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事务所专题-柯南20周年纪念事件簿
搜索
查看: 2746|回复: 8

[新兰向] 点球失败以后……(渣文笔,无悲无喜,不甜不虐,清水小白日常,欢迎各位看完后告诉我你的感受~)

[复制链接]

平成的福尔摩斯

14

主题

20

好友

1360

积分

 

升级
20%
昵称
紫雁冰兰
帖子
12277
精华
0
积分
1360
威望
443
RP
1986
金钱
19579 柯币
人气
708 ℃
注册时间
2012-5-27
来自
新兰联盟
发表于 2015-7-2 17:05:05 |显示全部楼层
点球失败以后……

楔子

  那一年,他和她十四五岁,懵懂不识愁的青涩年纪。那年夏天,挥洒过最尽兴的汗水,亦无奈留下了最落寞的背影。

  “如果这样我们都能赢的话,就变成传说了啊。”在东京都足球大赛的总决赛现场,作为帝丹国中足球队的中锋,说这话时工藤新一笑得张扬,自信满满。尽管,此刻帝丹国中足球队的前景并不容乐观。

  伤停补时阶段已落后对方一分,如今时间只剩一分钟,却又被对方攻入一球,如此形势对于帝丹国中队而言,几可说是穷途末路了。饶是如此,工藤新一面上亦未见丝毫紧张气馁之色,气定神闲地把球放回开球点时,他的嘴角依然微微上扬,眸中尽是不服输的精光。

  最后的一分钟内,工藤新一果然创造了奇迹,他通过射门和助攻居然在紧急关头追平了两球的差距,成功地令比赛进入了点球大战。

  然而,奇迹之神并没有为他们眷顾到最后,点球被射偏,东京冠军、全国大赛入场券,只能遗憾地与帝丹国中队失之交臂。而负责点球的,亦是新一。

  这场大起大落、精彩纷呈的比赛,令享受了视觉盛宴的观众们大呼过瘾,可留给场上队员的,又是怎生复杂的滋味?


  帝丹国中。

  放学时分,伴着悠扬的下课铃声,学生们从教室中鱼贯而出。出了教室迎接他们的却是一场不大不小的雨。

  因为下雨的缘故,校道上或打伞或淋雨回家的同学们纷纷加快了回家的步伐,身处其中的毛利兰与铃木园子却浑然不觉这焦急,径自走得施施然。

  毛利兰撑着一把红伞,衬得花容更显艳丽,脚步却嘴角轻抿,眼眸微垂,似有所愁思,自然走得比旁人稍慢些,而撑着绿伞的园子在一旁陪着,看她这般反常亦有些担心。

  “小兰,你在想什么呢?一路走来都没出声。”铃木园子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啊?”回过神来的毛利兰抬眸对园子微微一笑,“没什么啊,我只是在想今天的晚饭做点什么好。”

  听起来很平常,也很像是小兰会做的事,可是,看了小兰的神情园子就知道,事情远没这么简单。她默默看了小兰一会,才状似不经意地道:“话说回来,你每天放学后都是跟工藤一起回家的,今天怎么不见那家伙了?今天下雨,社团活动应该都已经取消了吧?”

  毛利兰听了一怔,神情中略有一丝茫然,因为园子问的,正是此刻她想知道的。

  “……这个,我也不清楚,他什么都没有说。”

  “什么?!那小子居然就这样扔下美丽可爱的小兰,让小兰一个人回家?不可原谅!”

  看到园子为了逗她开心在那耍宝,表情故作夸张地攥起小拳头,毛利兰终于忍不住轻笑出声。

  “什么啊,我们只是青梅竹马,又不是每天都要一起回家的关系啊,再说了,我不是还有园子你陪我嘛!”

  “哦是了,刚才那堂自习课没开始多久好像工藤就已经悄悄溜掉了吧?还真是任性啊,那家伙。”真是的,这样的“坏学生”居然成绩还那么好,真是没天理!园子不禁露出了半月眼表达了对工藤新一的不屑。没办法,她与好闺蜜的这位竹马似乎向来都不大妥对方啊,那个推理狂不也老嫌弃她“八婆”么?

  毛利兰闻言微汗了下,连忙轻摆摆手替竹马辩解道:“不是的,新一他平时不会这样的,今天应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吧。”

  而这件重要的事,身为青梅的她却丝毫不知情。平日里习惯了一起回家并分享彼此的大小事,所以此刻心中那股失落如此强烈,然而更多的,是担心。是的,担心,自从三天前的点球失败后,新一便没有踢过球了。除了推理,她知道他最爱的便是足球,这几天他真是反常啊……那天的失误,果然新一非常在意吧,曾经是自己让大家离成功这么近,最终却也是自己亲手写成了输局……担心他,可是,自己能为他做些什么?

