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新浪微博登陆

只需一步, 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快捷导航
事务所专题-柯南20周年纪念事件簿
搜索
楼主: 很久未来

[其他向] 石膏 [透兰] Fino&空白 合作长篇 【1.20更新】 久违了,各位!

[复制链接]

杯户大学生

0

主题

175

好友

49

积分

 

升级
23%
帖子
1112
精华
0
积分
49
威望
8
RP
75
金钱
163 柯币
人气
5857 ℃
注册时间
2008-11-23
发表于 2018-1-22 02:47:46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以为楼主更文了。。。

我也是三次元很忙,压力很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西之服部

27

主题

18

好友

623

积分

 

升级
23%
昵称
Fino
帖子
3267
精华
2
积分
623
威望
145
RP
1114
金钱
1890 柯币
人气
1579 ℃
注册时间
2013-2-5

写文高手

发表于 2019-1-2 00:33:44 |显示全部楼层
 48[透] —— by 空白
  
  给热可可做的拉花其实有点失败了。兔子的耳朵模糊得几乎分辨不出,巧克力酱点缀眼睛的时候顺便勾画了两笔,总还算差强人意。
  
  “妈妈!是兔子!”比柯南年纪再小一点的男孩子很给面子地认出了杯子里的图形,笑起来的小脸上还挂着刚刚哭闹着要喝妈妈的咖啡时的泪痕。
  
  “赠送给您的,这杯不是咖啡而是热可可,小孩子也可以喝哦。”面对母亲询问的目光,我笑着回答,于是年轻的母亲连声道谢。
  
  “哎呀,真是太贴心了,明明放着不管一会儿也就不会闹了……健太,快谢谢叔叔!”
  
  “谢谢叔叔!”健太是个精神的孩子,能够好好地看着别人的眼睛道谢。一旁坐在角落里的女人却突然笑了,她点了一杯黑咖啡然后加了很多很多糖,就这样在这里坐了很久。是位陌生的客人。
  
  “安室先生!”
  
  听到梓小姐的声音,我抑制住自己想要瞪那女人一眼的欲望,去后厨看发生了什么。或许投入于角色是一个卧底的基本素养,但不浪费多余的精力也是种本能。我不得不承认我对这份卧底的卧底工作太过用心了。
  
  即是说,我非常钟意在波洛打工的这份工作,比其他任何都要钟意。
  
  原本私下里就以料理为乐趣,善于收集情报也不只因为技术过硬,还要多亏我在与人交往的方面游刃有余,很容易取得信任。与之相对应的,在波洛精心准备咖啡和食物,殷勤地招待客人,偶尔在菜单上添加新品……我发现我很喜欢也擅长做这类事情——这些,能给人带来快乐的事情。
  
  或许开个咖啡店、餐厅之类的才是我的天职。
  
  ——随便说说而已。
  
  那个嘲笑了我的女人在这里坐了一天,直到我下班的时间,等换好衣服出来她就已经不在了。我突然有些替她遗憾。因为今天无论是柯南还是兰,都没有来过波洛。
  
  在发动车子之前副驾驶的门被拉开,我一点都不惊讶。贝尔摩德的变装技术是无可挑剔的,如果我能够看破,那一定是她想要让我看破。
  
  “一整天都被你无视还真是有些不爽呢,波本。”
  
  她一锁上车门,就迫不及待地撕掉了伪装。今天她变装成了一个黑色长发的日本女人,莫名地和兰有些相似,只是那种侵略性的眼神是兰的眼中从不曾出现过的。
  
  “你来做什么的?”
  
  “监视你啊。”
  
  我对她的随口胡诌早已习惯:“真的是监视我,你可以不让我察觉的。”
  
  “让你察觉到的监视就不是监视了吗?”
  
  我停顿了一下,这一如既往的文字游戏今天显得尤其无聊,在我发出一声冷哼之前我都不知道它有如此令我烦躁。我本不想暴露情绪的,因为这会让这女人变得更麻烦。
  
  但是既然已经暴露了,也就没有隐瞒的必要了:“你到底是来做什么?”
  
  “啊啦,今天脾气挺大的嘛,”果然,贝尔摩德麻烦地饶有兴致起来,“怎么了,是察觉到是谁要我来这里的了?”
  
  “Gin。”我确定了我的猜想。
  
  “不过你也别在意,我才不会因为他的要求就行动呢,只不过觉得近距离观察你的伪装身份很有趣而已。”
  
  伪装身份的话,你明明就一直都在看着啊。
  
  这样想着,我莫名觉得好笑,情绪便也没先前那么激动:“观察结果可以分享一下吗?”
  
