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事务所专题-柯南20周年纪念事件簿
搜索
查看: 2453|回复: 7

[新兰向] 【续梦醒时分】圆梦之时

[复制链接]

侦探助理

27

主题

19

好友

128

积分

 

升级
13%
帖子
1228
精华
3
积分
128
威望
24
RP
229
金钱
579 柯币
人气
2268 ℃
注册时间
2011-6-19

写文高手

发表于 2012-8-16 07:33:3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寒夜听雪 于 2012-8-15 16:37 编辑

《梦醒时分》请点
BGM 《时之翼》/ 新妻圣子 / 《对某个飞行员的追忆》片尾曲

圆梦之时
“打烊了打烊了。”大商场的门卫嘴里自顾自地念叨着。
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异国的天空早就降下了帷幕,取而代之的是凉如水的夜色。
新一的衬衫纽扣半开着,脸上还有着酒醉的红醺。他踉踉跄跄地走到商场门口,用力推了推门,却发现门早就锁死了。
“该死。”他的嘴里带着浓重的酒气,他闻起来带着令人厌恶的酸味。他使劲摇晃门把,却怎么也使不出力气来,只剩下门被摇晃发出的“砰砰”声响。
回身望去,偌大的商场空无一人。寂静得令人窒息的大堂里,惨白的日光灯光照亮每一处琐碎的角落。凉浸浸的大理石地板,映着他憔悴羸弱的面容。
“有人吗?”他使出全身的力气,喊了一声。声音回荡在空荡荡的购物中心里,却得不到任何回音。他有点慌了。
“有人……有人吗?有人吗?”他这次是使劲全身的力气吼了出来。
回应他的,只有飘渺的回声。
他终于身子一软,瘫了下来,背靠着玻璃门。
玻璃门的外面是火树银花,车水马龙络绎不绝。绵长的光河在夜空下汩汩流过。

他忽然记起了那段日子。
每天他临睡之前,她都会坐在他的身旁的床沿。她柔顺的黑色长发如同瀑布一般散落,清澈纯净的眼眸婉转流波,温暖的笑靥如同勿忘我静静开得灿烂。璀璨星光透过窗帘落在她的身上,她看着他疲惫地阖上双眼,轻轻唱起温暖的歌谣:
“昔时星光 照亮我的梦啊”
“今夜涛声 静静伴我入眠吧”
……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被路过的门卫放了出来。门卫的嘴里还一边暗自不满地嘟囔着什么。
他仰望着天空。墨蓝色的夜幕沉沉地压下来,星星孤寂地闪烁着,如同钻石被镶嵌在天鹅绒上。初过立秋,北半球的夜风猎猎,从他的身体中穿过。衣角被拂起,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抱紧了身体。
他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街道,人们行色匆匆。茫茫夜色,远处的大厦灯火辉煌,金发碧眼身材高挑而曼妙的女子来往不绝,灯影晃得眼睛隐隐作痛。
不属于他的繁华。

抬手看看表,已经将近十一点。该回去了,他想。
新一手上的酒瓶里,还有些许淡金色的液体,在缭乱的灯光下微微摇荡而闪烁着。他跌跌撞撞走到公交车站,摸出裤袋里的硬币。看看远处,夜班车就快到了,他扬起酒瓶,仰头一饮而尽。
入喉的液体狠狠地刺激了他的神经,一刹那间他感觉头晕目眩。
自己到底是在这里干什么呢。好没出息的自己。啊,对了。自己是如同落难的王子一样,迫不及待地,从那个带着悲伤与温暖的岛国落荒而逃。他不愿意再想起那个人。
“一定要记得我。一定要记得。”最后,她把这句话重复了两遍。
可是,那个温婉可爱楚楚动人的女子,在他的脑海中已然模糊。不知道是不是心底有一个精致的暗格,里面堆满了落满尘埃的记忆,却再也无法找回。