  看到小兰又兀自垂眸沉思,眉也不自觉地锁起,园子便知道她又在想工藤的事了,这几天那家伙的状态似乎不大对,她看到都觉得有点不放心,小兰当然更担心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那家伙的脑筋的确还过得去,他会顾好自己的,小兰你就不用想那么多了。”

  “嗯……”毛利兰有点心不在焉,内心的担忧仍未缓解,一时之间似乎被沉重的心情压得有点喘不过气,便抬眸向远处看了看,无意间扫过去的视线却突然被某处胶住了。在那里的那个人,不正是……?

  “话说回来,居然就这样一声不响地偷偷跑掉,扔下亲爱的青梅竹马不管,还真是恶劣啊,小兰你不管管他么?”勉为其难赞了某人一句,立马贬回来。

  “…………”

  “小兰?”啰嗦了一大堆的园子却没有得到意想中的回应,她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身侧不知何时已没了脚步声,也没了芳影。她赶忙回过头一看,只见毛利兰在她身后距离约三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且侧过了身子,似乎在凝望着绿茵球场方向。

  “小兰!在那傻站着做什么?下雨天还是早点回家比较好啦!”园子微微加大了嗓门催促道。

  毛利兰闻声侧首迎上园子的目光,微笑着道:“园子,你看那儿~”说罢又转头回去继续凝望着前方不知名的某点。与园子的大大咧咧不同,她的嗓音轻轻柔柔,似是怕惊扰了谁。

  铃木园子却怔了下。刚刚小兰侧首对她笑的时候,红伞下的容颜分外娇艳,更重要的是,她眼眸里蕴着柔和而喜悦的光,小兰终于又可以真正开心地笑了么?

  “啊啦,小兰的美颜什么的,真是让人无法抵抗啊,就来看看是什么新大陆——”“吧”字尚未出口,一边说一边朝毛利兰靠近并循着她的视线看去的铃木园子已愣在当场。

  她这才看到,在校道旁的足球场上,有个穿着白色球衣的少年正随意地坐在绿茵地上,没有打伞,两手撑在身后,身子微微后仰,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脸上似郁闷之色。只见他的身侧零星散落着四五个球,应是刚刚才才练完足球。

  这个冒雨练球的少年,正是工藤新一。

  “原来这家伙自己偷偷跑来这了……下雨了他还坐在那里干嘛?”回过神来的铃木园子侧首向毛利兰问道,却发现她望着工藤新一的眼神一瞬不瞬,那股专注,恐怕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吧?

  铃木园子不禁暗暗思量到:工藤回复正常,小兰又有了笑容,真好呢。不过,这细雨蒙蒙的,如此浪漫的场景,貌似我再继续待在这不大合适啊……

  “噗哧~”听了这话毛利兰却是忍俊不禁。

  “怎么了?”铃木园子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没有,我只是想起了刚才新一脸上孩子般不开心的表情,我想他一定是在说,‘啊,我还没踢尽兴呢,居然就下起雨来了’之类的。”口中说着揶揄之语,脸上却是无比温柔。

  铃木园子当即被这样红果果的秀恩爱刺激到了,微抖了下鸡皮疙瘩,打趣道:“是、 是,知工藤莫若小兰,也不枉你刚才看你老公都看到呆、 掉、了,真是的,那家伙到底哪里迷人?”

  毛利兰即刻便红了脸:“才、才不是什么老、老公咧,园子你又乱讲!”

  “哎,脸都红了哟~”一向奉行“生命不息,八卦不止”的铃木园子,对于调戏青梅竹马什么的,so easy~

  “再说我不理你了哦!”毛利兰只好祭出了杀手锏。

  “好嘛,我什么都没说。”知道毛利兰脸皮薄,铃木园子也懂得见好就收。“还不过去?想让工藤淋多久的雨啊?”

  “嗯,走吧园子,一起下去——”

  “不了,我就不去了。”铃木园子却轻摇了摇头。

  “诶?”毛利兰十分讶异,“为什么?”

  “不好意思啊小兰,管家先生等我很久了,我不能再久留,我要先走了,你就跟工藤一起回去吧,好吗?”