  “你还想在那个侦探身边呆多久?Sherry的事情已经结束很久了。”贝尔摩德正色起来。
  
  “有问题吗?毕竟这里也是个充斥着各种情报的地方呢。而且我有自己在意的事情。”
  
  “你知道组织也会在意你在意的事情吧。”贝尔摩德略作停顿,似是想听到我的回应,但我没有。
  
  “之前可不见你有这种担心呢。”
  
  “那是在库拉索之前。”
  
  我回想起被鱼鹰轰炸到散架的摩天轮,忍不住骂道:“Gin是个疯子。”
  
  贝尔摩德做了一个滑稽的表情:“我同意,尤其是在Sherry那件事之后。不过公正地讲,在清理卧底和叛徒的方面,无人能出其二。”
  
  “将他怀疑的每一个人在弄清身份之前杀掉,自然效果卓著。”
  
  贝尔摩德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要我提醒你一下吗?最开始怀疑你的不是Gin,而是朗姆哦。而且对于组织来说,误杀了多少人不重要,重要的是绝对保守秘密。如果有一天组织真的认定你应该死,那么下一步要杀掉的就是与你接触最多的人们。你知道我指谁。”
  
  不知出于何种缘由,贝尔摩德居然愿意以我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伤害兰和柯南为条件协助我调查。现在她的忠告也不是为我,而是为了将危险从他们身边带走。若不是我太了解莎龙·温亚德的底细,我简直要以为她才是间谍。
  
  “我已经证明过了我的清白,没有义务理会他的无聊。你是要搭车,还是下车,请自便。”
  
  “那,就送我回酒店吧。”
  
  Kir是叛徒这一点是肯定的。若是当初我成功将赤井带回组织,那么在赤井真的被杀之前,Kir一定已经先到那个世界等着了。原本还不清楚她究竟是哪里的卧底还是和FBI做了某种交易,从库拉索没发完的短信“你所在意的kir和borbon……”这种内容看来,她想必也和我同样是卧底了。
  
  托柯南的福,我们没有被指认为卧底,但即便如此,也没有完全摆脱嫌疑。而现在我们两个人都承担着双重风险,一方败露也将连累另一方。我和Kir没有任何交流,但这一点共识想必她也讳莫如深。而更加肯定的是,无论有多大的风险,我们所走的这条路都不容回头。
情绪太多,热情太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西之服部

27

主题

18

好友

623

积分

 

升级
23%
昵称
Fino
帖子
3267
精华
2
积分
623
威望
145
RP
1114
金钱
1890 柯币
人气
1579 ℃
注册时间
2013-2-5

写文高手

发表于 2019-1-2 00:34:48 |显示全部楼层
“前面右转。”贝尔摩德下了又一道指令。
  
  道路愈发空阔偏僻,再向右转,已是通向河堤的路了。我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四周的地形,贝尔摩德打量着我。直到她说出“停车”之前,没再说一个字。
  
  停车,熄火,解安全带。开门下车前,我深深地看了贝尔摩德一眼,她无奈地耸了耸肩,给我展示了正在通话中的手机界面,显示通话时长足有55分钟46秒。然后数字继续跳到47。
  
  我记起我骂Gin“是个疯子”,而贝尔摩德却称赞他“无人能出其二”。我一边回想着我们先前的对话一边下了车,试图从中搜寻出一句对贝尔摩德不利的话,却一无所获。
  
  于是我重重地甩上了车门。然后才想起这是我自己的车。
  
  Fuck。
  
  在这里等着我的人,不出意外是Gin和Vodka。贝尔摩德也从车上下来了,皱着眉头,眉目间没有了先前的戏谑。我无暇与贝尔摩德计较,直接看向将我请到这里的主谋:“你在搞什么鬼,Gin。”
  
  “总得有一个办法见到你,是吧,Bourbon。”Gin咬着烟说话,说他是对烟而不是对我咬牙切齿,很难令人信服。上一次见到Gin还是在那个仓库里,在那之后我有收到过Gin的邮件,但我选择了无视。显然,即便知道我在哪里打工,Gin也不方便直接来找我,最后还是委托了贝尔摩德。
  
  “我可不记得我有什么必要要让你找得到。”
  
  “Bourbon,库拉索背叛了组织,凭她的一条短信不足以证明你的清白。你必须配合调查。”Vodka说。我瞥向他:“库拉索的短信不足为信。人都已经杀完了,再说这种话不觉得不合适吗。 ”
  
  “如果你不是卧底,配合一下对你来讲没有坏处。”Gin以不容质疑的口吻说着,并给Vodka使了个眼色。Vodka向我走过来,像是要给我搜身,我毫不客气地甩开他的手。
  
  “让我来吧。”Gin已经举起了枪,还没有来得及威胁我,贝尔摩德却自告奋勇。
  
  我对贝尔摩德的不满还没有完全消化,但不论是她被我握在手中的秘密,还是她对兰和柯南奇怪的态度,都让我有理由相信她会给我留余地。于是我张开手臂,姑且让步。搜身其实是徒劳的,我并没有时间带上枪。贝尔摩德摸遍了我全身,最后开始搜索我的上衣口袋。那里面有我的手机。
  
