让人找不到方向感,一时间她突然不记得自己到底在哪里,要去哪里,门里是什么,门外是什么。氧气中混浊的凝重把她从时间和空间的漩涡中救了出来,却又把她扔进了如此孤独无援的一片真空。她顿了顿,想等待意识和理智逐渐恢复,虽然她知道那样做也注定是徒劳。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五秒钟,或许是一小时——她转过身继续向门口走去,这一次加快了脚步。但就在她刚要迈出房间的那一刻,一只手牢牢的抓住了她的右臂。

“你耳朵被剁了?我问你往哪儿走。”
“不知道。”
“什么?”
“我说不知道。放开!”

Gin的脸上隐约掠过一丝阴沉,他原本直直盯着志保的眼神慢慢转向了她身边的门把手。

“放开。”志保又说了一遍,声音很轻,却比上一次更坚决。

良久,他缓缓放开了手,一句话也没有说。她迅速走出门去,很快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

也许她曾经为他留过泪,但那一定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这段记忆像一段印象派的画,只有一个轮廓,一种感觉,却看不清进出的花草。如果一定要凑近看,那些远看来很美的景色也变成了令人恐惧的斑点,就好像洁白世界里的噪音。无处可躲。她到底爱过他么?

--------------------------------------------------------------------------------------------------------------------------------

一切都结束了,和工藤,还有这个试图抓住她,却又放开了她的男人。她还记得自己最后一次走进博士家,最后一次看见工藤的那一天。推门进屋时,已经变回新一的年轻侦探背对着她坐在桌子上,脊梁骨中似乎透着不祥的阴郁。也许这都是她后来加上的想象吧,谁知道呢,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回想每一个细节。但她可以确定的是,她最害怕发生的一件事终于发生了。一个不爱她的人,终于要离开她了。

“你回来了。”一个没有重量的声音说。听见这四个字,她突然鼻子一酸,一丝绝望像寒冬的空气一样倒穿过她的心肺。
“工藤……”
“你看看桌上的东西。”一个仍然没有重量的声音轻声说道。

他身边的厨房桌台上放着一叠文件,松散地被囚禁在米黄色的文件夹里。她在原地犹豫了很久,却不想向前走一步。那些字里行间写着什么并不重要,但她不知道自己要怎样才能横跨过这见屋子,走向那个像死亡一样冷静和沉重的背影。但在那一刻,她也知道自己并没有多少时间,如果不快些结束这一切,也许她将在原地窒息——在这个都不允许杀人犯自杀的侦探的凝视下,慢慢地,狰狞着窒息。她轻轻咳了一声,似乎想说什么,但却失去了言语。于是她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他身边,拿起文件夹,转身走到了窗边,翻开了第一页。

一个吻。

--------------------------------------------------------------------------------------------------------------------------------


点评

B.C.  真是个悲情的故事,顺便,我喜欢那句"也许在另一个世界里,她是个眼睛里透着晨曦的孩子"  发表于 2011-9-17 11:29
已有 1 人评分RP 收起 理由
B.C. + 5

总评分: RP + 5   查看全部评分

||一朝被蛇咬,处处闻啼鸟||

侦探

19

主题

3

好友

264

积分

 

升级
4%
帖子
583
精华
3
积分
264
威望
20
RP
595
金钱
34 柯币
人气
1547 ℃
注册时间
2008-12-30
发表于 2011-9-15 07:42:3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Ingrid.Vineyard 于 2011-9-15 12:08 编辑

那一天很冷。刚走出实验室,志保就被一阵寒风吹得打了个哆嗦。很久一段时间来,她都没有这样不由自主过了——这样完全被动的,完全出乎意外的被自己以外的东西左右。她望着眼前苍白的世界,嘴角浮起一抹微笑,原因却连自己也不明白。她慢慢转过街角,走进楼旁一条不怎么有人经过的路。路边几棵常青的树,在没人理会的角落无声地冥思。

Sherry,”一个声音突然在很近的地方响起,差点把她惊得叫出声来。在这个沉默冬日的傍晚,她竟然连续两次被打得始料不及。回过头去,一个身穿黑衣的长发男子正在她身后很近的地方看着她。他站得那么近,却又好像没有半点要更进一步的意思。空气中没有压迫感,只有一丝带着绝望的困惑。

Gin.”她淡淡地说。
“工作完了?”
“完了?”
“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什么。”

他一步跨向她的正前方,拦住了她的去路。太阳就要下山了,天还是白色的,却看不见夕阳的影子。为什么明明能感受到光的存在,却找不到它的来源呢?天空中似乎有归巢的鸟儿,又似乎只有寒风呼吸的声音,不管是什么,它们都并不在意在地面上凝视着空气的人们,好像他们并不存在,好像世界上从来就没有过人类的痕迹。

“你不觉得你可以适可而止了吗,宫野志保?”