车到了,门开了。车厢里的日光灯落满了灰尘,吱吱发着白光,犹有夏虫鸣叫。他投了币找了前面靠窗的位置坐下,他的对面坐着一个白人男子。
柴油机的轰鸣声响彻整个车厢,夜班车缓缓地发动了。
“Get the fuck out of here, you pig.”(操你妈的快给我从这儿滚粗,你这只猪。)
新一的嘴唇翕动了两下,却始终没能说出什么。他抬起头环视四周,公交车里除了他和那个男人再也没有别人,车厢里空荡荡的。
他力图装作满不在乎,缓缓站起身来,一顿一顿地走向车厢的后部。
坐在硬而冰冷的座位上,他突然有了想哭的冲动,想要狠狠地扇自己一巴掌。可是最使他悲哀的是,他连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
公交车转入了小路,渐渐是荒芜的郊区了。在浓稠的夜色里,窗外是一片又一片杂草丛生的田地,生锈的铁皮屋子被夜风吹得吱呀作响。
他一次又一次地拷问自己,但是总是没有答案。
周围稀落的路灯光倏忽间消逝,公交车驶入了隧道。他抬起头,漠然地看着窗外。陌然的灯火伴着风的悲叹,飞速流逝。

那天过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要开着灯才能睡得着,总仿佛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有什么妖魔会在暗中取他性命。请了医生来看,诊断结果是幽闭恐惧症。
每天晚上在灯火通明的房间里惊醒,孤独的枕间泪痕遍布。

公交车停在了终点站,柴油机的轰鸣声渐渐消逝。
新一下了车,走在回家的小路上。黑暗而漫长的小路上没有路灯,权作照明的只有夜空里稀疏的星光,还有路两旁人家窗户里透出来的橘黄色的温暖的灯光。他感到喘不过气,只得加快脚步。
似乎是身后有人追赶,他穿过简陋的门廊,匆匆往客房赶。他在黑暗中像是逃难一般摸索着,终于摸到了自己的房间。
——不对。他的侦探的直觉告诉他,有生人。他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轻轻拧开门把。门发出吱呀的古老声响。黑漆漆一片,凌乱的房间里有别样的气息。
“谁?”他壮了壮胆,大声问道。
没人回答。
他的手颤抖着,在墙上胡乱摸索,想要找到电灯的开关,却怎么也找不到。该死。他心里暗暗骂着,脚下却不小心碰倒了桌脚,有什么东西掉下来,发出了碎裂的声音。
在稀疏的星光下,他看到床沿坐着一个人影。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向着黑影靠近。

“昔时星光 照亮我的梦啊”
“今夜涛声 静静伴我入眠吧”
那人静静地唱起了歌。
突如其来的孤独与疏离,如同洪水猛兽一般将他紧紧包裹,让他瞬间泪流满面。
兰,你回来了。

新一打开落地灯。房间被收拾得整洁干净,还散发着香味。
在橘黄色的暖暖灯光下,坐着的却是哀。
裁剪得恰到好处的亚麻色短发。墨绿色的连衣裙。冰冷雪白得不见任何一丝血色的肌肤。湖蓝色的瞳仁折射不出任何情感。她静静地坐在床沿上,默默地望着他。
“哀,你……”他惊得说不出话。
哀的手里,握着空空如也的玻璃瓶,上面的标签还留着戏谑的“aptx-4869”几个潦草的字。
“快去洗洗睡吧,我给你唱歌。”她一如往常,丢下一句冷冷的话,便又转头望着窗外。
他只感觉眼前一片模糊,头疼欲裂,去浴室洗冷水澡。冰凉的水冲在身上,是刺骨般的疼痛。
洗了澡,他胡乱穿上睡衣,瑟缩着钻进被窝。还不等他说话,哀不由分说,伸手便关上了灯。
黑暗带着无数潜藏的恶意与窥伺,汹涌而来。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紧紧地抓住了哀的手。好温暖,好柔软。
另外一只手轻轻搭上了他的手背,哀缓缓唱起歌来。
“昔时星光 照亮我的梦啊”
“今夜涛声 静静伴我入眠吧”
“在悲伤消失在平静中之前”
“阖上双眼 凭我思绪游走”
飘飞的歌声再一次带他回到很久很久之前。每当他浑身冷汗地从噩梦中惊醒,每当他无力地在梦中挣扎,他的面前总会是她动人的笑靥。可是现在……现在……现在一切都变了。
一切都变了。
他几乎从来没有听到过哀唱歌。面前的哀,高挑的身姿与冰冷的神态在黑暗的妆容下几乎与兰无异。似乎还能回到那天,还能回到那些温暖如春的日子。
“兰……”他用极低的声调,一边啜泣着,把哀的手抓得更紧。
歌声停了下来。