  我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将手机从她手中抢回来的。Gin的手枪上膛的声音格外清晰,因为所有人都如同屏住呼吸般的安静。
  
  这部手机是安室透的,不是Bourbon的。换句话说,这部手机是可以用来和兰联系的。
  
  我承认,迄今为止我利用和兰的交往打过很多次掩护,我也不能保证组织没有因此而注意到她。但那看起来充其量也不过是我在打探情报而已——毛利侦探的女儿,天真而毫无戒心女高中生,作为切入点再合适不过……虽然其实她并不是那么地毫无戒心——那天在帝丹高中等她时,通话的内容似乎被她听去了不少,而随后她假装亲昵的举动至少足以让她确认我秘密地使用另一部手机的事实。
  
  这是我极大的失策之一。
  
  失策之二。这部手机落到组织手里……甚至不需要用特殊手段去挖存储卡上残存的数据,我并没有像应有的那般谨慎地抹掉我们的联络。无论是一句稀松平常的睡前问候,还是一个深夜的去电,都会让兰落入组织的视线。
  
  这其实也没有很糟糕,利用感情来获取情报的方式并不少见。但我就是不想让组织注意到她,哪怕只是万一,当我的身份暴露,组织想到从兰这边着手调查的话……这意味着危险。
  
  “干什么,一部手机而已。”我故作轻松地说着,摊开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攻击性。我已经开始后悔刚刚的反应过激了。
  
  “交出来。”
  
  我盯着Gin,重又把手垂下去:“我要是不给呢?”
  
  “你最好不要挑战我,Bourbon 。”
  
  “你不喜欢被人挑战,和我不喜欢被窥探隐私是一个道理,”我无所谓地耸耸肩,“我的行事风格你应该很清楚。”
  
  “十。”
  
  Gin不由分说地开始倒计时。我也毫不退让地盯着他,表示不信他敢开枪。
  
  “九。”
  
  “八。”
  
  “七。”
  
  “大哥……”
  
  “六。”
  
  他强硬地让Vodka噤声,眼底的疯狂印证了我之前的说法——这个人是个疯子。
  
  “五。”
  
  我抬手,用手指比划出枪的样子对准Gin。他的笑意显眼。
  
  “四。”
  
  贝尔摩德按住我的手臂,手指隔着我的衣服磨得皮肤生疼。
  
  “三。”
  
  “Gin!你不会真的打算——!”
  
  “二。”
  
  手机从我的手指间滑出,经过一道漂亮的抛物线远远地落入水中。Gin的倒数停顿了一下:“……Zero。”
  
  “住手,Gin,这和我们说好的不一样。”在Gin扣动扳机之前,贝尔摩德伸手拦在我面前。她是该慌张一下了,如果我不明不白地死在这里,她的秘密可就守不住了。
  
  “Bourbon,你在那部手机里藏了什么秘密。”
  
  我大笑:“能藏什么秘密啊?就算我有秘密,又怎么会大意到藏在手机里。我只是,不想让你查而已。”
  
  “不要给我耍花招。”
  
  “Gin,谁给你的权力查我?或者杀我?如果我现在怀疑你是间谍,把你的通信设备都交出来给我,你愿不愿意?”
  
  “……”Gin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完美的扑克脸根本看不出来我的话起了多大效果。这时候不给他找台阶下反而刺激他显然不太合适,但现在我是Bourbon,Bourbon没有那么好的脾气,Gin看他不爽也不是一天两天。
  
  几句对话下来,我也整理好了思路。虽然不清楚组织现在究竟如何看待我,但如果上面有命令,我乖乖配合也是死;如果没有命令,我再怎么样Gin也不可能真的动我。
  
  “我提醒你一下,Gin,不要将我和Kir一起审讯过一次就产生错觉,”我盯着Gin,用缓慢而强调的口吻毫不客气地谈判,“我不是Kir,我没有被俘虏过没有污点,没有必要小心配合你以取得信任。”
  
  Gin沉默了一会儿,把枪收了回去。我略松了一口气,但这可不能表露出来。
  
  “那天,你从仓库逃跑后去了哪里?”
  
