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事务所专题-柯南20周年纪念事件簿
搜索
查看: 2743|回复: 15

[新兰向] 迷失【15.7.12更至完结篇】(前名月忆录什么的…)

[复制链接]

推理爱好者

7

主题

8

好友

115

积分

 

升级
88%
帖子
1477
精华
0
积分
115
威望
60
RP
101
金钱
505 柯币
人气
2532 ℃
注册时间
2012-5-13
发表于 2012-6-9 15:19:2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幻灵梦 于 2013-10-27 14:32 编辑

-1-
“……”
大脑的意识渐渐恢复。柯南缓缓地睁开双眼,只觉后脑勺滚烫如火,混杂着一阵混乱的疼痛。他把酸痛的身子撑起来,下意识地伸手碰了碰后脑勺的伤口。伤口流出的血已干涸,却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
双眼似乎开始适应黑暗的环境,眼前的景象逐渐变得清晰。
柯南把掉在地上的眼镜捡起来,架在鼻梁上,轻轻地敲了敲昏沉的脑袋。
月光从高端的窗户照射进来,尘埃在空气中飞舞着。
蓦地,柯南像是意识到了什么,猛然抬头,一脸意外地环顾四周,看见周围堆满了布满灰尘的纸箱和货架,惊觉不妥,于是赶紧站起来朝仓库门的方向奔去。
“可恶!”
铁门被人用锁链锁上了,他攥紧了拳头用力地捶打了铁门一下,发出“碰”的响声,在这静谧的空间甚至产生了回音。
柯南转过身子,背靠着门,低头喘气,苦思不解的当儿,仓库的另一端传来了缓慢的脚步声。
“咯……咯……”
脚步声朝柯南的方向迈进,柯南似乎注意到了,马上提高警戒,一脸严肃地注视着传出脚步声的那个角落。
高跟鞋的声音在仓库中回响着,每一步都让柯南的心跳得更快一些。
看见从货架后走出来的那个人,柯南愣住了,脸上尽是讶异地神情。
“兰……”
穿着黑色紧身衣的毛利兰闻声停下了脚步,低头不语。额前的发丝遮住了她的双眸,让人看不清她此刻到底是什么表情。她的沉默让这整个空间充满着诡异地气息。
看见熟悉的人,柯南紧绷的脸顿时松弛下来,脸上的笑容突显出他脸上的稚气。
“小兰姐姐……太好了……终于见到你了……过去的一年你到底是去了哪里?”
“站住!”
被兰这么一喝,正要向前迈步的柯南微微一怔,呆立在原地。
兰没有抬头,也没有任何动作。
“小兰姐姐……”
柯南微微皱着眉头,心中愈加不安,忍不住又往前踏了一步。
“我叫你站住!”
兰突然亮出藏在身后的手枪,并把枪口对准了柯南。
柯南怔然地睁大双眼,倒喝了一口气,心底泛起一阵恶寒。
兰徐徐地抬头,眼神带着坚决的敌意直视柯南,漠然的神情让柯南的心情心中一颤。
那是从未有过得冷漠眼神。
整个仓库弥漫着可怕的沉寂,两人之间安静得仿佛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
月光洒在兰和柯南之间,两人隔着月光筑成的一道河凝视着彼此,映在地上的影子,静止,像一幅画。
“兰……”
柯南只觉浑身冰冷,脸上浮现出一个茫然的神情,像是讶异,像是意外,又像是心疼。他没办法说什么。也许在别人看来他很冷静,太冷静。可事实上,他比谁都慌,不是因为他是枪口下的猎物,而是因为眼前的那个人是兰。
兰依旧保持缄默,倔强敌视着柯南,右手把枪握得更紧了些。
半晌,柯南无法忍受沉寂继续吞噬着这个空间,思索了良久,终于开口打破沉默。
“过去的一年,你到底是去了哪里?”
听了柯南的话,兰的双眸闪过一丝哀伤,冷漠的脸起了微妙的变化。
“说的也是,过去的一年,我到底是去哪里了?”
兰微带嘲意地勾了勾嘴角,眼里却流露出绝望与悲哀的神情。
是了,那是让她心痛的回忆,挥之不去。
“兰!你一定要好好地活着!”
电话的另一头传来毛利小五郎急促的声音。
正放学回家途中的兰带着笑容,没好气地说道:“爸爸,你在说什么?”
“小兰,以后妈妈不在了你一定要更坚强,好吗?”
妃英理带着哭腔地语气让兰更为困惑。
“妈妈,你不是和爸爸一起去处理案件吗?怎么也跟爸爸一起胡闹了?”
兰停下了脚步,原本一脸轻松的兰心中开始感到不安。
“爸爸妈妈永远爱你……”
“爸爸,妈妈,你们到底怎么了?”
兰急了,红了眼眶,语气变得急躁。
“砰!!!”
正当兰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身后突然传来巨响。兰赶紧回头,只见一缕缕的黑烟不断从远处的摩天楼冒出。
“砰!!!”
耳边再次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兰怔然,手机“啪嗒”一声掉到地面。
接二连三的爆破声让兰的心寒了一大截,泪水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滑过脸颊,勾勒出一条长长地泪痕。
银色的月光映在兰的侧脸上,让兰的脸显得格外苍白。
“兰……”
柯南凝视着兰,没由来的心疼,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
“嗯,对了,过去的一年……毛利兰死了。”
兰露出一个悲怆的微笑,眼里却流露出黯然的神情,在微光下闪烁着的少许泪光,让她显得多么的无助与绝望。
听了兰的话,柯南的心骤然一紧。
“柯南心目中的小兰姐姐早就已经不存在了。”
兰笑着,可柯南却感觉到,她的心,很痛、很痛。
“她在世界的另一端,和爸爸、妈妈……还有园子在一起……”
兰抬头望向窗外的明月,像是憧憬着美好的事物。变成柯南的新一,只觉得自己的心更疼了,有一股莫名的冲动想阻止兰说下去。
“小兰姐姐!”
兰听了,没再说话,双唇无声地抿紧。
柯南凝视着兰,思维纠结,又似空白。
良久,兰叹了一口气,回过头来看着柯南。此刻,她的眼里多了一丝温柔,却又似多了一份惆怅。
“如果不是因为那一次与组织的对决,我应该还是那个乐观坚强的毛利兰。”
柯南心神一懔,怔然地睁大双眼。
兰把另一只手拿起来,双手一起握着枪,眼神瞬间化为决绝。
“那场爆炸……不是意外。”
兰换了个腔调。
拇指在枪膛上压了一下。
“嗒。”
“是因为你的疏忽,工藤新一。”
-2-
“嗒。”
兰的拇指在枪膛上压了一下。
“是因为你的疏忽,工藤新一。”
柯南如着雷殛,讶异地凝视着眼前的兰。
两人在昏暗的仓库中对视着,沉默着,不发一语,仿佛置身在一个没有时间的空间。
蓦地,柯南低下头,嘴角微微地上扬,露出一个极浅的微笑。
“瞒不下去了呢……”
柯南开口的瞬间,兰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异色,握着枪的双手微微地抖了一下。
“原本还想柯南以一个好孩子的形象活在小兰姐姐的心里的……” 柯南顿了顿,带着浅浅的笑容继续说:“可是现在的柯南……变成讨厌的坏孩子了呢……”
柯南缓缓地取下眼镜,折起来放进口袋里。
兰的双眸中流露出一丝苦涩,心中充满着那复杂的情绪。
“因为柯南欺骗了小兰姐姐,让小兰姐姐难过了呢……”
柯南定定地盯着地板,语气中夹杂着些许的忧伤情绪。
兰注视着柯南。眼里闪烁着泪光,连她自己也没注意到,她的双手在颤抖。
“柯南从来没有告诉小兰姐姐……其实他的名字……叫工藤新一。”
兰听了,低下了头,持枪的手也跟着垂下。
万般滋味涌上心头,嘴唇抖索着。毫无心理准备,眼泪忽然汩汩而下。
柯南仿佛听见了眼泪滴落地面的声音,抬头见到兰在流泪,身体僵住了。
“你终于承认了,新一……”兰声音带着哭腔轻轻地接着说:“你这个笨蛋,自以为是地隐瞒所有人,以为这样别人就会过得更好吗?”
“兰……”
柯南张开嘴,想要说话,可喉咙像是瘫痪了,让他无法言语。
“难不成新一变成了柯南就不是新一了吗?!”
兰激动的话语在仓库中来回荡漾,显著了柯南的沉默。
“有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总是一个人。本来我以为,我至少还有爸爸,至少还有妈妈,至少还有园子。但是现在……如果……如果你有注意到不妥的话……也许爸爸妈妈就不会死……为什么……”兰闭上了双眼,泪腺仿佛破了,泪流不止。
柯南愣住了,回忆瞬间快格倒带。
一年前与黑衣组织对决的画面还历历在目。那是一场让人痛彻心扉的悲剧。
柯南站在大厦的顶楼,手里拿着一副双筒望远镜,窥视着前方的摩天楼内部,FBI探员的身影不停地在他的视线内晃动。
毛利小五郎站在柯南旁边,双手插进口袋,皱着眉,忧虑地说:“喂,小鬼,这次FBI和日本警视厅合作的行动没有问题吗?
柯南放下望远镜,脸上挂了一抹自信的笑容,答道:“嗯。那位先生还有组织的犯罪证据好不容易让FBI弄到手了,现在琴酒等人都在通缉中。如果真如组织里的那位线人提供的情报所说的,组织打算在摩天楼里接洽关于军火买卖的事情,那乌鸦军团已经是瓮中之鳖了。”