  “是这样啊,那你先回去吧,让人家等是不太好。”

  “那明天见喽,小兰。”

  “明天见。”

  道完别铃木园子便急急地走了,而毛利兰虽然觉得园子似乎有些怪怪的,但她此刻心中牵念着淋雨的工藤新一,无暇再细想,往工藤新一的方向小步快跑了起来。



  “新一。”

  耳际传来这一声轻柔呼唤时,工藤新一原本看着天空的视线已被头顶上方忽然飘来的一片红所占据。视线再稍移些,便对上了一双噙着淡淡笑意的翦水秋瞳。

  红伞下,火一般鲜红的颜色映亮了少女如花的容颜,冰肌玉面,浅笑盈盈,和风细雨中一头及腰青丝轻轻飘动,不知惑了谁的眼?

  未长成的少女,未算绝色,却倾了他所有时光。看着红伞下她的笑颜,他突然觉得,原来雨天也可以这般温暖。

  “……兰。”工藤新一不由看得愣了,静默半晌才快速站起身来。“你怎么还在这?”难道园子先走了留她一个人在这吗?真是的……于是某个推理狂暂时遗忘了自己差不多的劣行。

  仿佛知道他心中所想,毛利兰回道:“园子有事先走了,我来找你。”

  她把伞往他身上偏了偏,才又缓缓说道:“新一,你这样一声不响地不见,我没办法不担心啊。”

  娇嗔中的关心,工藤新一瞬间感受到了,即使知道她没别的意思,暖暖的心间却依然感到一股仿佛小电流穿过般的酥麻。

  “……抱歉,我只是突然想踢球了而已。”
  
  “我知道,新一是来练习射门对不对?”毛利兰嫣然一笑,“我所认识的新一,从来不是会轻言放弃的人。”

  所以,点球失败这种事,怎么可能令新一放弃一直以来喜欢的足球呢?

  她的夸赞令工藤新一微赧:“如果自己喜欢,便要有所坚守,怎么可能因一次失利就放弃?我才没那么幼稚。”

  是、是,你不幼稚,你只是别扭了几天而已。毛利兰暗自好笑。

  “‘不幼稚’的推理狂,你的衣服全湿了,如果不赶快换下的话,就会感冒,所以别在这傻站着了,先去休息室吧!”

  球员休息室是足球社专属地盘,提供给球员休息和换球服用,分为更衣室和储物柜两个部分。

  “走啦!”毛利兰绕到工藤新一身侧,努力撑高伞,为使两人“平分伞色”,两人之间几乎没有距离。

  “我来吧。”满意于两人间的“零距离”的工藤新一微笑着接过了伞。

  不过刚一迈开步伐,他就犯难了。

  一把伞就这么大,要共撑的话,势必要站得很近才行,但他现在身上衣服又湿又脏的,走起来势必会……

  “新一,你怎么越站越过去了?你几乎没有被遮到啊!”这时毛利兰发现了工藤新一的古怪举动。

  “你一个人撑伞就好了,我的话反正已经淋湿了,再淋多这一小会也没关系。”

  “可是,有雨伞为什么还要淋雨呢?”

  “笨蛋,我不是说了嘛——”

  “跟我靠太近会感到不自在么?原来新一,到了要避忌青梅竹马的年纪了啊……”她微微低头,刘海顺势垂下,掩住了眼中流光,叫人看不出真实情绪。

  “诶?!”事情是如何跳脱到这个结论上来的?!

  “那好吧,新一想怎样就怎样好了。”继续低头,继续散发哀怨气息。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工藤新一忙不迭地摆手解释,完全拿这个青梅没办法啊。“知道了、知道了!我们一起撑伞走吧。”

  “这样不是很好嘛。”看到两人的手臂与手臂再次贴近,毛利兰终于抬眸,不过脸上分明是明灿灿的笑容,哪见一丝哀怨?

  工藤新一不禁抚额,为啥自己总是被她这招吃得死死的啊?但是看她笑得眉眼弯弯,心情很好的样子……嘛,由她去吧~

  细雨中,红伞下,相偕着缓缓而行的少男少女,脸上同时漾着一种,名为“幸福”的色彩。

                          三

  两人有说有笑地前往休息室的途中,毛利兰问了个这几天一直盘桓于心的问题:“那个,新一,有件事我想问你很久了。”

  等等,似乎有哪里不对?这不是某个场景里最喜欢用的开场白吗?

  “什么事?”

  “那天的最后一分钟,你在想些什么啊?”

