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事务所专题-柯南20周年纪念事件簿
搜索
查看: 9356|回复: 82

[新兰向] もう君だけを離したりはしない(对你我再也不想放手)完

[复制链接]

月光下的魔术师

水区荣誉版主

125

主题

66

好友

1123

积分

 

升级
74%
昵称
茉儿
帖子
22949
精华
6
积分
1123
威望
356
RP
1344
金钱
11144 柯币
人气
3854 ℃
注册时间
2007-6-21
发表于 2008-7-25 21:29:1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茉儿 于 2013-3-12 22:56 编辑

Chapter1.
Section1
——兰篇
原来,我是忘不了他的。我这样想。
已经不记得被关进来是多少天前的事了。
在我的记忆中,这里只有黑暗。
和24小时不定时的严刑拷问。
听到开门和关门的声音,我的嘴角扯起一丝冷笑。
啊,又到“酷刑时间”了么。
“说!工藤新一在哪里?”鞭子抽在我身上,很痛。我没有叫,只是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不知道。”
“快说!”又是一鞭子。
“我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你让我说什么给你听。”
“还嘴硬!”
“就算知道我也不说。”我咬着牙说。
“打死也不说。”我加了一句。
“停下,可侯勒*。”
一个很有磁性的女中音响起。
是你么,沙隆?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想我们会想到办法的。别勉强Angel。”
是这样么?我是你口中的Angel?我,是不是该很荣幸。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讲这样的话。而随后,我被押回囚禁我的地方。但这次稍有不同,陪伴我的,是沙隆。
身上的每一条鞭伤都在痛,而这,却更让我时时想起他。
好久没见过他了,但他的身影,还深深烙印在脑海中。
新一,救我。
“Angel,你不知道他在哪里,我可是知道。”
囚禁我的小房间里,只剩我们俩了,沙隆突然冒出一句。
“什么?沙隆,你没有告诉他们吧?”
我扑上去,踉踉跄跄地,沙隆扶住了我。
“Angel,他没有保护好你。他不应该让你落入组织手中的。”
“沙隆,新一,新一到底在哪里?”
我竟然兴奋到大脑有些缺氧。
“他一直——He is always be with you.”
“嗯?”我有些疑惑,对于她的回答。
“好了,关于Silver Bullet的消息就先到这吧,免得你一不小心走漏了什么风声。”
“沙隆!”我在空中猛抓一把,还是没能抓住她的手,“扑通”一声跌倒在地上。
他一直和我在一起?为什么……
但,可以肯定的是,沙隆绝对不会把消息透露给那个组织的人,否则他们不会那么无聊来问我。


Section2
——柯南篇
兰失踪了。嗯,不过更确切地说是被组织抓去了当人质。都怪我,不应该这么不小心,透露了工藤新一还活着的消息的……
哦,现在好像不是内疚的时候,应该开工了!
“工藤,你怎么不看看钟,才五点哎!这么早就把我们叫醒,你是不是这里有点……”
灰原和博士打着哈欠走出来,脸上都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啊,抱歉,因为我睡不着,也忘了看钟,所以就……”我急忙解释。
说实在的,我也不应该让他们两个陪我这样熬,毕竟他们昨晚才在我的“教唆”下“工作”到十二点啊……
“我才不管你呢,今天是双休日,回去睡个回笼觉先~”那是异口同声啊~
什么嘛,怎么看都像一对爷孙俩……
“睡睡睡,就知道睡。都是猪么?一头大猪,一头小猪。”我嘟囔着开始整理手头的资料文件。
没想到灰原听见这话竟然火了:“那么你呢?你以为你是天鹅?自己心爱的人死了,自己也找面墙一头撞死来殉情?”
“除了这些之外,我还能做什么!”
“我知道自己很没用,连最心爱的人都保护不好……”
“但是,不用你来教我怎么做!”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吼。
就是那天,我收到了组织发来的那封信。


Section3
——兰篇
“毛利兰,高兴吧。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那位名侦探先生要来救你了。”我已经渐渐熟悉了,这个叫可侯勒的男人的声音。
“什么?你们想对他,做什么?”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一丝喜悦,隐隐约约地只满是担忧。
他,不能来。
“我们想做什么?我们只想,让他生不如死。”可侯勒近乎狂虐地笑着,混乱的思绪像野草一样在我的大脑里疯长。
“新一哥哥说,一定要回来,就算拼死……也要回来。”
为什么?竟在这个时候,想起柯南那个孩子。
全身的鞭痕,不住地在疼。
“毛利兰,你该出去了。”
渐渐明亮起来的路,然后,我被扔在那废弃工厂的地上。
“那么,现在让我们来‘恭候’那位名侦探的光临吧。”那个叫琴酒的留着长长的金发的男人踹了我一脚,不屑的声音从上面飘来。
新一,不要来。
“兰!!!”那个我所熟悉的声音,在工厂上方回荡。
不对,我所希望的见面,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那么告诉我,这是噩梦吗?我闭上了双眼。
“琴酒,放了兰!”他清澈如水的瞳仁中,满是坚定。
“你让我放人我就放,那我岂不是很白痴。”琴酒冷笑着,在我身上又加了一鞭子。
“其实你们只想要我的命,对吧,”新一显得气静神闲,“别折磨兰。”
“你以为我只是想要你的命这么简单?”琴酒的脸上闪现着邪魅的笑,“我是想让你,生不如死。”
一颗子弹射穿了新一的肩胛骨,他倒了下去。
我看见他硬撑着站了起来,抹去嘴边的血迹,踢起脚边的易拉罐,打中了琴酒的右手手腕:“如果说,你的目的就是这样,那么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快点放了兰!”
新一,你不应该来的。
琴酒用左手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对准了新一开枪,打中了他的小腿。
新一竟然向我这边跑来。
不要,新一,你这是在自杀!
“兰,快点跑!”他帮我解开绳子,推开我,让我走。
“新一……”我担心地看着他。
“什么也别说,快跑!”他扭头看着我。
“哼!你们谁也跑不了!”琴酒举起枪。
“谁说的。”新一冷冷地回应,琴酒倒地。
警笛声越来越近了。我奋力往门外跑去,却因体力不支倒在了地上。
在我昏倒之前,沙隆扶住我的肩,轻轻在我耳边说:
“Angel,记住我一句话,其实江户川柯南,就是工藤新一。”
“还有,Angel,你是第一个对我微笑的天使。”
天使……么?
而后,我已经失去了知觉。

Chapter2.
Section1
——柯南篇
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几天后。
总之,从一醒来到现在,兰就没离开过我的视线。
隐隐约约地记得,那时是因失血过多而晕倒的。
我这条命就是硬啊,这样都死不掉,哼。
每天看着兰在我身边忙得天旋地转地,有时心里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但时间久了,也就慢慢习惯了。
服部打电话来询问我的情况,还打趣说我只是换了个身份享受着兰的那一份温情。
我不回答,反笑他家的和叶该不又偷听他电话了吧?
然后他大叫与和叶的约会又要迟到了,我还不及想,他就把电话挂了。
是,你服部平次可以暗自享受着和叶的关心而不自知——或者说,装作毫不知情,但我,做不到。
几天来,兰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
没有抱怨,没有安慰,甚至没有……我想象中的担心。
或许,所有的一切,都尽在不言中吧。
灰原站在兰一侧,望着病床上的我,欲言又止。
“兰姐,你出去一下好么?”
兰微笑了一下,走出房间,关好门。
“是APTX-4869的事吧。”我长长舒了一口气。终于要回到属于自己的身体了么?
“工藤,对不起。”
她低着头,似乎只待我的怒气爆发。
“对不起什么?组织不是已经被消灭了吗?那种药的资料不是已经到手了吗?灰原,为什么?”我猛地从床上坐起。
“其实,你上次吃的那种解药还没有完成,但你坚持要去,我只好……”
“现在的你,就算有解药,也恢复不了原来的身体了。”
为什么,这样残酷的现实。
“出去,你出去!”我拿枕头去扔她,却正好砸在开门进来的兰身上。
她一声不吭,只捡起枕头重新放在我的床头,端起一碗粥喂我喝。
“你们两个,好自为之。”灰原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兰默默地看了她一眼,掏出手机来发短信。
“抱歉,我们只能向媒体说工藤新一已经死了。”电话中,是灰原那样歉疚的声音。
“我知道。”我不耐烦地应了一声,挂掉电话。
然后,我看见兰温柔的目光,不禁有些担心:如果她知道了工藤新一的死讯,那会怎么样。
第二天报纸上便登出了醒目的消息,将整个头版都占去了。名侦探之死,这可是轰动一时的大新闻啊。
兰听见的时候,正在喂我喝粥。她没什么特别的反应,脸上的表情是比平静更加平静,这令我十分惊愕。
我终于发现了异样之处,这么久以来,她一直没有说过一句话!
“兰姐,你怎么不说话?”
兰随手拿起纸和笔,在纸上写下:
“我失声了。”
“什么?没有什么大碍吧?”如果说,兰从今以后都不能说话了,那么绝对是我的错。
兰失声了,而我竟没有觉察到。
这,是不是因为我对她的关心还远远不够。
“兰姐,找个男朋友吧。”
当我这样和她说时,她泪如雨下,不能出声,只是不停地摇头。
为什么,听到工藤新一的死讯都如此坚强的你,此刻竟会泣不成声。
“是因为新一哥哥么?”
我问她,但她只摇头,在纸上写下细小的一行字:
“柯南那么着急要把我嫁掉么?”
兰,我也不愿意放开你的手啊。可奈何,我给不了你要的幸福。