“你抓疼我了。”她还是那样冷冷地说。
他恍然大悟似的,连忙松开了手。
两人都不说话。
现在,哀似乎是他的卫士了。即便身边环绕的黑暗里有多少魑魅魍魉,她都可以把它们消灭掉。他不禁暗暗笑自己,真是幼稚啊。
借着外面路灯的微弱光亮,他抬起手看了看表。已经午夜一点多了。
“你不吃这个,就睡不着吧。”哀背对着他说道。
他却连一声“嗯”都发不出,只在哀的身后默默地点头。
“没出息。”她低声自言自语。
他心里不甘,想要说什么,却总也说不出口。
良久的沉默。

又不知过了多久,久违的倦意终于袭来。
他缓缓闭上双眼,却感觉到一双温暖的手正在解开他的裤扣子。裤子被解开,然后是衬衫的纽扣。皮肤上有别样的温暖的触感,伴随着女孩子的温柔而急促的喘息声。随即,重重地压了下来。黑暗里,她趴在他的身上,双手轻轻抚摸他的下颌。
“哀,你……”
她并不说话,一只手在他的下体窸窸窣窣地乱摸。
“把我想象成……”
他怔了一怔,旋即醒悟。
“不要!不要!”他慌张而惶恐地踢弄着。
她在他的身上坐起,却被他一脚踹下床去。
无尽冰冷的黑夜,地板上发出吱吱啦啦的玻璃碎裂声。
他匆忙扭开了灯。在昏黄的灯光下,哀头发凌乱,只穿着内衣,锁骨处还带着伤痕。地板上是玻璃杯的碎片。她的手腕上,苍白的皮肤被玻璃碴割开,殷红的鲜血汩汩地往外冒。
他慌忙起了身,在抽屉里拼命翻找着创可贴,手腕上的血在他的脑海里一直挥之不去。

午夜死寂得似乎带有恶意。窗外的路灯终于熄灭了,唯余夜风吹拂野草留下的沙沙声,和夏虫稀落的几声鸣叫。昏黄的灯光闪烁着,两人坐在床上,背对着背。
“真是愚蠢。”是哀先开的口。
他已经懒得与她辩驳,随口应着:“是。”
“跟我回去。”
“不要。”他立刻接上了这句。
“工藤,这样总不是办法。你不可能被回忆折磨一辈子。”
他顿了顿。
“我……我愿意。”
“你,你……”哀的平静的声音,渐渐带上了哭腔。
他一下子慌了,缓缓地转过头,看着身后的她,昔日冷静得近乎冷酷的那个女孩子。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你,你……至少……至少考虑一下我啊!”哀无助地嚎哭着,吼了出来。泪水在她白皙的脸庞上肆意横流。
他的心里似乎有什么被触动了,紧闭的眼泪的闸门似乎被打开了。
“把我……把我想象成兰不就好了吗!那个女人真的就这么值得你纠结吗!她死了啊!死了啊!没有办法复生了啊!再也不会回来了啊!”
是啊,再也不会回来了。
“那么,……那么就让我来做她好了!头发什么的,可以留长,可以染色;瞳色也可以用隐形眼镜解决;声音什么的,我去做声带手术……”她抹了一把泪,抽吸着鼻子絮絮说着。
“别傻了……”他低声说道。他在极力遏制哭泣的冲动。
她一下子怔住了,眼泪又止不住地冒了出来。
“你永远也不可能是她。”
她哭得浑身没了力气,一把扑倒在他的怀里抽泣着。
“你就以为我愿意这样么?你以为我就愿意受这样的折磨么?……这里好冷,我很孤单, 很寂寞啊……我想哭——你应该也知道吧,那种想哭却没有眼泪的滋味……”
“那就回去啊。”她在他的怀里小声说着。
“我……我回不去啊!我回不去的!是我害死了她!”他尖声哭吼着。“如果那天她没有来,如果那天她没有挡在我前面……”
他说不下去了,只是哭,只是哭。
“别傻了。”她的语调平静了下来。他呆住了。
“要是她这样的痛苦,只换来这样一个你,她又会怎么想?”