“只是,现在我担心的是摩天楼内的普通民众。”
“经过反复的开会和讨论这一点已经有了应对的方法。现在FBI探员和日本警员都乔装成民众在各个楼层巡视。我们要相信他们的能力。”
柯南再次举起了望远镜,看见了停在不远处的保时捷356A,翘起了嘴角。
“琴酒和伏特加还是老样子,自以为低调地高调呢。”
月光下的两人都沉默了。想问对方的事情太多,让人无从问起。
悲痛的回忆填满了他俩周遭的空气,每呼吸一下仿佛就更遗憾一分。
“什么?线人被枪杀了?”
柯南惊恐地睁大眼睛,这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好,我马上过去!”
柯南慌慌张张的合上手机,一边把手上的望远镜塞进小五郎的手里,一边以急促的语气说道:“我得去处理一些事情。叔叔,你留在这里观察里面的状况,这次绝对不可以再让琴酒给跑了!”
“喂!侦探小子!”
没等小五郎说完,柯南就抱起靠在围墙边的滑板往楼梯口奔去。小五郎原本想要追上前去,手机却很不巧地在这个时候响了。
“喂?英理?怎么了?不是说好你处理了案件我才去接你和兰一起吃晚餐吗?……什么?!你说你碰巧遇上园子,在摩天楼里血拼?!”
小五郎朝摩天楼的方向望去,然后有意无意地瞄了琴酒的爱车一眼,下意识地握紧了手机。
“我现在马上过去找你,千万不要走开!”
兰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可泪水又湿了脸庞。
柯南低下头,用低沉的嗓音轻轻地说:“那栋摩天楼……原本是为组织而设的陷阱。只是没想到后来,会成了组织为我们而设的陷阱。”
柯南在路上溜着滑板,脑子里不断在思考。
事情太奇怪了。
“为什么组织杀了线人还要到摩天楼去赴约?难道线人被杀不是这个原因?”
柯南越想就越不明白,滑板的速度慢了下来。
“琴酒的车出现在摩天楼附近,这意味着什么?为什么琴酒明知道自己被通缉还会这么高调地开着他那引人注目的爱车出现?琴酒和伏特加真的在摩天楼里面吗?”
“还是说……他们在吸引某些人的注意……”
想到这里,柯南马上煞车跳下滑板,脸上露出恐惧不安的神情。
“难道……”
“砰——!!”
身后突然传来巨响,柯南马上回头,看见远处的摩天楼冒出的浓烟还有火焰,愣在了原地。
全身空荡荡的,脑袋一片空白。他双肩一跨,无意识地往身后的围墙靠去,双眼呆滞地望着前方,动也不动。
“对不起……兰……”
-3-
“对不起……兰……”
柯南说得很轻,轻得几乎让人听不见。
兰的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泪滴一颗接着一颗滑落。
“从来没有人告诉我……那不是意外……当我刚才知道知道一切的时候,我真的好恨好恨……为什么你会这么大意……真的有一股冲动想要开枪……可是……我舍不得……舍不得……”
她沉默了半晌,以微颤的声音轻轻地说着话。
“我真的很害怕……害怕自己会失去理智开枪了……那么……我就连新一也失去了……太好了……新一没事真的太好了……”
兰拭去脸上的泪水,那瞬间的表情,像是后悔又像是庆幸。
兰的话语只让柯南觉得心疼,不由自主地上前了几步,想说些话,却觉得什么都不该说。
“砰!!”
突如其来的枪声让仓库中的两人心神一凛,神经瞬间紧绷,不约而同地往传来枪声的方向望去。
看见站在墙边优雅地把枪收进枪套的那个身影,两人皆讶异地睁大双眼。
“我说啊,你们难道没有注意到自己老早就被枪口瞄准了吗?”
“贝……贝尔摩得?”
柯南提高了警惕,不自觉地退开了一步。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空间有第三个人的存在。
苦艾酒脸上挂了一抹浅笑,眼睛里带着淡定的光芒,神态一如既往地闲适安然。
兰张开双唇,似乎想说些什么,却没说出口。
苦艾酒淡定的目光停驻在兰的脸上,双腿迈开脚步朝她的方向走去,脸上依旧保持着那一抹神秘的微笑。
看见苦艾酒步步朝兰逼近,柯南立即蹲下扭动鞋上的按钮,若见形色不对,伺机发难。
苦艾酒走到呆愣住的兰跟前,伸手把兰手上的枪夺过来。
兰没说什么,任由苦艾酒把枪从她的手上拿走。
柯南皱了皱眉头,显然对苦艾酒的举动感到不解。
“平时让你开枪你怎么也不愿开,今天居然用枪指着你心里在乎的那个人。很危险呢。”
苦艾酒微带嘲意地边说边把手枪放进脚上的枪套。
“让你拿着枪是为了让你自卫呢。”
兰轻轻地撇过头,避开了她的眼神,冷冷地说道:“你杀了他?”
苦艾酒勾了勾嘴角,转过身子在脚边的箱子上坐下来,翘起了腿,淡淡地说:“我是开枪了。”她说到此处,顿了顿才继续说:“可没打中要害呢。”
柯南心中一惊,马上站起来转过头去,这才发现门开了个缝,从门缝间隐约看见一个人倒在地上,心中暗暗讶异于苦艾酒的枪法,正想上前去查看伤者的伤势,苦艾酒又开口:“是组织的残党,来杀你的呢。”
柯南一怔,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一脸困惑地看着从容淡定的苦艾酒。
“好在我刚好在追踪门外的那个人,不然你以为,像这么一个小姑娘会把你打昏搬来仓库么?”
柯南闻言,不由自主地往兰的方向看去,发现她正好看着自己。
看见柯南疑惑的样子,苦艾酒脸上似笑非笑地接着说:“摩天楼爆炸之后,在码头发生的那场对决,组织输得可真够彻底的,你是忘了么?”
苦艾酒的话勾起了柯南无数的回忆。兰在摩天楼的那场爆炸之后便失去了踪影,在码头的对决中,苦艾酒始终没有现身,而组织在那次的对决中彻底地瓦解。这一年来,无论柯南用了什么方法,始终无法寻获兰和苦艾酒的下落。
如今苦艾酒的出现无疑加深了柯南的疑惑。
警笛声从远处传来,柯南听了,意外地看着苦艾酒。
苦艾酒没再说话,只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缓缓地站起来,绕过兰,往仓库的深处走去。
兰定定地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跟上前去。
柯南正想说些什么,可兰才走了两步,前方的苦艾酒突然停下脚步。跟在她的身后的兰见状也跟着停下。
“你留下来吧。他会保护你的。”
苦艾酒望着前方,用淡淡的语气隐去了她所有的思绪。
“啊?”
没等兰反应过来,苦艾酒又接着说:“门外的……已经是组织残留的最后一人了……警察来了以后,你们就再没有后顾之忧……你该回家了……”
兰只觉心头一阵暖和,鼻头一酸,双眸在月光下闪烁着泪光。想说些什么,可双唇张合了好几次,什么也说不出口。
兰没再说话,苦艾酒也没说什么,抬起脚继续往前迈步。
“喂!”
沉默了良久的柯南叫住了她,准备离开的苦艾酒再次停住了脚步。
“你未来打算去哪里?”
柯南把双手插进口袋,原先的敌意似乎在她的话语之间消失了。
苦艾酒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良久,她回过头来,把右手食指竖在唇前,嘴角依旧带着那抹神秘淡定的微笑,轻轻地说:“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en.
柯南愣了一下,但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没说什么,只会心一笑。
苦艾酒带着那抹笑容回过头去,继续潇洒地往前走去,在她的身影消失在黑暗前,她的心中默默地说了一句话。
“永别了,Cool guy and …… Angel ……”
兰凝视着消失在黑暗中的那抹身影,黯然出神。
警笛声逐渐靠近,最终停留在仓库外。
后来警员和救护人员不断在兰的周遭围绕着,兰只定定地看着前方,别人说些什么,问些什么,她全无回应。
包扎好了的柯南在回答了警员的问题后,瞥见了发愣的兰,嘴角悄悄地扬起。
兰只觉冰冷的手一阵温暖,低头发现柯南正握着自己的手,她的目光中带着些许疑问,心中却似多了一份安全感。
“走吧。”
柯南的嘴角漾起一丝笑意,拉着兰往仓库的门口走去。兰亦没有多加思索,任由他拉着自己走。
走了一段距离,柯南停下了脚步,抬头望向漆黑的天空。
兰顺着他的目光往上看,视线最终落在了高悬在黑幕中的明月。那圆盘在黑夜中闪着银色的清辉。
看着美好的圆月,兰感伤地怀念着从前的美好。
“你……没有事情想问我吗?”
良久,兰嗫嚅着说。
柯南瞥了兰一眼,依旧保持那抹浅笑,回过头去望着明月,淡淡地直说了一句话:“嗯,没有。”
兰微微一怔,也没再说什么,只微微地翘起了嘴角,漾起了一丝笑意,下意识地把柯南的手握得更紧了些。
此刻,他们只想安静地待在彼此的身边。
-4-
“嗯,没有。”
一个月后……
“淅……”
雨从天空洒落,千万条细丝荡漾在半空中。