  呵呵,福利什么的,果然还是自己想太多。工藤新一狠狠吐槽了自己一把。

  “没有什么需要想吧,我只知道不到最后关头,绝不放弃。没有到最后一秒,谁也无法预料会发生什么。”

  “因为新一有这个信念,才有了奇迹般的‘一分钟逆转’啊。”回想起那天毛利兰仍觉惊叹。那两个利落帅气的进球,还有散场时新一落寞的背影……恐怕她这辈子都忘不了。

  面对她的惊叹工藤新一却苦笑了下:“逆转又如何?最终还是失去了入场券。”

  “新一……”

  “其实胜负本来没有什么,不过——”

  “你是觉得对不起队里的兄弟们吧?”身为青梅竹马,她自然知晓他的心思。“给了他们那么大的希望之后,又是自己亲手打碎了这个希望,你是这样想的,对吧?”

  “兰……”

  “可是石冈学长他们不这样想哦!昨天在学校里碰到石冈学长,他跟我说,”毛利兰清了清嗓用较粗的声线学石冈的语气说道,“‘那天工藤那两球真是绝了,这么优秀的学弟可不能缺勤,你快叫他回来,等着和他过招呢!’”

  “所以能否参加全国比赛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新一已经尽已所能奉献了一场酣畅淋漓的赛事,留下了独属于你的最难忘的瞬间,令所有人过目难忘,这比什么都难得。”

  工藤新一在一旁默默听着,看着她生动趣致的表情,眼角眉梢尽是温柔。

  兰,我都明白的,可是你是否明白,只要你在我身边,任何失落都能一扫而空,无需任何开导,即便你什么也没做,只是这样静静看着你的笑颜,我便能感觉到源源不绝的温暖。

  让你担心了,对不起。

  “虽然点球没有成功,无法赢到最后,但……”临了,毛利兰轻轻叹了这么一句:“即便是救世主,也一定有无法掌控的命运时刻吧。”

  多年后工藤新一想起这句话,才明白了其中的真正意义,然而那已是在付出了过于沉重的代价之后。

  工藤新一闻言一震,看着她依旧无邪的笑颜默了默,继而勾唇一笑:“是呢,人生总有太多未知,所以更需要我们去探寻真相。”
   
  “真是个福尔摩斯迷……你这么喜欢推理,可是以你的足球才能不当足球员挺可惜的,如果愿意的话你以后要成为雷加那样的传奇也不是不可能吧。”

  “我的理想从未变过,便是要当一个看穿一切真相的大侦探,而足球只是放松的方式,推理时神经会处于紧绷状态,所以闲暇时足球便成了最佳的放松方式,而且可以锻炼体能,必要时还可用来防身,没有什么比这样的配合更赞了!”

  真是说起来都觉得兴奋啊,看他那样毛利兰无奈吁了口气:“你那么崇拜福尔摩斯,他会的你几乎都会,那你怎么不跟他一样练习剑术防身?”

  “我是工藤新一,我所选择的,自然也是属于工藤新一的方式。”

  真是自大的推理狂啊。他说得一套一套,毛利兰听得一愣一愣。她想,如果园子也在这,此时她大概是要吐槽一句“真是一张能说会道的嘴”了。

  “真不知你的自信哪来的,有点过了吧……不过那天的新一真的是——”话语未竟毛利兰却打住了,脸上也有了些许可疑的红晕。

  “诶?是什么啊?”青梅竹马的看法他尤其在意的好不好?

  “呃,真的是踢得挺好的。”小红晕有加剧趋势,毛利兰赶忙岔开话题,“这么晚了我们要快点回家了,新一你赶快去把这身湿衣服换了吧!”

  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工藤新一走快了几步。

  “喂,你要说的不只这个吧?”工藤新一表示他没这么好糊弄。

  “啊对了,今天数学老师讲的那道题我还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当b=-2时,b2 -4ac的最小值为-8啊?”毛利兰表示还有后招。

  “又把自己整迷糊了?还是那么笨啊,那个是……”于是话题走向顺利被歪掉,哦耶。

  “那天的新一真的挺帅”,这样的话,她是绝对不会跟这个大推理狂说的,绝对!怀着这般的小心思,毛利兰的嘴角止不住地上扬。

真好,这个有些自大的推理狂是她的竹马,因为这个男孩在关键时刻比谁都可靠,而且是他教会了自己勇气与坚持,她想。

真好,这个理科有所欠缺的小笨蛋是他的青梅,因为她偶尔的小笨可爱得要命,而且她笨一点他才能更好地守着她,他想。

                              四

  来到球员休息室,毛利兰站在一旁看着工藤新一打开他的柜子准备拿衣服换时,“啪嗒”一声,大大好几封粉红色、嫩黄色、天蓝色、青绿色的信瞬间从里面掉了出来摔在地上。不用推理也能估计是某些“可爱的学妹”(毛利兰曾用语)把它们从柜子缝隙里塞进去的。