大铁鸟在云中穿梭。
密闭的机舱,空气燥热得令人厌烦,空调口吹出来的风夹杂着汗味。外面是深夜的云层,机舱里只有几盏孤灯亮着,些微引擎声和风声漏进来。
“还是睡不着?”
“嗯。”
“我给你唱歌吧。”
“不用了。”
她伸手过来,贴紧他的脸颊。这时候他才发现,她的手竟然如此苍白冰凉,全不像那天柔若无骨,温暖如花。细细看去,青蓝色的血管触目惊心,明晰可见。
他握起她的手,轻轻放在扶手上,然后安然闭上眼睛。
一夜无梦。

下了飞机,他和哀走出机场。
“去哪儿?”她问道。
“带我去她的地方看看吧。”他深吸了一口气,眯起眼睛凝望着天。
天空灰茫茫的,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街上行人稀少,每个人都行色匆匆。这是她的国度。
两人上了出租车。不过一会儿,就到了一处小小的公墓。
烟雨霏霏,芒草抽穗。放眼望去,远处的灰云如同冻僵般紧紧贴着天幕。树梢上的叶子簌簌作响,若有若无的狗吠由远而近。
她在一棵硕大的樱花树下。飘落的花瓣被雨水打湿,点点绯红妆点冰冷的墓石。
他没有撑伞,任凭雨水将自己淋得精湿。雨水夹杂着泪水,从腮边滚滚而下。
“兰,我回来了。”

昔时星光 照亮我的梦啊
今夜涛声 静静伴我入眠吧
在悲伤消逝在平静中之前
阖上双眼 任我思绪游走
逝去年华 一如流水
唯你歌声 促我前行
在悲伤消逝在温暖中之前
闭上双眼 凭我思绪迷离
梦醒时分 你还在我面前吗
圆梦之时 你又是否伴我左右

点评

幽幽新兰香  = =............嗯是昂-w-其实这样的小哀挺好 点头XD  发表于 2012-8-29 08:45
幽幽新兰香  可以搜一下 和原作设定有差别-w-我就这意思  发表于 2012-8-29 08:41
万年小正太  评论编辑好了~  发表于 2012-8-19 13:18
全ての終わりに 愛があるなら

月光下的魔术师

同人区荣誉版主

41

主题

36

好友

1103

积分

 

升级
68%
帖子
23475
精华
3
积分
1103
威望
321
RP
1369
金钱
6879 柯币
人气
2932 ℃
注册时间
2009-7-29
发表于 2012-8-16 07:39:0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洝瀞、 于 2012-8-16 10:50 编辑

我是来抢沙发的~先抢再看~
-------------------------------------我是来写评的------------------------------------
工藤新一的独角戏写得出神入化……灰原一出现我就开始各种出戏= =新兰党什么的无视吧= =
说过了~后半段有点捉急~进展太快~不过故事的完成度真的相当的好~【就是自愧不如的意思= =】
真心喜欢开头那段~~~心理描写真的是真实的毫发毕现~~~自我代入的相当精彩~~~
= =我会说我词穷了吗!不会!
其实最后一点点关于去看兰的墓的部分也是相当的精彩~~~细节描写什么的怎么可以这么好!!!
短篇什么的,最麻烦的就是要在很短的篇幅里完全展现远远超出于篇幅的情感,而小寒给我们带来的两个小短篇,都做到了~工藤内心的绝望也好悲伤也好甚至是最后走出阴影,他情绪的味道浓烈得透过屏幕直达到读者的心里,力透纸背什么的。
-------------------------------------我是来吐槽的-------------------------------------
我根本就不会告诉你我在羡慕嫉妒恨
我也不会告诉你这种程度目前的我还很难做到
我只能说,自古天秤多文青
已有 1 人评分RP 收起 理由
B.C. + 2

总评分: RP + 2   查看全部评分

广告小组招新工资丰厚哟❤
同人原创区 期待您的光临❤
------------------------------------------------------
你好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侦探助理

27

主题

19

好友

128

积分

 

升级
13%
帖子
1228
精华
3
积分
128
威望
24
RP
229
金钱
579 柯币
人气
2268 ℃
注册时间
2011-6-19

写文高手

发表于 2012-8-16 14:59:2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寒夜听雪 于 2012-8-16 00:03 编辑