Section2
——兰篇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失声了。
不过,既然失声也好,我真的好怕我醒来后第一面见到新一时,张口就来一句:“为什么要骗我?”
如果是那样,会不会令我们两个都很尴尬。
身上的伤口已经好了很多。我起身,去找新一的病房。
他安静地躺在那里,心电图还在起伏着。我的泪,顿时在我脸上肆无忌惮地化开来。
为什么,笨蛋!你明知那样做很危险,可为什么还要……
“你一定知道了吧,江户川柯南其实就是工藤新一。”小哀冷静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木然地点头,便见她叹了口气。
“虽然这样的事情很荒谬,但隐瞒,总不是长久之计。”
于是,那一次,在咖啡厅里,她告诉了我事情的前因后果,包括新一永远也不可能变回去。
“替我保密,好么?别告诉他我知道他的身份。”
在一张纸上,我留下了当时因混乱而缭草得近乎有些疯狂的字迹。
“但是,为什么?”她不解地问。
“我想,听他亲口告诉我。”
“我有APTX-4869的配方。如果有需要,你随时可以来找我。”
之后,我回到医院。
紧紧地抓着他的手,那一次我在他床边守了一个星期。
我还记得小哀说的那些话。
“傻女孩,你那次说要一直抓着工藤的手不放,那样的勇气,我可是佩服了很久呢。”
是么?那么这一次,我绝对,绝对不会再放开你的手了。
新一,一定要醒过来哦。
接下来,便是新一苏醒,小哀来找他。
第二天,报纸上便登出来工藤新一死亡的消息。
他告诉我的时候,我很平静,或许他在惊讶吧。
“兰姐,找个男朋友吧。”他这样对我说。
我哭了。是这样么?你很希望我快点找个男朋友?
为什么,我想说再也不要放手时,你却狠心地要我放手。
如果你真的想我放手,那么,我只能说,我不想放手,也不能放手。
如果我放手,会痛不欲生。
“兰姐。”那天,我终于可以开口说话,正在吃早餐。坐在床上正看推理小说的新一,突然叫我。
“什么事?”正看言情漫画一边往嘴里塞热狗的我被他打断,费了好大劲才把嘴里的食物吞了下去,还差点噎着。
“我妈妈说,要接我回美国去住。”他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不要走。”我抓住他的左手,几乎是在哀求。
“可是,兰姐……”他欲言又止。
“我已经失去了新一,我不能再失去柯南!求求你,留在日本吧……”我不知道这有没有用,但我只能尽力。
“好吧。”他叹了一口气。
抑或是,我永远不会再放手了。
愈是痛苦的时候,我愈是会想起你。
何况,现在的你,就在我身边。

Chapter3.
Section1
——柯南篇
不知道为什么要答应她留下。或许,我只是无法抗拒她哀求的神情。
不久之后,我便出院了。
越来越不理解,为什么自己要留下来。
看着兰天天带着微笑出入,我的心在抽搐。
兰,你是在用快乐来掩饰忧伤么?
我知道我不能呆在你身边,因为爱情的火焰会将我烧毁。
而妒忌,会将我淹没。
我无法再以工藤新一的身份和她通电话,无法再没边没际地和她在电话中大谈福尔摩斯……这一切,我只要想想都觉得我快要疯了。
兰偶尔,也会带几个貌似是她男朋友的家伙回家吃饭,然后在我快要火山喷发之际轻描淡写地带过一句:“只是普通朋友而已嘛!”
只是普通朋友而已,只是吃顿饭而已……喂,拜托,是谁当初说死都不要找男朋友的!
直到那一天,我在事务所楼下遇见那个帅气的男子。
“毛利同学,答应我,和我交往好吗?”他手中的红玫瑰,看上去有些刺眼。
“啊……你突然这么说,好像……”兰不知所措地转过头,看见了我。
我是不是成电灯泡了。嘴角抽筋着,转身就要走开。
“柯南!今天想吃什么菜啊?”她竟然追了上来,手搭上了我的肩膀。
我回头望望那个帅气得有些俗气的男子,心中不免觉得有些解恨。
他呆在那里,手中的玫瑰花已经有点蔫了。
“别愣在那里啊,上来吃顿饭吧!”兰的微笑使他回过神来,也知道是恭敬不如从命了。
至于那束玫瑰花,则被兰以“我不喜欢玫瑰花”这样不是理由的理由,直接扔进了垃圾箱。
“毛利同学,怎么我以前从来不知道你有个弟弟?”末田直愣愣地看着我。
“哦,不是,他是新一的弟弟,暂时住在我家,你叫他柯南好了。”
哼,因为不想对我为什么住在她家作太多解释,我就直接客串做了自己的弟弟么。这天底下,竟有这么扯的事情。
“新一?是你的男朋友么?”他茫然地问。对了,顺带交代一下,这个人是兰班里的转学生,或许,不知道工藤新一,这纯属正常。
“嗯,应该算是吧。”她只高兴地擦了擦手,便煮饭去了,顺便还忽略掉了“工藤新一已经死亡”的讯息。唉,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随手拿起沙发上的一份文摘,惊讶着兰怎么会买这种东西,但也没多想,就看了起来。文摘上有一篇圈起来的文章。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不知道辛弃疾写这句诗是想表达什么,也不知道辛弃疾写这句诗时的心境。我只知道,我也一直在寻找。
然而最可笑的是,原来我一直找寻的人就在身边,只是换了个身份,陪在我身旁。
而那个人,甚至不肯告诉我。
我茫然。
为什么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所爱,却又无法开口表白。
我无奈。
你知不知道你的不信任,给我带来了多大伤害。灯火阑珊。
到处亮起了橘黄色的温暖的灯光,却不愿回家。
因我只不知该如何面对你。
我哭过,我笑过……
但只要你对我有爱,我的等待,便值得了。
分一点信任给我吧。如果,你真的希望我幸福。
……
我没有再看下去。文章里的字字句句,都令我阵阵心酸。
乃至,文中的那种熟悉的感觉,我也没有理会。
看了一眼标题和作者,便匆匆扔在了沙发上。
Angelの泪的《遐想阑珊灯火》
兰已经端着饭菜上来了。我顾不上那么多,肚子最要紧。

Section2
——兰篇
今天,新转来的末田竟捧着束玫瑰,送我到事务所楼下,向我表白。
可是,我真的不能接受……
新一的适时出现,很好地化解了我的尴尬。
我很开心,虽然饭桌上一直弥漫着一股醋酸味。
不爽的好像是新一,他以为我的开心是因为末田的光临,其实不是,是因为我终于看见新一为我吃醋了。
啊呀呀,看见他吃完晚餐满脸黑线地问是不是考虑打算以后做他的女朋友时,我还真想逗他一下呢!
哼!不爽?当初是谁让我交男朋友来着?
哈哈,当初约那么多男生到家里吃饭他竟然还不动声色!哼,聪明的名侦探当然也会有败在我毛利兰手下的一天喽~
最近把随手涂鸦的文字寄给《冷月》杂志社了,没想到还登出来了,还寄了本样刊来。
哦,我放在哪了?好像是沙发上吧……找找看……
然后么,昨天《冷月》写信来邀请我做他们的特约写手,被我一口回绝了。什么?不干!我还要上学呢,我爱写不写,你管得着?
这样想着,我打开电脑,继续写我的长篇《I’ll be with you》。管它言情还是科幻,甚至有些无厘头,词句都不经过大脑,文不加点地一直敲下去。
啊,口渴了呢~来到厨房,偷偷摸向冰柜,开了门,那诚挚……
哎,怎么和我一起抓住橙汁的还有另一只手?
“兰姐,你在这里干什么?”喂,这是我的台词吧?
“复习啊,倒是你,又通宵看推理小说了?给我回房间——睡觉去!”
终于把他轰了回去,我可以安静喝橙汁写文章了。
回房间,发现一直挂着的MSN上有个头像在闪动。
“姐姐,我好喜欢你的文章哦,可为什么就是有点看不懂?”
“你在文章中写道‘原来我一直找寻的人就在身边,只是换了个身份’,怎么又说他不肯告诉你?”那个女孩问。
“你会明白的,我正准备把我的亲身经历写出来。”
“只是,不知道有没有人会相信。”
是的,这一切,都起源于一个故事……
第二天,我去把头发给剪了。
刚回到家,他就大吵大闹。
“好了啦,已经入夏了,把头发剪了也清爽一点嘛。”
“别老像个孩子一样行不行。”
他惊讶地瞪圆了眼睛望着我。
我方知失言,轻掩口:“我……我说什么了吗?”
“兰姐刚才说……”他正想回答,被我打断。
“以后,以后兰姐再也不剪短头发了,好么?柯南乖~”
依稀记得,年幼时曾问过这样的傻话。
“新一喜欢怎样的女孩子?”
“啊,女孩子啊……当然是那种头发长长的,然后很像天使的女孩啊……”
从那天以后,我死活不让母亲剪短我的头发,一直留得长长的。
今天我只把头发剪了,他就大吵大闹,什么意思啊。
好吧,那么,无奈地,再把头发留长吧。
我是不是天使,其实都无所谓。