  面对此情此景,两人的反应大致相同。呆了,愣了,眼睛,花了。

  回过神来,毛利兰一脸淡定,并呆萌地说了句:“啊,还是一如既往的受欢迎啊,她们为了你真的蛮拼诶,连这个地方都被入侵了。”

  尽管对乱七八糟的桃花没有兴趣,但看到青梅竹马此刻还能如此淡定地旁观,工藤君炸毛了:“兰,别只说风凉话啊!以我们的‘交情’难道你不应该帮帮忙把它们处理掉吗?”

  听他把“交情”二字咬得特别重,毛利兰脸红了红:“我才不要,我可不想她们追杀我!你不是很自豪自己魅力这么大么?再说了,这只是她们的一点小心意——”

  “打住!我错了还不行吗?如果是因为我的推理能力而写来的崇拜信,我会非常开心地阅览,可是像这样的,我怕死了好吗?”这种“心意”工藤新一敬谢不敏,从前领教过的某学姐的“柠檬派心意”还不够吗?

  不管三七二十一,工藤新一迅速俯身下去捡起一地情书,然后塞给了毛利兰:“所以,麻烦你帮我扔掉,谢、谢!”

  看着他难得的窘状毛利兰微微一笑,没有再拒绝,打开书包把信封放了进去,然后又从里面拿出了一条大毛巾,递给了工藤新一:“喏。”

  “诶?兰,你怎么会准备了这个……”工藤新一有点讶异,她不知道自己今天要踢球啊?

  “因为新一喜欢踢足球并常常踢得浑身是汗,所以我已经习惯了在书包里放一条大毛巾备用啊!”

  毛利兰说得轻描淡写,觉得这是件再平常不过的小事,但工藤新一却再次被青梅竹马的贴心狠狠暖到了。

  很久之前,久到工藤新一已经数不清其间多少个日夜,从那时到现在,眼前这个女孩,便一直如太阳般温暖着他的世界啊!

  “……谢谢你,兰。”

  “没什么啦,你快去把衣服换了把身上擦干,不然小心会感冒~”
  
  不一会儿,工藤新一便换好了干爽的校服,一边擦着湿发一边自更衣室走了出来。

  看到他神清气爽地走出来毛利兰还是很满意的,不过在看清他眉目清俊的脸后她却忍不住“噗哧”一笑:“新一,你的脸没擦干净啦,大花猫~”并伸出右手食指指了指他的左脸。

  见毛利兰被逗乐,工藤新一也不由微微一笑,顺手拿着头上毛巾的一角往左脸上擦了擦:“是这里吗?”

  “不对,是这里……也不对,再过去点……哎呀我帮你擦吧!”手指了半天也没找对地方,毛利兰索性从工藤新一头上拿了毛巾下来自己帮他擦。

  但,毛利兰是掂起脚去拿的,她这才惊讶地发现,新一居然不知不觉间已经高她快半个头了!她记得不久前明明还和他差不多高的说!

  然而身高的纠结转瞬便被抛诸脑后了,当她发现新一的脸近在眼前,他炯炯的目光紧紧地锁住她时,她呼吸一滞,已无法再思考其他。

  虽说他与自己是从小一起长大并全心信赖着的青梅竹马,但这样的距离……还是太近了啊,近到,她可以清楚闻到他身上清冽好闻的气息,心跳,仿佛也有点异样,第一次隐隐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正在发生……

  而此刻工藤新一的眼里,眼前的女孩一双水汪汪的盈盈星眸忽闪忽闪的,仿若蝶翼翩舞,澄澈无邪的眸中波光流转,令人一不小心便醉入其中,很多年后他才明白,为了守护这份澄净,即使要背弃光,他亦在所不惜。

  星眸盈盈,面若芙蓉,这样的美,便这样猝不及防地在他眼中放大,随着她的靠近,一股幽香迅速窜入鼻间,工藤新一不由心中一动。他突觉呼吸有些困难,却舍不得也无法移开一丝丝目光。他很早以前便知道,他喜欢这个女孩,但这般剧烈的心跳,他却是第一次体验。

  一时间,工藤新一竟看得痴了。恍惚间他居然想起了铃木园子说过的话。

  “工藤君,我们家的兰可是出落得越来越漂亮了啊,那脸蛋,那身材,啧啧……难道你一点都不担心?小心兰被抢走哦,很多毛头小子在虎视眈眈呢~”前几日,园子大小姐看着兰窈窕的背影这般揶揄过他。