她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可当他们的目光相遇的时候,一种瞬间被穿透的感觉让她觉得无处可逃,无言以对,好像一支箭射进了心脏,没有血流,也没有声音。她像逃命一样迅速转开了目光,就差那么一两秒,她就会被吸进他的黑洞里去,再也回不到从前。但她都根本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已经身处在那个黑洞的外缘,或者早已是落网的飞蛾。

“你看到桌上的东西了吗?”
“我桌子上的东西很多。”
“我送了整整一个月,一天都没漏掉过。”
“我知道。”
“你知道?你知道什么?”他冰冷的声音在寒风中微微有些颤抖。

她突然意识到他在呼吸,就像她自己一样,在空洞的空气中留下一缕缕上升而消逝的白色。认识他也有很长时间了,但她从来没见过他露出一丝激动和愤怒——就算在敌人面前,在让他毫不迟疑扣动扳机的猎物面前,在满地的鲜血和凄厉的哀求面前,他都从来没有咆哮过,怒吼过,像今天这样呼吸过……

“我问你,你知道什么?”他又说了一遍,声音中难以承受的一切似乎在渐渐脱缰,垮塌。
“我知道……那些是你送的,你天天送找人送过来的。我让他们把它还给你,可是他们不敢,所以我就暂时放在抽屉里了。如果你不介意,等一下请你把它们带回去,我不能要,对不起。”
“你为什么不能要?因为是我送的?”
“因为我不是这样的人。”
“你是哪样的人?”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觉得我是哪样的人?你觉得我们是哪样的人?”

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声音在他的呼吸里也不再平静。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我们……”

她望着远方最后一线光芒,在地平线上方像着火的空气一样轻轻颤抖,好像无法舍弃这个世界,却又无力挣扎。那光亮虽然很微弱,却不知为什么那么刺眼,以至于她的眼眶里渐渐含满了泪水,却沉重得掉不下来。她并不是个脆弱的人,但在那一刻,宇宙的重量似乎都像垂死的夕阳一样压在她的背脊上,让她无法呼吸。也许在另一个世界里,她是个眼睛里透着晨曦的孩子,在失重的天堂里尽情奔跑,在阳光里开怀大笑。也许她就是太阳,在另一个星系里放射出灼热的光芒,像战神一样高举着火炬,吹出的号角声让整个宇宙都为之震颤。也许她是那一线垂暮的余晖,在沉默中怀念着自己的命运,就像一个刚出狱的罪人,怀念那痛苦尔温暖的囚牢。她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滚烫的泪终于夺眶而出,却又在这个充满寒风和夕阳的傍晚里渐渐失去温度。

突然间她只感到最后的阳光一瞬间全熄灭了。

******************************************************************************

他一把拦腰把她拉近自己,黑色的大衣紧贴着她颤抖的灵魂。他把一只手轻轻伸进她茶褐色的头发里,竭力强忍着自己眼里的刺痛,那十多年都没再牵绊过他的泪水。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不出一句话。那天早上得到的命令,和明美有关。即使行动还没有开始,他也知道她不可能再活着见到她的妹妹——这个在他的拥抱中一言不发,什么都不知道,却早已和他一样对人生和所谓的幸福失去信仰的女人。他知道,她在母亲的子宫里时,就读完了自己的命运。他知道自己对明美没有任何恻隐之心,也知道如果必要,他会毫不犹豫地——像对所有人一样——用枪对准她扣动扳机。他甚至知道自己不会为了志保而迟疑,不会因为她眼角的泪水而动情,不会为了她离开组织,不会和她一起远走高飞,离开这片他早就不能离开的黑暗……那片黑暗,这个世界唯一能让他活下去的洞穴。离开半步,就是灭亡——不是死,而是灵魂的灭亡,宇宙的灭亡。他知道她会在那里等他,当一切都将毁灭的时候,当这个世界的末日到来的那一天,她会像死神的影子一样在洞穴的入口望着她,无声地回忆他们的绝望,和绝望里无法被消泯的,哭泣的真理。

他像需要空气一样需要她的嘴唇。他让她喘不过气来,但就是离不开那个吻,离不开她在他世界里的呼吸。他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却同时遗失了去天堂和地狱的车票。

******************************************************************************
||一朝被蛇咬,处处闻啼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侦探

19

主题

3

好友

264

积分

 

升级
4%
帖子
583
精华
3
积分
264
威望
20
RP
595
金钱
34 柯币
人气
1547 ℃
注册时间
2008-12-30
发表于 2011-9-15 07:43:2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Ingrid.Vineyard 于 2011-9-15 12:10 编辑