穿着校服的兰提着书包,撑着透明的伞站在帝丹小学的校门口。细密的雨打在伞上,凝聚起来的雨点滑落,连成了线。兰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雨水斜斜地打在路旁的草木。
柯南从课室走出来,停在走廊处,习惯性地把目光投向校门口。当他看见了在校门外撑着伞的兰,连忙加快脚步走下楼梯。
哀从课室出来,瞧见柯南匆忙的身影,便往校门口望去,看见了兰还有冒着雨往校门口奔去的柯南,一瞬间,她的眼里闪过一丝黯然。低下头,嘴角出现一抹意义不明的浅笑。
“抱歉……兰……”
柯南喘着气,全身都被雨水打湿了。兰牵牵嘴角,移了移雨伞,让柯南没继续让雨打着。
“没关系,新一。”兰语气带着些许责备之意接着说:“你怎么淋雨了?会感冒的。”
兰说罢便掏出纸巾轻轻地擦拭着柯南脸上的雨水。
“真是个傻瓜……”
“这点雨又不算什么……”
柯南别过脸,似乎有些害臊。
兰没有回话。柯南抬起头,发现兰的眼里闪过一丝异色,目光越过了自己,连忙转过头去,看见哀悠然地撑着伞走出校门口,停住了脚步。
“大侦探,你的雨伞落在课室里了。”
哀把另一只手上的雨伞推到柯南面前。柯南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却又露出个有些理所当然的表情。
“谢谢啦~
柯南接过了雨伞并打开。
哀看了看兰,有意无意地撇过头。
“那个……工藤……”
哀轻轻地说道:“也许……你可以试试看那个新药……”
哀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犹豫什么。
她瞥了兰一眼,转过身背对着兰和柯南,语气有些冷淡地说道:“你也可以来。”
兰看着她,愣了一愣,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柯南握住了兰的手,兰只觉手上一阵温暖,低头望向柯南,看见他的脸上挂了自信的笑容,嘴角也随之上扬。
哀静静地站在伞下,等待着答复。
“抱歉,小哀。我想……我留在家里等消息,应该会比较适合。”
哀下意识地握紧了伞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轻轻地“嗯”了一声。
兰的笑容似乎变得有些僵硬,唇里勉强挤出几个字:“那……我先回去了……再见。”
兰拎起书包,转身正要离开,提着书包的手突然被人拽住。
“兰……”
柯南似乎有些担忧。
“如果新药无效的话……”
柯南没再接下去。他在意,兰能不能够接受这个结果。
兰回过头来,脸上挂了温柔的微笑。
“没事的,新一,我相信小哀哦。”
哀愣了一下,忍不住转过头去看兰的表情,可当兰望过来的时候,她又马上回过头去。
柯南松开了手,脸上浮现出一个放心的表情,默默看着兰的身影消失在雨幕中。
哀瞄了柯南一眼,带着有些轻浮地语调边走边说:“侦探先生,再不走的话新药可要过期啰。”
柯南回过神来,跟上哀的步伐,语气带着些许抱怨:“过去的一年里你让我吃的是不是都尽是些过期的药?”
“哎呀~~天知道呢~~
哀满不在乎地倜傥着柯南。
“呵呵呵……”
柯南冷笑了三声,哀也不懂该怎么接话,干脆什么也不说。
两人之间只剩下雨点拍打着雨伞的声音。
“那个……”
良久,哀凝望着灰蒙蒙的天空,一脸认真地说:“过去的一年……她到底是……”
说到此处,哀没再说下去。柯南瞥了她一眼,转而抬头看着被灰幕所覆盖的天空,似笑非笑地答道:“天知道呢。搞不好……组织的人引爆摩天楼后,想把和牵涉其中有关联的人一并除去吧。可能……当时贝尔摩得正好背叛了组织,把兰救走了……不过…那都不重要了。”
听到这里,哀停下了脚步,蹙眉不语。柯南见状,双脚的动作也放缓了。
“你没有问她吗?”
“嗯。反正都过去了,问了也觉得很没必要。”
柯南顿了顿。
“总有一天……她会放下过去的。”
“没事的,新一,我相信小哀。”
哀想起了刚才兰留给她的微笑。
“她真的很坚强。”哀望着天空感慨地说道。
“宫野志保……本来就应该是毛利兰这辈子中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的人呢。”
“你刚才说什么?”
柯南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看着哀。
哀斜了柯南一眼,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
“天知道呢。”说罢便带着轻快的脚步往前走。
其实,毛利兰才是宫野志保学不会该如何面对的那个人。
*
*
*
兰回到毛利侦探事务所,把雨伞放在玄关处,潮湿的鞋子在楼梯间留下一串鞋印。
兰换上拖鞋,把书包扔在一旁,用力地坐在沙发上,头枕在靠背上。
望着天花板,兰的脑海里不断出现哀的模样,还有……被苦艾酒藏起来的文件夹中,宫野志保的那张照片。
“灰原哀……宫野志保……Sherry……”
雨越下越大。雨水打在侦探事务所的玻璃窗上,啪啪直响。
兰听着雨点滴滴答答的节奏,还有檐前的滴水声,只觉眼皮越来越沉重,意识开始模糊。
兰,你一定要好好地活着!”
“以后妈妈不在了你一定要更坚强!”
“爸爸妈妈永远爱你……”
“砰——!!”
兰睁开双眼,为梦境所惊醒。
窗外仍下着滂沱大雨。
她坐起来,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尝试着调整自己急促的呼吸。
兰拿起手机,拨了新一的号码,却转到了语音信箱。她无奈地合上手机。抬头之际望见了挂在墙上的照片。那是爸妈和她还有园子的合照。兰愣了一愣。心中突然有股失落感。
她忘了,现在的侦探事务所,到处都是她所挂上父母还有园子的照片。
兰站起来,走到墙上的那个相架前,仔细地盯着照片中的每一个人。
兰把相框拿下,看见了墙后留下的弹痕。
也许柯南的猜测是没有错的。
平时让你开枪你怎么也不开,今天居然用枪指着你心里在乎的那个人,很危险呢,Angle。”
兰伸手摸了摸墙上的弹痕。她记得,如果不是苦艾酒把她推开,她早没命了。
“你留下来吧,他会保护你的。”
“你该回家了……”
雨势转小,兰抬头望着窗外的天空,眉峰淡淡地纠结着。
“你没有事情想问我吗?”
“嗯,没有。”
兰重新把视线移到了照片上。
看着过去笑得如此灿烂的自己,兰似乎被感染了,嘴角微微地上扬。
雨后,晶莹的水珠顺着树叶的形状滑落,滴在地面上的水洼,溅起了水花。
夕阳把天空染成淡淡的金黄色。
兰踏着轻快的脚步往阿笠博士家走去,与侦探事务所的距离越来越远。
在毛利侦探事务所,夕阳的光辉照不到的某个角落,放了一个封好的纸箱。而事务所中原本挂在墙上还有放在茶几上的相架失去了踪影。
兰深深地吸了一口雨后的空气,看着眼前的豪宅,脸上荡漾着笑意。
*
*
*
入夜,银雾般的月光洒在大地。
柯南缓缓地睁开双眼,想举起手来敲敲昏沉的脑袋,却觉得手有些麻木,侧过头去看见沙发旁的兰握着自己的手,伏在身边睡着了,旁边的茶几上放着些湿毛巾和水盆。
柯南脸上有些讶异之色,但也没说什么,只轻轻地把兰的手放好,小心翼翼地坐起来,生怕惊动了熟睡的兰。
“她说,她错过了太多,所以无论这次是什么结果,只想陪在你的身边。”
柯南转过头去,看见在一旁观察着他的哀靠在门边。
听了哀的话,柯南回过头来,拨了拨兰脸上的发丝,漾起一丝笑意。
“真是个爱多管闲事的笨蛋。”
“哎呀~~”哀挑起眉毛,斜着望了望柯南,淡淡地说道:“我说大侦探,新药发挥不了药效,你怎么还一脸轻松的样子啊?”
柯南嗤然一笑,转过头去看着哀,满不在乎地笑说:“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灰原,你会成功的吧?”
哀听见自己被质疑,白了他一眼。
“哎呀~~侦探先生,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如果不是FBI替你瞒住了幼儿化的事情,搞不好世界各地的科学家都等着给你做解药呢~~
“呵呵呵~~
看见柯南无话可说的神情,哀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
“我今天要在地下室工作到天亮,走的时候记得顺手关门哦~~
“知道了~
哀转身走进地下室,关上门之前瞥见柯南把外套盖在兰身上,关门的动作稍作了停顿。
“其实……一个人也挺好的。”
哀背靠着门,笑而不语。
“我会做出解药的……一定会。”
*
*
*
玉盘似的明月高悬于黑幕中,兰和柯南安静地走在路上,路旁的草木“莎莎”作响。
兰看着明净的圆月,出神。
一阵微风吹过,撩起了兰的发丝。
“新一……”
“嗯?”
“我想说……至少……我们是一起的……是吧……?”
柯南停住了脚步,走在身旁的兰也随之停下。
柯南愣了愣,笑容浮上。
“嗯。”
兰听了,望着明月,露出了最灿烂的微笑。