Chapter4.
Section1.
——柯南篇
“兰姐,接受上次那个哥哥的表白了吧。”不知为什么,我突然又提起这件事来。好像心中有个疙瘩,不问个清楚总不舒服。
“柯南,你说谁啊?”兰眨了眨眼睛。哎,你这是真不记得还是装傻?或者都不是——因为追求你的人太多了?
“就是那个末田啊……”我提醒道。
“哦,因为我没有答应他,就趁早找了个台阶下了,说什么不喜欢剪短发的我,就知趣地离开了。”兰笑了笑,歪躺在沙发上翻着一本杂志。
“兰姐……是因为新一哥哥么?”我问她,心中的疙瘩解开了,只是有点惊讶。
她没有回答。
“柯南……柯南会因为我剪了短发而不喜欢我么?”她摸着我的脸,注视我的眼睛,仍是微笑。
“不会啊,”我拼命摇头,“只是我不希望兰姐剪掉长发……”
“放心啦,我不会再把头发剪短了。”
她仍挂着那样真诚的微笑,拍了拍我的脸,坐回沙发上去了。
“柯南,今天我们二模的成绩出来了。”
“是么?兰姐,一定考得不错吧。”我对她微笑。
“还好啦,全校第一。”这样的结果,我是早已料到的了。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她的成绩可是仅次于我呢。呵呵,自夸了。
“如果新一还在,他应该会比我考得更好的吧。”她有点忧伤的低下头。
“兰姐……”我不知道拿什么安慰她才好。
像这样又聪明又漂亮的温柔女子,应该追求的人集中起来可以站满一操场才对的吧,可为什么,她拒绝了所有的追求者,只因为工藤新一?
“柯南,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好。”我只能答应。
“浪漫和现实是一对恋人,有一天,浪漫问现实:‘如果我死了,那你怎么办?’”
“你猜现实怎么说?”
“不知道。”我摇头。
“现实回答说:‘我会好好活下去!’浪漫很生气,离开了他。之后,她遇到甜言,又遇到蜜语,却发现他们都只会说空话,这时才想起现实的好来。”
“她回到现实身边,发觉现实已身患重病,奄奄一息。她哭着跪在现实床边问:‘如果你死了,那我怎么办?’现实用仅存的最后一口气,艰难地说出最后一句话:‘好好活下去!’浪漫泪流满面……”
她没有哭,只是静静地看着我。
我无语。你是不是认为,工藤新一是你的现实。
“柯南,知道我为什么讲这个故事吗?”她的手搭上我的肩头。
“是不是因为,新一哥哥死了。”
她摇头。
“如果我有机会问新一,那么他会怎么回答。”
“”如果我死了,那柯南怎么办?“
我惊讶地发现,兰竟然在笑。
不,你不会死的,我会保护你。

Section2.
——兰篇
高考二模的成绩已经出来了,我呆呆地在那里看着新一的座位。对啊,他现在是江户川柯南,但是如果他还在这里,一定会扯起一个自信的微笑嘲笑我的吧。
“真不公平哎,怎么就差一分嘛!”我跺着脚不满地叫着。
“算了吧,兰,就算你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考得过我这个天才的~”新一坐在一边,似乎看也不看就能知道他的排名。哼,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你算那根蒜啊?!
“毛利同学,”我还在痴痴地笑着,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回忆,“上次我跟你说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我扭头一看,是末田。我不忍伤他心,于是随口答道:“若你下次模拟考排名比我要前,我就答应你。否则,以后别再来烦我。”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长久以来,只有新一的排名在我之上。但没想到,他竟一口答应。
直到看到他二模排名在全级前五之列,我才开始担心。
“兰姐,接受上次那个哥哥的表白了吧。”听新一这样说,用大腿想我也知道他说的是末田。不过,出于好玩起见,我还是装傻。
“柯南,你说谁啊?”聪明如他,该知道我是在装傻吧?
“就是那个末田啊……”
于是,我第一次撒谎了。我不敢跟他说,我打了个赌。赌注很小,是成绩;筹码很大,那将是我的幸福。
我给新一讲了一个故事,浪漫与现实的故事。
“柯南,知道我为什么讲这个故事吗?”
“是不是因为,新一哥哥死了。”
我摇头。
“如果我有机会问新一,那么他会怎么回答。”
而你,此刻征战在我面前。
“如果我死了,那柯南怎么办?”
如果你死了,那我又怎么办。
“工藤新一”死了,可是江户川柯南还活着,陪在我身边。
但究竟,我不是浪漫啊,你的答案,我无从得知。
回到房间,把头埋在被子里,泪水,夺眶而出。
但,我知道你心中的答案。
如果你死了,我怎么办?
好好活下去。
到这里,便于现实的话十分相似。可是你不知道,如果你真的死了,那我不知道还有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打开电脑,敲下我一时的心情。
风筝与风筝线
风筝最需要什么?或许有人会说,是风。
而我会说,风筝最需要的,是风筝线。
固然,风筝的梦想是飞翔。而风筝没有风,正如天使没有翅膀一样,无法飞翔。
可是,风筝生来的使命不是自由地飞翔。它需要一根风筝线,让人扯着,逆着风奔跑,然后让它在风中一寸一寸地升高,像只鸟儿一样轻快地飞上蓝天。
没有风筝线的风筝,甚至无法飞翔。抑或是,挂在高高的树上,像个囚徒一样。
或许,我生来就喜欢做一只风筝,一只在风中飞翔的风筝。
但是,我的风筝线却不在我的身边。
我不愿做一只无拘无束的风筝,只愿我的风筝线爱人能在另一段扯住我,警告我别被风带得太远。
语气中带着几分妒忌和酸味,于是我知道他是爱我的。
而今,他却要放开我的手,让我自由。
于是我牢牢地抓紧他的手,哭喊着我不要走。
我不要被那无情无义的风带走。
今生今世,我只属于你一个。
我不愿做没有你的风筝。
风筝最需要的不是风,而是风筝线。
打着打着,一滴泪,滴落在键盘上。
是啊,新一,你就像是风筝线,我就像那风筝。
而我发誓,再也不要放开你的手,无论多么艰难。
风筝,也飞累了。
那么,就让我和你牵着手一同躺下,不再在那风中飞翔。
我再也不要放手了,新一,你会知道吗?
截稿时间,好像到了呢。

Chapter5.
Section1.
——柯南篇
那天末田过来说要请我们吃饭,我才知道,兰说他知难而退了的那番话,全是骗人的。至于她为什么隐瞒,理由就显得更加奇怪了。
“兰姐答应你了?”在兰去厕所那短短的五分钟里,我显得不是太友好地问。
“也没有啦,不过她说,只要在下一次模拟考中排名比她前,就会答应。”
什么?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把自己的幸福当筹码?
“不过,末田,你的排名比我前的几率似乎很小呢。”喂喂,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哼!咱们骑驴子看剧本——走着瞧!”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心急如焚。但很明显,我比兰更着急。
那一天晚上,我搬来了高中三年的所有课本,连夜整理出了一本复习纲要。
但第二天,我把那厚厚的一沓复习资料交到她手中时,却说是从工藤新一家找到的。
她蹲下来,摸摸我的头,说:“谢谢柯南。”
真奇怪,为什么谢我?
好像是出于私心吧,不想你在这一局中输掉。
为什么,你不直接拒绝他呢。
那样不是省下了许多麻烦么。
唉,说到底我还是不希望她交男朋友啊。
始终狠不下心来放手。
为什么。