  “嗅到了库拉索的气味,去了东都水族馆。不过你们连鱼鹰都出动了,我也就帮不上什么忙了。”
  
  “很稀奇,我以为如果是你的话肯定会跑到摩天轮内部去的。”Gin的语气中带着嘲弄。我知道红外设备一定会扫描出摩天轮内部多余的人——我、赤井、还有柯南。但就像他们想不到本该死亡的赤井是这些热成像之一,他们也同样无法依据模糊的热成像辨认出我。
  
  “哈,别开玩笑了,不然我会以为你疯狂地扫射摩天轮是为了杀死我的,”我装作没有察觉贝尔摩德在我身后用咳嗽掩饰自己的发笑,“而且,要不是你搞得死无对证,我也不必多这些麻烦。“
  
  “呵,不用为库拉索抱不平,这是她违背组织命令的下场。我也提醒你,Bourbon,就算没有确凿的证据,一旦你的举止有背叛组织的嫌疑,我完全也可以将你清理掉,而不需要经过任何人的允许……你好自为之。”
  
  说完,Gin便走向自己的车子,Vodka也连忙跟上。贝尔摩德看了看我,便也扭头走向Gin,看来脸皮还没有厚到能再叫我送她回酒店。
  
  我也回到自己的车里。Gin的车已经驶离,我便也没有急着离开。贝尔摩德落在我车上的一包香烟此时仿佛是为了拯救我而出现的,我不加思索地拿出一支,然后又放了回去。做着这样无意义的动作,对于缓解焦虑没有丝毫益处。
  
  一旦被怀疑上,在组织中的立场便是岌岌可危,我不会天真地认为Gin会就此放过我。或许我应该像赤井当初那样脱离组织,但时机未到。
  
  时机未到。
  
  我终于发动了车子。现在已经很晚了,明天是早班,应该赶快回家休息。
  
  令人愉快的波洛咖啡厅,若是要彻底离开,还真是有些不舍呢。
情绪太多,热情太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西之服部

27

主题

18

好友

623

积分

 

升级
23%
昵称
Fino
帖子
3267
精华
2
积分
623
威望
145
RP
1114
金钱
1890 柯币
人气
1579 ℃
注册时间
2013-2-5

写文高手

发表于 2019-1-2 00:36:15 |显示全部楼层
48 [透] —— by Fino
  
  我拆开新买的手机包装,插入补办的sim卡,没有一会十几条显示“毛利兰”的邮件就跳了出来。
  
  从「睡了吗」,到「透先生你怎么关机了?」,还有「身体不舒服吗?」,连我自己都没察觉我是微笑着读完每一封邮件的。
  
  直到最近的一封,显示是昨天凌晨两点多。
  
  「每次我有什么不开心的,你都会出现,所以这次不管有什么事,都告诉我吧」
  
  看,这就是我喜欢的女孩,她温柔善良,担心我到晚上睡不着。
  
  一小时前,兰来波罗找到我,径直就问为什么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短讯也都没有回。
  
  “爸爸这两天一直联系不上安室先生……”非常官方的理由,我看着兰不自然闪烁的眼神,快速打断了她。
  
  “手机进水了,最近也没顾得上买手机”,我坦然回答,毕竟也算不得谎话“毛利老师要是有什么事我明天当面去找他。”
  
  我的声线温和的近乎疏离,老板和梓小姐都在,她自然也不好说什么。
  
  作为安室透身份的手机被丢掉的这几天,并没有再买一部的想法,也不想去查看邮件,尽管我可以想象到兰联系不到我焦急的模样。但是被组织盯上的现在,想来和她划清关系才是对她最好的保护。
  
  所以,刚才在波罗,我当着兰的面直接问梓:“梓小姐,最近我晚上有点事,可能之后晚班要麻烦你了.”想来她也不会拒绝,毕竟这大半年来的晚班几乎都是我。
  
  “啊啦安室你是恋爱了吗?”梓本就是大大咧咧的性格,“嘛——那最近放学后来光顾的女孩们要伤心了啊……兰你是不知道……”
  
  ……
  
  我根本就不敢直面兰的眼睛,借口要去买手机先离开了波罗。
  
  [我是安室透,手机已买。]
  
  短讯很快显示已经读,几秒后手机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但却迟迟没有收到新的短讯。
  
  我能想象她窝在被子里难过生气的样子,一定是打了很多字又删掉,又期待我打过去或者再说些什么——原来我已经这么了解她了吗?
  
  可我已经不能再接近兰了,为了她的安全,我必须尽快退出她的生活,当着Gin的面嚣张的将手机扔进海里,难保接下来他会采取什么动作。当今天兰来波罗找我时,我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第一步就是尽快把容易和兰碰面的夜班都换成白班。
  
  对不起,又要让你伤心了,对不起。
  
  ---------------------------------------
  
  难得的夜班,兴许是因为下着大雨,波罗几乎没有什么客人,我竟然有点希望兰出现,说实话已经几乎半个月没有见过她——对她的疏远可以说很成功,周末我都会请假,工作日大多也是白班,所以并没有任何见面的机会,短讯也是能不回就不回,渐渐频率也低了,上次的短讯还停留在上周。
  
  她一直没有打给我,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一样保持着冷静。
  
  “啊——您好,请问可以给我一份草莓冰淇淋吗?”
  