—————完———————

点评

茉儿  评论搞定了= =说实话我真的觉得读起来很奇怪……  发表于 2012-7-21 22:01

推理爱好者

28

主题

6

好友

96

积分

 

升级
40%
帖子
599
精华
0
积分
96
威望
21
RP
173
金钱
207 柯币
人气
1402 ℃
注册时间
2010-3-13
发表于 2012-6-9 16:10:00 |显示全部楼层
开头很有感觉嘛!

伏笔很好,我喜欢!后续后续!!!
..请..
..叫闯..

品茶依稀~寂寞月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月光下的魔术师

同人区荣誉版主

41

主题

36

好友

1103

积分

 

升级
68%
帖子
23475
精华
3
积分
1103
威望
321
RP
1369
金钱
6879 柯币
人气
2932 ℃
注册时间
2009-7-29
发表于 2012-6-9 16:12:53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这就木有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月光下的魔术师

水区荣誉版主

125

主题

66

好友

1123

积分

 

升级
74%
昵称
茉儿
帖子
22949
精华
6
积分
1123
威望
356
RP
1344
金钱
11144 柯币
人气
3854 ℃
注册时间
2007-6-21
发表于 2012-6-9 16:16:3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茉儿 于 2012-7-21 21:59 编辑

= =好吧……我明白了……果然味道不对……
我认识的毛利兰是就算工藤新一疏忽了就算赔上性命也会站在原地默默等候他的那个毛利兰……
占座,等你写完再编辑……
嗯我就从头开始写吧……
-------------------------这里是文评的分割线-----------------------------------
首先有些地方的环境描写好像有点多余,比如“月光从高端的窗户照射进来,尘埃在空气中飞舞着。”这一句就没有衬托出当时沉闷的气氛来,删掉也可。
还有有些描写略显僵硬,比如“脚步声朝柯南的方向迈进”,其实可以写成脚步声越来越近,或者越来越响也可以,原句的描述显得太刻意了,好像是为了描写而描写的一样- -还有例如“看见熟悉的人,柯南紧绷的脸顿时松弛下来,表情转晴,笑容浮上,喜悦的笑容突显出他脸上的稚气。”描写一个表情其实不用浪费那么多字数……呃如果是凑字数也可以但是显得太刻意,很僵硬,我觉得写“紧绷的嘴角松弛下来”或者“紧张的表情逐渐放柔”就可以了……
呃怎么写起来有点像是在给人修文……职业病么……
用词有点不当了……冷冰冰的语气……冰冷的语气就可以了……啊还是修文的范儿= =完蛋……
还有的地得不分……是错字还是没用对啊?通篇都是……
还有应该是“决绝”不是“绝决”……绝决这个词我没见过……
剧情安排得还不错就是细节方面……不过鉴于篇幅嘛,这个就可以无视了。哦还有上面说的……文笔和用词僵硬……读起来怪怪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妹纸是马来西亚的吧……反正……就这样啦。
已有 1 人评分RP 收起 理由
B.C. + 2

总评分: RP + 2   查看全部评分

催个啥子,我要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QAQ(滚(ノ`Д)ノ你明明是妹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推理爱好者

7

主题

8

好友

115

积分

 

升级
88%
帖子
1477
精华
0
积分
115
威望
60
RP
101
金钱
505 柯币
人气
2532 ℃
注册时间
2012-5-13
发表于 2012-6-9 18:34:38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上雪之~ 发表于 2012-6-9 16:10
开头很有感觉嘛!

伏笔很好,我喜欢!后续后续!!!

谢谢雪之姐捧场!
后续可能要等下个星期,偶后天开学了~~
其实我有点觉得这篇写到没什么重点……重点在下一篇(应该)~
不过我会尽快的!
想去看看这个世界,看看不同的风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推理爱好者

7

主题

8

好友

115

积分

 

升级
88%
帖子
1477
精华
0
积分
115
威望
60
RP
101
金钱
505 柯币
人气
2532 ℃
注册时间
2012-5-13
发表于 2012-6-9 18:39:28 |显示全部楼层
洝瀞、 发表于 2012-6-9 16:12
……所以这就木有了?!

不好意思,萧十君(可以这么叫你么),我码了几晚只码了这么多,会尽快更新的!