Section2.
——兰篇
他知道了。似乎,这是迟早的事。
但,他的重视却出乎于我的意料之外。
连夜赶制了一大沓复习资料出来,还说这是在新一家找到的。
我心中暗笑,说:“谢谢柯南。”
其实我想说的是,谢谢新一。
不管这是你连夜赶制的还是在你家找到的,总之这都是你做的了。
你这么怕我输掉这一局,这是因为你对我没有信心还是太怕会失去我。
一个星期过去,我感到你的担心是情有可缘的。
末田的成绩本来就不赖,几个科目接二连三地赶了上来,直逼我这个第一的位置。
我不敢告诉他,只是暗自努力着。我房间的灯,经常到午夜才关。
但没想到,我三模还是没考好。
数学考前半个小时,我一直在想,如果考砸了,那会怎么样?
考试的时候,突然肚子疼,疼得额上冷汗直流,流进眼睛里,眼前一片模糊,根本没法考。
于是,这盘与末田的赌局,以失败告终。
回去之后,知道我的落败,他没有想象中的急躁。
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沉默。
末田约我星期六出去吃晚饭,只有两个人的晚餐。
简而言之,他想和我去约会。
我没有反对,只是张口就来一句:“那柯南怎么办?”
另一头传来他调侃的声音:“怎么,你关心那个小鬼竟比关心我们的约会还多啊。”
你不明白的。只因为,他,是新一。
新一坐在一旁,很安静地听我和末田在通电话,突然开口道:“我去阿笠博士家吃饭就行了。”
我挂上电话,暗暗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新一,你真的放手了么?
把我交给末田,你会放心?
“柯南,你知道风筝最需要的是什么吗?”
望着他百无聊赖地打着电游,我突然蹦出一句。
“哦,那个,当然是风啊。”
第一关都没过,屏幕上便闪现着“Game Over”的字样,他多少有些无奈。
“笨蛋,这都答不对,是风筝线呐。”我塞给他那期《冷月》,我以“Angelの泪”为笔名发表的《风筝与风筝线》被我圈了起来。
拜托,新一,我求求你,不要再放手。
我的《I’ll be with you》快要完稿了。只是,美中不足的是——这个故事,没有结局。
希望他能明白我的心意吧。
不过,也许他从来就不曾看言情小说。
黯然走回房间,留下那本杂志,和我的风筝线。
头发,又长了一点点了呢。

Section3.
——兰篇
不知怎的,我突然就病倒了。
准备赴约的那一个小时,我突然胃痛,很剧烈地痛着,一下子倒在地上。
在客厅里吃薯片看电视的他感到异样,立即冲进来救我,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吧。
我早已拉上了窗帘,因为要换衣服,只穿着内衣裤倒在那里,他愣了一秒钟,马上帮我穿好衣服,送我去医院。
然后他帮我给末田打电话,说我身体不适不能赴约了。
医院的检查出来了,是急性肠胃炎,并无大碍,他于是松了口气。
回到家,他逼着让我上床休息,自己熬了一锅白粥。看着他一勺一勺吹凉了慢慢往我口里送时,我不禁感受到了这个小大男孩那独特的温暖。
第二天早上起床,便发现床边有一张字条:
“兰姐:我昨天晚上偷偷在你喝的那杯水里加了安眠药,所以你可能起得有点晚,我向你的老师请过假了,所以不要担心……医生说你只能喝白粥,那锅粥在灶上搁着,热热再吃,别吃坏了肚子……”
望着那熟悉的刻意装作幼稚的笔迹,我笑了。
知不知道这样会让我更加依赖你啊,笨蛋……
嗯,好像也有约会终于可以暂时放下的关系,今天的心情特别好。
对了,前几天,那本《I’ll be with you》刚出版呢。
哈,没想到销路竟然那么好。
下楼取信,厚厚的一个包裹里,那是我的稿酬。

Section4.
——柯南篇
切,什么嘛,还是没有新的左文字侦探系列啊。我在心中不满地嘀咕着,走到“畅销书爬行榜”下面,发现第一名已经被另一本书取缔。
《I’ll be with you》?这样的题目,是言情吧?
我的目光扫过它的作者资料一栏。笔名,Angelの泪,真实身份不详。
我的心中闪过一丝异样的感觉。《遐想阑珊灯火》、《风筝与风筝线》,那几本《冷月》杂志,然后是这《I’ll be with you》,还有那个笔名为Angelの泪的人?!
即便是那样,是不是巧合。
到处到听到有人在讨论那本《I’ll be with you》的情节。
“故事里的女主角好痴情哦!为了她最爱的男孩,竟苦苦地等待,而那个男孩,竟然被缩小了十年,与她只有一步之遥……”
“对啊,为什么那个男孩,就是不肯告诉她呢?”
“好像是怕她受伤,听说男孩被一个犯罪组织盯上了……”
这样的情节,是那么的似曾相识。
我不忍再听,快步走出书店,却在事务所楼下遇见了末田。
“兰姐还很虚弱呢,你就不要来打扰她了。”
“柯南——”我扭过头,看见兰扶着墙,脸色有点苍白,“让他进来吧。”
“我听说最近女豪门都喜欢看这本书,送给你吧。”末田拿出一半《I’ll be with you》。
兰的脸好像更加苍白了:“谢谢,你还是留给自己看吧。”
“同样的故事,我已不想再看第二遍。”

Chapter6.
Section1.
——兰篇
又是一个星期六。末田终于如愿,和我一同去那个精致的餐馆吃法国料理。
他捧着一束漂亮的鹅黄色玫瑰,而我愣是没看一眼。
“《I’ll be with you》的作者说那个故事是她的亲身经历,你信吗?”
在餐桌上,末田愣头愣脑地又与我谈起《I’ll be with you》。
“我相信。”如果连我都不信,那么还有谁相信。
他脸上的表情僵了僵。哦,你是以为我不会相信的吧。
“末田,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天使?”我突然开口。
“我……”他露出为难的表情,可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吧。
“我相信,”我呷了一口冰咖啡,“那么你相信,天使会哭吗?”
“沙隆和我说过,天使为爱情而落泪。”
她叫我Angel。这,就是Angelの泪的来历。我没有资格做天使,我只能做天使眼角边那一颗小小的泪珠。
“毛利同学,我看……我还是放手吧。”
我目瞪口呆。没想到,这竟然从他的口中说出。原以为,这应该是我对他说的呢。
“我看得出来,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谁都无法欺骗爱情。”
“我放手,只希望你能找寻到自己的幸福。”
“今天我约你出来,只是想说这些。毛利同学,再见!”
“等一等!”我叫住了他,“下次叫我小兰吧。”
“谢谢,小兰。”
雨下得好大啊。
我撑着伞走到事务所楼下,衣襟已经湿透。
拧开门把,走进去,沙发上睡着等了我一个晚上的新一。
爸爸又接受了别人的委托,出去工作了。
还说自己会去阿笠博士家吃饭呢,看来又饿肚子了吧。
轻轻扯过一张毛毯,盖在他身上。
我回房睡觉去了呐。我在心中对他说。
十点,我从来没有这么早睡。可是没多久,就被自己剧烈的咳嗽声吵醒了。起身想喝口水。但是……啊,头好晕……
隐隐约约只觉得是新一跑了过来把我扶到床上,然后量了我的体温,喂我吃药,然后准备回房。
然而我下意识抓住他的手,喃喃地说:“新一,不要走。”
新一,我有多久没叫你新一了呢?
醒来的时候,便看见新一抓着我的手,在我的床沿上睡着了。我下意识松手,却发现他的手抓得更紧。
我心头一热,但不忍吵醒他,于是盖上被子重又睡去。
实际上,我是睡不着的。于是,便合上眼睛假寐。
知道他渐渐醒来,我才装作刚睡醒的样子,去厨房找东西吃。
“兰姐多注意一下身体啊。快要高考了,可别再病倒了。”身后传来他的声音。
“嗯。”我答应着,转过身来,猛然一惊,手中的面包跌落在地上。
他的眼镜不知因为什么缘故没有戴。这个样子的“柯南”,像极了儿时的新一。