回复 洝瀞、 的帖子

嘛小寒也跟萧十说过了,洗衣机君的心理活动很大程度上都是我自己的……作为孤身一人在海外的留学生,心中的孤独疏离与无助,都在短短这几千字中被我抒发殆尽。
这里好冷,我很孤单, 很寂寞啊……我想哭——你应该也知道吧,那种想哭却没有眼泪的滋味……

真的是在说我自己。
然后所有的场景(空无一人的购物中心、火树银花的夜景、公交车甚至是那句种族歧视的get the fuck out of here)全部是我的真实经历,我写这文的时候,经过了所有的这些地方。(当然那句脏话是之前的
所以其实萧十要写好的话,体会真实是必不可少的哟~当然为了写虐文自己的心灵像我一样压抑就更不好了(泥垢

作为一个新兰党我开始的时候还超喜欢这对CP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开始偏喜欢小哀了啊~如果说兰是理想型的话小哀就是现实型呢……
小寒自认对话苦手,所以从对话开始就开始各种脱力。对话完毕之后原本还想写这两只出去吹吹夜风啥的,其实是当时连续写了一个上午已经累了就直接跳过吧(你去死)
直接就跳到飞机回国的段落有点突兀呢果然之后还要写一个短篇啥的补充一下
P.S.另外兰的墓地的句子其实是参考了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点评

juliachen92321  玩鸟我对于我一年后的美国生活似乎有点不期待了(抖  发表于 2012-8-16 15:42
洝瀞、  我就知道是村上!  发表于 2012-8-16 15:11
全ての終わりに 愛があるな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月光下的魔术师

85

主题

24

好友

902

积分

 

升级
1%
帖子
9977
精华
11
积分
902
威望
234
RP
1421
金钱
638 柯币
人气
3529 ℃
注册时间
2011-11-10
发表于 2012-8-17 16:42: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万年小正太 于 2012-8-19 13:17 编辑

依旧是占位~

==========================================

我打一个赌:如果这是楼主所说的大型原创作品的一个片段的话,那么这个大型作品必定是一部超越了《没有明天》的又一部神级同人文(“没有明天”这个同人不知道楼主看过没有,这是一部非常著名的柯南同人,网上流传极广,随便都可以搜索到,算是柯南同人中的“命运交响曲”)。这不是奉承,真心觉得楼主的文章无论是细节的描写,画面感的营造,还是语言的刻画,都非常的细腻而独到。一直以来困扰我的“减少语言”问题在这里看来可以得到一些启示。

这里算是把工藤的落魄写的更厉害了(结尾另说),说得不好听就是落水狗的级别。这样描写的目的应该就是为了凸显兰的离开对于工藤的毁灭性打击吧。

哀的出场非常惊艳,也恰到好处。不过一个女人甘愿男人把自己看做其他女人从而和自己生活这无论是谁都是不愿意的,所以哀会让工藤把自己看做兰这应该就是因为哀对于工藤的爱使得她不忍心看到工藤这样颓废才出此下策吧。或者说哀对于工藤的爱太深了甚至不介意工藤把自己当成别人········

哀对工藤的劝解非常好,的确兰搭上自己性命救下工藤绝不是希望后来工藤变成这样的,这样没用的新一其实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最后在哀的劝说下似乎新一有所振作。最后两个人会在一起吗?看楼主发挥喽~

再次表示膜拜。楼主的写文技术非常高,比我高好几个档次,这样的文章我写不出来不是时间问题而是技术问题·······楼主的文章让我对于自己的长篇文再次产生了怀疑········

PS:中途掉线了·····重新写了一次真是悲催·····

已有 1 人评分RP 收起 理由
B.C. + 5

总评分: RP + 5   查看全部评分


I will keep you in my heart forever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侦探助理

27

主题

19

好友

128

积分

 

升级
13%
帖子
1228
精华
3
积分
128
威望
24
RP
229
金钱
579 柯币
人气
2268 ℃
注册时间
2011-6-19

写文高手

发表于 2012-8-19 14:05:07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万年小正太 的帖子

非常谢谢你的鼓励。不过我觉得技术始终都是次要因素,重要的还是作者自身的情感。写这两篇的时候我的心里真的是压抑到了一种境界,因此不自觉就把那个邋遢、内向、沉默、压抑的自己投射到了洗衣机的身上。浓缩的情感造出来的,肯定会是好东西嘛。
这里面的镜头,是我一直一直都很想写的场景,所以在心里酝酿了很久。