  客人的声音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我猛的回头,却看到乔装的贝尔摩德,坐在靠窗的位子上,朝我招着手。
  
  草莓冰淇淋?毒药才比较适合你吧?
  
  我并不确定她的来意,只能不动声色的为她上菜,她倒是煞有介事的品尝着美食,在店里只剩最后一桌客人的时候离开了。
  
  雨并没有要停的架势,我耐心等着最后一桌客人结账离开,将店门挂上休息的牌子,戴上帽子一头扎进雨里。
  
  波罗后门的巷子,通常没什么人,我借着昏暗的路灯隐约看到站在雨里的人影,走近却发现是兰?
  
  “兰……我……”我完全没料到兰会在这里,来不及思索,面前的“兰”渐渐展露出讥讽的笑容——不是她。
  
  “还不是因为安室先生不回我邮件,我只能自己过来啦~”兰的声音——贝尔摩德把自己易容成了兰。
  
  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催促我撕了那幅面具,我不知道自己露出了什么样的神情:“你扮成这副样子做什么!?”
  
  “嘛,想确认一些事情……”她还是用着兰的声音,但是口吻却是充斥着讽刺,随即一把扯掉面具,换回自己的声音,坦荡的走向我,“多亏你,波本,我已经得到答案了。”
  
  贝尔摩德在离我非常近的距离里盯着我,她势在必得的样子让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她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我可以帮助你逃跑,Rum已经准备对你出手了……”
  
  我料到总有这么一天,但没想到这么快,可转念一想这个女人为什么要帮我,想必是因为她的秘密还在我手里……
  
  “其实我最近查到一点情报,如果告诉Rum,摆脱目前的困境不是问题。”我学着她的样子盯着她,“关于工藤新一的。”
  
  反应是立即的,贝尔摩得一把把我按在墙上,本来就绑在手臂上的微型手枪直直抵着我的喉咙。
  
  “你想毁约?”
  
  我料到她的动作,并不打算反抗,瓢泼的雨并没有冲花女演员的妆容,她蓝色的眼睛透着森森的冷意——真是一个合格的杀手。
  
  “如果你没有信用,我也可以改变策略,”她的手臂愈发用力,“与其放走一个定时炸弹,还不如先让他炸掉,再收拾残局……”
  
  “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我说出了憋在心里久违的疑问,“你早就知道,工藤新一还活着!”
  
  她果然愣住了,我趁着她愣神的一瞬间猛力的推开她,迅速掏出枪指着她:“我没打算毁约,但也……不需要你的帮助!”
  
  她正要说什么,巷子转角口传来一声手机铃,很快又被按掉,随后是一阵匆匆离开的脚步声。
  
  是兰的手机铃。
  
  我还来不及细想,贝尔摩德一个激灵快速用枪对准的声音的来源,正准备追上去,我只好赶紧按住。
  
  “是她。”
  
  “……”
  
  "你先走吧,我来处理。"
  
  贝尔摩德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留下一句“good luck”很快消失在黑暗里。
  
  我来处理?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兰并不在波罗,想必不会这个样子回家让家人担心,果然我在事务所楼梯上发现了一串还没干的脚印。
  
  我盯着事务所门把上的水渍,正犹豫着要不要撬锁——毕竟今天的事情她如果说出去一定会有危险,门却突然开了,看来是没想到我会在这里等她,兰着实吓了一跳。
  
  她浑身湿透了,雨水顺着她的头发,她黑色的外套不住的滴在地上,她在发抖。
  
  “怎么这么晚还出去?”开口我才意识到我的声调温柔的过分了,她不说话,也不看我,我叹了口气,“先跟我去波洛吧……你也不想他们有危险吧?”
  
  兰看了看我,没有说话,我下意识想抓住她的手下楼,她却立即瑟缩了一下,楼道里很黑,我只能模糊分辨出她终于抬起头看着我,却看不清她的表情。
  
  很好,我也不希望她看见我现在的表情。
  
  我们从波洛后门进了更衣室,我一点都不想开灯看到她的表情,随手脱掉已经湿透的衬衫扔在一边,却意识到身边的女孩似乎对我的动作过分解读了。
  
  我只好借着窗外的光线随手找了一条干燥的毛巾披上,又扯过一条给她擦头发。
  
  “会感冒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声音沙哑到不行,我已经分不清,是她的脸更冷,还是我的手更冰。
  
  这时借着微弱的光我看清了她的表情,紧张却强作坚强的样子,咬着嘴唇抬头看着我。
  
  可能是气氛过于暧昧,她一把抢过毛巾后退了几步,直截了当的问我:“我听到了你们的对话……我也确定你们提到了新一,你会对新一做不利的事情吗?”
  
  我哑然失笑:“你这样过来问,不怕死吗?”,难道你为了工藤新一的安危这么不在乎自己的安全吗?,“你不知道刚才已经有枪口对准你了吗?”
  