Section2.
——柯南篇
今天她要和末田出去吃饭。不知为什么,心里总像有一群蚂蚁在爬。
于是,不安地躺在事务所的沙发上等她回来。
在沙发上翻来覆去,怎么也找不到一个舒服的姿势躺着。
听见门把转动的声音,便知道是她回来了,然而却不知和她说什么好,于是一头扎下去倚着个抱枕装睡。
我能感觉到她很体贴地给我盖上毛毯。然后?是回房了吧。
我小心翼翼地睁开眼,蹑手蹑脚地来到她房间外,看出她房间的灯已经关了。那么早就睡了,她一定很累吧。
刚想走开,便听见一阵咳嗽声,和“咚”的一声闷响。
我冲进去,看见晕倒在地上的兰。
这个笨蛋,竟然又发烧了。
大概是淋了雨吧。
我把她扶回床上,帮她盖好被子,然后给她吃了点药。或者说,是灌下去的。
照顾了她大半夜,刚喘口气,想去拿瓶饮料。
然而却被她的手抓住:“新一,不要走。”
新一。你叫我新一。也许,是睡梦中才能听见你这样叫我吧。
可是兰,工藤新一已经死了你知不知道。
你是不是在做噩梦,梦见新一又要离开你了?
你抓着我的手,紧紧地,就像上次一样。
“这次,我再也不会放手了。”我记得你这样说过。
那么兰,我可不可以放手。
但为什么,每次我要说放手,总是不能实现。
如果你知道江户川柯南就是工藤新一,你会怎么想。
渐渐地,我也睡着了。
“兰姐,多注意一下身体啊。快要高考了,可别再病倒了。”
第二天清晨,我对在厨房啃着全麦面包的兰说。
“嗯。”她转过身来,口中的面包掉到了地上。
“怎么了?”我有点惊讶。
“没有,突然想起新一……”
我无语。不要再想起工藤新一好不好,我已经令你伤得这样痛……
“我和末田分手了。”出门的时候,你突然这样说。
“什么?兰姐……”你不能接受他,还是因为工藤新一么。
“他说希望我能找寻到自己的幸福。柯南,谁都无法欺骗爱情。”
“兰姐,你是说你依然爱着新一哥哥么?”
她微笑看着我,不语。
“对了,兰姐,平次哥哥说一考完高考他就与和叶姐姐一同来东京度假,到时让我们去接他们的机。”
“好啊。”她依然微笑。
少年侦探团的那三个小鬼在前面向我招手。
“兰姐,再见!”我向她挥手。
“再见,柯南。”
高考啊,就在下个星期吧。
服部这家伙有够无聊,来东京的理由竟然是……
“最近机票打着嘛,买一送一,趁高考完没事就去东京看看你这个小鬼喽!碰巧和叶也说想和兰一起玩玩啊……”
嗯。来东京就为了这个?!
“柯南,你今天没有戴眼镜耶~不过这样帅多了嘛~”明显这是步美的声音,她又要粘上来了么?快闪~
“柯南,你不戴眼镜也能看得见吗?”
“你这不废话嘛,那个眼镜只是为了追踪……糟了!”我捂住嘴巴。
“喂,大侦探,你今天早上一直以这副‘尊容’出现在你女朋友面前?”灰原不忘白了我一眼。
“没有,突然想起新一……”
她那样说是因为……
糟糕,该不是又被她怀疑了吧……
那个眼镜或许落在了她房里吧……
“哎,工藤,怎么了?”灰原摇了摇我的肩膀,我才回过神来。
“不是,那个,兰最近很奇怪哎,我在想她是不是又怀疑我了。”
还说什么谁都不能对爱情说谎……
灰原欲言又止。
“我说大侦探,平时别光看推理小说,有空也看看《I’ll be with you》一类的书吧……”
“拜托,我怎么可能去看言情小说……”


Chapter7.
Section1.
——兰篇
“兰,其实以你的成绩,绝对能考上东大的,为什么只报考帝丹大学?”
高考冲刺阶段,大家都在紧张地备考,只有我一人仍悠游自在地在言情小说中遨游,园子于是这样问我。
而我,只是一笑置之,只在纸上轻轻滑下“I’ll be with you”的印迹。
是的,无论我考上与否,我最后都会选择吃下那种药,缩小十年,与新一一同从帝丹小学开始念起。
既然那样,东京大学与帝丹大学又有何差别。
再说,东大离家太远。
若我去了东大,他还未像我表白一切。
我不知还能不能天天回家照料他的晚餐?
国语课。又是自习。如果简单点说,那边是复习了罢。
无聊。我丢下手中的书,那个书名《酸甜番茄酱》总觉得有点刺眼。
拿出笔和纸,照旧在雪白的稿纸上涂鸦心情。
如花心情
赴约时,他送我一束鹅黄色的玫瑰花。我没看一眼,转手便扔进了垃圾桶。
他爱我,而我不爱他。他也知道,于是最后决定放手。
多年前,我爱的那个他曾经说过,我天生就不属于这瓶中的花儿。
是的。我最喜爱的花,生在树上,那是樱花。
不知是生来就是那样的还是因为他的话,我至今,都不喜欢瓶中的花儿。
他说,瓶中的花,对于我,太雅。
我就喜欢看那樱花一年一年地开,一年一年地败,飘落的花瓣还残余着几分它的香气。
别人说,红玫瑰代表爱情。
可是我讨厌它,尽管并不讨厌爱情。
我喜爱的花,都生长在山间,扎根在净土中。
它们一年一年地开,凋落的花瓣跌落土中,化作春泥。
我不喜欢看到花在精致的花瓶中一天天衰弱,最后枯萎。
花是属于泥土的。把它与泥土分离,插在花瓶中供养,这太残忍。
那束鹅黄色的玫瑰,也是如此。
我不忍看到它们在花瓶中枯萎,于是贬称它们还艳丽时扔掉。
或许是被他说中了吧。
我这个人,是很野的。
但,我懂得花的心情。
……
墨水在纸上跳跃着。呵,《冷月》又可以抓住这篇文章大赚一笔了吧。
Angelの泪这个人,现在可是出了名呢。
前些日子,《冷月》发邮件过来,问我可不可以接受采访。
我回信说,我只接受电话采访。
我可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身份。
如果他知道,那该会有多惊讶。

Section2.
——柯南篇
“灰原,这是什么?”我惊讶地望着她递过来的一个礼物盒。
“给你的呐,儿童节礼物。”她悠哉游哉地靠在沙发上喝咖啡。
喂,开什么玩笑,我今年都18了耶,按照法律来说都已经成年了,你给我儿童节礼物?!
拆开来一看,是一本《I’ll be with you》。
我气不打一处来,把那本书甩在桌面上:“我不是说过,我从来就不看言情吗?”
“大侦探……有些事情,可不是用理智就能解决问题的。”她指了指脑袋。
但那本书,最终还是让我压箱底了。
回到事务所,懒懒地躺在沙发上,随手抄起一本书,居然又是《冷月》。
兰她,似乎很喜欢这本杂志啊。
翻开来,第一页,便有个醒目的标题《Angelの泪独家专访》
无聊。我心想我才不理你这言情作家说些什么呢,但还是看了下去。
这是电话采访。
记者(下简称“记”):请问您的姓名?
Angelの泪(下简称“泪”):Angelの泪。
记:(哭笑不得)我问的是真实姓名。
泪:保密。
记:年龄?性别?
泪:18岁,女。
记:结了婚没有?
泪:人口普查么你,问这么详细!
记:(这个汗啊)呃,就是想了解一下……您是怎么想到用这个笔名的?
泪: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天使吗?
记:这个……(脑后一滴汗,谁问谁呀)
泪:有人和我说过,天使因爱情而落泪。
记:呃……那么,为什么想到写《I’ll be with you》呢?这个故事情节很独特啊。
泪:这么说还是没有人相信这是我的亲身经历。
……
最后,顺带提一点,后来小记再打她的电话,发现已经停机……动作可真够快的~这个Angelの泪,行踪可真够神秘的……
而且,之前发给她的一切稿费几乎都以汇款形式寄给她,我们并没有见过她真人……而她发过来的稿件,有一半填写的发件人地址并不存在……
这或许是世上最奇特的采访记录。我合上书,那些点点滴滴开始在我脑海中组合起来:18岁,女?天使?亲身经历?还有那些情节?
是不是正如灰原所说,有些事情不是用理智可以解决问题的。
“柯南,快点了啦,你怎么还躺在这?今天不是要去接服部他们的机吗?”兰冲了进来,一把拉起我。
对了,他们,今天刚考完高考吧。
“喂,你们可这有够慢的。”服部提着大包小包站在那里,抱怨着。
“嗯,不好意思,我们班有个同学住院了,所以来迟了一点,不好意思啊……”兰吐了吐舌头,赶紧上前帮服部拿行李。
和叶兴致勃勃地提议说:“好不容易终于考完高考了,我们去大吃一顿吧!”
兰点着头很高兴地说:“好啊,我来请客!”
我和服部远远地落在了后面。
“喂,服部。”我转过脸去,他正把反戴的帽子戴正过来,“我觉得兰最近有些奇怪。”
“嗯?看不出来啊。”服部在兰身上扫视了几眼
“你当然看不出来。她莫名其妙地与一个追求者打赌,以三模的排名为要求,如果那人的排名搞过她就答应和他交往,然后又莫名其妙地考砸……最后,又莫名其妙地和那人分手……”我叹了口气。
“那样,果真不像是她会做的事啊。”服部唏嘘不已。
“那天,她还和我说什么谁都无法欺骗爱情……”
“你们在说什么啊?这不是《I’ll be with you》里女主角的台词吗?”和叶突然插了进来,我和服部都吃了一惊。
“那不是台词,只是她的想法。第174页第七章,我说得对么?”
和叶开心地笑着:“兰,原来你也看《I’ll be with you》啊,我们聊一下好不好?那个女主角……”
“够了,”兰冷冷地打断她,“同样的故事,我已不想再听第二遍。”
和叶愣愣地看着她。
“那个作者说,那个故事是她的亲身经历,你信么?”
“兰,别傻了,那种鬼话,谁会信……”
“可是我相信。”她坚定地看着我。
“工藤,我想小兰有这个权利知道一切,即使你不能再是工藤新一。”
晚上临睡前,服部这样对我说。
“我知道了。”我换了个姿势,舒服地睡去了。