点评

B.C.  所以说这个是完结了的?首发么?  发表于 2012-6-11 16:20
想去看看这个世界,看看不同的风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推理爱好者

7

主题

8

好友

115

积分

 

升级
88%
帖子
1477
精华
0
积分
115
威望
60
RP
101
金钱
505 柯币
人气
2532 ℃
注册时间
2012-5-13
发表于 2012-6-16 14:35: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幻灵梦 于 2012-7-1 00:32 编辑

-2-     
     “嗒。”
     兰的拇指在枪膛上压了一下。
     “是因为你的疏忽,工藤新一。”
     柯南如着雷殛,讶异地凝视着眼前的兰。
     两人在昏暗的仓库中对视着,沉默着,不发一语,仿佛置身在一个没有时间的空间。
     蓦地,柯南低下头,嘴角微微地上扬,露出一个极浅的微笑。
     “瞒不下去了呢……”
     像是苦笑,又像是自嘲。
     柯南开口的瞬间,兰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异色,握着枪的双手微微地抖了一下。
     “原本还想柯南以一个好孩子的形象活在小兰姐姐的心里的……” 柯南顿了顿,带着浅浅的笑容继续说:“可是现在的柯南……变成讨厌的坏孩子了呢……”
     柯南缓缓地取下眼镜,折起来放进口袋里。
     兰绝决的眼神软了下来,双眸中流露出一丝苦涩,心中充满着那复杂的情绪。
     “因为柯南欺骗了小兰姐姐,让小兰姐姐难过了呢……”
     柯南定定地盯着地板,语气中夹杂着些许的忧伤情绪。
     兰注视着柯南。眼里闪烁着泪光,连她自己也没注意到,她的双手在颤抖。
     “柯南从来没有告诉小兰姐姐……其实他的名字……叫工藤新一。”
     兰听了,低下了头,持枪的手也跟着垂下。
     万般滋味涌上心头,兰的嘴唇开始抖索。
     她呆立着,毫无心理准备,眼泪忽然汩汩而下。
     柯南仿佛听见了眼泪滴落地面的声音,抬头见到兰在流泪,身体僵住了。
     “你终于承认了,新一……”兰声音带着哭腔轻轻地接着说:“你这个笨蛋,自以为是地隐瞒所有人,以为这样别人就会过得更好吗?”
      “兰……”
     柯南张开嘴,想要说话,可喉咙像是瘫痪了,让他无法言语。
     “难不成新一变成了柯南就不是新一了吗?!”
     兰激动的话语在仓库中来回荡漾,显著了柯南的沉默。
     “有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总是一个人。本来我以为,我至少还有爸爸,至少还有妈妈,至少还有园子。但是现在……如果……如果你有注意到不妥的话……也许爸爸妈妈就不会死……为什么……”兰闭上了双眼,泪腺仿佛破了,泪流不止。
     柯南愣住了,回忆瞬间快格倒带。
     一年前与黑衣组织对决的画面还历历在目。那是一场让人痛彻心扉的悲剧。
     柯南站在大厦的顶楼,手里拿着一副双筒望远镜,窥视着前方的摩天楼内部,FBI探员的身影不停地在他的视线内晃动。
     毛利小五郎站在柯南旁边,双手插进口袋,皱着眉,忧虑地说:“喂,小鬼,这次FBI和日本警视厅合作的行动没有问题吗?
     柯南放下望远镜,脸上挂了一抹自信的笑容,答道:“嗯。那位先生还有组织的犯罪证据好不容易让FBI弄到手了,现在琴酒等人都在通缉中。如果真如组织里的那位线人提供的情报所说的,组织打算在摩天楼里接洽关于军火买卖的事情,那乌鸦军团已经是瓮中之鳖了。”
     “只是,现在我担心的是摩天楼内的普通民众。”
     “经过反复的开会和讨论这一点已经有了应对的方法。现在FBI探员和日本警员都乔装成民众在各个楼层巡视。我们要相信他们的能力。”
     柯南再次举起了望远镜,看见了停在不远处的保时捷356A,翘起了嘴角。
     “琴酒和伏特加还是老样子,自以为低调的高调呢。”
     月光下的两人都沉默了。想问对方的事情太多,让人无从问起。
     悲痛的回忆填满了他俩周遭的空气,每呼吸一下仿佛就更遗憾一分。
     “什么?线人被枪杀了?”
     柯南惊恐地睁大眼睛,这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好,我马上过去!”
     柯南慌慌张张的合上手机,一边把手上的望远镜塞进小五郎的手里,一边以急促的语气说道:“我得去处理一些事情。叔叔,你留在这里观察里面的状况,这次绝对不可以再让琴酒给跑了!”
     “喂!侦探小子!”
     没等小五郎说完,柯南就抱起靠在围墙边的滑板往楼梯口奔去。小五郎原本想要追上前去,手机却很不巧地在这个时候响了。
     “喂?英理?怎么了?不是说好你处理了案件我才去接你和兰一起吃晚餐吗?……什么?!你说你碰巧遇上园子,在摩天楼里血拼?!”
     小五郎朝摩天楼的方向望去,然后有意无意地瞄了琴酒的爱车一眼,下意识地握紧了手机。
     “我现在马上过去找你,千万不要走开!”
     兰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可泪水又湿了脸庞。
     柯南低下头,用低沉的嗓音轻轻地说:“那栋摩天楼……原本是为组织而设的陷阱。只是……没想到后来,会成了组织为我们而设的陷阱。”

     柯南在路上溜着滑板,脑子里不断在思考。
     事情太奇怪了。
     “为什么组织杀了线人还要到摩天楼去赴约?难道线人被杀不是这个原因?”
     柯南越想就越不明白,滑板的速度慢了下来。
     “琴酒的车出现在摩天楼附近,这意味着什么?为什么琴酒明知道自己被通缉还会这么高调地开着他那引人注目的爱车出现?琴酒和伏特加真的在摩天楼里面吗?”
     “还是说……他们在吸引某些人的注意……”
     想到这里,柯南马上煞车跳下滑板,脸上露出恐惧不安的神情。
     “难道……”
     “砰——!!”
     正当柯南想通之际,身后突然传来巨响,马上惊骇地回头,看见远处的摩天楼冒出的浓烟还有火焰,柯南愣在原地,全身空荡荡的,脑袋一片空白。
     他双肩一垮,无意识地往身后的围墙靠去,双眼呆滞地望着前方,动也不动。

     “对不起……兰……”


待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又没写完了……><
偶一直担心的事情果然发生了。第二篇写得跑题了有没有……让偶写坏了有没有……尤其回忆那一段,想了很多可能,结果最后选了用这个最简单的原因……短篇的结构不想弄得复杂…结果还是写不好………TT
因为我对冷冰冰的兰没什么感情,于是又改回来了……打字的时候一直把线人打成仙人……= =
写的时候真的很想把那把枪写成是假枪~ = =
好像还有很多东西没有交代厚~~下一篇一定交代完去的……^^



想去看看这个世界,看看不同的风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推理爱好者

28

主题

6

好友

96

积分

 

升级
40%
帖子
599
精华
0
积分
96
威望
21
RP
173
金钱
207 柯币
人气
1402 ℃
注册时间
2010-3-13
发表于 2012-6-17 14:10:13 |显示全部楼层
挺好的,终于开始陈述过程了……=v=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推理爱好者

7

主题

8

好友

115

积分

 

升级
88%
帖子
1477
精华
0
积分
115
威望
60
RP
101
金钱
505 柯币
人气
2532 ℃
注册时间
2012-5-13
发表于 2012-7-1 00:42:3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幻灵梦 于 2012-7-1 01:19 编辑