  我提高了声量,她瑟缩了一下,又坚定的看着我:“我相信安室先生……不是坏人。”
  
  我有点想笑,掏出了枪,她显然被我的动作吓到了,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坏人是不会拿着枪的,兰。”我向她走进,她却依旧倔强的看着我,完全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的样子。
  
  “毛利兰,你看着我……”我有些气急败坏的把她逼在墙角,一手扯掉披在身上的毛巾,粗暴的抓住她冰冷的手放在我肩膀的枪伤上,“一个‘好人’,身上会有这么多伤疤吗?”
  
  “我就是坏人,你怎么这么迟钝啊?”我盯着她,“你没发现我利用你父亲和你,套出了多少工藤新一的情报吗?”
  
  “……所以,新一到底怎么了?”
  
  我本意加重了“利用”两个字,她却很好的关注到了她的青梅竹马。
  
  “你们到底是做什么的?为什么新一会牵扯到这里?”
  
  她完全没意识到我在想什么,只是急切的,一遍遍的问着我。
  
  “他……很好,目前来说。”啊,这就是受伤的感觉吗?我自嘲的笑笑,转身从衣橱里胡乱拿了一件衣服套上,这样才好,不是吗,“好了,我的大小姐,游戏结束了。今天你看到的事情,不能对任何人说,包括你的新一……”我有些恶狠狠的咬着那几个字,一时间那些阴暗的想法缠了上来,我想我的表情一定也很棒,“不然,你身边的人,都会有危险。”
  
  兰显然没料到我会用这种表情对她说话,她是……哭了吗?
  
  “所以..你到底是谁……”她应该是猜到了,安室透,不是我的本名。
  
  “兰..”请允许我再这么叫你一次,“听话,别逼我杀你,如果迫不得已,我真的会这样做的!”
  
  我用另一只手打开了后门:“走吧,就当今晚做了个噩梦……”,我用力扯了扯嘴角,用枪口帮她理了理额前的碎发,“晚安。”
  
  她深深看了我一眼,转身走了。
  
  这样就好,毛利兰,请好好的讨厌我,恨我,这样当你收到我的死讯的时候,就不会难过了。


情绪太多,热情太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大学生

0

主题

175

好友

49

积分

 

升级
23%
帖子
1112
精华
0
积分
49
威望
8
RP
75
金钱
163 柯币
人气
5857 ℃
注册时间
2008-11-23
发表于 2019-1-28 13:21:22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更新啦!!!!!!



【捂脸】这是要走BE线么。。。还是早就注定是BE线了。。。。

点评

很久未来  happy chinese new year!  发表于 2019-2-9 01:5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西之服部

27

主题

18

好友

623

积分

 

升级
23%
昵称
Fino
帖子
3267
精华
2
积分
623
威望
145
RP
1114
金钱
1890 柯币
人气
1579 ℃
注册时间
2013-2-5

写文高手

发表于 2019-2-9 02:10:06 |显示全部楼层
49[兰]——by 空白
  
  脸颊上忽然的冰凉触感,让我从沉沉的梦魇中惊醒。
  
  我回过头,看到新一正拿着一听冰可乐,笑得正开怀。
  
  “新一……”等一等,不要走……
  
  “兰姐姐?”
  
  我愣了一会儿,意识才终于从梦魇中抽离开,看清了眼前写满担忧的脸庞——柯南正用一条浸了凉水的毛巾给我降温。不是新一。
  
  “柯南……”我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得厉害,“你没有去上学吗?”
  
  “兰姐姐,你病得很严重哦?现在不是关心我有没有去上学的时候吧……”
  
  柯南边说着边去倒了一杯水递过来,我坐起身,只感觉头昏沉沉的,完全想不起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烧的。
  
  “但是……”虽然柯南是很聪明的孩子,但照顾病人不该是小孩子的工作呀。
  
  “爸爸呢?”我下意识地问了一句,然后又马上想起了答案,“……对了,电视台的录制……”
  
  “小五郎叔叔是看着兰姐姐打了点滴才走的哦。”柯南似乎是在安慰我,大概是我的口吻显得有些情绪低落了。我忙打起精神,接过柯南递来的水。
  
  “……我去过医院了吗?”柯南说我打了点滴,我才发现自己的手背上的止血棉。半透明的胶纸下,透出一点点的鲜红。
  
  “是新出医生来过了。”柯南简单地回答道,然后在略显奇怪的停顿后突然话锋一转:“说起来,兰姐姐,昨天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嗯?没什么啊……大概是因为淋雨了吧。柯南为什么这样问呢?”我不由地有些紧张,但还是尽可能装作若无其事地笑说着。
  
  “因为兰姐姐一直在喊新一哥哥……”柯南小心地观察着我的神色,我希望自己的脸上没有流露出什么不好的情绪。但是由于我也记不起究竟做了什么样的梦,便也没办法对柯南说什么。
  
  “真的,没什么事吗?”
  