Chapter8.
Section1.
——兰篇
“兰姐,今天去多罗碧加乐园玩好吗?”早餐的时候,新一递给我一张入场券。
“那么服部他们呢?”我好奇地问。
“他们说还有点事,一大早就出去了。”他低头喝着牛奶。
骗人,其实是你把他满轰出去的才对吧。
“好啊。”我接过那张入场券。
“兰姐,还记得这个喷水广场么?”把我拉到这里来,你想干什么。
“嗯,怎么啦?”
“10,9,8,7,6,5,4,3,2,1,0!”
“兰,其实江户川柯南,就是工藤新一啊……”他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我知道……”泪水,在那一刻夺眶而出。
我等到了呢,新一。
“不要再放手好不好,新一……毛利兰永远都是只属于工藤新一一个人的呢……”
“你是不是一直,都知道。”
“那本《I’ll be with you》,是你写的吧。”
“笨蛋,你怎么不早点发现呐……”
当晚,我发了最后一篇文章,在最后加上一句:Angelの泪的真实身份,是毛利兰。
“这就是APTX-4869,祝你好远,天使。”
小哀交给我一个胶囊,走开了。
我吞下了那颗药。啊,好热……

Section2.
——柯南篇
其实只像是转眼之间,江户川柯南从一个八岁的小男孩成长为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或者说,是成年人。而且,我不会忘的是,这十年,兰一直陪在我身边。
有时我会和兰打趣说:“为了我,你得经历多一个高考。”
但是她说,她不后悔。
五月,那天她十八——二十八岁。
她的头发,已经长到了腰际。
“你可别再在生日当天去把头发剪短啊。”我惊恐地望着她。
“放心啦,我,想永远做新一的天使啊。”兰腼腆地笑了笑,靠在我身上。呃,这……
“江户川同学,请你不要再在课堂上睡觉。下个月就是高考,以你这样的成绩想考上本科都难。”训导主任又在拿我“开刷”。
“哦,那我考到全级第几可以上课睡觉?”
“第一!”他生气了。
“好,你说的。”我转身走出办公室。
“柯南君,以后放学你留下来好不好?我帮你补习。”步美扯着我的衣服。她,现在是班上的数学科代。
“谢谢,不用。”我断然谢绝。
“柯南君!就像主任说的,你的成绩时起时落,下个月就是高考了……”
“……好吧,今天下午放学,我在教室等你。”拜托!你给我补什么?但是,因为听步美的啰嗦听多了,还是乖乖听话吧。
“还有,中午放学之后,我有点事有和你说……”步美的脸红红的。
有事?哈哈,难不成是……告白?!
“新一……训导主任,肯定气得够呛吧?”
中午,我和兰在食堂一边吃饭一边说笑着。
“那个……柯南君,借一步说或方便吗?”
我一扭头,原来是步美。哦,她说过有事和我说的吧。
我起身走到一边少人的地方去。
“柯南君,其实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你能……接受我吗?”
什么?真的是……告白?!
“步美,我很感谢你对我的感情,但是……”
“但是什么?”我看到她的眼中含着泪。
“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所以,对不起!”
我飞快跑回兰身边,不敢想象步美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可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新一,你的那位‘女朋友’是谁啊?”天,兰生气起来好恐怖~
“那个……兰,和我青梅竹马这么多年,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我的心意了吧!其实……”我的脸红了红。
“嗯?你的心意?是什么啊?”
“其实,我说的就是你啊……”我的声音小了下去。
“什么?”兰不可置信地望着我。
“你是不是认为我不够资格做你男朋友?”我对她吼道。
“怎,怎么会……”
“那就好……”
一阵沉默。
“兰,做我的未婚妻吧,好不好……”
“诶?”
“你不愿意么?”
“不是啦,你这样问,显得很突兀……”
“我戒指都准备好了呢。兰,答应我吧……”
“如果你考上东大,我就答应你。”
“啊?”她开出这样的条件,不仅令我吃了一惊。
“喂,你直接说答应不就好啦,还拐弯抹角的。”我对着她的唇正要吻下去。
“否则的话,倒插门进来吧。”
“啊?”
连想都不用想,我倒插门的可能性为零。
我这个未婚妻脑子哪根筋搭错啦?我不禁深感怀疑。
“柯南君,别净高兴,倒插门可不是好玩的事情。”步美在旁边数落我。
“吉田同学,你还是别光顾着讽刺了。以他的实力,直接跳级考哈佛博士都是小菜一碟。”灰原也插了一句。
“新一,拜托,好多人都看着呢,众目睽睽下搂搂抱抱的,你不害羞?等下训导主任过来了,又得有一顿骂了。”
“得,兰,有你这个优等生在,他舍得骂?”
“别的不怕就怕他说你把我带坏了。”
“对哦!今天才被他警告不能上课睡觉……不过一模如果考第一,他也没我的办法了吧……”

Section3.
——兰篇
这似乎是理所当然的,这个星期的一模新一考了个全级最高分,比我这个以往排名次次稳居第一的优等生还要高一分。
训导主任无话可说,任凭新一上课睡觉,呼噜打得震天响,他也再不管。
甚至,有时我和新一在校道上牵着手散步,他也置若罔闻。
我不相信他没有怀疑过新一作弊,但事实是,他找不到任何可以证实新一作弊的证据。因为新一本来就没有作弊嘛。
但他现在,竟然……
“毛利同学,这可都是你的功劳啊!江户川同学的成绩有了很大进步……”
“不用谢我,他的实力远在我之上,只是他不愿考试……”
高考最后一场是结束后,新一搂着我的腰走在街上。
“小兰,是你?”迎面走来一个男子,牵着一个漂亮女孩的手。
我和新一几乎是同时开口:“末田?!”
“这,想必就是你的丈夫了吧。”他指指新一。
“是未婚夫。”我纠正他。
“怎么你们还都穿着帝丹高中的校服?”他惊讶地问。
“我告诉过你,我相信《I’ll be with you》写的是真的吧。”
“可是,那不可能……”
“如果我告诉你,我就是那本书的作者呢?”
“我有一个‘死去’的青梅竹马,一个‘小’我十年的恋人……他是工藤新一,也就是……”
“江户川柯南。”新一接过话来。
“啊……”末田更惊讶了。
“或许毛利兰一生下来就注定是要被工藤新一诱拐的,可是我不后悔。能成为与他相守的人,我真的很幸福……现在,我真的再也不想放开他的手了……因为那句话——‘I’ll be with you。”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催个啥子,我要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QAQ(滚(ノ`Д)ノ你明明是妹子)

最后的银色子弹

6

主题

24

好友

2287

积分

 

帖子
11845
精华
7
积分
2287
威望
1067
RP
2755
金钱
7162 柯币
人气
3091 ℃
注册时间
2008-7-11
发表于 2008-7-26 03:44:43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茉儿,太爱你了,又开坑了,加油吧,我一直支持你,千万别弃坑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中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1

积分

 

升级
0%
帖子
126
精华
0
积分
1
威望
0
RP
0
金钱
0 柯币
人气
300 ℃
注册时间
2008-4-13
发表于 2008-7-26 10:35:58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好
赶快更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月光下的魔术师

水区荣誉版主

125

主题

66

好友

1123

积分

 

升级
74%
昵称
茉儿
帖子
22949
精华
6
积分
1123
威望
356
RP
1344
金钱
11144 柯币
人气
3854 ℃
注册时间
2007-6-21
发表于 2008-7-26 21:06:14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节

Section2
——柯南篇
兰失踪了。嗯,不过更确切地说是被组织抓去了当人质。都怪我,不应该这么不小心,透露了工藤新一还活着的消息的……
哦,现在好像不是内疚的时候,应该开工了!
“工藤,你怎么不看看钟,才五点哎!这么早就把我们叫醒,你是不是这里有点……”
灰原和博士打着哈欠走出来,脸上都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啊,抱歉,因为我睡不着,也忘了看钟,所以就……”我急忙解释。
说实在的,我也不应该让他们两个陪我这样熬,毕竟他们昨晚才在我的“教唆”下“工作”到十二点啊……
“我才不管你呢,今天是双休日,回去睡个回笼觉先~”那是异口同声啊~
什么嘛,怎么看都像一对爷孙俩……
“睡睡睡,就知道睡。都是猪么?一头大猪,一头小猪。”我嘟囔着开始整理手头的资料文件。
没想到灰原听见这话竟然火了:“那么你呢?你以为你是天鹅?自己心爱的人死了,自己也找面墙一头撞死来殉情?”
“除了这些之外,我还能做什么!”
“我知道自己很没用,连最心爱的人都保护不好……”
“但是,不用你来教我怎么做!”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吼。
就是那天,我收到了组织发来的那封信。
催个啥子,我要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QAQ(滚(ノ`Д)ノ你明明是妹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小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0

积分

 

升级
0%
帖子
16
精华
0
积分
0
威望
0
RP
0
金钱
0 柯币
人气
0 ℃
注册时间
2008-5-10
发表于 2008-7-26 22:05:43 |显示全部楼层
加油加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最后的银色子弹

6

主题

24

好友

2287

积分

 

帖子
11845
精华
7
积分
2287
威望
1067
RP
2755
金钱
7162 柯币
人气
3091 ℃
注册时间
2008-7-11
发表于 2008-7-28 13:11:27 |显示全部楼层
只坐到板凳,茉儿继续加油,支持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最后的银色子弹