  园子那家伙的话虽然大部分不大可信,但她这句话还真是说对了啊……如今看来,不是一点担心,而是非常担心啊!严防死守了这么多年,居然又有狼蠢蠢欲动了(某紫腹诽:你就是最大的那只),哼哼,敢窥视他的兰,看来是时候得让那帮小子知道工藤新一是哪位了……

  铃木园子万万没想到,她随便调侃的一句话,居然能造成日后许多“少男心”胎死腹中,也造成了多年后毛利兰“没有收过一封情书”的怨念,当然这是后话此处不表。工藤新一心里的小九九毛利兰自然不知情,只觉得此刻某人的目光太过火热她招架不住,羞窘感越来越强烈,心念电转间,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展开毛巾盖在了工藤新一的脸上,隔绝了他的目光,也渐渐平复了自己的紧张。

  “被雨淋傻了吗?怎么这样看着我?”

  工藤新一呆了半晌,对于她这个反应始料未及,却也知道自己失态了:“没,我……”

  “啊,你该不会又想说我胖了吧?最近我有节制啊?”

  工藤新一默了,内心默默捂脸:你哪儿胖了啊?明明是很有福利的身材好么!

  “谁要说那个啊?我只是想了下今天书上看到的那个奇妙的案子。走了。”工藤新一一边说一边步出休息室,毛利兰连忙跟上。

  走出来一看,雨已经停了,天边悬挂着一道绚丽的彩虹。
  “哇,这个彩虹真的好漂亮!”毛利兰仰头望着天空,一脸满足地惊叹。
  工藤新一却是微笑看着她的侧脸。

  能够与你这样并肩看雨后彩虹,本身便是一件比彩虹更美的事吧,兰。
  
  愿以我绵力薄材,护你一世天真。

                          五

  至此,两人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途中,“好奇宝宝”又忍不住发问了。

  “那个……”毛利兰侧首看着工藤新一,视线缓缓移至他的发顶,犹豫了下,还是咬牙说道,“新一你是不是每天都有在偷偷地喝牛奶?”

  “诶?”神来一笔令小侦探也不由怔了怔,“你是如何推理出这么不可思议的结论的?”

  他的揶揄令毛利兰脸红了红,却还是不服气地道:“不然你怎么突然比我高了这么多啊?”

  “唔,这个推理有三个漏洞,一,不是只有喝牛奶才能增高,还有更好的办法,比如球类运动;二,根据相关权威研究表明,牛奶增高只是一种夸大的传闻,实质上并没有多大助益;三,量变产生质变,所以我不是突然高的,而是一天天一点点高的,当然,迟钝的你没有发现——”

  “够了啦,你这个推理狂!我承认你已经比我高很多就是了!”

  看到毛利兰傲娇地把脸扭过一边,工藤新一脸上笑意难掩:“相比这个,我更想知道,你是不是每天都有在偷偷吃木瓜呢?”

  “诶?”这下轮到毛利兰呆住了。

  “呃,你那里……似乎……大了许多……”

  工藤新一脸红了,而瞬间意会过来的毛利兰脸爆红了,并爆走了。

  “大色狼!刚才你的眼睛到底在看哪里啊!!还有你平日里到底是在了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啊!!!”爆走的毛利兰开始发动空手道攻势。

  “白色……”敏捷闪过一个侧踢的工藤新一居然下意识地又弱弱吐出一句。
  “……色狼!你没治了!”

  于是两人的回家之路,最后在追与被追中平安落幕了。

  是的,工藤新一最后,还是平安的。

                            尾声

  第二天,当毛利兰一如往常来工藤宅叫工藤新一起床上学时,发现工藤新一居然感冒了。

  “咳、咳……”

  “新一,你还好吧?”本来因为昨天的事她还想再冷落他一下的,但看到他这样便再顾不得其他,只是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工藤新一则有些怨念地瞥了她一眼:“兰,我发现你有言灵的潜质诶。”
  
  毛利兰小脸微红:“没想到你真的那么容易中招啊……而且,还不是因为你在雨中踢太久球了,昨晚本想煲点姜汤给你的,也是被你气得给忘了……”

  “你说什么?”她越说越小声,后面的嘟囔工藤新一听不清了。

  “没什么啦,走,上课前先去下学校医务室。”毛利兰牵起他的手又走快了些。
  
  唔,有她照顾,貌似生病也还不赖?看着两人相牵的手,工藤新一的嘴角不住上扬。

  工藤,你脸上的得意完全暴露了哦!