既然说明了是“原创作品”,那就不是同人了。
不过,那原创作品现在都还没准备好,我还没认为积累得能够开写独立作品。
所以这次还是继续写柯南同人蛰伏着吧……下一篇也准备开工了。


全ての終わりに 愛があるな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平成的福尔摩斯

26

主题

20

好友

1237

积分

 

升级
5%
昵称
皮卡丘
帖子
4687
精华
0
积分
1237
威望
429
RP
1902
金钱
2092 柯币
人气
1129 ℃
注册时间
2012-1-16
发表于 2012-8-21 17:26:37 |显示全部楼层
柯哀党依旧支持柯哀,不过我也是天秤,为什么没有怎么文艺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中学生

4

主题

4

好友

8

积分

 

升级
18%
帖子
197
精华
0
积分
8
威望
2
RP
11
金钱
-8 柯币
人气
531 ℃
注册时间
2008-7-23
发表于 2012-8-22 20:05:00 |显示全部楼层
久违的续文啊,看来你写出了薄如蝉翼般极具有文艺气质的作品,我承认我仅仅是从一个开始只是从角落窥见了整部作品和你所在的那个所在的孤独的世界。
最后一段探访兰的墓,似乎有种入梦的感觉,就仿佛徒手去抓取不可见的氤氲雾霭,在雾霭散去的一刻,可以看到过去的点滴,和羁绊在APTX4869上名为“时间”的闹剧。虽说是一个短篇,却给人一种欲语未尽的感觉。这么细腻的心理环境描写是我这种人想都不敢想象的。
哀与兰的选择,是众多人抉择的问题。冷静清晰的在这个短篇中处理,也是我不得不称赞的地方。

果然,同人还是如梦般细腻才好的真挚感情。
真诚的期待今后还能看到你的作品。
从黯灭的剪影里破蛹,再次回归到灰白的未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东之工藤

24

主题

33

好友

863

积分

 

升级
82%
昵称
韶华
帖子
9468
精华
5
积分
863
威望
136
RP
1582
金钱
3253 柯币
人气
1525 ℃
注册时间
2009-4-24
发表于 2012-8-29 08:14:43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说实话刚开头看得我有点发懵。我承认是没看前一篇的缘故- -
不过看完了全篇想起来,什么叫圆梦呢。
就是新酱终于放下了更多瑞飞和痛苦回到了岛国。
即使见到的只是石头墓碑。也算是走出来了一些吧。
念叨一句,难道新酱自兰酱走之后 没去过墓地么= =
这孩纸真不够称职的啊!!

其实上一篇是压抑,这一片看到的哀酱让我听动容的。
ooc无所谓,但是把哀酱写成这样的女子
感性的一片终于暴露出来。而不是那个拼命伪装自己照着镜子的哀酱。
这样的哀酱各种心水-w-

这两篇共同的就是内心戏写的真好-w-几段噩梦,极端压抑的描写
虽然从来没横面好好说过工藤的心态,却把那货绝望苦涩等等等等
从心里逼了出来。恩,还是很心水颓废压抑-w-【第三次点头

其实一直很喜欢开头有一句,不属于他的繁华。
孤寂什么的,这一句拖出来的-w-一切在身外,我还是一人那一种。
算了,好久不看文了,不看小说了,也很久没写评了-w-
或许实在写不出来啥实质性建议什么的。
不要嫌弃啦-w-
最后兰酱对新酱毁灭的打击- -其实让我想起来林宇凰和重莲的事。
莲死以后林二少的种种-w-......行了偏题了- -
就酱。

点评

寒夜听雪  啊是说out of character么= =其实是自己对小哀把握得还不准……然后还是想写出不一样的另一面的小哀就更好玩了~  发表于 2012-8-29 08:44
寒夜听雪  ooc是啥= =小寒自己也很喜欢这样的小哀啊~//洗衣机真是不称职呢=w=  发表于 2012-8-29 08:29
已有 1 人评分RP 收起 理由
B.C. + 2

总评分: RP + 2   查看全部评分

韶光三盏,一笑流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名侦探柯南事务所 ( 沪ICP备17027512号 )

GMT+8, 2022-1-19 08:59 , Processed in 0.053916 second(s), 20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