6

主题

24

好友

2287

积分

 

帖子
11845
精华
7
积分
2287
威望
1067
RP
2755
金钱
7162 柯币
人气
3091 ℃
注册时间
2008-7-11
发表于 2008-7-28 13:12:54 |显示全部楼层
只坐到板凳,茉儿继续加油,支持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月光下的魔术师

水区荣誉版主

125

主题

66

好友

1123

积分

 

升级
74%
昵称
茉儿
帖子
22949
精华
6
积分
1123
威望
356
RP
1344
金钱
11144 柯币
人气
3854 ℃
注册时间
2007-6-21
发表于 2008-7-28 20:55:56 |显示全部楼层

Section3

哈哈,那就让你坐沙发吧~
Section3
——兰篇
“毛利兰,高兴吧。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那位名侦探先生要来救你了。”我已经渐渐熟悉了,这个叫可侯勒的男人的声音。
“什么?你们想对他,做什么?”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一丝喜悦,隐隐约约地只满是担忧。
他,不能来。
“我们想做什么?我们只想,让他生不如死。”可侯勒近乎狂虐地笑着,混乱的思绪像野草一样在我的大脑里疯长。
“新一哥哥说,一定要回来,就算拼死……也要回来。”
为什么?竟在这个时候,想起柯南那个孩子。
全身的鞭痕,不住地在疼。
“毛利兰,你该出去了。”
渐渐明亮起来的路,然后,我被扔在那废弃工厂的地上。
“那么,现在让我们来‘恭候’那位名侦探的光临吧。”那个叫琴酒的留着长长的金发的男人踹了我一脚,不屑的声音从上面飘来。
新一,不要来。
“兰!!!”那个我所熟悉的声音,在工厂上方回荡。
不对,我所希望的见面,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那么告诉我,这是噩梦吗?我闭上了双眼。
“琴酒,放了兰!”他清澈如水的瞳仁中,满是坚定。
“你让我放人我就放,那我岂不是很白痴。”琴酒冷笑着,在我身上又加了一鞭子。
“其实你们只想要我的命,对吧,”新一显得气静神闲,“别折磨兰。”
“你以为我只是想要你的命这么简单?”琴酒的脸上闪现着邪魅的笑,“我是想让你,生不如死。”
一颗子弹射穿了新一的肩胛骨,他倒了下去。
我看见他硬撑着站了起来,抹去嘴边的血迹,踢起脚边的易拉罐,打中了琴酒的右手手腕:“如果说,你的目的就是这样,那么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快点放了兰!”
新一,你不应该来的。
琴酒用左手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对准了新一开枪,打中了他的小腿。
新一竟然向我这边跑来。
不要,新一,你这是在自杀!
“兰,快点跑!”他帮我解开绳子,推开我,让我走。
“新一……”我担心地看着他。
“什么也别说,快跑!”他扭头看着我。
“哼!你们谁也跑不了!”琴酒举起枪。
“谁说的。”新一冷冷地回应,琴酒倒地。
警笛声越来越近了。我奋力往门外跑去,却因体力不支倒在了地上。
在我昏倒之前,沙隆扶住我的肩,轻轻在我耳边说:
Angel,记住我一句话,其实江户川柯南,就是工藤新一。”
“还有,Angel,你是第一个对我微笑的天使。”
天使……么?
而后,我已经失去了知觉。
催个啥子,我要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QAQ(滚(ノ`Д)ノ你明明是妹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侦探

0

主题

50

好友

293

积分

 

升级
33%
帖子
6811
精华
1
积分
293
威望
44
RP
453
金钱
1845 柯币
人气
233 ℃
注册时间
2008-6-1
发表于 2008-7-28 21:44:28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的沙发也占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最后的银色子弹

6

主题

24

好友

2287

积分

 

帖子
11845
精华
7
积分
2287
威望
1067
RP
2755
金钱
7162 柯币
人气
3091 ℃
注册时间
2008-7-11
发表于 2008-7-29 10:35:48 |显示全部楼层
啊沙发被抢了,又是板凳!
还是支持茉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月光下的魔术师

水区荣誉版主

125

主题

66

好友

1123

积分

 

升级
74%
昵称
茉儿
帖子
22949
精华
6
积分
1123
威望
356
RP
1344
金钱
11144 柯币
人气
3854 ℃
注册时间
2007-6-21
发表于 2008-7-30 21:21:26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第一节

Chapter2.
Section1
——柯南篇
醒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是几天后。
总之,从一醒来到现在,兰就没离开过我的视线。
隐隐约约地记得,那时是因失血过多而晕倒的。
我这条命就是硬啊,这样都死不掉,哼。
每天看着兰在我身边忙得天旋地转地,有时心里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但时间久了,也就慢慢习惯了。
服部打电话来询问我的情况,还打趣说我只是换了个身份享受着兰的那一份温情。
我不回答,反笑他家的和叶该不又偷听他电话了吧?
然后他大叫与和叶的约会又要迟到了,我还不及想,他就把电话挂了。
是,你服部平次可以暗自享受着和叶的关心而不自知——或者说,装作毫不知情,但我,做不到。
几天来,兰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
没有抱怨,没有安慰,甚至没有……我想象中的担心。
或许,所有的一切,都尽在不言中吧。
灰原站在兰一侧,望着病床上的我,欲言又止。
“兰姐,你出去一下好么?”
兰微笑了一下,走出房间,关好门。
“是APTX-4869的事吧。”我长长舒了一口气。终于要回到属于自己的身体了么?
“工藤,对不起。”
她低着头,似乎只待我的怒气爆发。
“对不起什么?组织不是已经被消灭了吗?那种药的资料不是已经到手了吗?灰原,为什么?”我猛地从床上坐起。
“其实,你上次吃的那种解药还没有完成,但你坚持要去,我只好……”
“现在的你,就算有解药,也恢复不了原来的身体了。”
为什么,这样残酷的现实。
“出去,你出去!”我拿枕头去扔她,却正好砸在开门进来的兰身上。
她一声不吭,只捡起枕头重新放在我的床头,端起一碗粥喂我喝。
“你们两个,好自为之。”灰原头也不回扬长而去。
兰默默地看了她一眼,掏出手机来发短信。
“抱歉,我们只能向媒体说工藤新一已经死了。”电话中,是灰原那样歉疚的声音。
“我知道。”我不耐烦地应了一声,挂掉电话。
然后,我看见兰温柔的目光,不禁有些担心:如果她知道了工藤新一的死讯,那会怎么样。
第二天报纸上便登出了醒目的消息,将整个头版都占去了。名侦探之死,这可是轰动一时的大新闻啊。
兰听见的时候,正在喂我喝粥。她没什么特别的反应,脸上的表情是比平静更加平静,这令我十分惊愕。
我终于发现了异样之处,这么久以来,她一直没有说过一句话!
“兰姐,你怎么不说话?”
兰随手拿起纸和笔,在纸上写下:
“我失声了。”
“什么?没有什么大碍吧?”如果说,兰从今以后都不能说话了,那么绝对是我的错。
兰失声了,而我竟没有觉察到。
这,是不是因为我对她的关心还远远不够。
“兰姐,找个男朋友吧。”
当我这样和她说时,她泪如雨下,不能出声,只是不停地摇头。
为什么,听到工藤新一的死讯都如此坚强的你,此刻竟会泣不成声。
“是因为新一哥哥么?”
我问她,但她只摇头,在纸上写下细小的一行字:
“柯南那么着急要把我嫁掉么?”
兰,我也不愿意放开你的手啊。可奈何,我给不了你要的幸福。
催个啥子,我要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QAQ(滚(ノ`Д)ノ你明明是妹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月光下的魔术师

水区荣誉版主

125

主题

66

好友

1123

积分

 

升级
74%
昵称
茉儿
帖子
22949
精华
6
积分
1123
威望
356
RP
1344
金钱
11144 柯币
人气
3854 ℃
注册时间
2007-6-21
发表于 2008-7-31 20:57:54 |显示全部楼层
没人来占沙发?算了,我自己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月光下的魔术师

水区荣誉版主

125

主题

66

好友

1123

积分

 

升级
74%
昵称
茉儿
帖子
22949
精华
6
积分
1123
威望
356
RP
1344
金钱
11144 柯币
人气
3854 ℃
注册时间
2007-6-21
发表于 2008-7-31 21:00:10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第二节