  这天放学后,毛利兰一回到家便冲进了厨房,不知在捣腾些什么。

  过了许久,毛利兰终于端着喷香的锅出来了,毛利小五郎一看顿时食指大动,正欲动手揭开锅一看究竟,却被毛利兰无情拍掉了。

  “爸爸,这是我要给新一送去的啦,你的在里面,新一生病了,我先给他送过去,你先吃不用等我哈!”说完不管毛利小五郎如何目瞪口呆,急急忙忙地收拾好食盒便出门去了。

  “臭小子你又拐我女儿!”事务所里空余毛利小五郎后知后觉、痛心疾首的咆哮。

  而另一厢的工藤新一却径自傲娇着。
  
  “药吃了吗?”

  “嗯。”

  “来,先把这个喝了。”

  “……这黑黑的是啥?确定能喝?”

  “……这是可乐姜汤!祛寒的,可能料重了点,时间久了点,卖相差了点,可我试过,味道还是可以的呀……”

  看到毛利兰一副“本姑娘辛辛苦苦为你熬的你敢不赏脸试试看”的表情,工藤新一很识相地“咕咚”一口全喝完了,不过味道是真的出乎意料的好。

  喝完汤便是晚餐了,看到面前的一碗粥,工藤新一皱了皱眉,又哀怨地看着毛利兰:“兰,你虐待我。”

  毛利兰顿时额际淌过一滴大汗:“这是鸡丝粥,有营养又不油腻,最适合现在的你,不准嫌!”

  呼,这人生病了就是一别扭的大小孩嘛,真难伺候!
   
  而工藤新一在尝了一口粥后想的是,这些食物和它们的制作者毛利兰一样,没有令人惊艳的外表,却越相处越舒服,内在美好得令人欲罢不能啊!
  
  最后,工藤新一在消灭美味晚餐后心满意足地在毛利兰命令下爬上床休息了。

  “新一……”毛利兰突然欲言又止。

  “嗯?”工藤新一正轻闭着眼回味着晚餐,上扬的嘴角在在显示他此刻心情很好。

  “那个……我、不、喜、欢、吃、木、瓜!”

  声音不大,但足够工藤新一听清楚了。他倏地睁大了眼,呆呆地看着毛利兰红着脸说完这句话后,“哼”的一声撇过头并迅速离开了他的房间。
  门被重重掩上后,回过神来的工藤新一默默坐在床上苦笑。

  看来自己是踩了什么禁忌的点啊……不过,明明挺正常的一句话,为啥自己听得脸红耳热啊!

  唉,躁动的青春!

——END


下面是某紫的小啰嗦:
这篇,应该是放置了2个月吧,各种原因没能提交成功,估计这篇文与我犯冲,估计今后也没啥机会发文了,被这篇整怕了,说多了都是泪,六月真是多事之秋,月底居然宽带还坏了!今天终于把这篇新兰的日常登上来了,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了,我是取题目无能星人,各位看客请轻拍哈~故事大部分延伸自原剧情,有部分是取自OP的哦,不知你们有木有发现?最后要特别鸣谢73出品的神助攻园子小姐~

已有 1 人评分威望 收起 理由
B.C. + 10 征文活动奖励

总评分: 威望 + 10   查看全部评分

“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取神农鼎,是为了救你的族人?”
“是。 ”
“若是我们执意阻止,你意欲何为?”
“杀。”
“对你,我有隐瞒,但不会欺骗。”

“直至此刻,我才真正明白你,我才……”

平成的福尔摩斯

14

主题

20

好友

1360

积分

 

升级
20%
昵称
紫雁冰兰
帖子
12277
精华
0
积分
1360
威望
443
RP
1986
金钱
19579 柯币
人气
708 ℃
注册时间
2012-5-27
来自
新兰联盟
发表于 2015-7-2 17:09:0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宫紫凌 于 2015-7-2 17:32 编辑

按公子惯例圈一下,@码农不会码 @景雨苓言
特邀嘉宾:@yiqi @南一柯帆   
梗:
无法从你身上移开视线
配图:

另外更正一下,是ED,不是OP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点评

宫紫凌  第一次写足球不知某人怎么看  发表于 2015-7-3 21:54
[发帖际遇]: 宫紫凌踩中警察局水楼的百楼,被大P奖励39 柯币 金钱 幸运榜 / 衰神榜
“我最后问你一次,你取神农鼎,是为了救你的族人?”
“是。 ”
“若是我们执意阻止,你意欲何为?”
“杀。”
“对你,我有隐瞒,但不会欺骗。”