  “真的啦,抱歉呢,让柯南为我担心了。”
  
  柯南仍是不放心的模样,但似乎也看出了我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便没有再追问下去。在又一次替我量了体温后,柯南说着去买些吃的,便离开了房间。
  
  “……。”
  
  看着卧室的门关上,我暗暗松了一口气。
  
  虽然这次发烧大概也有情绪的影响,但原由又让我如何对柯南说呢?好在,随着身体的热度褪去,最初的惶然也逐渐消退,至少不再像昨晚,仿佛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无所适从。
  
  我不知道该不该将这件事情告诉新一,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讲述。但是,在回过神来时,耳畔已经响起新一语音信箱的声音。
  
  电话总是没办法一次接通的。尽管我早已习惯,但想到昨晚听到的事情,我还是不由地想象着新一会遇到怎样的危险,有些不冷静地重复拨打他的电话。
  
  “喂?兰吗?”
  
  听到电话被接通的声音,我却一时间失声,只能听着新一在电波另一端反复地问询。
  
  “……新一。”我木然地开口。
  
  “哦,怎么了,兰?一直都不说话呢。”
  
  我用力揉搓自己的脸颊好让自己清醒一点:“没什么……新一,你现在在哪里?”
  
  “……啊,这个……我正在……怎么了吗?”沉默过后,是掩饰不住慌乱的掩饰。
  
  我突然有些没有耐心了。
  
  “是我在问你啊,什么怎么了嘛!”
  
  “额,别突然生气嘛……”新一的声音立刻委屈而讨好起来,让人没办法继续生气的那种,“我现在的位置不太好描述,不知道怎么和你讲……”
  
  “这算什么啊,在哪个城市……”
  
  不依不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新一打断了:“不过啊兰,你真的没什么事吗?我看你一直打电话,还以为有什么要紧的事……”
  
  却只是为了问你在哪里,很奇怪吧?
  
  可是,我只是想知道这个而已。
  
  “……刚刚做了个噩梦,和新一有关的。”感觉有些脱力,并不想吵架,于是我换了一种说法:“新一你现在在哪里做什么呢,是不是会遇到危险的事情呢?”
  
  “笨蛋,那只是梦而已啦,不要太当真啦。”
  
  “可是……”
  
  “啊,抱歉啊兰,我这边现在有点忙……晚点再联系你哦。”
  
  又是这样?
  
  “噩梦什么的别再想啦,不是说梦和现实是相反的吗?”
  
  话音刚落,电话被挂断的忙音就从听筒里传来。我很努力地克制住将手机扔出去的冲动,才又将它好好合上。
  
  只是梦而已吗?可是我的噩梦,是现实呢。
  
  挂断电话没有多久,柯南就端了蔬菜粥进来。并不是波洛菜单上会有的商品,袋子上却印着波洛的标识。
  
  “呐,柯南,安室先生在店里吗?”我吃着热得有些发烫的粥,想起来什么似的问道。
  
  “在哦。怎么了,突然问起安室哥哥……”
  
  我对柯南笑了笑:“没什么,只是突然想猜猜看这份粥是安室先生还是梓小姐做的呢。”
  
  这个时间,上晚班的梓小姐还没有来。
  
  听到柯南说我生病了,然后大概没有让柯南从菜单上选择商品,而是特地做了一份蔬菜粥的安室先生……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想着他的想法,本来十分美味的蔬菜粥,被我慢吞吞地、食不知味地吃完了。
  
  如果要做坏人的话,就不要做这样温柔的事啊。
  
  威胁我跟着去波洛的时候,不要用那种心疼的目光注视我啊。
  
  露出伤疤,说着自己不可能是好人的时候……不要露出那种受伤的表情啊。
  
  就算被他用枪指着,我也并不是害怕。因为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他会伤害我……也无法相信他是一个坏人。
  
  不是害怕,而是痛苦。因为对新一所处的危险一无所知而痛苦,也因为对安室先生的痛苦无能为力而痛苦。


回复855楼2019-01-03 13:17

空白君
黑桃绝杀11
  揣着心事,一个下午辗转反侧,最终也是没能休息。放学的时间过后,园子和世良过来看我,将我从无解的烦恼中暂时解救出来。
  
  “还好不严重,不然修学旅行可就玩不好啦!”
  
  我和柯南、园子、世良围坐在沙发上,一起吃着园子和世良买来的蛋糕。园子起了个头,话题就转到了几天后的修学旅行上。
  
  “呐呐,你说你老公会不会去修学旅行啊?差不多也该给他答复……”说起八卦的话题,园子总是格外兴奋。
  
  “他没有说会去……”我回答园子,虽然刚通过电话,但是完全没有提到修学旅行这件事呢。我突然意识到:“……说起来,他该不会不知道要修学旅行了吧?”
  