Section2
——兰篇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失声了。
不过,既然失声也好,我真的好怕我醒来后第一面见到新一时,张口就来一句:“为什么要骗我?”
如果是那样,会不会令我们两个都很尴尬。
身上的伤口已经好了很多。我起身,去找新一的病房。
他安静地躺在那里,心电图还在起伏着。我的泪,顿时在我脸上肆无忌惮地化开来。
为什么,笨蛋!你明知那样做很危险,可为什么还要……
“你一定知道了吧,江户川柯南其实就是工藤新一。”小哀冷静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木然地点头,便见她叹了口气。
“虽然这样的事情很荒谬,但隐瞒,总不是长久之计。”
于是,那一次,在咖啡厅里,她告诉了我事情的前因后果,包括新一永远也不可能变回去。
“替我保密,好么?别告诉他我知道他的身份。”
在一张纸上,我留下了当时因混乱而缭草得近乎有些疯狂的字迹。
“但是,为什么?”她不解地问。
“我想,听他亲口告诉我。”
“我有APTX-4869的配方。如果有需要,你随时可以来找我。”
之后,我回到医院。
紧紧地抓着他的手,那一次我在他床边守了一个星期。
我还记得小哀说的那些话。
“傻女孩,你那次说要一直抓着工藤的手不放,那样的勇气,我可是佩服了很久呢。”
是么?那么这一次,我绝对,绝对不会再放开你的手了。
新一,一定要醒过来哦。
接下来,便是新一苏醒,小哀来找他。
第二天,报纸上便登出来工藤新一死亡的消息。
他告诉我的时候,我很平静,或许他在惊讶吧。
“兰姐,找个男朋友吧。”他这样对我说。
我哭了。是这样么?你很希望我快点找个男朋友?
为什么,我想说再也不要放手时,你却狠心地要我放手。
如果你真的想我放手,那么,我只能说,我不想放手,也不能放手。
如果我放手,会痛不欲生。
“兰姐。”那天,我终于可以开口说话,正在吃早餐。坐在床上正看推理小说的新一,突然叫我。
“什么事?”正看言情漫画一边往嘴里塞热狗的我被他打断,费了好大劲才把嘴里的食物吞了下去,还差点噎着。
“我妈妈说,要接我回美国去住。”他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不要走。”我抓住他的左手,几乎是在哀求。
“可是,兰姐……”他欲言又止。
“我已经失去了新一,我不能再失去柯南!求求你,留在日本吧……”我不知道这有没有用,但我只能尽力。
“好吧。”他叹了一口气。
抑或是,我永远不会再放手了。
愈是痛苦的时候,我愈是会想起你。
何况,现在的你,就在我身边。
催个啥子,我要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QAQ(滚(ノ`Д)ノ你明明是妹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见习侦探

0

主题

0

好友

218

积分

 

升级
48%
帖子
625
精华
3
积分
218
威望
31
RP
452
金钱
756 柯币
人气
6 ℃
注册时间
2008-6-1
发表于 2008-7-31 21:27:19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吼吼~~ 两个人的视角,两种感觉,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最后的银色子弹

6

主题

24

好友

2287

积分

 

帖子
11845
精华
7
积分
2287
威望
1067
RP
2755
金钱
7162 柯币
人气
3091 ℃
注册时间
2008-7-11
发表于 2008-8-1 08:42:31 |显示全部楼层
每次都是板凳啊,只不过能看茉儿的文就很满足了!
我要这天再也遮不住我的眼。我要这地再也埋不了我的心。我要那众生都明白我的意。我要那诸天神魔都烟消云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侦探

0

主题

50

好友

293

积分

 

升级
33%
帖子
6811
精华
1
积分
293
威望
44
RP
453
金钱
1845 柯币
人气
233 ℃
注册时间
2008-6-1
发表于 2008-8-1 21:35:19 |显示全部楼层
嗯.
棒棒.
+U吧.
最后应该..
应该是喜文吧?
熄灯之前有犬吠。十二点左右有猫叫。如果是四点多醒来可以听到鸡鸣声。
学校真美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月光下的魔术师

水区荣誉版主

125

主题

66

好友

1123

积分

 

升级
74%
昵称
茉儿
帖子
22949
精华
6
积分
1123
威望
356
RP
1344
金钱
11144 柯币
人气
3854 ℃
注册时间
2007-6-21
发表于 2008-8-5 22:09:33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第一节

Chapter3.
Section1
——柯南篇
不知道为什么要答应她留下。或许,我只是无法抗拒她哀求的神情。
不久之后,我便出院了。
越来越不理解,为什么自己要留下来。
看着兰天天带着微笑出入,我的心在抽搐。
兰,你是在用快乐来掩饰忧伤么?
我知道我不能呆在你身边,因为爱情的火焰会将我烧毁。
而妒忌,会将我淹没。
我无法再以工藤新一的身份和她通电话,无法再没边没际地和她在电话中大谈福尔摩斯……这一切,我只要想想都觉得我快要疯了。
兰偶尔,也会带几个貌似是她男朋友的家伙回家吃饭,然后在我快要火山喷发之际轻描淡写地带过一句:“只是普通朋友而已嘛!”
只是普通朋友而已,只是吃顿饭而已……喂,拜托,是谁当初说死都不要找男朋友的!
直到那一天,我在事务所楼下遇见那个帅气的男子。
“毛利同学,答应我,和我交往好吗?”他手中的红玫瑰,看上去有些刺眼。
“啊……你突然这么说,好像……”兰不知所措地转过头,看见了我。
我是不是成电灯泡了。嘴角抽筋着,转身就要走开。
“柯南!今天想吃什么菜啊?”她竟然追了上来,手搭上了我的肩膀。
我回头望望那个帅气得有些俗气的男子,心中不免觉得有些解恨。
他呆在那里,手中的玫瑰花已经有点蔫了。
“别愣在那里啊,上来吃顿饭吧!”兰的微笑使他回过神来,也知道是恭敬不如从命了。
至于那束玫瑰花,则被兰以“我不喜欢玫瑰花”这样不是理由的理由,直接扔进了垃圾箱。
“毛利同学,怎么我以前从来不知道你有个弟弟?”末田直愣愣地看着我。
“哦,不是,他是新一的弟弟,暂时住在我家,你叫他柯南好了。”
哼,因为不想对我为什么住在她家作太多解释,我就直接客串做了自己的弟弟么。这天底下,竟有这么扯的事情。
“新一?是你的男朋友么?”他茫然地问。对了,顺带交代一下,这个人是兰班里的转学生,或许,不知道工藤新一,这纯属正常。
“嗯,应该算是吧。”她只高兴地擦了擦手,便煮饭去了,顺便还忽略掉了“工藤新一已经死亡”的讯息。唉,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随手拿起沙发上的一份文摘,惊讶着兰怎么会买这种东西,但也没多想,就看了起来。文摘上有一篇圈起来的文章。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不知道辛弃疾写这句诗是想表达什么,也不知道辛弃疾写这句诗时的心境。我只知道,我也一直在寻找。
然而最可笑的是,原来我一直找寻的人就在身边,只是换了个身份,陪在我身旁。
而那个人,甚至不肯告诉我。
我茫然。
为什么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的所爱,却又无法开口表白。
我无奈。
你知不知道你的不信任,给我带来了多大伤害。灯火阑珊。
到处亮起了橘黄色的温暖的灯光,却不愿回家。
因我只不知该如何面对你。
我哭过,我笑过……
但只要你对我有爱,我的等待,便值得了。
分一点信任给我吧。如果,你真的希望我幸福。
……
我没有再看下去。文章里的字字句句,都令我阵阵心酸。
乃至,文中的那种熟悉的感觉,我也没有理会。
看了一眼标题和作者,便匆匆扔在了沙发上。
Angelの泪的《遐想阑珊灯火》
兰已经端着饭菜上来了。我顾不上那么多,肚子最要紧。
催个啥子,我要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QAQ(滚(ノ`Д)ノ你明明是妹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月光下的魔术师

水区荣誉版主

125

主题

66

好友

1123

积分

 

升级
74%
昵称
茉儿
帖子
22949
精华
6
积分
1123
威望
356
RP
1344
金钱
11144 柯币
人气
3854 ℃
注册时间
2007-6-21
发表于 2008-8-5 22:11:15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茉儿又下载了个《美少女梦工厂4》来玩,所以有点慢……
哼,最后女儿都不知道嫁给了谁……无名氏啊~
催个啥子,我要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QAQ(滚(ノ`Д)ノ你明明是妹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侦探

0

主题

50

好友

293

积分

 

升级
33%
帖子
6811
精华
1
积分
293
威望
44
RP
453
金钱
1845 柯币
人气
233 ℃
注册时间
2008-6-1
发表于 2008-8-6 00:02:15 |显示全部楼层
咦,茉儿你也玩呐~~
不过那个后来我玩不下去了删掉了

总之茉儿+U!
熄灯之前有犬吠。十二点左右有猫叫。如果是四点多醒来可以听到鸡鸣声。
学校真美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最后的银色子弹

6

主题

24

好友

2287

积分

 

帖子
11845
精华
7
积分
2287
威望
1067
RP
2755
金钱
7162 柯币
人气
3091 ℃
注册时间
2008-7-11
发表于 2008-8-6 08:54:11 |显示全部楼层
板凳,茉儿,加油!这篇是短篇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名侦探柯南事务所 ( 沪ICP备17027512号 )

GMT+8, 2020-10-31 14:57 , Processed in 0.066331 second(s), 26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