如果她知道自己爱她,那她就不会离开。
如果她知道自己恨他,那她就能永远做灰原哀,永远和那个叫柯南的男孩在一起。
如果她知道自己还有拥有工藤的可能,那她就可以活下去。
她没能杀了他,那个杀死了她姐姐的凶手。她只是转身离开了那个房间——他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她一句话也没有说,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组织灭亡了,但他还没有。他走了,因为他早就已经死了——他的葬礼在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时间轴上。

--------------------------------------------------------------------------------------------------------------------------------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我离开组织前。”
“你为什么从来没告诉过我?”
“我没法告诉你……”
“这个男人杀了你姐姐。”


沉默。窗外似乎有鸟嘈杂的叫声,但在凝滞的空气里却似乎若隐若无。


“他杀了博士,还差点杀了兰。”
“工藤……”
“你走吧。”
“工藤,我有话跟你说。”
“你还想说什么?”

她抬头看着他,看着他疲惫却冷酷的眼睛——那双连第一次见面时的愤怒都没有了的眼睛。但她还看见那双眼睛在时光中慢慢恢复了光泽,在阳光下慢慢变得湿润;她看见那双眼睛里的兰草,还有一双温柔可爱的黑眼睛,在白色的天空下轻轻闪动;她看见眼睛里的两个人手拉着手,在漫长的岁月里慢慢向前走着,偶尔一回头,只有那个女孩朝着她笑了笑,就像姐姐……姐姐……

她不能说话,也不能流泪,因为她知道自己不能爱他,不能走进他眼里的世界,不能伸出双手去触碰他的幸福。她不能在春日的雨露中留下自己的血迹,不能在叹息的海潮里沉进自己的毁灭。

最后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看着他的背影,静静地失去了恍如隔世的迷茫。

--------------------------------------------------------------------------------------------------------------------------------

当志保最后一次拿起枪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只有一颗子弹。那颗子弹就像已经等了她好久的情人一样,在没有声音的世界里凝望着她。窗外的星空在远处兀自灿烂辉煌,对人间的景色并不十分感兴趣。千百万年来,地球就这样慢慢地在宇宙中漂浮,旋转,在无数种时间框架里嬉戏遨游。地上的一草一木,花开花落,还有鲜血和死亡,对于在黑暗中涌动的银河,无非是梦中的几句呻吟,当太阳再次升起来的时候,一切又会无影无踪,世界又将洁白无瑕。

--------------------------------------------------------------------------------------------------------------------------------

她在潮湿的洞穴门口等着他,茶褐色的头发落着几点露珠。远处的鸟叫渐渐传来,预示着大地的苏醒。洞口的风渐渐微弱下来,好像也在聆听树木的呼吸声,想知道那古老的梦是一个吉兆,还是一切不幸的开始。
天空就要破晓了。



The End.
||一朝被蛇咬,处处闻啼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东之工藤

24

主题

33

好友

863

积分

 

升级
82%
昵称
韶华
帖子
9468
精华
5
积分
863
威望
136
RP
1582
金钱
3254 柯币
人气
1525 ℃
注册时间
2009-4-24
发表于 2011-9-29 20:54:41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是悲情的故事。。。
或许是最近看这类的玩意儿太多了,竟然一点没有悲伤一点的感觉。
说实话,这是第一次看GS
不得不说,lz写的真的太好了诶~
特别是那个描写。很多写景的,或许那玩意儿叫景有点不合适,但......好吧,那不重要。总之用那种东西,应该是叫侧面衬托(?)刻画的心理淋漓尽致。。。
关于黑暗的故事通常不会太多。黑暗本身既是无底,何况更多情况下,很多人会避开。。。比如我这只懒人。其实我一直觉得银头发的冷酷黑色
风衣男应该有点故事,茶色头发的少女也应该是,不过终究是没写过,也没好好度过。
罢了,我们继续点正题(……)
实际上,我仍旧没想到洞穴这个明儿的深刻含义,不过倒是有点小头绪了。呃,有一种黑暗漩涡中唯一的宁静和空洞的感觉。。。
内个叫Gin的人实在是。。。。哎。算了,最近脑子比较乱,我先别破坏氛围了。。就这样。
已有 1 人评分RP 收起 理由
B.C. + 2

总评分: RP + 2   查看全部评分

韶光三盏,一笑流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侦探

19

主题

3

好友

264

积分

 

升级
4%
帖子
583
精华
3
积分
264
威望
20
RP
595
金钱
34 柯币
人气
1547 ℃
注册时间
2008-12-30
发表于 2011-9-30 03:22:36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谢谢啦~其实我也不知道到底在写些神马……先来黑暗一番,故事嘛,就交给大家的想象力了~我就不管啦~~
||一朝被蛇咬,处处闻啼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名侦探柯南事务所 ( 沪ICP备17027512号 )

GMT+8, 2022-5-29 04:17 , Processed in 0.060700 second(s), 19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