“直至此刻,我才真正明白你,我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新兰联盟版主
桌骑

42

主题

17

好友

2086

积分

 

帖子
7604
精华
4
积分
2086
威望
446
RP
3909
金钱
4322 柯币
人气
2000 ℃
注册时间
2015-1-13
发表于 2015-7-2 18:52:1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码农不会码 于 2015-7-2 19:17 编辑

看完了恩~~

第一个好奇点就是:“多年后工藤新一想起这句话,才明白了其中的真正意义,然而那已是在付出了过于沉重的代价之后。”这是什么意思。。。

老实说这篇我没有前两篇喜欢,原因是情节,怎么说呢,感觉还是有点儿不够充实吧,细节描写太多了,情节本身偏少,而且结尾本身还是有点儿草率了我觉得~~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性是情节本身是我事先就知道的了,所以读起来没什么感觉了吧~~

不过还是要称赞一下写了这么长的文字~~

点评

宫紫凌  结尾草率。。。我还觉得写多了,这本来就是写一点日常小暧昧啦,不是写啥事件,所以可能不大合你胃口,哈哈~  发表于 2015-7-3 21:57
宫紫凌  关于那句话。。。你觉得打败黑衣组织很容易?  发表于 2015-7-3 21:55
新兰联盟欢迎大家!这里有震撼人心的文字,有原创的新兰美图,有温馨的兰的回忆,有轻松的茶楼,还有才华横溢的好友们。欢迎大家常来坐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平成的福尔摩斯

资源部荣誉副主管
联盟荣誉总版主
十五周年活动主持人

事务所字幕组成员

事务所资源补档组荣誉

213

主题

37

好友

1635

积分

 

升级
54%
昵称
一只素几
帖子
16833
精华
1
积分
1635
威望
865
RP
1505
金钱
27295 柯币
人气
3422 ℃
注册时间
2013-7-26
来自
死んだ家

边缘联盟勋章

发表于 2015-7-3 21:11:48 |显示全部楼层
请在顶楼说明这是参加征文活动的作品……否则无法发放奖励,谢谢合作

点评

宫紫凌  活动不是结束了吗?  发表于 2015-7-3 21:54

[color=#5252FF]二月。可能雨再不会停[/color]
[color=#5252FF]一[/color][color=#6161FF]起[/color][color=#6F6FFF]走[/color][color=#7E7EFF]过[/color][color=#8C8CFF]的[/color][color=#9A9AFF]路[/color][color=#A9A9FF]线[/color][color=#B7B7FF]没[/color][color=#C5C5FF]有[/color][color=#D4D4FF]终[/color][color=#E2E2FF]点[/color][color=#F1F1FF]。[/color]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推理爱好者

1

主题

1

好友

84

积分

 

升级
10%
帖子
133
精华
0
积分
84
威望
1
RP
205
金钱
233 柯币
人气
81 ℃
注册时间
2014-1-1
发表于 2015-7-17 16:36:41 |显示全部楼层
趁着最后几分钟,匆匆一瞥,新兰的日常,果然还是甜甜的,如果73能有这样的觉悟,我是有多庆幸。。。话说,等同桌你的文真心等了好久。。。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杯户大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42

积分

 

升级
5%
帖子
31
精华
0
积分
42
威望
1
RP
101
金钱
302 柯币
人气
62 ℃
注册时间
2015-8-12
发表于 2015-8-19 15:32:35 |显示全部楼层
匆匆一瞥,新兰的日常,果然还是甜甜的,如果7

点评

B.C.  复制楼上的评论是几个意思?麻烦这位坛友以后不要这样做了,否则会被视为无意义水帖。念在初犯,就不口头警告了,如有下次,警告处理。  发表于 2015-8-19 17:1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中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升级
0%
昵称
夏瓷瓷瓷瓷瓷瓷瓷瓷
帖子
2
精华
0
积分
1
威望
1
RP
0
金钱
7 柯币
人气
4 ℃
注册时间
2016-1-21
发表于 2016-1-22 00:01:58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过的最好的日常(⊙v⊙)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小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升级
0%
帖子
1
精华
0
积分
0
威望
0
RP
0
金钱
0 柯币
人气
6 ℃
注册时间
2016-1-9
发表于 2016-1-23 22:09:36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意思的小短文,很有想象力,内容设计也很好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名侦探柯南事务所 ( 沪ICP备17027512号 )

GMT+8, 2020-8-11 09:00 , Processed in 0.140272 second(s), 27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