     -3-
     “对不起……兰……”
     柯南说得很轻,轻得几乎让人听不见。
     兰的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泪滴一颗接着一颗滑落。
     “从来没有人告诉我……那不是意外……当我刚才知道知道一切的时候,我真的好恨好恨……为什么你会这么大意……真的有一股冲动想要开枪……可是……我舍不得……舍不得……”
     她沉默了半晌,以微颤的声音轻轻地说着话。
     “我真的很害怕……害怕自己会失去理智开枪了……那么……我就连新一也失去了……太好了……新一没事真的太好了……”
     兰拭去脸上的泪水,那瞬间的表情,像是后悔,又像是庆幸。
     兰的话语只让柯南觉得心疼,不由自主地上前了几步,想说些话,却觉得什么都不该说。
     “砰!!”
     突如其来的枪声让仓库中的两人心神一凛,神经瞬间紧绷,不约而同地往传来枪声的方向望去。
     看见站在墙边优雅地把枪收回枪套的那个身影。两人皆讶异地睁大双眼。
     “我说啊,你们难道没有注意到你们老早就被枪口瞄准了吗?”
     “贝……贝尔摩得?”
     柯南提高了警惕,不自觉地退开了一步。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空间有第三个人的存在。
     苦艾酒脸上挂了一抹浅笑,眼睛里带着淡定的光芒,神态一如既往地闲适安然。
     兰张开双唇,似乎想说些什么,却没说出口。
     苦艾酒淡定的目光停驻在兰的脸上,双腿迈开脚步朝她的方向走去,脸上依旧保持着那一抹神秘的微笑。
     看见苦艾酒步步朝兰逼近,柯南立即蹲下扭动鞋上的按钮,若形色不对,伺机发难。
     苦艾酒走到呆愣住的兰跟前,伸手把兰手上的枪夺过来。
     兰没说什么,任由苦艾酒把枪从她的手上拿走。
     柯南皱了皱眉头,显然对苦艾酒的举动深感不解。
     “平时让你开枪你怎么也不愿开,今天居然用枪指着你心里在乎的那个人。很危险呢,Angel。”
     苦艾酒微带嘲意地边说边把手枪放进脚上的枪套。
     “让你拿着枪是为了让你自卫呢。”
     兰的眼里闪过一丝异色,似乎有些不满。她轻轻地撇过头,避开了她的眼神,冷冷地说道:“你杀了他?”
     苦艾酒勾了勾嘴角,转过身子在脚边的箱子上坐下来,翘起了腿,淡淡地说:“我是开枪了。”她说到此处,顿了顿才继续说:“可没打中要害呢。”
     柯南心中一惊,马上站起来,回过头去,这才发现门开了个缝,从门缝间隐约看见一个人倒在地上,心中暗暗讶异于苦艾酒的枪法,正想上前去查看伤者的伤势,苦艾酒却说:“是组织的残党,来杀你的呢。”
     柯南一怔,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一脸困惑的看着从容淡定的苦艾酒。
     “好在我刚好在追踪门外的那个人,不然你以为,像这么一个小姑娘会把你打昏搬来仓库么?”
     柯南闻言,不由自主地往兰的方向看去,发现她正好看着自己。
     看见柯南疑惑的样子,苦艾酒脸上似笑非笑地接着说:“摩天楼爆炸之后,在码头发生的那场对决,组织输得可真够彻底的,你是忘了么?”
     苦艾酒的话勾起了柯南无数的回忆。兰在摩天楼的那场爆炸之后便失去了踪影,在码头的对决中,苦艾酒始终没有现身,而组织在那次的对决中彻底地瓦解。这一年来,无论柯南用了什么方法,始终无法寻获兰和苦艾酒的下落。
如今苦艾酒的出现无疑加深了柯南的疑惑。
     蓦地,警笛声从远处传来,柯南听了,意外地看着苦艾酒。
     苦艾酒没再说话,只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缓缓地站起来,绕过兰,往仓库的深处走去。
     兰定定地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跟上前去。
     柯南正想说些什么,可兰才走了两步,前方的苦艾酒突然停下脚步。跟在她的身后的兰见状也跟着停下。
     “你留下来吧。他会保护你的。”
     苦艾酒望着前方,用淡淡地语气隐去了她所有的思绪。
     “啊?”
     还没等兰反应过来,苦艾酒又接着说:“门外的……已经是组织残留的最后一人了……警察来了以后,你们就再没有后顾之忧……你该回家了……”
     兰只觉心头一阵暖和,鼻头一酸,双眸在月光下闪烁着泪光。想说些什么,可双唇张合了好几次,什么也说不出口。
     兰没再说话,苦艾酒也没说什么,抬起脚继续往前迈步。
     “喂!”
     沉默了良久的柯南叫住了她,准备离开的苦艾酒再次停了脚步。
     “你未来打算去哪里?”
     柯南把双手插进口袋,定定地盯着苦艾酒的背影,原先的敌意似乎在她的话语之间消失了。
     苦艾酒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良久,她回过头来,把右手食指竖在唇前,嘴角依旧带着那抹神秘淡定的微笑,轻轻地说:“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en.
     柯南听了,愣了一下,但他似乎明白了她的意思,没说什么,只会心一笑。
     苦艾酒带着那抹笑容回过头去,继续潇洒地向前步行,在她的身影消失在黑暗前,她的心中默默地说了一句话。
     “永别了,Cool guy and …… Angel ……”
     
     兰愣在原地,凝视着消失在黑暗中的那抹身影,黯然出神。
     警笛声逐渐靠近,最终停留在仓库外。
     后来警员和救护人员不断在兰的周遭围绕着,兰只定定地看着前方,别人说些什么,问些什么,她全无回应。
     包扎好了的柯南在回答了警员的问题后,瞥见了发愣的兰,嘴角悄悄地扬起。
     兰只觉冰冷的手一阵温暖,低头发现柯南正握着自己的手,她的目光中带着些许疑问,心中却似多了一份安全感。
     “走吧。”
     柯南的嘴角漾起一丝笑意,拉着兰往仓库的门口走去。兰亦没有多加思索,任由他拉着自己走。
     走了一段距离,柯南停下了脚步,抬头望向漆黑的天空。
     兰顺着他的目光往上看,视线最终落在了高悬在黑幕中的明月。那圆盘在黑夜中闪着银色的清辉。
     看着美好的圆月,兰感伤地怀念着从前的美好。
     “你……没有事情想问我吗?”
     良久,兰嗫嚅着说。
     柯南瞥了兰一眼,依旧保持那抹浅笑,回过头去望着明月,淡淡地直说了一句话:“嗯,没有。”
     兰微微一怔,也没再说什么,只微微地翘起了嘴角,漾起了一丝笑意,下意识地把柯南的手握得更紧了些。
     此刻,他们只想安静地待在彼此的身边。
待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趁半夜网络好一点爬上来更文。今天的网速真的真的真的……让我无语了……
偶又在拖了……好吧……下一篇就写完结篇……偶其实真的不想拖成那么长的……只是写来写去要写的都写不完嗯……T T
打字的时候惊觉看不懂自己手稿写啥……箭头括号还有割线太多整张纸乱七八糟的……
这一篇感觉写坏了嗯……每一句都让我感觉无论怎么写都觉得怪……T T
其实偶觉得兰的对白有点多,却不懂该怎么删……然后……用词重复了嗯……
于是请大家多多指教!
貌似这一篇字有点小额……


想去看看这个世界,看看不同的风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中学生

1

主题

3

好友

1

积分

 

升级
0%
昵称
simple甜橙
帖子
119
精华
0
积分
1
威望
0
RP
0
金钱
9 柯币
人气
91 ℃
注册时间
2012-6-7
发表于 2012-7-4 17:59:59 |显示全部楼层
说真的,笔法很不错啊,对话什么的,别纠结,看我的文中尽是对话~很有感觉啊,果然还是这种韵味文比较好发挥。所以我决定要写一个SE。

其次是情节方面,觉得错落有致,不算复杂但绝不简单,看得还是很有味道的。

BY 正太
喔,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推理爱好者

7

主题

8

好友

115

积分

 

升级
88%
帖子
1477
精华
0
积分
115
威望
60
RP
101
金钱
505 柯币
人气
2532 ℃
注册时间
2012-5-13
发表于 2012-7-14 23:36:0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幻灵梦 于 2012-7-15 14:34 编辑

-4-

     “嗯,没有。”


一个月后……


     “淅……”
     雨从天空洒落,千万条细丝荡漾在半空中。
     穿着校服的兰提着书包,撑着透明的伞站在帝丹小学的校门口。细密的雨打在伞上,凝聚起来的雨点滑落,连成了线。
     兰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雨水斜斜地打在路旁的草木。

    柯南从课室走出来,停在走廊处,习惯性地把目光投向校门口。当他看见了在校门外撑着伞的兰,连忙加快脚步走下楼梯。
     哀从课室出来,瞧见柯南匆忙的身影,便往校门口望去,看见了兰,还有冒着雨往校门口奔去的柯南,在一瞬间里,她的眼里闪过一丝黯然。低下头,嘴角出现一抹意义不明的浅笑。