  “我!我可以帮忙转达给新一哥哥哦!”柯南突然插话道。
  
  园子立刻去逗他:“啊?你这个小鬼,知道修学旅行是什么吗?”
  
  “诶……需要转达吗?不如你来和我们一起去修学旅行好了……”连世良也和园子一起挤兑柯南了。
  
  一派欢愉的气氛,我笑着,思绪却游移到了别的地方。
  
  如果可以,在修学旅行之前,能不能再和安室先生谈一谈呢?
  
  以为在周末去波洛总能见到安室先生,原来是我想得太天真了。
  
  “安室先生啊,最近不知道在忙什么,好像是有需要花时间的委托吧……托他的福,我最近一直要上夜班,周末也不能休息……啊啊,这样下去可是会找不到男朋友的!”
  
  将蛋糕和咖啡端给我时,梓小姐半开玩笑地抱怨道。
  
  就这样,在完全没能见到安室先生的情况下,明天就要去修学旅行了。也许是期待旅行而兴奋地睡不着吧,我盯着手机发送邮件的页面许久,完全没有丝毫的睡意。
  
  「明天开始要去修学旅行,可以不必再麻烦梓小姐值夜班了。」
  
  想到先前梓小姐的抱怨,我最终发了一条看上去意味不明的信息。但安室先生是能看懂的。
  
  没有回信。也是,他是不会回的吧。我看着自己发的这条好像在抱怨什么的信息,越看越不是滋味。
  
  「如果会给你造成困扰,那我不会再去打扰你了。但我仍然相信安室先生不是坏人。」
  
  反复编辑过的邮件,确定自己表达清楚了自己的意思,终于点击了发送。
  
  本以为可以满足于此,但在等待着明知不会有的回信的失眠中,又不自觉地一次又一次编辑着新的邮件。
  
  不相信你是坏人、不对你感到恐惧、不认为你会做伤害新一的事情、不想再也见不到你……将不会有回信的邮件地址当做树洞,我反反复复倾诉着想说的话,好像安室先生并不会看到一样。
  
  没有回应和没有看到,本质上并没有多大差异,不是吗?
  
  ——那时我是这样想的。
  
  那个在失眠中迎来晨曦,然后在去往京都的大巴车上一路补眠的我,并没有想到这些邮件可能真的不会被安室先生看到。
  
  ……
  
  “公安先生。我回答了这么多问题,可以请你也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十天后,公安厅一间狭小的会面室里。
  
  我仰脸望着负责向我问话的、甚至连姓名都不透露的公安,一字一句,艰难地,将那个问题问出口:
  
  “——安室先生,是怎么死的?”
情绪太多,热情太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大学生

0

主题

175

好友

49

积分

 

升级
23%
帖子
1112
精华
0
积分
49
威望
8
RP
75
金钱
163 柯币
人气
5857 ℃
注册时间
2008-11-23
发表于 2020-3-7 16:15:14 |显示全部楼层
看记录楼主已经有一年多没有登录了。。。所以。。。。是在这种地方坑掉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大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45

积分

 

升级
13%
昵称
星蓝
帖子
107
精华
0
积分
45
威望
1
RP
107
金钱
182 柯币
人气
392 ℃
注册时间
2013-11-17
发表于 2020-4-26 06:11:40 |显示全部楼层
MUHAHAHA 发表于 2020-3-7 16:15
看记录楼主已经有一年多没有登录了。。。所以。。。。是在这种地方坑掉了? ...

安室透吧有更新喔,比这里多几章。不过现在更新也不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大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45

积分

 

升级
13%
昵称
星蓝
帖子
107
精华
0
积分
45
威望
1
RP
107
金钱
182 柯币
人气
392 ℃
注册时间
2013-11-17
发表于 2020-4-26 06:13:32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贴吧的守厚星染~在贴吧追了很久,才知道事务所论坛也有更新哈哈,来捧个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杯户大学生

0

主题

0

好友

45

积分

 

升级
13%
昵称
星蓝
帖子
107
精华
0
积分
45
威望
1
RP
107
金钱
182 柯币
人气
392 ℃
注册时间
2013-11-17
发表于 2020-4-26 06:15:14 |显示全部楼层
星染SH 发表于 2020-4-26 06:13
我是贴吧的守厚星染~在贴吧追了很久,才知道事务所论坛也有更新哈哈,来捧个场~~  ...

说起来因为贴吧之前的清贴,这篇文的贴里也少了很多楼,反倒不如这里全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手机版|Archiver|名侦探柯南事务所 ( 沪ICP备17027512号 )

GMT+8, 2020-6-2 05:59 , Processed in 0.045331 second(s), 17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