     “抱歉……兰……”
     柯南喘着气,全身都被雨水打湿了。
     兰牵牵嘴角,移了移雨伞,让柯南没继续让雨打着。
     “没关系,新一。”
     兰语气带着些许责备之意接着说:“你怎么淋雨了?会感冒的。”
     兰说罢便把书包放下,掏出纸巾轻轻地擦拭着柯南脸上的雨水。
     “真是个傻瓜……”
     “这点雨又不算什么……”
     柯南似乎有些不耐烦。
     兰没有回话。柯南抬起头,发现兰的眼里闪过一丝异色,目光越过了自己,连忙转过头去,看见哀悠然地撑着伞走出校门口,停住了脚步。
     “大侦探,你的雨伞落在课室里了。”
     哀把另一只手上的雨伞推到柯南面前。柯南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露出了一个尴尬的表情。
     “谢谢啦~
     柯南接过了雨伞并打开。
     哀看了看兰,有意无意地撇过头。
     “那个……工藤……”
     哀轻轻地说道:“也许……你可以试试看那个新药……”
     哀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犹豫什么。
     她瞥了兰一眼,转过身背对着兰和柯南,语气有些冷淡地说道:“你也可以来。”
     兰看着她,愣了一愣,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柯南握住了兰的手,兰只觉手上一阵温暖,低头望向柯南,看见他的脸上挂了自信的笑容,嘴角也随之上扬。
     哀静静地站在伞下,等待着答复。
     “抱歉,宫野,我想……我留在家里等消息,应该会比较适合。”
     哀下意识地握紧了伞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轻轻地哼了一声“嗯”。
     “那……我先回去了……”
     兰顿了顿,笑容变得有些僵硬。
     “再见。”
      兰拎起书包,转身正要离开,提起书包的手突然被人拽住。
     “兰……”
     柯南似乎有些担忧。
     “如果新药无效的话……”
     柯南没再接下去。
     他在意的,是兰能不能够接受这个结果。
     兰回过头来,脸上挂了温柔的微笑。
     “没事的,新一,我相信宫野哦。”


     哀听了,愣了一下,忍不住回过头去看兰的表情,可当兰望过来的时候,她又马上回过头去。
     柯南松开了手,脸上浮现一个放心的表情。兰见柯南没再说话,便转过头去缓缓地往前步行。
     柯南看着兰的身影消失在雨幕中。
     哀瞄了柯南一眼,迈开脚步,带着有些轻浮的语调边走边说:“侦探先生,再不走的话新药可要过期啰。”
     柯南回过神来,跟上哀的步伐,语气带着些许抱怨。“过去的一年里你让我吃的是不是都尽是些过期的药?”
     “啊啦~~天知道呢?可能你只吃得惯她做的菜,吃不下我做的药呢~~
     哀说得满不在乎的样子,却像是在倜傥着柯南。
     “哈哈哈……”
     柯南冷笑了三声,不懂该怎么接话,干脆什么也不说。
     两人之间只剩下雨点拍打着雨伞的声音。
     “那个……”
     良久,哀凝望着灰蒙蒙的天空,一脸认真地说:“过去的一年……她到底是……”
     说到此处,哀没再说下去。柯南瞥了她一眼,转而抬头看着被灰幕所覆盖的天空,似笑非笑地答道:“天知道呢。搞不好……组织的人引爆摩天楼后,想把和牵涉其中有关联的人一并除去吧。可能……当时贝尔摩得正好背叛了组织,把兰救走了……嘛,那都不重要了。”
     听到这里,哀停下了脚步,蹙眉不语。柯南见状,双脚的动作也停顿了。
     哀似乎没有办法理解柯南的举动。
     “你没有问她吗?”
     柯南却一脸轻松地继续往前走。
     “嗯。反正都过去了,问了也觉得很没必要。”
     柯南顿了顿。
     “总有一天……她会放下过去的。”
     听了柯南的话,哀略有所思。

     “没事的,新一,我相信宫野。”


     哀想起了刚才兰留给她的微笑。
     “她真的很坚强。”哀望着天空感慨地说道。
     “宫野志保……本来就应该是毛利兰这辈子中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的人呢。”
     “你刚才说什么?”
     柯南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看着哀。
     哀斜了柯南一眼,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
     “天知道呢?”说罢便带着轻快的脚步往前走。
     其实,毛利兰才是宫野志保学不会该如何面对的那个人。

*  * *

     兰回到毛利侦探事务所,把雨伞放在玄关处,潮湿的鞋子在楼梯间留下一串脚印。
     兰换上拖鞋,把书包扔在一旁,用力地坐在沙发上,头枕在靠背上。
     望着天花板,兰的脑海里不断出现哀的模样,还有……被苦艾酒藏起来的文件夹中,宫野志保的那张照片。
     “灰原哀……宫野志保……Sherry……”


     雨水打在侦探事务所的玻璃窗上,啪啪直响。
     雨越下越大。
     兰听着雨点滴滴答答的节奏,还有檐前滴水的声音,只觉眼皮越来越沉重,意识开始模糊。


     “兰,你一定要好好地活着!”


     “以后妈妈不在你的身边你一定要更坚强!”


     “爸爸妈妈永远爱你……”


     “砰——!!”


     兰睁开双眼,为梦境所惊醒。
     窗外仍下着滂沱大雨。
     她坐起来,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尝试着调整自己急促的呼吸。
     兰拿起手机,拨了新一的号码,却转到了语音信箱。兰黯然。无奈地合上手机。抬头之际望见了挂在墙上的照片。那是爸妈和她还有园子的合照。兰愣了一愣。心中突然有股失落感。
     她忘了,现在的侦探事务所,到处都是她所挂上父母还有园子的照片。
     兰站起来,走到墙上的那个相架前,仔细地盯着照片中的每一个人。
     兰把相框拿下,看见了墙后留下的弹痕。
     也许柯南的猜测是没有错的。

     “平时让你开枪你怎么也不开,今天居然用枪指着你心里在乎的那个人,很危险呢,Angle。”


     兰伸手摸了摸墙上的弹痕。她记得,如果不是苦艾酒把她推开,她早没命了。


     “你留下来吧,他会保护你的。”


     “你该回家了……”


     雨势转小,兰抬头望着窗外的天空,眉峰淡淡地纠结着。


     “你没有事情想问我吗?”
     

     “嗯,没有。”

     兰重新把视线移到了照片上。
     看着过去笑得如此灿烂的自己,兰似乎被感染了,嘴角微微地上扬。

     雨后,晶莹的水珠顺着树叶的形状滑落,滴在地面上的水洼,溅起了水花。
     夕阳把天空染成淡淡的金黄色。
     兰踏着轻快的脚步往阿笠博士家走去,与侦探事务所的距离越来越远。
     在毛利侦探事务所,夕阳的光辉照不到的某个角落,放了一个已封的厚重纸箱。而事务所中原本挂在墙上还有放在茶几上的相架失去了踪影。
     兰深深地吸了一口雨后的空气,看着眼前的豪宅,脸上荡漾着笑意。

* * *

     入夜,银雾般的月光洒在大地。


     柯南缓缓地睁开双眼,想举起手来敲敲昏沉的脑袋,却觉得手有些麻木,侧过头去,看见沙发旁的兰握着自己的手,伏在身边睡着了。茶几上放着湿毛巾和水盆。
     柯南脸上有些讶异之色,但也没说什么,只轻轻地把兰的手放好,小心翼翼地坐起来,生怕惊动了熟睡的兰。
     “她说,她错过了太多。所以无论这次是什么结果,只想陪在你的身边。”
     柯南转过头去,看见在一旁观察着他的哀靠在门边,似笑非笑。
     听了哀的话。柯南回过头来,拨了拨兰脸上的发丝,漾起一丝笑意。
     “真是个爱多管闲事的笨蛋。”
     “啊啦~~”哀挑起眉毛,斜着望了望柯南,淡淡地说道:“我说大侦探,新药发挥不了药效,你怎么还一脸轻松的样子啊?”
     柯南嗤然一笑,转过头去看着哀,满不在乎地笑说:“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灰原,你会成功的吧?”
     哀听见自己被质疑,白了他一眼。
     “啊啦~~侦探先生,你那是什么表情啊?如果不是FBI替你瞒住了幼儿化的事情,搞不好世界各地的科学家都等着给你做解药呢~~
     “呵呵呵~~
     看见柯南无话可说的神情,哀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
     “我今天要在地下室工作到天亮,走的时候记得顺手关门哦~~
     “知道了~
     哀转身走进地下室,关上门之前瞥见柯南把外套盖在兰身上,关门的动作稍作了停顿。


     “其实……一个人也挺好的。”


     哀背靠着门,笑而不语。
     

     “我会做出解药的……一定会。”

* * *

     玉盘似的明月高悬于黑幕中。
     兰和柯南安静地走在路上。
     兰看着明净的圆月,出神。
     一阵微风吹过,撩起了兰的发丝。路旁的草木“莎莎”作响。

     “新一……”
     “嗯?”
     “我想说……至少……我们是一起的……是吧……?”

     柯南停住了脚步,走在身旁的兰也随之停下。
     柯南愣了愣,笑容浮上。

     “嗯。”


     兰听了,望着明月,露出了最灿烂的微笑。



-完-

————————————————————————

后记
偶的笔记本到底是怎么了…T T最近老上不来事务所…更文都得半夜爬上来更啊啊啊…
于是我终于写完了…呼…完结篇略长嗯…
其实偶觉得这文很难写啊…写得偶什么压力都来了…这文随便看了看大概九千来字…
有耐心看到这里来亲们真的万分感激…TT
我想说…我这人真的写文写得很没有计划…后面兰回忆那里…原本想把柯南前面说过的话翻出来补下去…结果翻回去看才发现我彻底地败了…居然找不到…才发现小柯的对白全部不是嗯就是哦…TT然后写到后来偶居然也迷失了…抓不到主角的性格了…所以嘛…唔…然后关于解药…真的很抱歉…
于是这篇文应该归类成什么文偶不知道…然后为什么帝丹小学放学木有人偶也不知道…为什么贝姐会出现在事务所推开兰偶也不知道…TT好吧…
题目嘛…之前的题目烂得我自己也不记得…于是就改了~来自回忆录~= =然后因为挺喜欢月亮的于是这篇文就以月亮为背景…想拍砖就拍吧……看回全文还真觉得怪怪的…xp(分段什么的貌似有点怪嗯…没法子,偶编辑了四五次还是这样TT…)
想去看看这个世界,看看不同的风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月光下的魔术师

85

主题

24

好友

902

积分

 

升级
1%
帖子
9977
精华
11
积分
902
威望
234
RP
1421
金钱
627 柯币
人气
3529 ℃
注册时间
2011-11-10
发表于 2012-7-15 13:34:24 |显示全部楼层
嗯,小梦的文章终于完结了呢,我的大坑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完啊·····望天·····望地····

感觉从故事情节上说还是还是不错的,好像战场有三处·····摩天大楼,码头,事务所。摩天大楼FBI被摆了一道,然后码头是正方绝地反击,接着在事务所应该是组织残党来暗杀吧。故事组织得还比较合理,但是为什么这又是一篇从大体框架上来写的主线文!!为什么没有细节!!我想看到赤井是怎么假死的还有他和柯南设的局以及灰原妈妈的录音带等等一系列大坑·······好吧,文章类型不同,这是以兰柯为主角的嗯·······不过愿意在文章中详细解释赤井假死以及柯秀密谋的同人还真是少·····到现在我也就是看到神君一个人写了·····果然是因为太难了么···73老头子的坑确实很难填·····

兰用照片来掩盖弹痕,好心疼啊。所以最后把照片都收起来了是因为兰终于放下这些准备面对未来了吧。

解药呢···解药呢···解药呢···小梦我问你解药呢·····你为什么不让哀酱把解药研制成功····好吧我相信最后会成功的····不是还在努力嘛···

不过,虽然柯南是这么说····两个人是一起的···但是如果没有解药的话···果然还是不可能吧···所以73一定会让哀酱把解药弄出来的···

还有就是····就算兰知道了哀的身份···也不会叫她“宫野”吧?应该还是叫她“小哀”的···就像柯南一样·······因为“志保”是一个痛啊····柯南为了不伤害她还不是叫灰原····

捉虫····是sherry····写错了····

最后恭喜完结,也请祝愿我的坑能在高三之前完结···
已有 1 人评分RP 收起 理由
B.C. + 5

总评分: RP + 5   查看全部评分


I will keep you in my heart forever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推理爱好者

7

主题

8

好友

115

积分

 

升级
88%
帖子
1477
精华
0
积分
115
威望
60
RP
101
金钱
505 柯币
人气
2532 ℃
注册时间
2012-5-13
发表于 2012-7-15 14:58:50 |显示全部楼层
万年小正太 发表于 2012-7-15 13:34
嗯,小梦的文章终于完结了呢,我的大坑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完啊·····望天·····望地····

感觉 ...

不好意思……那个名字跟朋友名字搞混了…TT已经改过来了…
感谢正太给偶写个那么长的评论……
其实其实其实…偶没有要写主线…写这篇文真的纯粹想让兰拿拿枪指指小柯…= =
然后写了第一篇又在想小兰为什么要用枪指小柯…然后为什么她有枪…然后为什么她会变这样…TT主线于是被我扯进来打酱油了…
然后那个弹痕……是想给小柯的推测弄个证据出来…却不懂那个弹痕应该放在哪里…于是…
解药么…其实我觉得如果解药是研制成功的话,这文一开始柯南就不会是柯南…就应该改成新一和兰的故事…所以偶觉得结尾突然说弄个解药出来了…怎么说…唔…圆满得很奇怪…
关于那个宫野的称呼…我没有留意到…下次会注意的!我写的时候只是想到她们之间的气氛应该是很尴尬的…毕竟哀跟组织有关系…然后组织又是跟父母的丧生有关系…所以称呼方面也…好嘛…我乱来了…
谢谢正太!祝愿正太的坑能在高三之前完结!!
想去看看这个世界,看看不同的风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推理爱好者

28

主题

6

好友

96

积分

 

升级
40%
帖子
599
精华
0
积分
96
威望
21
RP
173
金钱
207 柯币
人气
1402 ℃
注册时间
2010-3-13
发表于 2012-7-19 17:46:12 |显示全部楼层
简单的看完(我错了我竟然这么没有诚意5555555555……)

因为临近下班还是单位的网我就真的不多说了,BE与HE结合的结局很喜欢,虽然人没有变回来,但是两人的心总算是靠在一起了。
过程也很好,贝尔莫的出现在文中并非魔女的存在而是拯救者的身份来守护主角二人,虽然其中各种辛酸,但是贝尔莫站在长者的角度对待后辈,小幻已经写得很有真实了。

文笔不错,我也说不出好词来就这样吧!
活动要加油!!!

点评

幻灵梦  手机无能引用不成…T^T谢谢雪之姐!偶会加油滴!  发表于 2012-7-19 20:03
..请..
..叫闯..

品茶依稀~寂寞月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月光下的魔术师

同人区荣誉版主

41

主题

36

好友

1103

积分

 

升级
68%
帖子
23475
精华
3
积分
1103
威望
321
RP
1369
金钱
6879 柯币
人气
2932 ℃
注册时间
2009-7-29
发表于 2012-7-28 18:22:15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之后第一感觉是小梦想要来个颠覆啊啥的……没想到还是扯回去了OTL也好也好天使就应该有天使的样子……组织什么的向来都是被妖魔化的是么有点那什么总之好奇怪的感觉啊木有Gin老大的文实在撒鼻息= =~好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文的细部还是有点僵硬的哟用词啊神马的……有点词不达意的说。不过故事情节什么的还是挺合理的吧,至少没有特别大的漏洞,空白多就多吧这世界上我们不知道的谜多了去了~不过我想吐槽的是文的名字和内容到底是一个什么诡异的联系OTL这文说主线不是主线说柯兰线又不能完全这么认定……灰原是跑龙套的吗?!!!感觉描写什么的虽然有点旧但是看得出真的很用心哟~加油~一定要继续努力写呀~
已有 1 人评分RP 收起 理由
B.C. + 5

总评分: RP + 5   查看全部评分

广告小组招新工资丰厚哟❤
同人原创区 期待您的光临❤
------------------------------------------------------
你好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名侦探柯南事务所 ( 沪ICP备17027512号 )

GMT+8, 2020-12-1 22:31 , Processed in 0.063083 second(s), 33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